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砰——

拳樹相交卻像是一個鈍器在捶打樹榦,發出一陣劇烈的悶響,寧小乙施展出《萬靈百生拳》后,他的右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閃爍出紅銅之色,不到片刻便將整條右臂籠罩,像是一頭小型汗血寶馬的幻化,帶著摧枯拉朽之勢轟擊在了古樹之上。

咔嚓——

巨大粗壯的古樹應聲脆裂,雖然還未完全斷裂,但仍舊以不可彌補的趨勢快速龜裂著,一直從寧小乙右拳轟出的位置不斷向上蔓延,就像是即將破碎的玻璃,隨時都有徹底分裂的可能。

一拳之威,恐怖如斯!

「這一拳要是打到普通人身上,恐怕瞬間就會被打得粉碎!」

寧小乙驚駭地喃喃道,雖然他知道突破到銅皮境界后,肉身的力量會暴漲到百斤之巨,一拳轟出,宛若一匹烈馬飛奔而出,但當他真正看到自己造成的恐怖破壞力時,還是不由得震驚住了。

所謂百聞不如一見,即使聽得再多,也不如親自目睹一切來得實在!

「不過卻也不能沾沾自喜,外門弟子有上好的妖獸血肉可以食用,氣血渾厚無比絕非我能夠企及,我如此瘋狂地修鍊也足足花費了三個月的功夫才突破到銅皮境界,可那些外門弟子卻能在一月之內連破兩境,達到銀皮境界,更有天賦異稟的人,能在一月之內連破三境,達到金皮境界,修成肉身境一重大圓滿境界」

寧小乙不斷喃喃道,將自己剛剛升起的一絲驕傲給徹底碾碎乾淨,不再有一絲一毫的洋洋得意。

常聽聞修鍊極為忌諱驕傲自滿,有一點成就便沾沾自喜,無法無天,卻不知人外有人山外有人,一山還比一山高,寧小乙好不容易才搏得修鍊的機會,對於這些修鍊的細節自然是極為注重,因為難得,所以珍惜。

「小乙!小乙!」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低呼聲打斷了寧小乙的自我反思,抬頭望去,卻見一名身材高大的粗野男子正快步走來,眼神小心翼翼,東躲西藏,似乎是在刻意躲避著什麼。

「大牛,發生什麼事情了?」

寧小乙出聲詢問道,同時拾起地上的一堆枯木爛草,假裝正在幸苦勞動的樣子,將已經徹底死去的小牛犢給掩藏了起來。

這頭小牛犢萬萬不能被發現,否則即使寧小乙有百口也無法解釋,畢竟誰會相信一個瘦弱不堪的雜役能夠輕易獵殺一頭健壯的小牛犢呢?

「怎麼這麼大股血腥味?「

大牛急匆匆地走到了寧小乙身前,剛一走近便發現不對,有些疑惑地開口問道。

「這不運氣好撿到了一頭受傷的野雞嘛,正準備過會兒好好美餐一頓,補一補虛弱的身子,我說大牛,你不會是屬狗的吧?鼻子居然這麼靈?」

寧小乙故作驚訝地說道,一舉一動都渾然天成,絲毫沒有做賊心虛的表現。

「嘿嘿,那俺等會兒可有口福了!」

大牛憨厚一笑,並沒有多疑,隨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腦袋一拍,左顧右盼一會兒后,這才賊兮兮地說道:「小乙,俺告訴你一個秘密,王虎他們在咱們平時挑水的湖底下發現了一座洞府,好像是修道之人留下的!」

「什麼!?」

寧小乙聞言一驚,下意識驚呼道,隨後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這才連忙捂住口鼻,不過眼瞳深處仍舊充滿著驚疑與不定。

這也由不得他如此失態,或許大牛不知道擁有洞府的修士意味著什麼,但時常在地道中偷學外門弟子練功的寧小乙又怎麼可能不知道?

