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針是用絲線吊著的,司馬懿拿在手裡,稍微一緊張,一晃動,它就穩不下來。現在把盒子放在地上,果不其然,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慢慢地停穩下來,指著南北。

磁針是用絲線吊著的,司馬懿拿在手裡,稍微一緊張,一晃動,它就穩不下來。現在把盒子放在地上,果不其然,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慢慢地停穩下來,指著南北。

「好!好東西!」

豪門戀:情鎖深宅 猛然一聲大喝,把好幾圈人都嚇一跳,只聽劉漢少又問司馬懿,是如何想到的。

司馬懿羞澀地說:「徒兒只是看到司南笨重,而且經常指示偏差,就想把它改的小巧一些罷了。」

錯嫁之王妃霸氣 直到此時,眾人才紛紛明白過來,這麼一根針,居然就是司南。尤其是那些通曉軍事之人,深知司南的重要,也立刻在心裡喊了一聲好。

「阿懿……懿兒!」

拿起司馬懿造的指南針,劉漢少本想再指點一番,可是剛一開口,就在心裡呸了好幾遍,這個破名字,好像佔人便宜似的。

「你造這個指南針……」

諸葛亮插嘴問道:「師傅,你是要給它取名叫指南針嗎?倒是恰如其分。」

劉漢少沒想到,自己還順便取了個名兒,只得點著頭又說道:「這個指南針,用絲線吊著,不容易穩當,但凡有個風吹草動,就跑偏了。要是咱們在針中間開個孔,然後將它安置在一根非金屬針上,只要保證它能活動自如,一樣能起到指南的效果。」

司馬懿疑惑地問:「師傅,啥叫非金屬針?」

「呃……就是竹針或者木針。將它放在竹針、木針上,隨手撥動,等它停下來的時候,就是指著南北。」

司馬懿恍然大悟地說:「哦……那要是再把非金屬針固定在盒子里,倒是方便攜帶了。」

「對呀,盒子四周還可以寫上東南西北。」

諸葛亮看到劉漢少指點司馬懿,舉著手裡的四角釘,也不甘寂寞地說道:「師傅,師傅,你給徒兒也指點指點唄。」

劉漢少接過四角釘看了看,說道:「你這個東西啊,你給它取名字了沒?」

「徒兒想叫它四角釘,又嫌不好聽,要不,師傅給取一個吧。」

「就叫扎馬釘!」

「好,師傅取的名字就是好!扎馬釘,恰如其分!」

「你這個扎馬釘,中間的釘子根部要堅實,釘子尖部要鋒利,否則毛驢踩上去,別沒扎到蹄子,再把它踩壞嘍。」

甭管劉漢少說的靠譜不靠譜,諸葛亮始終小臉嚴肅,頻頻點頭,一副虛心好學的模樣。

劉漢少指點過徒弟,又高聲喊道:「均兒,均兒。」

「在呢,在呢!師傅,俺在呢!」

馬均撥開擋在前邊看熱鬧的,擠到劉漢少身邊。

只見劉漢少拿著指南針與扎馬釘,交給馬均,又說道:「你立刻去找蒲昌,加班加點,大量趕製扎馬釘,再去木匠工坊,改良指南針,準備配發給軍隊將領以及偵察參謀。」

馬均接過兩樣東西,匆匆走了,劉漢少轉而一手摟著諸葛亮,一手摟著司馬懿,笑呵呵地問道:「小娃們,你倆這一回可是立了大功了,跟師傅說說,想要什麼獎賞?」

想當官?

好像不太合適。

要錢?

買糕餅能用幾個錢。

諸葛亮打小就有一點愛裝牛叉的氣質,兩個小鬼頭挑著日子來,就是知道今天永安宮人多熱鬧,是來借著劉漢少的名頭,給自己混名聲的,現在小目標已經達到了,大家都知道皇帝又收了兩個新徒弟,並且讚不絕口。劉漢少冷不丁一說要給賞賜,兩個小妖怪倒是沒有料到。

然而,這種能夠表現的時候,諸葛亮是不甘寂寞的,張口說道:「師傅,徒兒與司馬師弟年紀也不小了,要是師傅肯賞賜,不如就賜我們倆一個表字,如何?」

呵、呵……哥取過的名字,沒有八百,也有一千二,你們這兩個小鬼頭居然跑到哥面前抖機靈,要是哥不把你們給取哭嘍,就自動卸任師傅一職。

「嗯……亮,明也。堂堂,盛大而有氣魄。不如為師就賜你表字堂堂,諸葛亮堂堂,堂堂諸葛亮,如何?」

諸葛亮想哭,千算萬算也沒算到師傅竟然是這麼隨便的一個人。要是他知道大師嫂懷裡抱的那娃,名字就叫馬小齊,估計怎麼著也不會向劉漢少討要表字。

當初馬小齊還在蘇齊肚子里的時候,馬均就請劉漢少給取過名,劉漢少隨口就說,女娃馬小蘇,男娃馬小齊。結果孩子生下來,是個男娃,馬均與蘇齊也就很隨意的,真真給兒子取名馬小齊……還真是有什麼樣的師傅,就有什麼樣的徒弟和……徒弟媳婦。

