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便將周邊一切化作洶湧澎湃的荒浪白線,無比霸烈的朝著白鬍子直襲而去。

瞬間,便將周邊一切化作洶湧澎湃的荒浪白線,無比霸烈的朝著白鬍子直襲而去。

而其身側,在那一瞬間由光子狀態凝形黃猿也是果實能力爆發,單手一指便是一道無比奪目的鐳射激光,迅猛無比的朝著白鬍子悍然襲擊。

藤虎一笑這邊,在白鬍子擺開架勢的一瞬間,也是將杖刀抽出來,悍然的朝著白鬍子再次襲去。

這個瞬間,雖說泰佐洛已然將唐吉坷德家族三名幹部解決,但是畢竟白鬍子與這邊兒的距離相隔是在是太遠了。

雖說僅有三百米不到的距離,但是對於身前這幾位來說,遑論是三百米了,甚至僅僅只是百米不到。

瞬息之內都足以讓三人做出數次攻擊了,所以泰佐洛即便是拼盡了全力,也是沒有趕上。

就在澤法距離白鬍子僅剩下不到百米距離之時,多弗朗明哥的線,黃猿的鐳射,海軍大將藤虎一笑的刀便已然臨近白鬍子的頭顱了。

「就等著你們呢!!!」

白鬍子眼神一凌,接著在三人恐怖的眼神之中,白鬍子掌心之內,裹挾著暗淡到堪可吞噬一切光芒的武裝色霸氣的巨大的薙刀,竟然在最後一秒的時間,直接改變的方位,直直的朝著三人襲來的方位悍然的襲殺過去。

轟隆隆隆~!!!

一聲驚天巨響之後,三人攻擊直接被白鬍子悍然一刀崩飛。

不過白鬍子這一刀用的倉促,並沒有將所有的霸氣壓上,加上對方三人也不是凡俗,兩名大將加上多弗朗明哥三名強者共同分擔了這一刀的壓力,所以三人雖然被崩飛,但是卻毫髮未損。

但是啊,這已經足夠了啊!

因為就在這一瞬間,通體覆蓋著赤紅色脈絡黃金的泰佐洛,還有後方悍然襲來的白鬍子海賊團殘黨,已經有了足夠的反應時間。

就在對方三人要再次壓上的瞬間,眾人直接將其阻擋了下來。

但畢竟對方成員之中有兩名大將,雖說以眾擊寡。

但是佔據下風的卻是白鬍子海賊團的殘黨。

不過雖說有些吃力,但是如果僅僅只是給白鬍子拖延一下時間的話,卻也是足夠了啊!! 白鬍子在一刀將其劈飛之後,便不再關注於三人。

專心致志的盯著從天而降的碩大隕石,接著擺開架勢了的白鬍子,霸烈的朝著頭頂正上空一躍而起。

幾乎就是瞬間的事情,白鬍子便已經抵達了隕石的下方。

接著躍上半空的白鬍子,與瞬息之間猛地揮出一刀。

這一次,白鬍子根本就沒有束縛自己刀身的刀意,所以這一刀是如此的霸道,在薙刀揮出的那一瞬間,刀口鋒刃前方空間,便崩開了一條條恐怖而又猙獰的裂縫,似乎虛無一物的天空都被其轟裂了一般!!

但是這並不僅僅只是結束,薙刀鋒利的刃口,根本就沒有被漫天的裂縫所阻擋片刻,甚至纏繞於其上。

而且,在白鬍子肆意散發的,堪稱恐怖刀意的增幅之下。

那好似空間碎片一般的晶亮片狀物竟然以一種詭異的弧度開始旋轉起來,接著這旋轉的碎片隨著薙刀的刀鋒朝著此刻,已經接近了白鬍子的那巨大的,頂端都被摩擦成熔岩的隕石劈砍了過去。

「破!!!」

轟隆隆隆~~!!!

那一瞬間瘋狂旋轉的晶亮碎片,直接越過了薙刀的刃口,直直的朝著天空的熔岩割裂過去。

霎時間裹挾著巨大動能的隕石頂端,被不斷旋轉的晶亮碎片,直接切割出一團團碩大的熔岩碎片。

那一瞬間,如核彈爆炸一般,德雷斯羅薩的天空,瞬間便崩裂出了一道道艷紅色的熔岩煙花。

轟~!!嘩啦啦啦~~!!