就在一周前寧小乙還聽聞鍾奎說過,但凡能夠開闢洞府修鍊的修士,無一不是突破了肉身境的桎梏,晉陞成為傳說當中神通境的陸地神仙。

至於為何?

世間萬物皆有命格,富人有富貴命,窮人有窮貧命,王侯將相有諸侯命,皇上天子有帝王命,一切皆是上天的定數,人生來就被打上了標籤,按照自己的命運而活,不論是生老病死還是富貴安康,一切的一切皆有定數。

至於修士則是逆天改命!行那逆天之舉!

什麼是修鍊?

便是從上天那裡奪得氣運,找回自己的命數,或許從肉身境來看還不夠明顯,但是神通境呢?

移山填海,搬山而走,手握星辰,腳踩日月,打破人的桎梏,突破肉身的浩劫,向天索命,延長壽命,而這一切不是逆天之舉又是什麼?

可逆天說著輕鬆,真要是做起來又談何容易?

什麼樣的境界就只能逆什麼樣的天,改什麼樣的命,世間萬物皆分三六九等,神通境修士可開闢一座洞府,奪舍大氣運灌注其中,久而久之形成一座仙家福地,修鍊起來更是事半功倍,水到渠成。

可若是肉身境修士強行逆天改命,好高騖遠,效仿神通境大能修造洞府,奪舍自己無法承受的氣運,那自然是在折損自己的氣運,就像是一隻螻蟻卻想要去挑釁一頭巨象,那下場無疑是死路一條,就算不死也會霉運連連,提前進入天人五衰。

所以,但凡能夠開闢洞府者,非神通境大能不可! 「大牛,你確定是一座洞府?是一座修道之人留下的洞府?」

寧小乙深呼吸一口氣,強壓下內心的激動興奮,再三確認地朝大牛問道。

沒辦法,這由不得他不謹慎啊!

要知道那可是陸地神仙遺留下來的洞府啊!

裡面不知道會有多少天才地寶,武功秘籍,若是這個秘密被泄露出去,只怕整個巨魔宗都會沸騰,說不定那傳說中的太上長老也會破關而出,親自一探究竟。

這就是神通境的大能,哪怕是遺留下來的洞府也能夠造成山崩海嘯般的地震!

「沒錯啊!」

大牛沉思片刻,這才繼續說道:「俺聽王虎說,他本來是在湖旁挑水的,卻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給絆了一下,一不留神就跌進了湖裡,醒來時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竟然身處在一座石鑄的大門之外,那大門上刻滿了千奇百怪的符畫,更重要的是,他只在石門外吸了一口氣,就感覺五臟六腑都被打通似的,渾身上下輕鬆無比,好似吃了靈丹妙藥一般,極為神奇」

「那王虎為何要將這個秘密給你說,他一個人獨自享有豈不是更好?」

寧小乙沉默片刻,緩緩開口問道。

「原本我也是這麼想的」

大牛一副認同的神色,開口說道:「原本俺也以為他是黃鼠狼給雞拜年,肯定不安好心,最後在俺的咄咄逼問下,他才說出了實情,原來是他想進入到石門之內,獲得石門裡面的造化,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推不開石門,最後索性將這個秘密告訴了我們幾個,讓我們一起去看看究竟,大不了到時候造化一起分享,也比什麼都得不到好」

「原來是這樣」

寧小乙恍然大悟地喃喃道,眼神當中精光更甚。

從大牛的描述當中,他已經有六七分把握這座洞府確實是神通境大能留下的,至於為何?除了傳說當中的仙家福地之外,幾乎沒有其他地方能夠讓人深吸一口氣,就感覺彷彿吃了靈丹妙藥一般,全身輕靈通達,至少鍾奎不曾講過。

