真好~很多年了,他都一直是一個人過完了今天的。

真好~很多年了,他都一直是一個人過完了今天的。

「你說的沒錯,我該親口說的。你說的沒錯,她離我是那麼的遙遠……可是太遲了,太遲了……」南宮傲想要說,想要和這個人說很多,他從來沒這一刻想要說給被人聽過。

「木薇,今天是我娘親的忌日。」

在他生辰的同一天,也是他母后忌日的一天。

本來輕輕拍著他的手遲遲地才落下,「不哭,不哭~」她能說什麼?她不能。

所以這就是他為什麼今天不對勁的原因!

「而她是因為我才死去的。」他啜泣,他低聲的哭泣。似乎有些東西壓著他喘不過氣,聲音難受的緊。

那一年他十二歲生辰那年,那也是他坐上皇位的第一年。他不知道他的皇叔會狠心到那個地步,他以為他可以鎮壓他甚至是一次性絆倒他,他原本以為自己可以的,他是皇帝他是整個國家最高的統治者。

他想要南宮相知道誰才是主宰者,他想要為父皇討回顏面,他想要讓南宮相出醜,讓他吐出他該歸還的一切。當他還不曾是皇帝時候他就想了!

可他錯了,錯地乾乾淨淨!

他的不可一世讓母後為他付出了代價,那一杯毒酒,那一杯毒酒原本就該是他喝下的。

「原本是我該死的,原本死的就該是我!你知道嗎?本來死的是我才是,那杯毒酒本該是我來喝得,可是娘親卻代替了我!」他自責,更是愧疚地幾乎結果了自己。

「南驕~」木薇無能為力只能好好地抱著他,的確是一個很不好的回憶,和日子。

「你知道嗎?就算是再臨死前她都不曾敢讓我看出來,更是不敢任何一個人知道。即使我們…..我們知道她是被誰害死的。嗚嗚嗚嗚~」

他抱緊了木薇,就像是那一年母后最後一次抱緊了他一樣的緊。在她離開他的視線的時候……

「你知道嗎?她離開了我的視線,她還說,記得不要傷了身子,要注意休息,要注意千萬千萬忍耐。 歸仙拾道 他們,因為他們,已經忍了這麼多年了。」他有些失聲了,南宮傲下顎靠在了她的肩上可是嘴巴里卻是咬著自己的手指的。

他怕,他自己現在都恨不得去拿了一把劍刺向那個人!

他以為不過是母后在叮囑他,在訓斥他之前的行為過火了,僅此罷了!因為她自始至終都是那個威儀的太后,那個優雅的女人,那個愛他的母親,也僅此罷了!

木薇有些聽不見他的話了,可是那種到了骨子裡面的悲傷她幾乎不用那麼仔細傾聽那些話的內容都能夠感受得到。更別說他全身都在顫抖了,也更別說他的忍耐了。

「你已經足夠忍耐了,你已經足夠的好了。」

當著他的面,讓他親人喝下那杯毒酒,而他卻是在親人死後才知道。而他偏偏知道仇人是誰!這樣的結局怎麼能夠說不殘忍呢?作為親人又怎麼可以忍耐呢?他生在一個大家族,或許真的是只有忍耐才可以的。

「如果我那個時候能夠發現一點點不對勁,或許還有機會,又或者我也還有機會在她死之前說一些讓她寬心的話,那些年裡面我知道我沒有,我沒有讓她多麼的自豪和放心過。」可他沒有機會了。

閉上了眼睛,都是母后對他說過的話,印象里她似乎沒有多麼的和藹溫柔,有的更多是訓誡,是嚴厲是怒氣,她的每一句話曾經他一句都不願意聽甚至是那些話明明在耳邊響起可是下一秒便不記得了,到了如今回憶里能夠剩下的話語那麼的可想而知——少得可憐!

「大概我從始至終都是那麼的混蛋!」失望,他對自己失望透頂,這麼多年過去了連父皇都離開了他,他依舊是無所作為,那個人依舊是高高在上。

木薇有些心驚膽戰,他怎麼會這麼說呢?

