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束薇說話的時候滿是不削一顧,原本的善良好像真的在她的身上消失不見了,剛才她殺那些人的時候手起刀落之間竟然沒有絲毫的猶豫好像早就熟練了做這樣的事情。

眼前的束薇說話的時候滿是不削一顧,原本的善良好像真的在她的身上消失不見了,剛才她殺那些人的時候手起刀落之間竟然沒有絲毫的猶豫好像早就熟練了做這樣的事情。

想到這裡束杼覺得心裡一陣的寒意,她搖著頭說道:「你真的不是以前的束薇了,你不是我姐姐了。」石盤同樣也有這樣的感覺,以前的束薇再怎麼高傲都是善良的,現在的她卻真的像是變了一個人。

「你不是束薇,我大姐肯定是在魔域被你們殺了,現在的你是魔鬼!」束杼說完一滴淚從眼角滑落。她懷念以前的大姐。

「我是誰不重要不是嗎?現在最重要的是你們要去靈域,我現在也要去靈域我們可以同行這樣的話我還可以給你們清掃障礙怎麼樣?是不是覺得特別好?哈哈走吧,還等什麼?等這些人活過來嗎?」

看著束薇飛向了遠處,石盤跟楚瀾天相互看了看,無奈的嘆了口氣。束杼的拳頭攥著說道:「靈域我們還是要去的,石盤你去將那些姑娘都放了,我們去靈域。」

在去靈域的路上他們再也沒有遇到什麼人,只是看到了幾具屍體。並且看上去那些人也都是中了毒的人。距離靈域越近束杼的心就越是沉重,當他們穿過那石壁的進入靈域的時候束杼甚至有些後悔她也許不應該進入靈域。

束薇的模樣好像真的特別希望他們能進入靈域,但是束薇現在不再是精靈而是魔域的魔。他們進入靈域的話自身的力量都會被壓制一些的,而精靈進入靈域之後力量就會增強。

按照常理來講束薇不應該喜歡去靈域的。她跟著他們去的話肯定有目的,這個目的是束杼說不知道的。但是如果現在回去的話已經來不及了,他們已經進入了靈域。

雖然這裡的靈域看上去有些狼藉,很多樹木的紙條耷拉著,灌木叢也被破壞了。這裡好像遭受到了洗劫一樣地上的花草都被踐踏的不成樣子。

靈域原本就是靈力充裕的地方不管是花草還是樹木都是生長最好的地方。這裡的空氣清新並且空氣中夾雜著花香是很多精靈都希望居住的地方,但是眼前的這個靈域好像並不是如此。

這裡的空氣中夾雜著是血腥的味道。不遠處還有腐爛的屍體散發出來的惡臭。束薇看到時候忍不住的大笑說道:「你們看看這還是靈域嗎?我怎麼聞到了魔域的味道?哈哈哈你們放心總會有一天不僅靈域會變成魔域我想人間也會變成魔域的,到處都是黑暗,到處都充斥著讓人想吐的臭味兒,你們這些精靈也全部都會變成妖怪!變成魔!哈哈」(未完待續。) 「我看你真的是瘋了!」看著眼前的束薇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束杼真的不理解為什麼以前的大姐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她無奈的直搖頭。

石盤嘆了口氣說道:「這靈域要比我們青丘國的靈域看上去還要慘烈,我覺得這裡肯定發生過激烈的打鬥,並且這裡的精靈也都已經不知所蹤了。束杼我們還是找個隱蔽的地方查看查看情況吧。」

小土豆站在束杼的肩膀上看著眼前的一切有些驚呆的說道:「簡直不敢相信靈域也會變成這樣!你們看地上還有一些布條!」

束杼將木條扯下來之後拿在手中心有些擔憂。這些布條一看就是精靈身上的衣物。也不知道這裡的精靈是不是還活著。束杼想到了以前魔域進宮靈域的時候那麼多的靈狐喪生。現在這裡的精靈不知道怎麼樣了。

