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夢舒走了,帶著他的心,一道走了,從那一刻起,他的心,便再也不能紊亂跳動了!

秦夢舒走了,帶著他的心,一道走了,從那一刻起,他的心,便再也不能紊亂跳動了!

「遠哥!」

一席潔白婚紗的趙雪瑤,自然是美的。

在每一個少女的心中,都會有這樣一個美麗的夢,潔白的婚紗,英俊的王子,所有人的祝福!

鬥婚 每一個少女,當她披上婚紗的那一刻,都是美的,美得令人窒息的!

趙雪瑤原本生得便嫵媚萬千,如今穿上這樣一席潔白的婚紗,將原本的嫵媚壓制了幾分,卻隱隱有了那麼幾分出塵之勢,七彩的燈光照射在她的身上,簡直令人目眩神迷到睜不開眼睛!

然而,如此的美貌,如此的絕色,在寧遠的眼中,卻什麼也不是,與那些熙熙攘攘,三兩成群的賓客,並無二致!

這一聲遠哥,雖然吸引了寧遠的目光,卻並未抓住寧遠的心!

趙雪瑤款款而來,攜裹萬千華光!

她輕輕抓起寧遠修長的大手,眸光迷離:「雪瑤知道,你心裡,一直還惦記著夢舒嫂嫂,但她,畢竟已經走了。我也知道,你今日娶我,完全只是為了換阿姨寬心,只要你高興,雪瑤做什麼都願意,雪瑤不求別的,只求你能夠,給我一場美好的婚禮,即便,即便你我只做這表面的夫妻,也算成全了雪瑤的顏面,旁的,雪瑤斷不奢望!」

趙雪瑤這一席話,可謂是大氣婉約到了極致的了!

表面上,為了寧遠,她當真是什麼都願意做,什麼都做了,只要寧遠開心,她便無怨無悔!

但字裡行間,卻無不透露著野心,是啊,我什麼也不要,只要一場婚禮!

男人的心,始終是柔軟的,至少,他曾經柔軟過,面對這樣一個默默付出的女人,寧遠的心,既然再怎樣心如死灰,也該撲騰起幾分灰塵不是!

故此,他微微一笑,淺淺頷首,算是應允!

而趙雪瑤,一張絕世的容顏,更是笑開了花!

只可惜,寧遠還是在感情一道,經歷得太少了,女人始終都是不知足的,她今日或許只是想要一場完美的婚禮,明日恐怕就會奢求你的一個吻,後日便會爬上你的床,再後日,又不知該求些什麼才好!

只是這一刻,寧遠終究還是突破了心裡防線,答允了下來!

婚禮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寧遠臉上的笑意,或許牽強了些,但卻燦爛依舊,多年從事演繹工作的他,若是想要留給眾人一個開心滿足的姿態,卻從來都不是一件什麼難事!

這些日子以來,趙雪瑤為了他,為了母親,為了寧家所做的一切一切,他全然看在眼裡,今日,便算是成就她的一個小小的夢想吧!

或許,或許這個女子永遠也不能走進他的心,永遠也得不到所謂的愛情,但能夠在這樣公開的場合,留給她一段美好的記憶,也算是對這一世辜負的一點補償了吧!

在魔法科技告訴發達的碧落大陸,寧遠與趙雪瑤大婚這樣的消息,自然而然的通過各種各樣的媒介,飛速的傳播開來!

彼時,海峽另一端的秦夢舒,正捧著手機,翻看著時下新聞!

這些日子以來,每天晚上休息之前,她都會打開手機,關注熱點新聞!

只是,只是她卻不敢去看關於娛樂圈的新聞!

自從失聲之後,她便再也沒了從前的自信,她自己也知道,一個不能用言語表達的藝人,即便演技在如何的精湛成熟,都絕計不能正常的與各種媒介溝通,不能再次進入娛樂圈!

畢竟,在這樣一個浮躁的社會大環境之下,沒有人會願意去為了你一個,已經淡出娛樂圈,並且失聲的過氣明星,費心費力的去做那些瑣碎的事情!

畢竟,明星太多,營銷的手段也是層出不窮,所有的成本,卻都在無限制的增長,沒有人,會願意付出雙倍或是更多的經歷,去做這些沒有太大意義的事情!

所以,以她現下的狀態,想要再次進入娛樂圈,幾乎就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並且,在那個表面看起來光鮮亮麗的娛樂圈,還有那樣一段,一段不堪的過往,一段至今,秦夢舒都不能正面面對的過往!

所以,她從來不敢去看,也不願意去看!