「你不該這麼說的!」木薇呵斥!她不知道自己怎麼聽出來的,他那麼的失望,更是幾近絕望的感受。

「你還有時間和機會去爭取你的所有一切,為你母親報仇才是。」木薇竟然有一絲覺得他平時那副樣子都像是裝出來的,又或者說是他讓自己變成那樣子的一種自己,這多可怕啊!讓自己習慣著自己給的面具,去生活……去活著。

「像我連母親的臉都沒有見過的人來說,你已經有很多值得你去努力的動力了!我聽出來了,你連對自己都存在著失望了。」木薇強勢地讓他看著自己。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勸說你或者說什麼大道理的話,因為我的親人不過是我剛剛認識的一群人,我或許沒有多少的資格。」木薇斂下自己的一抹難過,「你擁有的比我多,你應該很明白才是。」

「而我也可以和你說,我曾經一個人活著很久,而那個時候我也從來沒有對自己的任何失望過,一無所有的時候你會勇敢前進,可是當你擁有很多了,那時候你都不需要去推動你自己去前進了,因為你擁有的就是你前進的動力。」

「所以那個時候我失望的大概只是,我擁有的只有我自己,我需要那麼辛苦的去想象!」突然木薇覺得自己以前那麼的傻乎乎的。

「想象?」南宮傲掛著清湯鼻涕。

木薇摸摸鼻子,「這就忽略不計了。」她也就是想著自己會有很多的東西,可惜沒付錢,所以她得努力地養活自己。

接著她就去給他擦去了鼻涕,「你是我認識的人中很酷的一個。」這句話她是不含任何水分的。

「你不會看別人臉色。」

「你不會阿諛奉承。」

「你不會裝模作樣。」

「你也不會那麼的表達自己。」

所以南宮傲一臉哀怨的看著她,「現在你還要罵我?」他吸了吸鼻涕。

木薇被他這張臉一瞬間給逗笑了,「哈哈哈……」

但是這一次木薇收的很快,「所以……」 460

「所以你這麼的純真可愛,所以你那麼的真實,所以你活得自在,所以你很貼心。」可是木薇閃過一絲的念頭,萬一這不會是他的真實面目呢?

但一閃而過而已,她覺得就他哪個個性想要裝的話有點難度,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承受被人一巴掌拍飛的風險。

等等,木薇再一次的拍了拍大腿,依舊是南宮傲的!原來他身邊帶這初一的最根本目的是這個吧,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啊嗚!」南宮傲揉了揉大腿,這傷心變成了「痛苦」,疼痛的痛,苦不堪言的苦!

「原來你都哭成這個樣子了?」雨即下即停,這月亮就出來了。明明他知道不過是南國濟州的天氣就是這樣子,可是他寧願相信這番光景是因為她。

「什麼!什麼!什麼!」木薇抹了把臉上,「我明明是在笑好不好?」 穿越艾澤拉斯的道士 可是這嘴巴癟的模樣很顯然是痛哭了一場,不過這回兒好一些了沒有出聲。

木薇本就是性情中人,若不是要安慰南宮傲早就和他一起抱頭痛哭起來了。她可是最怕人家給她說什麼故事了,尤其是這種的。

南宮傲順著她的意思點頭,「是是是,你說的什麼都是對的。」指尖掠過她的臉,抹去她帶著桃色的淚珠,「謝謝你!」

「木薇!」

帶著秋意的指尖,卻透著屬於他溫度的暖意,木薇再一次覺得那麼的悶熱,「沒事兒的,不是大事兒。」她大動作的擺擺手,更是錯過他的目光,「你是我兄弟,又是唯一的爹爹,不論怎麼說我都應該幫你的。沒事兒的,沒事兒的!」

她也得沒事兒才好1這身體是不是吃了不該吃的,搞得今晚老是發熱的,是不是喝酒鬧得?

南宮傲水靈靈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她,第一次覺得這個姑娘怎麼這麼好看呢?看看這眼睛,這嘴巴,這古靈精怪的樣子!(旁白:她妝是花了吧?)

「哎呀呀,這地兒到底是哪兒啊!」這傢伙幹嘛笑眯眯得看著她?「好熱啊,我們出去吧!我也出來了不少時間了。」

木薇一腳踏出來這南宮傲也跟著一腳踏出來,別貼這麼近啊!她會熱啊!

木薇急著出來這搭的小屋子,卻不料踩著了衣擺。

「小心啊!」南宮傲一手拉住了人,「木薇!」

月色尚暖,雙雙落下,男子在下,女子在上,那雙手拉著她,那胸膛護著她……

就在倒下去的一秒鐘:木薇的思緒算是千絲萬縷了,怎麼辦,這個下場那就是他們倆要啵啵了,怎麼辦她好像沒有漱口啊? 帶個系統去當兵 好像也喝了太多的酒了,估計口氣不這麼清新!對了,她好像剛剛哭過的,這張臉一定是像個大花貓的,醜死了,一定是的!

