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保自己有了名額之後兩個人就等著那天的到來了。不只是沈鈺她們,所有人都在等待著那一天的到來。

確保自己有了名額之後兩個人就等著那天的到來了。不只是沈鈺她們,所有人都在等待著那一天的到來。

望月台之所以取這個名字,其實還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望月台的使用時間。效果最好的時間就是晚上,還是有月亮甚至是滿月的時候就更好了。

而一年也就一天月亮是最大最圓的,所以就是今天了。

早上的時候沈鈺和水青青早早的就起來了。今天一整天都是可以坐在望月台上的。就算晚上的時候效果更好,也不能忽略了早上。

她們起的已經很早了,但是到瞭望月台卻發現上面已經做了好些的人了。好在望月台不管坐在哪裡的效果都是一樣的,否則還不得爭搶起來。

沈鈺和水青青兩個腳尖一點就上瞭望月台,然後在台上找了一個相對還順眼的位置就坐了下來。然後兩個人在身邊布下了陣法。

不只是她們,其他的人也是這麼做的。否則你在頓悟的時候別人眼紅想要打斷你怎麼辦?所以必要的防護措施是要有的。

弄好之後兩個人就開始閉上眼睛打坐了。

果然不一樣。沈鈺只覺得坐在這裡就好像腦袋上塗了清涼油一樣的清爽,呸,什麼比喻,重來!

沈鈺坐在這裡的時候就覺得柰子突然清晰起來。就好像原本是灰濛濛的一個世界,但是現在有什麼東西把外面的那一層灰塵給擦掉了,原本只是隔著玻璃領悟,但是現在卻是直接走出了房間,以自己的肉眼來看這個世界。

只是一瞬間,沈鈺就感覺自己領悟到了什麼。她沉浸在這種感覺當中,久久不能自拔。已經無法體會到時間流逝的感覺,只知道不斷的體會著,領悟著。

水青青那邊的感覺也是一樣的。但是她的感覺更加深刻一些。原本水青青在練習雷閃的時候就卡在了一個瓶頸上面,導致她第一閃練不出來。但是偏偏水青青自己又找不出問題。

但是坐在望月台上之後,水青青突然就明白了一直困擾著她的問題是什麼!只是瞬間,她就想開了!

不僅如此,就連第二閃的進度也在不斷的往前。雖然理解的比較緩慢,但是也是在逐漸理解的。

水青青心裡狂喜,然後也陷入了領悟當中。

時間不斷的流逝,金烏西墜,玉兔東升。隨著月亮的光芒灑在望月台上,台上的眾人只覺得自己對於各種功法各種法術等等的理解能力不斷的提升。就連他們的心境也只在緩步上升當中。

沈鈺和水青青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感覺不到外界的情況了,她們閉著眼睛,心裡不斷的在推演著自己所有的功法。玄妙的線條不斷的閃現,引起了所有人的圍觀。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沈鈺和水青青身上。有些羨慕,有些嫉妒,有些不懷好意,有些惡意深深。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冷哼一聲,合體期的氣勢瞬間爆發出來,壓在了那些目露凶光的人的身上。

周圍的人嚇了一跳,這才明白上面的這兩個人不是無門無派可以隨意欺負的散修,而是有師承的。

望月城的城主也是守在這裡。不過他本來是躲在暗處,但是看到了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之後不得已的出來了。

「見過兩位真人。」望月城的城主曾經有幸見過玉姝真人,對她的印象是極為深刻的。所以今天一見他就知道這兩位的身份了。

玉姝真人瞥了他一眼,沒有要說話的意思。玉寧真人只好扯起笑臉,對著城主溫和的笑:「城主不必多禮。我和師妹出現在這裡是因為我我們兩個的徒兒參加瞭望月盛典罷了。還請城主不要聲張。」

城主瞭然,明白他們不想要別人知道他們的身份,要低調行事。於是恭維了幾句之後就退下了。

等到城主重新回到剛才的位置上的時候,一位心腹湊上前來詢問:「城主,不知剛才的那兩位是何人,城主竟然對他們如此恭敬?」

城主瞥了一眼心腹,低聲道:「知道玉姝真人嗎?」

心腹點頭,「知道。據說是流光宗的第一美人,也是青玉大陸的第一美人。」說完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樣,結巴了一下,「難道,他們就是?」

城主點頭,「那個女的就是玉姝真人,那個男的就是她的師兄玉寧真人。你說,我要不要恭敬一些?」

心腹感嘆:「這……還真是要有禮一些。只是不知這兩位來這裡所為何事?」

城主:「說是為了徒弟。看來,望月台上的那兩個人就是他們的弟子了。」

心腹再次震驚,心中感慨不已。師傅天才,徒弟也天才!真不愧是師徒啊!