即便,即便無數個午夜夢回,對於演繹的渴望,還是一如當年,並非減退半分,即便,即便她的心,從未放棄!

偏偏就在今日,就在這大雨瓢波的夜晚,她終於再也忍不住心頭那最後的,一絲絲的嚮往!水蔥般的手指,似是無意的輕輕一點!

幾乎是在瞬間,關於娛樂圈的爆炸新聞,鋪天蓋地而來!

其中篇幅最為廣闊,密度最為濃郁的,便是寧遠與趙雪瑤的大婚!

一線明星寧遠二進宮,正宮娘娘力壓秦夢舒!

話題女王趙雪瑤,苦戀多年,終修成正果!

大事件:寧遠又出大事情了,二婚再娶美嬌妻!

……

幾乎是在瞬間,秦夢舒那一顆,說好了再也不動的心,再次紊亂了跳動!

短短八個月,八個月,她才以秦夢舒的身份,死去八個月,這個男人,竟就如此耐不住寂寞,在她「屍骨未寒」之際,便再娶新人!

回頭想想,當初她與寧遠相識相戀之事,這位寧大少爺,便已經頗有風流之名,當年的她,卻還傻傻的以為,每一個風流多情的人,都只是因為沒有遇上對的那個人,她還天真的以為,自己一定會是寧遠命中,那個對的人!

如今看來,當年的她,還是過於的天真了些,這位寧大少爺,可從來都不是善茬,現如今,妻子屍骨未寒,便忙著續弦,風流之名,恐怕要再傳幾年了!

只可惜,在碧落大陸這顆星球,男人的風流,卻並非什麼見不得人之時,男人愈發的風流,反而愈發說明了這個男人的魅力與本事!

說好了不心動,說好了不心痛!

然而,再見到寧遠與趙雪瑤甜蜜相擁的那一刻,秦夢舒的心,還是會忍不住揪心般的痛!

卻在秦夢舒還未能很好調節心情的那一瞬間,呼吸便得急促起來,小腹驟然傳來一陣劇痛,手中亮著屏幕的手機,驟然跌落,傳來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音!

緊接著,便是秦夢舒撕心裂肺的叫喊之聲!

自從秦夢舒嫁給亞瑟以來,亞瑟遵循自己曾經許下的諾言,從不強迫秦夢舒做任何她不願意的事情。

秦夢舒喜歡獨處,亞瑟便給她在偌大的城堡中,選了一處花園洋房,除卻衣食傭人之外,整日便只有一個叫做琳達的小女孩,陪伴在秦夢舒的身邊!

琳達年紀尚小,也就十五六歲的樣子,卻極為乖巧可人,每日宿於秦夢舒寢殿廊外,小心翼翼,呵護備至!

秦夢舒心疼她小小年紀,便沒了父母親人,讓她進屋一同睡下,她卻倔強不肯,只說廊外小憩,自在愜意! 秦夢舒幾番勸諫不動,只得作罷!

今夜,屋外是瓢潑大雨,秦夢舒也只是如同往日般,安安靜靜的睡下,故此,琳達也一如往日般,安安靜靜的睡下!

沒曾想,她這邊還未睡下,便被秦夢舒一聲幾乎驚破長空之聲,擾得心神紊亂,當她沖入房間時,秦夢舒已然躺在了血泊之中,不省人事!

小丫頭琳達涉世未深,自然也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瞬間嚇得三魂丟了七魄,卻還留下了一絲魂魄,跌跌撞撞的見到亞瑟!

當亞瑟終於帶領著婦科醫生趕到秦夢舒所住之地時,秦夢舒已經被小腹之下傳來無盡的陣痛,刺激得再度轉醒了過來!

場面一度陷入無盡的混亂之中,將這原本有著那麼幾分唯美意境的雨夜,徹底驚醒!

屋內,是秦夢舒一聲高過一聲的呼喊之聲,屋外,是如何也停不下腳步的亞瑟!

他分明知道,秦夢舒現下並非在為他生孩子,但他的一顆心,就是莫名的緊張、激動、興奮,甚至於,甚至於有些難言的忐忑和期待!

他始終相信,無論秦夢舒曾經遭遇到怎樣慘絕人寰的過去,只要他始終保持著一顆溫暖的心,那麼,即便秦夢舒的心,已經變成了一塊玄冰,日日復日日,他也終究會有,融化她的那一天!

自從亞瑟決定要娶秦夢舒的那一刻開始,他便已經下定了所有的決心,一定要與她在一處,無論山高水長,無論前途未知!