等等等,等等等,這個時候她怎麼會想著這些呢?不對不對,真的不對的!她是有小哥哥的人,她是說要追求小哥哥的人,豈能,豈能?

豈能和他那個啥呢?

要落下來了~而且是那麼粉嫩新鮮的唇,不用說一定是他的初吻!

千鈞一髮,「媽呀,好險啊!」南宮傲的確是倒下了,而木薇也的的確確是倒在了他的身上,但是南宮傲及時地把臉給別開了。

「幸好,不然咱倆的牙齒那就是粉碎了!」南宮傲上下牙齒開始打架了,「剛剛那一秒真的以為它們會不見了!」

而某薇就不見得好臉色了,真是笨蛋了!嘴巴嘟起來不就好了?浪費,浪費啊!

「你不要緊吧、沒有傷到哪兒吧!」他立馬問起來,不過怎麼感覺木薇很是失望呢?為什麼?

木薇撇撇嘴,「沒事兒!」麻溜地就起來了,「衣服髒了。」看在他第一時間知道給她墊背也沒什麼責備了。

「對不起,害得你衣服髒了。」小可愛立馬承認錯誤。

「這這這,你是不是砸到了你腦子?」木薇結巴了,「今兒倒是不彆扭了。」這承認的速度有點快,她有點難以接受。

「嘿嘿嘿,是嗎?」這算是不是誇他?一定是,是不是都是一定是!

他又做什麼傻笑?

「是我自己不小心的,跟你沒什麼關係!」他今晚本來心情就不好,她要脾氣好一點才是!「南郊啊,咱們去前面吧,萬一那個什麼狗屁王爺的走了,估計我爹他們就會著急找我了。」木薇拉著他,「走吧,前面有很多人在等著我們呢!」

「我們?」南宮傲心動了,這個詞很美,很好。

「是啊!」木薇不過是想他開心一些,一個人總是喜歡胡思亂想的,「這宮裡面又不是你家的。咱們走吧,沒準這個無聊的宴會已經散了。」

無聊的宴會!是,的確很無聊!非常贊同至極!好在他和她在一起!

「好。」

南宮傲被她扯著袖子,可是他卻順著下來拉住了她的手,「今天我們一起好不好?」那憨厚卻不失靈動的少年,比那撥開雲霧的月亮還要的清亮。

「今天就讓你任性一回兒!」木薇也露出了爽朗的笑容。的確如南宮傲所言,很漂亮。

但這裡是皇宮,是不速之客的聚集地!

「陛下,陛下!」

「陛下,你在哪兒?」

十五見陛下今日在這皇后也就是陛下的母后之處已經很久了,便出來尋,畢竟陛下的安危高於一切。看見了一身白衣的陛下在夜間格外的晃眼,「陛下……」怎麼還會有別人的。

「何人敢在安康宮放肆?」十五一個箭步衝過去,拔出佩劍直指木薇,「快說。」

「木薇姐姐,這個人好凶啊。南驕害怕!」說著南驕就開始往木薇的身後縮起來,不過眼睛不是害怕閃躲而是看著十五使眼色!十五一向比初一有眼力,這個時候可別掉鏈子才好。這兄弟倆真的是一個比一個還會找時機!剛剛和木薇的氣氛剛剛好,他都覺得剛才木薇對他的眼神似乎有些……

南宮傲有句mmp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我嘞個去,真的是活見鬼了!」木薇一把打開劍,「初一,你是不是膽子不小啊?敢這麼指著我?臭小子以為換了件衣服,變了個聲調我就不認得你了?」木薇拍拍南宮傲和她牽著的手,「別怕,是你家不長眼的屬下!」

「初一啊,別和我裝個什麼強調的。」木薇有些氣不打一處兒來,「你家主子今個不高興,你還帶他出來亂晃,要是心情不好做出來什麼不好的事情怎麼辦?而且要是…」木薇突然意識到這是皇宮。

「要是再皇宮裡面遇見了什麼守衛可怎麼辦?」她的確很生氣這一點,她本來是想說南宮傲的可是他心情這麼不好,今天又是他娘的忌日,怎麼說她也是不忍心的?怎麼辦呢,她就是這麼心軟善良的美女子,木有辦法就是她這麼好!!!

說完竟然直接奪過來十五的佩劍。

南宮傲知道她的顧慮和體貼,所以躲在後面捂著嘴巴偷偷地笑著。

十五也是大概明白了不少,這劍注意點,姑娘您這不會使劍的話那就好好地拿著行不?咱們別晃悠尤其是在臉的前面!