下一刻,白鬍子裹挾著暗淡到似乎連光線都能吞噬的武裝色霸氣薙刀的本體,在晶亮的碎片擊中的瞬間,便緊隨而至,猛烈的轟擊在了急墜而下的彗星本體。

薙刀在觸碰到隕石的瞬間,白鬍子纏繞著的武裝色霸氣直接炸裂。

不過與晶亮的碎片僅僅只是切割表面不動。

白鬍子那直透刀背,霸烈無匹的武裝色霸氣,在白鬍子全力催動之下,似乎具有了一種恐怖的穿透力一般,竟然直接穿透進了裹挾著濃烈尾焰的隕石的內部,在其中直接炸裂了開來。

接二連三的轟擊,縱然是從天而墜,裹挾著天地之威的隕石,都再也堅持不住了。

眾人看的十分清楚,就在白鬍子薙刀本體,悍然擊中隕石的瞬間。

那原本恐怖無匹的隕石,竟直接從中崩碎,瞬間便化作了一團煙花一般的巨大火花。

霍然,這裹挾天地之威的隕石,竟被白鬍子一刀劈砍的直接炸裂了開來。

無數熾熱的隕石碎片在隕石本體炸裂之後。

以一種恐怖的速度朝著天空激射而去。

下一瞬間,天空那聲聲震天的轟然巨響,才像是延遲了一般遲緩了傳遞了過來。

不過雖說這爆炸聲雖說延遲,但是其威力卻並沒有絲毫的減弱。

這一瞬間,不論是抵達德雷斯羅薩交易度假的商船,過來參加角斗用意贏得獎品諸人的戰船,還是被多弗朗明哥邀請而至,合擊白鬍子的海賊船,甚至就連,承載海軍大將而來,駐紮在洋麵之上的海軍戰艦,都被這仿若天罰雷霆一般的爆炸聲震懾的嗡嗡作響。

接著便是由遠至近一圈圈擴散的空氣震蕩而引發的風壓與震動,肆意張狂的在無限的擴張。

天空之中,大片大片的隕石碎片裹挾著熾熱的熔岩,以比之其從天空墜落更迅猛的速度朝著遠方不斷地激射。

一座座島嶼被擊中,其上那堅硬的山峰都被著碎裂的隕石給轟塌,一片片茂密的叢林被引燃,爆沸。

不僅僅只是島嶼,就連浩瀚無際的海洋,在那碎裂的隕石雨下,那深藏在海底最深處的巨大海王類都被那隕石碎片所擊中,一尊尊堪比島嶼的海王類屍體從海底漂浮了出來。

霍然,那被藤虎一笑召喚而來的隕石,在鬍子將其炸裂之後,那隕石碎片的威力,更加恐怖了。

盯著天空那碎裂之後,無匹霸烈的隕石,藤虎一笑毫無畏懼的低喝開口:「如同羅傑一般,危害了整個世界的存在,白鬍子,老朽哪怕目盲眼瞎,也絕不容許你這種存在,再次出現在這片大海上的啊!!!」

爆喝完畢,藤虎一笑,其整個人便在果實能力的促使之下,拔地而起,騰挪轉移之間,不僅僅避開了泰佐洛的黃金尖刺,甚至就連白鬍子海賊團殘黨都未曾將其留下,就那麼直直的朝著不遠之處剛剛墜地的白鬍子疾馳而去。

「老朽因為痛恨海軍不義的作為,為了仁義的正義,才背負了這身正義的長袍,所以,白鬍子你這種窮凶極惡的海賊,我要親手將你抓獲,以換回世界的和平,遏制因為你還有羅傑的話語,從而不斷掛上海賊旗,蝗蟲一般湧入新世界,殺戮盈野的海賊新兵。」

藤虎一笑有著像赤犬一樣對邪惡的厭惡。

但是與赤犬的「絕對的正義」不同,藤虎辦事時經常遵循自己的理念,比起追查逮捕海賊,藤虎更關心無辜民眾的安全問題,同時又遵守著海軍的規定。

於此同時,藤虎的年齡也已經不小了,上了年紀的他,經歷過海賊王羅傑所開創的大時代。

不過,映入藤虎眼帘的這個大時代,卻僅僅只是有實力之人的樂園,而對於普通的民眾而言,大時代的開啟,純粹是煉獄大門的打開。

歷經時間的沖刷,羅傑的影響終於快要消散的時刻。

頂上之戰,白鬍子死亡之時的話語,再次打開了人們心底那扇名為野望的大門,藤虎親眼見證了兩次混亂如煉獄一般的時代開啟,所以在聽到白鬍子復活的瞬間,他便決心要將其徹底扼殺。

藤虎抵達了,在其強勁的見聞色霸氣的感知之中,藤虎一笑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對面不過十米之處的那具高達八米,如神似魔屹立在那裡的白鬍子。