退一萬步說,就算這不是神通境大能遺留下來的仙家福地,但其中肯定也藏有不少的秘密,絕不會平淡無奇,很有可能是一處密藏,擁有天大的造化。

「除了你之外,王虎還給哪些人說了?還有,大牛你為什麼要告訴我?「

片刻后,寧小乙逐漸冷靜下來,還是有些疑惑不解地開口問道。

王虎為何告訴大牛等人而不告訴巨魔宗的外門弟子,甚至是長老,他寧小乙還能隱隱間猜測出幾分原因。

原因無他,若是王虎將這個秘密告訴給外門弟子甚至是長老,那這座洞府里的造化絕不會有他的一分一毫,甚至為了守住這個秘密,那些外門弟子和長老還有極大可能殺人滅口,防止他再次將秘密泄露。

反之,若是告訴大牛等人,大家同為雜役,彼此都沒有修鍊過任何武學功法,就算有人生得健壯卻仍舊還是有一戰之力,絕不會像告訴外門弟子甚至是長老那般,被活生生的碾壓,沒有半點話語權,甚至還隨時面臨著被殺人滅口的危險。

至於用這個秘密換取巨魔宗的青睞?

要知道這可是魔門宗派啊!

彼此之間誰不是勾心鬥角,各自為戰?若是相信巨魔宗會為你付出什麼,那你可就太天真了,只能安安心心當一輩子普通雜役,至少能夠保證平安一生。

「果然,但凡是想要出人頭地的雜役,沒有一個是等閑之輩」

寧小乙暗自心驚道,王虎此人心機敏捷,思維嚴密,絕非泛泛之輩,不僅是王虎,就連他寧小乙也是如此,但凡是從雜役這種底層社會開始混的,絕對沒有一個是心機善純之輩。

所謂小隱隱於野,中隱隱於市,大隱隱於朝,但凡是真正有能力的人,都是從市井當中崛起而來,那裡才是卧虎藏龍的地方,而這數萬的雜役構成的底層社會便就相當於這市井,絕非全是庸人。

「除了俺以外,王虎還告訴了於亮、劉光和李田明三人,都是王虎信得過的兄弟」

大牛憨厚地撓了撓腦袋,看著寧小乙繼續說道:「小乙,俺告訴你是因為王虎他們三人關係太好,若不是我天生力大,想來王虎也不會給我泄露這個秘密」

「所以……」

寧小乙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大牛,而後說道:「所以,你是想和我結盟?怕到時候他們三人聯起手來對付你?可為什麼是我?」

說完,寧小乙若有味道地看著大牛,要知道他可不比大牛,雖然已經突破到了銅皮境界,但看起來仍舊是瘦瘦弱弱,一副手無寸鐵之力的模樣,當然,在這手無肌膚之力的掩蓋下,蘊藏的卻是足以爆炸的力量。

不過寧小乙倒也樂得如此,畢竟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槍打得總是最先的出頭鳥,他以瘦弱之軀來迷惑敵人,若是誰膽敢小看他,那付出得將是慘痛且寧他無法承受的代價。

「說實話,俺自己也不知道」

大牛憨厚地笑著,隨後沉默下來,有些複雜地看著寧小乙,緩緩說道:「不過有一點俺知道,那就是俺絕對不是小乙你的對手,雖然俺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但俺從小和俺爹一起打獵,見慣了各種大蟲猛獸」

說到這兒,大牛又沉默了片刻,目光中驚疑揮之不去:「或許是長期積累下來的一種本能吧!俺覺得……你要比這些大蟲猛獸更加恐怖!」

「當初俺還沒有這種感覺,畢竟那時候還是俺將你從那些欺辱你的雜役手上救回來的,可是最近不知道怎麼回事,這種感覺突然變得越來越強烈,每次俺看到小乙你,就感覺再看一頭猛獸,明明有力氣卻提不起半點反抗的勇氣」