「我我我,這位姑娘我不是什麼初一啊!」陛下剛剛是不是自稱了南驕了?看陛下和這位姑娘這麼的要好八成就是木薇姑娘了……看看這架勢,很有魄力,怪不得讓三旬晚上都連做幾晚的噩夢了。

「大人,大人,是不是有什麼人?」

不遠處就有聽見不少的步伐朝這邊趕過來。

這下子木薇有點相信他不是什麼初一了,「南驕八成真的不是你家廢柴初一,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好了!」沒等南宮傲反應,已經拉著他溜之大吉了。

「我的劍~」

某薇吼道,「好心幫你扔了!」這個人還真是有意思,知道自己「賤」還找人要回去,所以她就善心大發的幫他一把!

留下十五就霧水一頭了,扔了他的東西?怎麼還叫「好心」?

「行了,那是陛下和一名宮女!」十五對後面趕來的幾個守衛說道。

十五回頭讓他們幾個幫他東西給找到,哪知道?「你們幾個嘴巴張那麼大做什麼?」

守衛們:陛下果然好生會玩,這下雨的大晚上竟然還要和宮女在外面……(此處省略不可描述的文字無數)

木薇和南宮傲跑著跑著就躲進了假山裡面,「媽呀,難怪聽著聲音和氣質都不太像!我就說初一那個一副屌絲守財奴怎麼一下子就變得有氣質的人了?」

南宮傲突然有點同情初一了。

木薇突然抓著他的手,「那個人和初一長得一模一樣,不會是初一的雙胞胎兄弟吧?初一有說自己又兄弟姐妹嗎?」

「好像有,說是失散了的。」這苦惱的樣子木薇絕對不會懷疑他的。

木薇一拍大腿,「天哪,這世界的緣分就是這麼的奇妙了。沒想到初一有親戚在皇宮裡面當差,感覺好像不小的官職。你說那個人會不會對咱們有點用處呢?」

她這腦袋瓜轉的夠快的,這就想著要利用上了。「會的,你只要吩咐我一定讓初一去趕緊相認,然後死命地抱著人家大腿。」南宮傲覺得她誤會的剛剛好,說的也剛剛好,這樣一來有些事情也就是可以不用遮掩過多了。

「孺子可教!」木薇覺得南宮傲和她混了這麼些天終於是有所長進了,順便給他順了順毛,這回特別的柔順。

——————————————————————————————————————————————————

番外小劇場之落越和景禾

落越日記:人界的第二十天

「為什麼呢?這個人為什麼會叫老子,這個人為什麼會叫孫子?他們倆是不是有點關係呢?那兒子呢?」落越和君夜被景禾一起勒令其上學堂,讓他們習慣一下人界的知識習俗。

這個問題是有咱們好奇寶寶落越問出來的,上完課景禾說要聽聽他們上了什麼。

君夜舉起了手,「我知道我知道!先生說了還有孔子、莊子,我覺得他們會不會就是兒子——們,因為比較多就取了別的名字了。我是不是很聰明啊?叔?」

「哈哈哈哈~」聲音比較小,畢竟人家身子就小啊!得匹配一下才是,可是小金豈是凡物呢?這譏笑聲何其尖銳啊?

「你們倆我給你取個名字吧,落落傻子,君夜小屁孩獃子,是不是突然發現了自己另外一個身份啊?」小金說完就開始大笑不止。

「你敢罵我們倆?」君夜這個妖族太子曾能受這等氣,又開始和小金開始一段每日都要上演的「嬉戲之樂「。

「怎麼樣?你咬我啊?」小金睡在茶杯里,一臉的挑釁。

「那我就咬死你!」君夜直面撲過去,露出了閃亮的小虎牙。

局外之人呢不想管他們倆,落越扯了扯景禾,「景禾,我是不是很笨啊?」她聽出來了,剛剛小金說的是他們倆真的是笨蛋。可是她想多學一點人界的知識,她想在這裡玩上很久的,人界很大的,而她的年歲是那麼的長。

「沒有,我以前也會想想這些什麼的子的人是不是一家人,但是沒有那個勇氣提出來罷了。「景禾讓她湊過來一點,「偷偷告訴你,我還很小的時候就聽見很多小孩子私下裡面討論過的,可比你想的還遠呢。」

落越一聽煞是驚喜,「真的啊?」

「真的。」景禾說。

「我就知道!」落越一臉的驕傲,「罪魁禍首就是幫他們取名字的爹娘,什麼不叫要叫老子孫子的!」

「你說的一點都沒錯。」看她那麼樣子,景禾嘴角彎了起來。立馬就活潑起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