司馬懿想笑,但是又不敢,再但是,又不能完全憋住,所以嘴角直抽抽。

只聽劉漢少又說道:「懿,美好也。男子當以德為美,善行善為。故,懿兒表字德為,司馬懿德為,懿德為,德為……還挺順口的,你覺得如何?」

司馬懿瞬間石化,心裡話說,師傅,我能說不如何么?

雖然他們家老大,司馬朗已經取了表字伯達,但是司馬懿年紀小,還沒跟上取表字叫仲達呢。別說這個了,就是「司馬八達」後邊那幾達,司馬防都還沒全部製造完成。由此可見,司馬家最後能成事,主要是因為司馬防製造的產品,不僅質量過關,使用年限長,而且……量產!

雖然劉漢少想讓大漢的人口多一點,再多一點,但是也不能由著司馬一家可勁造吧。司馬防現在就是洛陽令,由於是京師的緣故,自然不可能叫洛陽縣長。嗯……回頭就得把他調的遠一點,免得他離家太近,沒事就回去製造小馬,玩耍玩耍。

諸葛亮不矜持,想哭的表情立刻被戲虐取代,還故作驚訝地喊道:「懿……德為師弟!」

司馬懿也不甘示弱,立刻喊了回去。

「亮……堂堂師弟!」

一時之間,兩個小妖精也犯起了難,不知道是該先哭為好,還是先笑為妙。

…………

眾人在永安宮足足鬧騰一天,歡歡樂樂地給劉漢少開說服幫教大會,後來甚至連陽安長公主也來了,還帶著自己的小女兒,九歲的伏壽,居然是要給劉漢少提親。

劉漢少噴出一口陳釀三四十年的老血。

哥眼看著就要去打仗,就算娶了這個小屁孩,能幹點啥?再說了,伏壽原本應該是劉協的老婆呀,怎麼現在卻要往哥懷裡塞?合著她就該是當皇后的命,誰當皇帝,她跟誰混?

劉協放學回來,一看家裡這麼熱鬧,嗨的像過年一樣,拉著伏壽、呂玲綺、史努比一起玩,本來還想拉諸葛亮和司馬懿,但是兩個小怪物不合群,顯然是有點智商上的優越感,不願往小屁孩堆里湊合。史來克倒是想跟著人家玩耍,但是人家嫌他愛尿褲子,還不樂意帶他。

因為陽安長公主的參合,最後反對派竟然和支持派達成一致意見,且不論劉漢少是否親往長安,都應該先大婚,於是,大轟炸來的更猛烈了!

袁紹、曹操、孫堅三人躲的遠遠的,眼看著劉漢少被「圍攻」,一點沒上去幫忙的意思。

曹操若有所思地說:「我家大女比陛下年長,恐陛下不喜,倒是二女曹憲與陛下年紀相仿,可為良配!」

孫堅不服氣地說:「我家大女孫仁,生於江東,長於水鄉,容顏秀美,性情婉約……」

哪曾想,袁紹不等孫堅吹完,鄙夷地盯著他們倆,說道:「你倆也不找個鏡子,照照自己的模樣,你們的閨女能好看到哪去?我家袁儀……」

不等袁紹開吹,曹操與孫堅已一人架起袁紹一條臂膀,拖著往外走。

袁紹怒道:「你倆想幹啥?」

曹操咬牙切齒地說:「出去找個沒人的地方。」

孫堅切齒咬牙地接著說:「咱們好好論一論。」

「論就論,袁某怕你們不成?」

袁紹嘴上說的硬氣,可是一反手,把曹操拽過來塞孫堅懷裡,自己撒丫子躥了。 第209章最倉促的帝大婚

……………………………………

月明星繁,夜色清冷,這樣的夜晚最適合爬上屋頂,數一數星星,念一念遠方。可惜劉漢少已經是皇帝了,再爬屋頂的話,非得把王越、童淵招來,下邊還會站一圈燕雲近衛。所以,劉漢少只能躺在浴桶里,讓自己的目光透過屋頂,透過夜空,透過悠長的一千八百年。

上一次想起她,還是在千秋萬歲殿,那幅世界地圖神奇地浮現出她的容貌,於是,自己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場……也只能哭一場。自己穿越到他們漢朝已經十多年了,不知道「遙遠的她」是否已找到更適合的人,是否偶爾還會想起自己,不知道臭兒子有沒有學會早戀,讓人家女娃的爹媽憤怒地找老師哭訴,再讓老師憤怒地踹回家,叫家長……

劉漢少將自己整個人浸在浴桶里,這樣便不會有人看見他的淚水,包括他自己。一個失了魂的人,竟然被逼著去結婚生孩子,即使當了皇帝也難逃此劫。嫁給一個無心之人,這不是禍害人家閨女么?