大牛深呼吸一口氣,目光沉重地說道:「小乙你說的不錯,俺確實想和你結盟,不為別的就沖俺這個直覺,俺覺得你一定不簡單!」

「更何況,整個巨魔宗就小乙和俺關係最好,就算俺的直覺是錯的,遇上這等造化俺也會拉上小乙一起的」

彷彿覺得自己的表現與平時的憨厚有些不符,大牛話鋒一轉,憨憨地摸著腦袋,頗為淳樸地憨笑道。

聽完大牛的話,寧小乙呆了呆,似乎沒想到看起來笨拙憨厚的大牛竟然還會有如此特異的技能,更令他震驚的是,眼前這大牛心思深沉半點沒有表面看起來這般憨厚淳樸。

「俗話說得好,果然不能小覷天下人!」

寧小乙暗自給自己提了個醒,以後決不能以貌取人,否則絕對會付出慘痛的教訓,眼前這大牛就是最好的例子。

「時間呢?」

寧小乙沒有正面回答大牛的問題,避重就輕地問道。

「明天三更天的時候,那時候是整個巨魔宗最鬆懈的時候,咱們就在這個時候去!」

大牛聽到寧小乙的話,顯然是明白後者已經同意,當下有些興奮地說道。

原本他還在為寧小乙的態度發愁,生怕後者拿這個秘密前去換得巨魔宗的青睞,到時候真要動起手來自己還不一定能夠鎮壓他,如此反覆糾結了半晌之後,大牛才下定決心前來告訴寧小乙這個秘密。

要想獲得造化,就必須要搏,最壞不過人死卵朝天!

好在寧小乙的反應並沒有讓他失望,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寧小乙后,大牛緩緩轉身離去,消失在了漆黑的迷霧之中,畢竟時間已經不早,他也要準備干雜活了。

「就算有直覺本能,恐怕你也想不到我已經突破到肉身境一重,從此仙凡兩隔了吧?」

寧小乙看著大牛離去的身影,莫名地喃喃道。

的確,若是大牛知道寧小乙已經突破肉身境一重,達到銅皮境界,那給他一百個選擇他也不會選擇來告訴寧小乙這個消息,因為這樣一來,那就和直接告訴外門弟子沒有任何區別。

更何況,告訴外門弟子或許他還能得到外門弟子的庇護,而告訴寧小乙的話,那他就很有可能什麼都得不到了。 巨魔宗,半夜三更天。

傳聞在夜半三更之時,是陽間與陰間交匯的時候,鬼門大開,而此時在陽間遊盪的小鬼便會遵循陰官的引導,前去轉世投胎,而若是為禍人間的厲鬼,便會被陰官捉拿歸案,打入那無盡恐怖的十八層地獄當中。

所以,每到三更天時,都是整個陽間陰氣最重的時候。

「聽說當今永生聖朝的皇上乃是太古大帝轉世,立聖朝,統中州,上赦諸神,下封鬼仙,威能莫逆,簡直就是無所不能的存在,雖然朝廷乃是我魔宗的生死大敵,但不可否認那裡才是整個中州最繁盛的地方,有時間還真想去見識見識」

伸手不見五指的偏僻小路上,寧小乙一邊回想著鍾奎說的話,一邊眼冒精光的思索道。

雖然鍾奎當時說得咬牙切齒,眉宇間全是對朝廷的憎惡與仇恨,但是言語之間卻時不時流露著對永生聖朝這座龐然大物的驚嘆與佩服,或許就連鍾奎自己都沒意識到,這股下意識,無法掩飾的情緒。

也正是因為鍾奎所構造出的這一幅幅宛若仙宮神朝般的浩瀚藍圖,為暗處小心翼翼偷聽的寧小乙埋下了一顆種子,一顆對於永生聖朝無盡神往的種子。

「若是以後有機會,還是將小雨帶到永生聖朝安居樂業吧!暫且不說朝廷是整個中州最繁榮的地方,這巨魔宗勾心鬥角,提心弔膽的生活也實在是不適合小雨」

寧小乙默默地想著,眼神當中思緒凝重。

若是放在原來,他自然是不會去考慮這些,但現在他已經突破到了肉身境一重,即將晉陞成為巨魔宗的外門弟子,而這也就意味著寧小乙有機會能夠走出巨魔宗,如此便能夠移花接木,想辦法將寧小雨給帶出巨魔宗,在更好的地方安居生活。

而永生聖朝便是目前來說最為合適的地方!