藤虎停了下來,整個人還是以浮空的姿態,不過其右手已經握住了自己左手掌心之內丈刀的頂端:「白鬍子,為了這個時代能夠和平,為了民眾的安危,你倒下吧!!」 感受著周邊,死戰不休縱然被自己一招轟的吐血倒飛,卻仍舊死戰不退,繼續悍然襲來的白鬍子海賊團殘黨的進攻。

縱然是多弗朗明哥都有些不受其煩了。

說實在的白鬍子海賊團殘黨的戰鬥力確實是四皇海賊團之中最為彪悍的。

當然,這一點並不難解釋,畢竟之前的白鬍子海賊團,便是四皇海賊團之中最為強大的存在,能夠被白鬍子收入其內的都是戰力彪悍的存在。

那個時候的白鬍子海賊團,在白鬍子的帶領下,縱然是其他君臨於新世界的四皇都承認其最強的戰鬥力。

現在的白鬍子海賊團殘黨,那就更不用說了。

現在被白鬍子拯救的白鬍子海賊團殘黨,每一個都是歷經數番死戰,曾經被數倍的敵人圍攻都仍舊存活的存在。

這個時候的他們,早已脫胎換骨,早已不是兩年之前的他們可以比擬的了。

歷經苦難的他們,雖說因為血脈、天賦、年齡之故並未曾抵達多弗朗明哥這般恐怖的戰力。

但是,在歷經苦難之後的現在,特別是在他們聯手之後,縱然是多弗朗明哥,都不敢輕易言勝。

哪怕,攻擊多弗朗明哥的白鬍子海賊團殘黨僅僅只有一半。

黃猿這邊也不好受,雖說黃猿的戰力要比多弗朗明哥強得多了,但是黃猿這邊可是有著泰佐洛這位黃金帝的存在啊!

在金金果實覺醒之後,泰佐洛的戰力已然逼近大將了。

甚至,泰佐洛在經歷了慘敗之後,痛定思痛的沉澱了數月的現在,哪怕是黃猿都不得不承認,此刻的泰佐洛距離大將僅餘一線之隔了。

看到自己攻擊想泰佐洛的光束,再一次被白鬍子海賊團殘黨抵消,縱然是黃猿都有些氣惱了,「白鬍子海賊團殘黨,還真是礙事內!」

是的,按照常理來說,身為老派大將,並且還是速度最快的閃光果實擁有者,即便泰佐洛果實覺醒,距離大將僅餘一線之隔的現在,都不太有可能組攔住黃猿的腳步。

但是,泰佐洛現在可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啊!

現在的他,身邊有了一大群,戰力甚至比自己原來聚攏的手下都要彪悍,經驗更加豐富的白鬍子海賊團殘黨。

在白鬍子海賊團殘黨的增幅之下,泰佐洛表示,自己現在的戰力,在於白鬍子海賊團殘黨配合起來之後,已經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自己現在的戰力,已經可以將對面的黃猿擋住了!

當然了,雖說黃猿此刻也不太好受,但是比起多弗朗明哥來說,黃猿就顯得悠閑的多了。

畢竟泰佐洛一行人的目的,便是不讓黃猿介入白鬍子與藤虎一笑的戰鬥。

他們並沒有像一側與多弗朗明哥戰鬥的白鬍子海賊團殘黨封住多弗朗明哥退路一般,封鎖住黃猿離開的通道。

所以退路有保障的黃猿,確實比多弗朗明哥輕鬆的多了。

但是時間長了縱然是慵懶的黃猿都感到有些不對勁了。

雖說,現在自己的退路有保證。

但是,倘若白鬍子,或者說白鬍子海賊團殘黨那邊,由一方徹底控制了局勢的話,那麼自己就有些危險了啊!

黃猿都已然這樣了,更不用說是一旁,就連後路都被截斷的多弗朗明哥了。

這個時刻,多弗朗明哥真的是憤怒了,但是在近五十名無論是戰力,還是配合都精妙絕倫的白鬍子海賊團殘黨面前,就連十六神誅殺都無用的現在,多弗朗明哥即便是在怎麼憤怒也有些無用啊!!

這個時間,所有的白鬍子海賊團殘黨都極度的興奮,因為按照這種發展繼續下去的話,遲早被其圍攻的多弗朗明哥會命喪當場。

而多弗朗明哥滅亡之後,自己這一邊便能夠抽出足夠的人手,合圍黃猿,迎接最後的勝利。

如果這是在別的地方的話,白鬍子海賊團殘黨的想法或許能夠成真。

但是這裡是哪裡?!

這裡可是多弗朗明哥經營了數十載的德雷斯羅薩啊!