這是現實的荒誕,還是命運的折磨?

粗話的,真粗話的!

禍害誰家閨女好呢?

要是雲大妞還活著,自己也不妨好好對待一番,也不枉那個孤苦無依的女娃把命交給自己,可惜……雲大妞死了……

雲三妞就站在浴桶邊上,為劉漢少按摩頭皮的雙手為之一空,看到劉漢少浸入浴桶中,心頭便生出一絲無力的感傷。

今天,那麼多人逼迫漢少成婚,他都硬頂著沒有答應,此刻落落寡歡,一定是又想起了大妞姐。可是漢少,大妞姐已經死了,你的心裡就再也容不下別人了嗎?還有人為你喜,為你憂,為你牽腸掛肚,為你朝思暮想,你就視而不見嗎?

猛然,劉漢少猶如巨鯨騰海,從浴桶中站了起來,直直地盯著雲三妞問:「三丫頭,你願意做皇后嗎?」

雲三妞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更不敢相信劉漢少說的那句話,整個人呆了一呆,頃刻,淚如雨下。

「不許哭!願意就是願意,不願意就是不願意,哥絕不逼你,隨你自願!」

劉漢少聲色俱厲,沒有絲毫想要安慰雲三妞的意思。

雲三妞很想聽從劉漢少的話,可是淚水怎麼止也止不住。這是把自己當成大妞姐的替身了嗎?自己究竟是覺得欣喜,委屈,還是……

「算了!」

「別!」

雲三妞抽泣著,努力露出一個微笑,顫聲說道:「婢子……願……願意。」

侍立在旁的五妞、六妞見此情形,又是羞澀,又是羨慕。

「五妞、六妞,你們兩個願不願意當皇后?」

聞言,三女俱是一驚,而後,六妞首先反應過來,急切地回道:「願意,婢子願意!」

五妞也跟著說:「願意,願意!」

「好,鋪床!」

…………

次日,再開朝會,劉漢少當眾宣布,冊封雲練為中宮皇后,冊封雲霓為東宮皇后,冊封雲裳為西宮皇后。

眾位愛卿,腦門黑線,心裡話說,咱們這位皇帝哥可真是逼迫不得。讓大婚,不大婚,逼急了,皇后一下弄仨,這是把三權分立之策都搞到後宮里去里啊。關鍵是,這三位都是誰呀? 嬌妻太彪悍,總裁不好惹! 壓根沒聽說過的名字!

等到三位皇后出現,接受群臣贊賀的時候,眾位愛卿一看,好么,原來就是雲三妞和五妞、六妞。

當皇后自然不能再「妞來妞去」的,昨晚傻郎嘿咻過後,劉漢少臨時起意,給三個妞都重新取了名兒,姑且算「大名」。

「練、霓、裳。」

一個武俠小說里的人物,一個敢愛敢恨,紅顏白髮的女子,一個讓人敬佩又讓人悲憫的魔頭。

既然娶了她們三個,決定選擇一條路走,劉漢少便不願承認自己磨磨唧唧、矯情呻吟,他寧願假裝自己是隨意的,隨便的,洒脫自由而放蕩不羈的。一個名字拆成三個,也不是不可以,何況……並不難聽。

因為當初挑選燕雲十八騎的時候,劉漢少只有三四歲,所以燕雲十八騎大多數的小娃都比劉漢少的年歲大。雲大妞能比劉漢少大上五六歲,即使是雲三妞也比劉漢少大三歲,同樣,五妞、六妞也要大上兩歲和兩歲多的樣子。

所以,三位十八點八八不離九的皇后一出場,立刻光彩照人,引來群臣一片贊賀,絲毫不聞反對之聲。其實,這中間還有一個重要原因,皇后們都是孤兒,自然不會有外戚之憂。群臣也不想剛剛剷除了木有小雞雞的那一伙人,再弄出一群外戚指手劃腳,作威作福。

傳詔內務署,操持皇帝大婚事宜,一切從簡……再簡……簡!