天色已晚,看著天空中已經出現了月亮束杼嘆了口氣說道:「我們還是先找個隱蔽的地方先過一晚上再說吧,明天早上的時候再去找靈石好了。」

石盤看著前面束薇早就已經沒有了蹤影,以前的時候看不到束薇的時候他總是想要能看到她,只要是看到她好好的石盤就覺得很踏實。現在進入靈域之後束薇就不知所蹤了。但是石盤的心裡反倒踏實了,現在是束薇讓他惶恐。

楚瀾天跟著點頭說道:「行。我們往那邊走走,看看有沒有什麼隱蔽的地方。」

在青丘的靈域最隱蔽的地方就是他們的山洞,那個時候在山洞中爺爺還經常會放置一些草藥等到誰受傷了還能救治一下,現在緊挨著明星國的靈域看起來就像是遭土匪搶了一樣,所以他們現在更加註意的就是安全的問題,說不定現在的靈域中還有其他的怪物存在。

沿著那條彎彎曲曲的小路,他們跨過一個有一個的斷掉的樹枝往前走著。再往前走就是群山了,看著這裡延綿不斷的山束杼嘆了口氣說道:「看來我們要走夜路了,往前走就是群山,山中自有隱蔽的地方我們現在先上山再說吧。」

一路上束杼跟楚瀾天不斷的收集著地上的野菜還有那些冒出頭的蘑菇,但是天色越來越暗了到了後來他們根本就看不清楚什麼是野菜什麼是野草了,也只好作罷。

這靈域多靈石所以都是延綿不斷的群山。他們沿著山路往前走看到很多奇怪的山洞。說這裡的山洞奇怪是因為看上去這裡密密麻麻的全是山洞,但是如果伸手過去的話卻是只有半米左右的深度,這樣的深度想要藏起來他們幾個人的話倒是有些困難。

「白高興了,這麼多山洞怎麼都這麼淺?想躲進去都難。」石盤試了幾個山洞之後無奈的搖著頭。

眼看著夜幕降臨,束杼只能安慰他們說道:「好了不急,前面肯定就有山洞了。」

話音剛落就聽到前面的楚瀾天說道:「來這裡,這裡可以進去。」

一個寬一米高一米五左右的山洞入口看起來很小,但是內有乾坤。越往裡走越大,四周黑乎乎的,楚瀾天找了幾根乾柴束杼用靈力將原本就比較乾燥的柴火中的水分全部都捋了出來之後用火摺子輕輕點了一下就燃燒了起來。

他們這才看清楚這個山洞就像是一個溶洞裡面溝溝壑壑的往裡延伸看不清楚裡面到底還有多深。

「不要往裡走了,我們就在這裡歇歇腳,明日啟程。」

雖然束杼總覺的這裡有些不對勁兒但是既然進來了再去找一個合適的山洞的話也比較難,現在外面的天已經黑了。小土豆的身上閃著弱弱的光,束杼看著他立即激動的說道:「小土豆是不是殤璃在呼叫你?為什麼你身上發光了?」

小土豆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是殤璃。你們別動我聽聽殤璃正在說什麼。」

其實小小土豆早就知道殤璃在呼叫他,只是現在殤璃的聲音聽起來比較微弱他根本就聽不清楚。這個時候的殤璃很有可能是受了很嚴重的傷,也有可能是都城的靈力越來越弱了,他現在還不清楚到底是什麼原因只能先穩住束杼。

束杼十分認真的看著小土豆一動不動,周圍安靜極了。這個時候也只有小土豆能夠聽到殤璃的聲音,她真的很想知道現在的殤璃到底怎麼樣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往前走,這一會的時間束杼覺得好像是過了一年那麼長一樣。看到小土豆頭上的光正在一點點的消失最後完全暗下來之後她才迫不及待的問道:「怎麼樣?殤璃哥哥說什麼了?你們說了那麼久是不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小土豆鬆了口氣輕鬆的說道:「沒什麼事兒我們就不能說說話?你就放心吧殤璃是誰呀?他怎麼可能會出事兒?他現在在青丘的都城內已經掌握了大部分的軍隊,所以我們不用擔心他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明星國這邊,殤璃也懷疑這明星國跟魔域有所聯繫,如果他們聯合起來攻打青丘的話我們還真是會有大麻煩。所以我們的任務就重了。」