最強醫聖 有了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剛才的震懾,接下來的時間裡面果然沒有人再蠢蠢欲動了。直到天上的月亮隱沒,時間到了!

城主拿出一口小鍾,輕輕的敲響了它。這是城主府專門定製的,就是為了叫醒那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修士們。

果然,下一秒,所有人都感覺到一震,雖然沒有被直接打斷領悟,但是也提醒了他們,該醒過來了!

眾人戀戀不捨的快速將剩下的東西囫圇吞棗一樣的塞進腦子裡,然後睜開了眼睛。

沈鈺和水青青也醒了過來。她們的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然後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當中也極其顯眼的玉姝真人。隨後才看到了玉寧真人。

兩個人露出笑臉,直接朝著兩個人跑去。

「師傅!」雙重奏響起。

玉寧真人一看就知道她們兩個收穫不小,招了招手,「走吧,回去了!」

沈鈺和水青青很想和自己的師傅說一下她們的領悟,但是現在還在外面,她們也就強行忍住了。等到了他們的院子的時候,兩個人終於忍不住嘰嘰喳喳的說了起來。

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也沒有阻攔,嘴角含笑靜靜的聽著。最後給了她們一個鼓勵和讚許的笑容。

得到了讚許的沈鈺和水青青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你們先去睡覺吧,下午我們離開。上午的時候你們可以去看看想買什麼就買一些吧。」玉寧真人說。

沈鈺和水青青點點頭,然後回了自己的房間,現在還是凌晨呢。

兩個人沒睡多久,等到時間差不多就起床了。然後和玉寧真人報備了一下就出去逛街去了。

現在她們的實力又漲了一部分,基本上已經可以做到金丹期間無敵手了。

尤其是水青青,她現在不禁學會了第一閃,連第二閃也快要學會了!

望月城的一些特產感覺還是不錯的,兩個人隨意的逛了逛了之後就買了一些特產,隨後就直接回到望月酒樓了。坐在椅子上,沈鈺點了好幾種菜,然後要求打包。她要放在儲物袋裡面,留著準備以後有機會可以吃。

水青青看了一會,竟然也點了幾個菜打包。看來是被沈鈺傳染了。

下午的時候四個人就直接退房了。等走出望月城沒多久,玉寧真人就放出了靈舟,四個人就繼續趕路了。

接下來的時間裡,還是維持著這樣的操作。

學習,學習,學習。進城。學習,學習,學習。

直到有一天,玉寧真人突然說:「流光宗要到了。」

沈鈺和水青青走出去趴在欄杆上,只見遠處群山籠罩,並沒有看到什麼城市啊。

正不解,玉寧真人的靈舟竟然就在半空中停了下來。隨後他就從腰間拿了一塊牌子往空中一拍,隨後空中泛起了一道漣漪,一個洞口緩緩的打開了。露出了藏在幻境當中的流光宗的真面目!

沈鈺和水青青慢慢的張大了嘴巴,極其的驚訝。

靈舟開進了流光宗,隨後他們身後的大洞合了起來,然後玉寧真人的令牌就重新回到了他的手裡。

「師叔,這是怎麼回事呀?」沈鈺忍不住問道。

玉寧真人微帶得意的說:「其實你剛才看到的那一大片的山脈全是我流光宗的地盤。」說著,就在甲板上給沈鈺一指,「你看!」

沈鈺剛才就看到了裡面的流光宗的景象,雲霧繚繞,的確是宛若仙境。現在玉寧真人這麼一指,好像是給她上了一個透視的buff,沈鈺能夠透過雲霧看到流光宗的全部景象。

太大了!實在是太大了!