所以白鬍子海賊團殘黨,才剛剛將多弗朗明哥壓制不久,唐吉坷德家族的援兵便已然抵達了現場。

在白鬍子海賊團殘黨驚愕的眼神之中,足足數百名動物系果實能力者,烏壓壓的壓了上來。

霍然,這便是多弗朗明哥的底牌之一,多年供給四皇凱多扣下來的人造惡魔果實早就的果實能力者部隊!!!

「來的好!」看到自己的能力者部隊抵達,多弗朗明哥當時便獰笑出口,「將這些白鬍子海賊團殘黨的攻擊擋住。」

那些都是多弗朗明哥這些年積攢而下,足夠忠誠的部下,其中還夾雜著唐吉坷德家族數名幹部,兩名最高幹部,所以多弗朗明哥對他們很是放心。

在道出了那番話語之後,多弗朗明哥便朝著一側正準備點出激光鐳射的黃猿開口,「黃猿,你與我去幫助藤虎一笑,合擊白鬍子!!」

說著,多弗朗明哥便直接捨棄了這邊的白鬍子海賊團殘黨,如一頭猛龍一般,裹挾著滔天絲線,悍然無匹的朝著白鬍子的方向悍然襲去。

這一瞬間,多弗朗明哥完全沒有了剛剛被白鬍子海賊團殘黨圍攻的窘迫,滿臉獰笑的朝著此刻強勢藤虎一笑的白鬍子悍然攻去。

多弗朗明哥,一邊控制著滔天絲線朝著白鬍子猛攻,一邊猙獰的爆吼,「白鬍子,今天我要讓你白鬍子海賊團從這個世界除名!!!」

面對多弗朗明哥的攻擊,白鬍子甚至連眼皮都沒有抬起,就那麼隨手一刀便將對方悍然襲來的滔天絲線直接割裂。

但是,此刻可不僅僅只是多弗朗明哥一人襲來了啊!

就在白鬍子割裂了絲線,刀勢用盡的一剎那,白鬍子身後,突然凝聚起了無盡的光斑,接著黃猿那滿是猥瑣的話語便直接灌入了白鬍子的耳蝸,「你有被光蹄中過嗎?!!」

這一瞬間,有著王下七武海之名的德雷斯羅薩的國王多弗朗明哥,海軍本部大將重力果實的擁有著藤虎一笑,本部資格最老的大將,閃光果實的擁有著黃猿波魯薩利諾,全部出手了!

兩名海軍本部大將,一名堪比大將,合計三名此世絕強之士合擊,這真真的是要置人於死地啊!! 「咈咈咈咈咈,白鬍子感受到了嗎!」多弗朗明哥一邊邁著滿滿詭異的步伐朝著白鬍子走去,一邊滿臉獰笑的開口,「感受到你死亡之前那恐怖的一幕了嗎!?」

「那種被全世界海軍針對的孤獨,那種縱然連自己的兒子死亡都無法拯救無助。」

「這便是你幹掉我唐吉坷德家族最高幹部的代價!!」

說著多弗朗明哥緩緩挺直身子,一臉張狂的控制著身畔那漫無邊際的滔天絲線。

那一瞬間,漫天雪白的絲線,猛地凝聚出一根根尖銳鋒利的尖刺。

最後多弗朗明哥,悍然的將己身全部武裝色霸氣纏繞其上。

接著,那漫天遍野的漆黑絲線,便在多弗朗明哥的控制之下,朝著其身前不願之處的白鬍子鋪天蓋地的碾壓了過去。

與此同時滿臉瘋狂,狀若瘋魔的多弗朗明哥,如深淵厲鬼一般,滿臉張狂的朝著白鬍子叫囂:「白鬍子,我要你生不如死!!!」

而就在那鋪天蓋地的絲線,碾壓而下的瞬間。

恰在此時白鬍子身側的黃猿,業已將那漫天光子吸納與腿部。

「吶,白鬍子內,這般場景老夫都不得不摻上一腳了啊?!」

「光速踢!!!」

伴隨著黃猿的輕呵,波魯薩利諾使出了其曾經一舉團滅海賊新星的絕招。

在那一瞬間,黃猿的小腿,猛地轉化為光子。

以肉眼不可察的速度,悍然的朝著白鬍子的頭顱霸烈的踢去。

這一瞬間,白鬍子對面的兩大高手已然出手,他們堅信,在此之一招合擊之下,縱然是本部大將都無法全身而退。

甚至,連這都不是全部。

因為,現場最後一名強者,戰力比多弗朗明哥更加強悍的海軍本部大將,藤虎一笑還沒有動手啊!

「雖說,以眾擊寡,並不是老朽之念,但是,直面新世界四皇之首,被稱之為世界最強男人的你,老朽也不得不出手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