即便如此,內務署也感到壓力山大,因為皇帝三日後便要大婚,散過朝會再傳詔下去,滿打滿算只有兩天半的準備時間,於是,整個內務署的人全瘋了。再加上杜娘、劉姠的各種指揮,各種念叨,各種滿意或不滿意,於是,整個皇宮的人全瘋了。

只有陽安長公主是個例外,聽到皇帝一下子冊封三位皇后的消息后,暗罵劉漢少不識貨,居然不要自己的閨女。

袁紹、曹操、孫堅看不出悲喜,只在彼此之間瞧著另外兩位的時候,三人眼中才滿是鄙夷不屑,眼神里的意思大致也一樣:瞧你倆那衰樣,咋就不知道早點把閨女送過去呢?

繼而,眼神一變,意思是說:要是咱仨一人送一個閨女,現在不就成三個皇后了?

再繼而,看著彼此的眼神更加鄙夷不屑。

任紅昌聽到消息之後,只在心裡發出一聲輕嘆,隨即便笑顏如花,心甘情願地接受杜娘與劉姠的指使,讓幹什麼就幹什麼,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給漢少的婚事幫忙。

而大婚的正主劉漢少,這兩天卻好像沒這回事似的,大部分時間都呆在軍府,與眾人商議、補充具體的行動計劃。同時,受到諸葛亮與司馬懿的啟發,順便還搞了個小發明。

…………

按照戲志才的提議,當由呂布的第四旅去掏老窩,攻擊南匈奴單于庭。但是,這個攻擊不能過早,得先讓南匈奴各部主力將目光盯住長安,西渡大河,進入司隸範圍之後,再開始。

一旦攻擊開始,只講一個字:快!

當年南匈奴內訌,不僅殺死了羌渠單于,也使得大漢朝廷失去了對朔方、五原、雲中以及上郡、定襄的部分地區的管轄,要不是有長城阻擋,還不知那次的禍亂能鬧騰多大。

所以,呂布此去,目標絕不止一個單于庭,而是所有被南匈奴佔據的地區。儘管呂布的第四旅是最貴的部隊,雙馬雙甲,刃明弩硬,但是人數畢竟太少,只有四千餘人。 宦海弄潮 劉漢少想著再給呂布補充些兵員,可一時之間,且不說沒有這樣的裝備,就是兵員能力也達不到第四旅的要求。

由軍府下令開始算,趙雲是第五天回來的,從洛陽到南陽,一來一回八百多里,可見第五旅趕的是多麼匆忙。按照軍府要求,將部隊安置好之後,趙雲匆匆進宮,來拜見劉漢少。

看著趙雲英俊的臉上還有沒擦乾淨的灰塵,劉漢少笑著問:「老二,大哥要結婚了,你是急著趕回來喝喜酒的么?」

趙雲一愣神,隨即也笑著說:「小弟都聽說了,想不到雲三妞她們一下子全成了大嫂,這一次可算是讓劍師得以如願以償。」

「嗯?」

劉漢少也被趙雲說愣了,想了一想,才突然失笑。

可不是么?

當年讓王越去訓練雲十八騎那些小女娃,他還老大不樂意,後來就是想著,也許哪天,女娃之中,有哪個被劉漢少看上,納入後宮,便會身價暴漲,成為新貴。

雖然當初的雲十八騎只剩下三個女娃,但是如今居然一下子全成了皇后,這是王越想也不敢想的巨大幸福啊。

皇帝和皇后們都是我徒弟,就問問你們,還有誰? 第210章咱們繁榮皇家吧

……………………………………

「老二,哥想讓你跟呂布一起去并州。」

劉漢少這麼說的時候,心裡也覺得有些為難,趙雲跟著自己這麼多年,要說有什麼委屈他的地方,一下子真說不好,可要說沒委屈他吧,到現在才混了個旅長。而且這一次去并州,只能讓趙雲帶一個團去,否則長安方面兵力太匱乏,不足以應付南匈奴主力。粗話的,漢正軍第一個旅長,混來混去,帶著一個團去打仗,怎麼著這個口也難張呀。

「不去。」

趙雲只說了兩個字,實在的差點沒把劉漢少噎死。剛才還覺得有點對不住趙雲,可是轉臉又想:怎麼著,趙老二,你還學會跟哥說不了?

只聽趙雲又說:「三弟在冀州無法抽身,我得在大哥身邊,大哥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劉漢少「嘿嘿」一笑,差點沒捧著趙雲的灰臉啃一口,卻又擔憂地說:「可是,呂布此去,責任重大,兵力又有些欠缺……」

「讓徐晃去吧。」

「能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