本來以為一個州就已經很大了,但是流光宗的位置比一個州還要大!沈鈺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邊際!

水青青臉上滿是震撼,問玉寧真人,「師傅,流光宗這麼弟子們都是怎麼走路的呀?」

沈鈺一個激靈,想到了關鍵點。是哦,流光宗這麼大,不會和青玉學府一樣來去都用靈力車吧。這樣要是東邊的人想去西邊,豈不是要開上好幾天?

玉姝真人聽到了她們的話,忍不住笑了。

「你們放心,流光宗分為好幾個區域,只有在區域內部才會使用靈力車,若是想要跨區域行走,是有傳送陣的。」

玉姝真人這麼一說沈鈺和水青青就放心了。她們的臉上滿是興奮,大聲的說:「那我們快走吧!」

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也將靈舟緩緩的降落,落到了青石板鋪就的平台之上。隨後四個人出現在靈舟的位置,靈獸卻被玉寧真人收了起來。

旁邊的流光宗弟子早就看到空中飄著的靈舟了,知道有人回來了。但是還不知道是哪位師叔。沒想到一看到人,發現竟然是玉姝真人!

頓時所有人都圍了上去。

不過他們在距離玉姝真人兩米的距離的時候就不敢再往前了,只是嘰嘰喳喳的關心道:「玉姝真人玉姝真人,您終於回來了!」

「是啊,我們好想您啊!」

薛蟠之閒話紅樓 「玉姝真人您離開的時間也太久了!這是您收的弟子嗎?」

沒想到自己的師尊/師叔如此的受歡迎,沈鈺和水青青有些目瞪口呆。

玉姝真人先是聽完了他們的話,然後雙手按了按,示意大家安靜。那些弟子們瞬間就不講話了。

「好了,我知道你們都很想我,我這次回來短時間內應該不會離開了。還有,這個是我新收的弟子宋玉。這個呢,是我師兄的弟子水青青。」

諸位弟子你看我我看你的看了一會兒,然後齊聲聲的說:「見過兩位師姐/師妹!」

其中有部分的人就圍上了玉寧真人。

「玉寧真人,不知道你是怎麼收到弟子的呀?能不能和我們說說啊?」

玉寧真人笑著說:「你們終於關注到我了?我還以為你們的眼裡只有我的師妹了呢?」

這話說的那幾個弟子有些不好意思了。

「哪有哪有,我們也很喜歡玉寧真人的。」

「是啊是啊,玉寧真人你不要難過,我們也是很喜歡你的。」

沈鈺和水青青聽著弟子們七嘴八舌的話,原本有些緊張的情緒一下子緩和了下來。她們怎麼也沒想到,流光宗原來是這樣歡樂和平的一個宗門!

「好了好了,我們要先帶弟子回去給師尊看看。你們就先散了吧。」

弟子們聽了雖然還有些不舍,但是也都聽話的散開了。不過流光宗的內部論壇上很快就出現了一個消息。

玉姝真人回來了!

這個消息從出現在論壇上開始就爆了,隨之而來的是各個弟子上傳的照片。用來佐證玉姝真人回來的事情。

玉寧真人熟練的帶著沈鈺和水青青往一個方向走去,然後就開出了一輛靈力車。

「走吧,我帶你們。」

他們進去的地方就是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所住的地方,也是玄晟真人所在的地方,玉華峰。

玉華峰在內院較深的地方,所以靈力車還需要開一段時間。不過一路上玉寧真人都在和她們介紹流光宗的事情。所以沈鈺她們也不覺得無聊。

流光宗目前是分為四個方向,四個區域。而每個區域裡面都有幾個峰頭。但是只要還是以區域來劃分的。

像是東邊的區域,就是外門區。所有外門的弟子都在東邊。而流光宗的弟子接取任務,領取月例等等也是在東區。

西邊的是戰區。玉華峰就是在西邊,戰區的峰頭上住的人都是熱衷於戰鬥或者是門派裡面實力強勁的那些人。當然了,不是說所有有實力的都住在這裡,而是住在這裡的大多都是要戰鬥的。