束杼微微點頭說道:「那殤璃哥哥有沒有說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小土豆撓了撓頭說道:「這個嘛……當然是說啦,不過殤璃說你知道應該怎麼辦,我還想接著問的時候他就說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斷了聯繫了。束杼你難道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如果現在殤璃在青丘已經掌握了大量的兵權的話,那麼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危險的,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變成了現在的明星國。現在他們剛剛發現了那些人類變成野狼的秘密之後已經來到了靈域,如果能在這裡找到一些珍貴的靈石的話回到青丘一定會有很大的收穫。

「我怕當然知道應該怎麼辦了,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好好的休息,明日好好的探探這個靈域!不過晚上我們還是不能放鬆警惕,我們輪流值班守夜。」

看著束杼並沒有起疑心小土豆的心總算是落地了。現在這個時候殤璃的靈力十分微弱他其實根本就什麼都沒有聽到,只是能感覺到殤璃微弱的靈力正在竭盡所能的聯繫他們。(未完待續。) 小土豆雖然不知道殤璃為什麼要這麼著急的要聯繫他們,但是他很清楚現在不能讓疏忽慌了神兒。現在這個時候他們已經來到了靈域,這裡也是靈石最多的地方,現在不增加靈力跟修行的話那就算是白來了,現在不管怎麼樣讓束杼強大起來才是最好的選擇,畢竟束杼是九尾狐是青丘的靈獸,如果九尾狐強大了就算是殤璃遇到了什麼事情的話,她也一樣可以保護青丘。

小土豆十分忐忑的躺在了束杼的口袋裡,滿心的憂慮。他跟殤璃血脈相連自然是不希望殤璃出事的,但是他總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正在青丘皇宮內的殤璃跟小土豆斷了聯繫之後滿是憂慮。剛才小土豆說的話他一個字都沒有聽清楚,原本他還想將青丘的情況告訴他們,讓他們先不要會青丘但是不管他說什麼小土豆都根本聽不到。

這說明青丘都城內的結界好像加強了。他們之間的聯繫依靠的是靈力,但是現在這個都城內根本就不能使用任何的靈力,現在他們跟人類的鬥爭額只能拼的是人脈跟智慧了。

殤璃無奈的搖了搖頭從床上走了下來,他用手摸了摸剛才倒的熱茶現在已經沒有多少溫度了。現在沒有聯繫到束杼跟小土豆,現在的明星國危機四伏,他不知道束杼他們到底怎麼樣了。 愛上下堂妻 聽今天抓獲的一個明星國的姦細交代,現在的明星國早就換了國主,這個時候的國主根本就不是他的好友。

如果明星國的人別有用心的話,他們將會特別的危險,他有些擔心的在房間內走來走去。

「殿下,娘娘在門外候著您要不要見?」伺候在側的僕人微笑著看著殤璃問道。

「讓她回去吧,我都說過了不用她侍寢。」

那僕人無奈的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殿下,奴才不該多嘴,但是她是奉了太后的命令來侍寢的,如果今晚i她不侍寢的話明日……恐怕她就見不到太陽了。」

殤璃的眉頭擰著看著那僕人拳頭緊緊攥著說道:「她到底想要怎麼樣?人是她封的,侍寢不侍寢難不成還要她來決定?這個青丘國到底是她來管還是我來?」

那僕人一聲不吭的跪在了地上。他很清楚現在這個時候他不管說什麼都是錯的,只有跪在地上才能保命。

這個衛太後向來是不會開玩笑,外面站著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如果他沒有讓這個姑娘進房門的話明日這個姑娘就會死,但是如果他讓這個姑娘進來的話那就說明他妥協了。