因為傳說那裡就連平民都穿著絲綢衣裳,不用下田勞作,每頓飯都有熱氣騰騰的白米,香氣四溢的雞鴨牛肉,富人自然更不用多說,女子貌美如花,豐腴白嫩,男子精裝魁梧,儀錶堂堂,簡直就好似凈土一般。

而當今朝廷聖上更是發下大宏願,願聖朝之內人人如龍,國泰民安,萬世太平。

所以若是寧小乙有機會能夠將寧小雨給帶出去,永生聖朝自然就是當仁不讓的不二之選。

「就是不知道這永生聖朝距離巨魔宗有多遠,中州之大浩瀚無垠,希望下次鍾長老能夠提及一二,也好讓我能提前有個心理準備」

寧小乙有些苦澀地笑道,雖然他並不知道中州具體有多大,但有一點他很清楚,那就是中州非常大,比他能夠想象到的還要大!

「小乙,你終於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低沉卻十分渾厚的聲音陡然傳來,將寧小乙從思緒當中拉了回來,聞聲望去,不知不覺間他竟然已經走到了平時挑水,干雜活的地方了。

前方是一座莫約百公頃的湖泊,漆黑的夜色下,湖面波瀾不驚,寂寥得瘮人,只有偶爾飄來的幾陣蕭瑟冷風,呼嘯而過。

在湖泊的旁邊,有五道漆黑模糊的人影正靜靜地佇立著,不時小心翼翼地窺伺著四周,彷彿做虧心事一樣生怕被其他人發現。

而方才出聲的人,聲音低沉厚重,如同牛哞低語,不是大牛又是何人。

「初次見面請多指教,我叫王虎」

還沒等寧小乙說話,只見另一道漆黑身影緩緩站了出來,定睛一看,來者額頭狹窄,眼神陰翳,嘴唇尖薄,一看就是心思深沉之輩,心生反骨之相。

此時王虎正滿臉微笑地看著寧小乙,不過卻沒有絲毫讓人如沐春風的感覺,反而總讓人覺得心裡瘮得慌,陰森森的,十分狡詐。

「這個王虎不簡單,笑裡藏刀說的當是如此!」

寧小乙看著滿臉笑容的王虎,暗自思忖道。

雖然他並不會看面相,但他好歹也在巨魔宗內摸滾打爬生活了十數年,見過的雜役更是數不勝數,最基本的眼力見還是有的。

「你好,我叫寧小乙」

寧小乙伸出手,和王虎的手握在了一起,二人都深深地看了一眼彼此,顯然心裡都懷揣著其他想法。

「小乙兄弟,為兄應該痴長小乙兄弟幾歲,就斗膽自稱一句大哥了」

王虎摟著寧小乙地肩,笑呵呵地說道:「來,小乙兄弟,就讓為兄為你介紹介紹其他幾位兄弟!」

一邊說著,王虎一邊指著劉光三人一一介紹道:「那位長相稍顯兇惡,身材高大威猛的名叫劉光,旁邊那個身材稍微瘦小的名叫於亮,至於這最後一位則是李田明,這三位都是和為兄義結金蘭,拜過把子的兄弟,另外還有大牛兄弟就不用為兄給你介紹了吧?」

說完,王虎大有深意地看了寧小乙幾眼,蘊含著幾分莫名的味道。

他之所以將劉光、於亮和李田明三人介紹得如此詳細,原因有兩個。

其一是讓寧小乙對他們四人都有個大概的了解,其二則是為了震懾寧小乙,讓其最好老實一點,別耍什麼花招,哪怕大牛天生神力,若是對上他們怕也得不到什麼好果子吃。

「下馬威嗎?」

寧小乙不屑一笑,卻沒有多說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