像是什麼五宗排名,還有什麼秘境爭奪戰之類的,大多都是戰區的人上的。

南邊的就是丹區了。丹區,顧名思義就是各種喜愛煉丹的人。還有一些比如說畫靈符的,種植靈草的,釀酒的,食修的等等。

北邊的就是器區。原先是叫器區的,但是因為裡面除了煉器的還有一些學習陣法,煉製陣盤的,還有體修等等。

不過南北兩個區的人對於名字有些不滿,像是靈符和陣法,明明都是修真界的四大之一,為什麼沒有名字?所以後來南邊的就改成了丹符區。北邊的就改成了器陣區。

不過大家教的時候還是叫原來的名字。靈符峰和陣法峰的人也不介意,彷彿他們就是要有這個名分就行了。

正中央就是護宗大陣的核心所在,也是諸多長老們居住的地方。更是流光宗的主要殿堂萬象殿的所在位置。

在玉寧真人的講解當中,沈鈺漸漸的坐在腦海里構思出了一個流光宗大致的地圖。更加詳細的就需要自己再看看了。

不過,「師兄,你不用說的這麼詳細的,官網上都有地圖的啊!」

玉姝真人的這話一出,讓玉寧真人還有沈鈺都僵住了。

是哦,還有地圖,為什麼我沒想到呢。沈鈺陷入困惑當中。

而玉寧真人有些惱羞成怒,「我,我當然知道有地圖。不過我這樣講解一遍她們一定能夠更好的看懂地圖的!」

玉姝真人不理會玉寧真人的強詞奪理,看向前方。

玉華峰,要到了! 面前的玉華峰是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和他人的峰頭不同,玉華峰是很陡峭的。但是卻不貧瘠。沈鈺可以看到玉華峰上草木蔥翠。中間種植著果樹。還有果子掛在樹梢。再上面以沈鈺的目力就看不見了。

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住在半山腰。說是半山腰,其實就是玉華峰靠下的地方。

山腳下住的是服侍他們的奴僕。而玄晟真人是獨自一人住在高高的山頂的。

玉寧真人將靈力車停下,剛剛下車山腳下的奴僕就過來了。

「兩位真人好。這兩位是您二位的徒兒嗎?」

玉寧真人點點頭,把靈力車的位置讓給其中一個人,然後問道:「小風,師傅出關了嗎?」

小風,也就是那個稍微瘦一些的奴僕低著頭說:「還沒有。真人並無任何動靜。」

「這樣啊。」玉寧真人有些失望,看向沈鈺兩人,「我本來還想讓你們見一見你們的十足的呢。」

聽到玄晟真人還未出關的消息,沈鈺和水青青的臉上也有些失望。玄晟真人名聲在外,雖然在電視上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但是那並不是真人。如今有看見真人的機會,但是很遺憾的是,玄晟真人並未出關。

「小風,這兩個是我和師妹的弟子。以後她們就和我們住在清虛院了。你準備一下,給她們收拾一下房間。就住在師妹那邊吧。」說完玉寧真人又介紹說,「這是小風。你們以後要是有什麼需要吩咐的就直接告訴他好了。剛才那個開走靈力車的也是玉華峰的,叫小雨。」

沈鈺和水青青點了點頭,隨後就跟著玉寧真人還有玉姝真人上山去了。

從外面看的時候感覺這座山好像很陡峭的樣子,但是等到真正踩在上面卻又沒有那種感覺了。

清虛院很近,他們沒走多久就到了。從山腳下只能看到一個尖尖的屋檐的院子,終於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院子的風格很像沈鈺以前看過的那種雅緻的江南小院。雖然不大,但是卻五臟俱全。而清虛院裡面則是分為左右兩邊,中間用假山,流水還有樹木隔開。

左邊是玉寧真人居住的地方,右邊是玉姝真人居住的地方。因為沈鈺和水青青兩個人都是女孩子,所以玉寧真人直接就讓她們和玉姝真人住在了一起。

沒等玉寧真人給她們介紹清虛院,天空中就傳來了一聲傳音,「玉寧,玉姝,帶著你們的徒兒上來。」

這道聲音極冷,極寒。沈鈺一聽就大了個寒顫,好像是來自數九寒天里的聲音。

玉寧真人和玉姝真人聽到之後確實面露喜色,「是師傅。師傅出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