腕兒是一個血統很純正的紅狐,也是敏太后安排給他行房的姑娘他都不曾動她分毫,如果現在講門外的姑娘招進來的話……敏太后那裡也不好交代。

這個衛太后肯定也是看到了這一點才讓這姑娘過來。現在都城內的精靈都已經被趕走的趕走,被抓的被抓,還有被殺的被殺。基本上沒有幾個了,腕兒是衛太后對付最後的一個人,他不管怎麼樣都是要保護好腕兒的。

「好了,你下去吧讓那個姑娘進來……」

那僕人立即應了一聲是救連忙退了出去。

那如花似玉的姑娘進來的時候,殤璃將床上的被子仍在了地上,然後對她說道:「今晚你就住在這裡,不準睡在我的床上,有人偷聽的話你要弄出一點動靜明白了嗎?」

那姑娘看起來剛剛哭過,微紅的眼中透著感激,她立即點頭說道:「好的殿下!您說什麼就是什麼。」

安排好這個姑娘之後,殤璃就從後面悄悄的溜了出去。

這個皇宮殤璃現在熟悉的閉著眼睛都能走路,輾轉了兩個拐角他閃進了一個房間。房間內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殤璃來到腕兒的窗前一下捂住了她的嘴巴輕聲說道:「腕兒,你別害怕是我。」

透過微弱的光看到是殤璃之後腕兒這才鬆了口氣。

「殿下,您怎麼現在來我這裡了?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殤璃距離她很近,她似乎能夠聞到殤璃身上那熟悉的味道,頓時她的臉變得火辣辣的。

「腕兒我知道你是紅狐,是血統純正的紅狐。但是你知道最近青丘都城內幾乎所有的精靈都被趕走了,我也是迫不得已,現在衛太后好像已經發現你了,我想明日就將你送走,送去郊外你可願意?」

腕兒的眉頭擰著說道:「不行殿下,就算是死腕兒也要跟著你,並且敏太后說讓我給您……生個孩子我還沒有完成任務我不能離開。」

說道這裡她的臉頰更紅了,她似乎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腕兒,你知道我愛的是誰對嗎?」

「我知道,是束杼姑娘。」

「那你還犯傻幹什麼?快離開這裡。」

腕兒立即從床上下面跪在了殤璃的面前,她抬頭看著殤璃滿是委屈的說道:『殿下,腕兒知道腕兒的地位卑微,知道您喜歡的一直都是束杼姐姐,但是紅狐跟紅狐才能生出血統最純正的紅狐。敏太后給我的任務我不能不從,如果你真的要趕走的我的話倒不如現在殺了我,無法親近您的身體,更無法走進您心裡是我無能。我已經失去了我存在的意義了!」

殤璃的眉頭擰著拳頭緊緊攥著問道:「你這是幹什麼?你還有以後還有前程,跟著我也……」

看著殤璃的嘴巴在微弱的光線下一張一合,那俊美的臉無限的接近於完美,還有這夜色如果這一次殤璃真的決定要將她送走的話,今天晚上可能是她唯一的機會。

她猛然的起身溫溫軟軟的嘴唇蓋住了殤璃的唇。殤璃猛然的想要推開她卻聽到她幾乎接近於絕望的聲音說道:「殿下,您如果還想紅狐有后,還想我好好活著您就不要推開我……我知道您不愛我,但是我不介意您把我當做她……」

殤璃推開她的手臂定在了那裡,腕兒的溫柔慢慢的蔓延開來。他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但是好像一開始就燃燒了起來,他從被迫變得順從一直到後來的主動……他好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一般。(未完待續。) 次日清晨,太陽還沒有升起來的時候殤璃清醒了過來才匆匆的穿好衣物離開了。回到他的寢宮的時候那地上的女子還未醒過來,他回想起昨晚的一夜就像是做夢一樣,但是他確實跟腕兒……行房了。