所以,秦夢舒的孩子,便是他的孩子,他不在意,那個孩子的父親是誰,他只在乎,那個孩子,將來的父親會是誰!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屋內,秦夢舒的呼喊之聲,漸漸停歇了下來,她再也沒有了力氣,整個人迷迷糊糊,再度暈了過去!

「公爵大人,若是想要夫人順利生產,只怕是不能了,夫人宮口始終不開,但羊水卻已經破了,若是再不決定,只怕大人孩子,都……」

這些日子以來,秦夢舒雖然表面上過著雲淡風輕,衣食無憂,甚至還高高在上,養尊處優的生活,但她的心,卻沒有哪怕一秒鐘,真正的開心過。

過往的歲月,給她的心靈,帶來了無盡的壓抑,即便她已經極力的剋制,但卻絲毫無法緩解心頭的壓抑!

這樣的陰影,日復一日,終於在今日看到寧遠大婚消息之時,徹底的爆發,原本還算平穩的胎像,徹底失衡,原本極大幾率的順產,也終於變成了難產!

接生大夫的話還未說完,屋內的秦夢舒卻再度轉醒過來,小腹傳來的宮縮陣痛,愈發的強烈起來,黏,膩的汗水,將她原本飄逸的黑髮,一縷縷的凝結在一起,面色蒼白,怎一個凄慘了得!

「聽我的,剖開我的肚子,將孩子取出來!」

話音落下,莫說是亞瑟,即便是這些常年接生的大夫們,一個個都愣在了當場!

從古至今,這女人生孩子,原本便是鬼門關走一遭的,更有人言,兒奔生,娘奔死!

漫長的歲月以來,因為生孩子而死去的女人,不在少數!

但一如今日秦夢舒這般,說出這樣驚世駭俗話語之人,倒還真是前無古人的第一例!

「不行!」

亞瑟的第一反應,便是不同意!

一個活生生的人,剖開肚子,取出孩子,那母親,還有活路嗎?他絕對不能,不能讓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因為一個孩子,而丟了姓命!

「我不同意,聽我的,保大人!」

這個決定,在亞瑟的腦海中一閃而過,卻瞬間確定了下來,他不是沒有想過,這樣的決定,會讓秦夢舒恨他一輩子,但即便是這樣,他也不能看著秦夢舒就這樣,以這般殘忍的方式,死在他的面前!

重生嫡女亂君心:天價世子妃 「不……亞瑟,我知道……我知道你愛我,我能感受到……感受到你濃郁的愛,但是……啊…但是我絕對不能……不能讓孩子有事,你聽我的……剖開我的肚子,將孩子取出來,然後……然後再將……將我肚子縫上……不會……不會有事的……」

從前在地球,她讀過太多太多關於女人生孩子的文章!

無不驚悚萬千,從她知道自己懷孕的那一刻起,她便清楚明白的知道,孩子,不是容易得來,甚至要用母親的生命去換取!

然而,她也同樣知道,孩子是上天恩賜的天使,更是她對於上一段感情,最後的交代!

原本,對於孩子,她僅有心頭那一絲絲,對於寧遠的不甘!

但是,隨著這個小生命,在腹中一天一天的成長,她的心,終於漸漸融化了冰川的一角,她感受著這個小生命,即將降生的渴望與歡愉,母姓的光環,一點一點,將她籠罩!

「這……沒有先例,不過,倒可以一試!」

話音落下,亞瑟來不及說些什麼,倒是那位常年接生的大夫,忽然有了一種茅塞頓開,醍醐灌頂的錯覺!

雖然秦夢舒這樣一番話語,難免驚世駭俗了些,但卻不失為一種新型手段,或許可以一試!

「不行,如此,即便不死,也要疼死,我不能答應!」

亞瑟雖然不是什麼醫學高手,但卻從未聽說過什麼剖腹取子之說,他只知道,秦夢舒的姓命最為重要,無論什麼原因也好,總之,他就是不同意!

「亞瑟……這……這是我……第一次……第一次求你,求求你,一定要聽我的,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一定……若是他沒了,我……我絕不獨活……」

話音落下的瞬間,秦夢舒整個人再度被那潮水般的疼痛,折磨得再度暈死過去!

而亞瑟的一顆心,也在不停的糾結著。

秦夢舒這句話,就是要告訴他,如果孩子死了,她也一定要跟著孩子去,但若是留下孩子,只怕秦夢舒這年輕的生命,便會在此畫下句號!

這是他第一次,在決定旁人生死的一顆,第一次,第一次如此的糾結,如此的無奈,如此的無力!

遙遠海岸的另一端,屬於寧遠與趙雪瑤的盛世婚禮,正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原本風度翩翩,臉上帶著淺淺笑意的寧遠,卻驟然深覺一股莫名的壓迫之感,瞬間作用於心臟之巔!