他努力的回憶著昨晚的一切,好像都有些不真實。這個時候他這才注意到那一股清香。看來腕兒早就應該有準備不完他也不會難以自控。現在一切都已經發生了他倒是釋然了,不管腕兒是不是真的會有孩子,至少她會離開了。

他喚醒那個女子將那個女子晉陞一級之後,將腕兒貶出宮去。這個消息一下轟動了整個都城。大家都在說殿下跟衛太后肯定已經和好了,殿下也終於接受了衛太后的安排……

昨晚的束杼他們幾個人卻一夜都沒有睡覺,在天亮之後終於逮住了一個奇怪的小孩。這個小孩昨天晚上在那個山洞的最裡面來回的跟他們玩捉迷藏,藏來藏去一直到白天了束杼他們這才將她逮住。

那個小女孩一身的白色衣服已經被石頭掛的髒兮兮的,看著束杼的眼神滿是驚恐。她呲著牙齒看著束杼說道:「你們這群壞人!到底要幹什麼?」

束杼拎著她的耳朵將她拽到了外面。這個時候的太陽已經升起來了。

「我們是壞人?你可是折騰了我們一個晚上你到底要幹什麼小傢伙」束杼有些生氣的看著她不解的問道。

那小女孩對著束杼拳打腳踢的說道:「我幹什麼?我能幹什麼?當然是逃命了!不然我還能幹什麼?你們這群壞人會遭受到報應的!」

石盤有些生氣的拽了拽她另一隻耳朵說道:「你這個小孩,我們要好好的休息是你在裡面不停的打擾我們,並且害的我們一個晚上都沒睡著就抓你了,你還好意思說我們是壞人?你看看我們幾個?哪個不是慈眉善目的?我們是壞人的話這個世界恐怕就沒有什麼好人了。」

那小女孩拳頭攥著揮舞著說道:「我看你就是壞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放開我,你拽疼我了!」

束杼嘆了口氣說道:「好了,我知道你是一個小兔子精靈,你能不能告訴我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靈域不是應該是個很美好的地方嗎?你為什麼要躲在這個山洞中並且我們怎麼叫你你都不出來,那我們只能將你拽出來了。」

那小女孩看著束杼脾氣緩和了不少說道:「你……你怎麼知道我是兔子精靈?我變幻的人類不像嗎?」

束杼摸了摸她的頭雙手牽著她的雙手笑著說道:「像,怎麼不像?你這樣的小女孩人間到處都是,你可以很好的隱藏你自己,但是我也是精靈所以我能感覺到你的靈力。我們雖然不是同類,但是都是精靈。」

那小女孩看著眼前這個真誠的大姐姐立即鬆了口氣說道:「你們是不是也是來山洞中躲難的?我說呢你們怎麼看起來溫和很多,不像是那些野狼簡直就跟瘋了一樣。對了你們是什麼精靈?」

石盤立即回道:「靈狐!」

那小女孩立即緊張了起來說道:「我的天,狐狸是吃兔子的!你們還是離我遠點。」

束杼白了石盤一眼說道:「小妹妹你別害怕,他故意嚇你的。你放心靈狐是不殺生的。放心好了。對了你的家人呢?怎麼剩下你自己了?」

那小兔子精靈捂著臉蹲在了地上嚶嚶的哭了起來。哭了一會抬起頭淚眼看著束杼說道:「他們都被野狼吃了!那些野狼就像是瘋了一樣,只要是沒有靈石交給他們他們就會**靈,他們說……他們說**靈也能增加靈力!嗚嗚……」

那小女孩一邊哭著一邊哽咽。束杼將她輕輕的抱在了懷裡說道:「好了別哭了,堅強一點。」

楚瀾天看著她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小姑娘你放心好了,那些野狼都被我們殺了,沒事了。」

那小女孩立即抹了一把眼淚看著楚瀾天她有些不解的問道:「你一個人類怎麼進來的?為什麼你能殺了野狼?你說你是不是也是野狼?」

束杼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後背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你不要害怕,沒事的都過去了。這個人類可是個好人,不是那些野狼。」

那小姑娘點了點頭說道:「嗯嗯,剛開始我們以為他們就是人類也沒有放在心上但是這些人竟然能夠變成狼!太不可思議了,如果不是靈獸守護著最重要的靈石,我想我們現在的靈域肯定什麼都沒有了。」

束杼的眉頭擰著問道:「靈獸?在靈域之中不是到處都是靈獸嗎?怎麼還有守護靈石的靈獸?」

那小女孩看了看說束杼但是卻並沒有要回答束杼的問題。她坐在了地上看著一片狼藉的地上時不時的還會出現血漬,她的眼圈再一次的紅了。

「靈獸可能現在已經千瘡百孔了,你們能救救他嘛?他真的太辛苦了,為了保護我們他真的要被那些野狼一點點的吃掉了……」說著說著她再一次的哭了起來。

束杼的眉頭擰著有些不解的問道:「那你倒是告訴我們到底是什麼情況?什麼靈獸?現在在哪裡?」

那小姑娘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聽到一聲巨響,她立即哇哇大哭了起來,一邊哭著一邊說道:「他們竟然用炸藥!太可怕了!不,靈獸!你們快跟我來!」

來不及多想了小女孩立即帶著束杼他們翻閱了一座山,又走了很遠的路,小兔子精靈的速度還是非常快的只有束杼能夠追的上她,其他的人只能遠遠的跟在後面。

來到一個巨大的山上小兔子停了下來,那裡還冒著白煙。山體正在來回的動。束杼的眉頭擰著問道:「怎麼了?這是什麼地方?」

小女孩淚眼朦朧的看著遠處說道:「這個就是靈獸,他是石頭精靈,守護著靈域的靈石,但是那些人類還有野狼一直都想將我們的靈石採取完,所以他們要殺了他了……太殘忍了……嗚嗚嗚」

(未完待續。) 遠處的山體正在不停的晃動著,束杼定了定神才看清楚那晃動的石頭好想真的有生命,不遠處冒著的白煙好想讓他十分的痛苦,他不停的扭曲著自己的身體。一切碎石頭從他的身上不停的往下落。

「小兔子這就是你說的石頭精靈是嗎?」

那小兔子一邊抹淚一遍說到:「是,是石頭精靈。他已經生在這裡幾千年了,沒有想到竟然被這樣對待!他們太殘忍了!」

束杼順著小兔子的目光看到遠處的山上確實是有幾個黑點點在不停的走動,她仔細看來卻是十幾頭野狼。他們的嘴裡好想好叼著什麼東西。

那些野狼不是都已經死了嗎?束薇親自解決的,這些野狼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難不成明星國的野狼不僅僅是那十幾隻?在其他的地方還有其他的野狼?想到那些人類變成野狼之前的痛苦,她簡直不敢相信這個明星國的人到底是有多麼的殘忍,那麼多的人變成野狼這個明星國到底想要怎麼樣?

八零之寵了個殘疾大佬 束杼整個人的心都提著,看著那晃動的山體正在痛苦的扭曲著,在那麼龐大的山體面前像她這樣的小動物又能幫得上什麼忙?