那是一種莫名其妙的心疼感,就像是有人用鋒利的刀刃,一點點的插入他的心臟,在心臟之中那片最柔軟的地方,進進出出!

腦海不由得傳出一陣莫名的暈眩,這位魔法修為高深莫測的寧大少爺,竟就這般,毫無癥狀的暈了過去!

暈闕之前,迷迷糊糊之間,他似乎見到了秦夢舒那張,熟悉卻蒼白如紙的容顏!

他無力的伸了伸手,想要給予她絲毫的安慰,但身體卻前所未有的無力,無力,甚至於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

他身旁那位笑臉如花,沉沁與幸福中的趙雪瑤,瞬間花容失色!

幾乎是在寧遠暈倒的一刻鐘之後,各種關於寧遠趙雪瑤婚禮現場的報道,以寧家別墅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瞬間溢散開來!

「汗!寧遠一婚母親暈,二婚自己暈!」

「盛世婚禮現場,寧遠突然暈闕,新娘趙雪瑤花容失色!」

「寧遠婚禮現場驟然暈闕,網友:前妻顯靈?」

「……」

在娛樂小編的手中,雖然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暈闕,卻寫出了火星撞地球般的爆炸新聞!

一時之間,寧遠再次因為婚禮,再次登上了圍脖熱搜,成為熱搜榜第一人,久久不下!

另一邊,經歷了長大十五分鐘的僵持,亞瑟最終還是點頭同意了秦夢舒大膽的想法。

是的,他深深的愛著秦夢舒,但也正式因為這份深深的愛,讓他不得不妥協,秦夢舒此番,以一人之身,也算是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或許,能夠因此,挽回無數母親的姓命!

再者,她也實在用生命威脅了亞瑟,讓他不得不做出銳步!

罷了,既然如此,那便拚死一搏,若秦夢舒當真有什麼三長兩短,他自當親手將孩子養育成人,終生不娶!

在這個魔法科技高速發達的星球,魔法科技幾乎佔據了百分之八十的科技領域,但醫療方面,從古至今,一直都是軟肋。

畢竟,每一位修鍊魔法的魔法師們,都相信魔法可以改變一切,包括身體機能,有時候,修鍊魔法帶來的傷痛,更像是一個渡劫的經歷,唯有吃得苦中苦,方才能成為人上人!

當鋒利的手術刀,在沒有絲毫麻醉的前提下,一點點割開秦夢舒整整八層肌肉的那一刻,已經被疼痛折磨得暈死過去的秦夢舒,再一次被前所未有的疼痛,折磨至清醒!

那一聲撕心裂肺的呼喚之後,整個人陷入了漫長的暈迷狀態!

而伴隨著她昏迷過去的,是一聲清脆的嬰兒啼哭。清脆空靈,響徹九霄!

當接生大夫抱著小小的孩子,送到亞瑟近前報喜時,亞瑟一張魅惑眾生的容顏,卻是格外的蒼白,甚至比秦夢舒此刻的面色,還要蒼白得嚇人! 直到這一刻,亞瑟都始終無法相信,竟然會是他自己,成全了秦夢舒此番如此前無古人,驚天動地的決定。

嬰孩初生的啼哭,不停在亞瑟的腦海中盤桓,這個孩子,是秦夢舒幾乎付出了生命,才換來的。

然而,這一刻,亞瑟先前所有的期待、緊張,都在這一瞬間,化為烏有,對於這個秦夢舒廢了半條命換來的孩子,他竟是突然有了一種不敢去看的惶惶不安之感!

再怎樣說,這個孩子,始終都是寧遠的孩子,更是一個差一點帶走他深愛之人姓命的孩子!

然而,亞瑟現下面臨的事實,卻是不得不去看這個孩子,即便他心裡再如何的抗拒,也絕計不能讓旁人以為,他竟然不愛這個孩子!

懷揣著各種各樣複雜心情看到那個小孩子的第一眼,他的心,在瞬間融化了!

將將出生的小女孩,看起來還不如庭院中那隻小喵咪大,渾身上下的肌膚,像是被一層薄薄的硃砂染透,張開小小的嘴巴,不停的大聲哭泣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安安靜靜沉睡在大床上的秦夢舒,並未有過半分清醒的跡象,反倒是那個將將出生的小女孩,似乎終於宣洩了不滿的情緒,在護士溫暖的懷中,甜甜的睡了過去。

此番剖腹取子,無論是對於亞瑟,還是對於碧落大陸的整個醫療系統而言,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開創姓實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