「小兔子,我們太小了怎麼幫他?」

小兔子摸了一把淚說到:「我聽兔子爺爺說過靈獸只要是守護好靈石就行了,靈石沒事的話石頭精靈就沒事,但是你看那些野狼他們正在往靈石爺爺的身體內鑽,再這樣下去的話靈石肯定是被掏空的,到時候石頭精靈真的就要死了!嗚嗚……」

小兔子沒命的哭著,淚水嘩啦嘩啦的順著臉頰往下流。束杼的眉頭擰著仔細的看著遠處那些野狼正在不顧一切朝著石頭的縫隙中鑽,那晃動的石頭精靈都是由一塊接著一塊的巨石組成的,中間有很大的縫隙野狼就是從這些縫隙之中鑽進去的。那巨大的精靈不停的扭曲著身體,碎石不停的從他的身上滑落下來。

「好了,你還是別哭了,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救眼前的這個大傢伙!看來還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能跟這個傢伙溝通嗎?他能聽到你說話嗎?」

那小兔子立即停止了哭泣說道:「他平常是能聽到我們說話的,我們很多小精靈都是很喜歡跟他說話的,只是……現在他好像已經暴怒了,這樣的情況下我真的不知道他能不能聽到我的聲音。」

「如果我們根本就沒有跟他溝通的話那怎麼幫助他?那些野狼都進入他的身體了,對了你知道他的身體內都有什麼東西嗎?」

小兔子原本暗淡下去的眼神突然的就亮了起來說道:「這個我真的知道,這個石頭精靈的體內當然就是石頭了,說清楚點就是很多的山洞一個接著一個的山洞連接起來的,我們很多的小精靈在以前都比較喜歡在石頭精靈的體內玩捉迷藏,現在那些一起玩的夥伴很多都死在了野狼的利爪之下……嗚嗚……」小兔子說著說著再一次的哭了起來。束杼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你還是不要哭了,再哭也不管用,我看這樣好了我們還是先跟著進去看看吧,那些野狼進去之後肯定沒有安什麼好心。」

小兔子點了點頭,他們正要進去的時候楚瀾天跟石盤兩個人追了上來。小土豆站在楚瀾天的肩膀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吼道:「束杼,你是不是瘋了?你跑的時候我從口袋裡掉出來你都不知道!如果不是楚瀾天心細的話我就不知道在那個怪獸的嘴裡了!」

這個時候的束杼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小土豆竟然跑到了楚瀾天的身上。

「不好意思,這個小兔子跑的太快了,我只顧著追她了沒有注意到你,你沒有受傷吧小土豆?」

「我倒是沒事,但是……」

沒等小土豆說完束杼就笑著說道:「你沒事就好,你們在這裡看著這些大傢伙不要讓其他的野狼靠近,我們進去收拾那些已經進去的野狼。」說完她拉著小兔子立即的朝著晃動的大石頭跑去。

楚瀾天看著眼前的這個大傢伙整個人都呆住了,他問小土豆說道:「這是什麼東西?這麼大?」

小土豆有些生氣的說道:「我怎麼知道?這個束杼有了可愛的小兔子精靈都不理我了,真是忘恩負義的傢伙。」

石盤白了他一眼說道:「小土豆你可是男人,不要這麼小氣吧?這樣的醋你也吃我真是服了。」

楚瀾天看著遠處的一切眉頭擰著,滿是擔憂的說道:「束杼跟那個小東西好像進去了,我看我們還是跟過去看看吧?」

小土豆搖頭說道:「現在的束杼已經不是以前的束杼了,幾頭野狼不會對她怎麼樣的,倒是這個石頭精靈還是挺少見的,也不知道這個小兔子跟她說了什麼,我們還是找個視野比較好的地方歇歇腳吧,這一路追過來累死我了。」說完小土豆坐在了楚瀾天的肩膀上滿是無奈的說了一句。

楚瀾天不滿的說道:「你累?坐在我肩膀上還喊累,也怪不得從束杼的口袋裡掉出來,你剛才說的石頭精靈是什麼情況?」

小土豆坐在楚瀾天的肩膀上晃悠著腿說道:「這裡生產靈石,這樣的地方肯定是有石頭精靈的,但是我不知道這裡的這個石頭精靈這麼大,但是按照常理來講這個石頭精靈的性格應該是特別的溫順的,怎麼現在變得這麼暴躁了?看來那些野狼肯定是沒少惹怒他。現在這個時候我們去了就是累贅,我們還是待在這裡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