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菲不著痕迹地把手提包換了個手拎著,然後無辜地眨眨眼,「我應該解釋什麼?要不你教教我?」

秦菲不著痕迹地把手提包換了個手拎著,然後無辜地眨眨眼,「我應該解釋什麼?要不你教教我?」

東方豪宇猛然一愣,自然察覺到這個小妮子的惡趣味,但是礙於在醫院的電梯里,又不好直接懟回去,只好假咳一聲掩飾好他的自作多情。

秦菲盯著全鏡面電梯門鏡中的東方豪宇,她那黝黑的眸底閃現著毫不遮掩的戲虐:「阿豪,你也老大不小了,什麼時候能請嫂子吃顆糖啊?」

秦菲的言外之意就是提醒東方豪宇要將找媳婦的事情提上工作日程。

興許是看出了秦菲眸底的認真神色,東方豪宇緩緩轉過身來,神情專註地看著秦菲:「嫂子該不會又想改行做紅娘吧?要不你以後別拍戲了,讓我哥給你投資一家婚戀公司。」

「我可不敢給你亂點鴛鴦譜了,我只是出於好奇,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別看秦菲嘴巴上說著不敢,但她卻毫不退縮地與東方豪宇對視。

「喜歡你這樣的。」東方豪宇險些脫口而出,好在他的理智尚在。

電梯門在東方豪宇背後打開,他站著沒動,秦菲也不敢繞過他率先離開,就這樣悄無聲息地對峙著。

東方豪宇倏地拉住秦菲的手,並肩走出了電梯,然後又飛速地鬆開牽著秦菲的那隻手。

秦菲莫名地低頭瞥了一眼被東方豪宇握過的手,感覺那上面還殘留著他手掌上的溫度。

東方豪宇心情大好地邁步走向病房,跟在身後的秦菲卻像是個做錯事情的小學生一樣,慢吞吞地跟著她身前那抹高大的身影。

東方豪宇抬手輕敲了一下房門,把他手中拎著的保溫桶遞給了秦菲,示意讓她先進去。

東方玉卿果然身形慵懶地端坐在東方溢床邊的座椅上,在看到秦菲的下一秒就將視線撇開。

秦菲迅速掩飾好眸底的那一抹落寞,主動上前問候:「爸,您今天感覺怎麼樣?」

黑洞劍仙 「已經好多了,你怎麼不在家好好休息一下?」

東方溢似乎已經知道秦菲私自跑回別墅給他煲湯的事情,心裡難免有些別樣的感動洋溢在心中,覺得秦菲有心了。

「嗯,我已經休息好了。」

秦菲抿嘴一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解釋自己私自離開酒店的行為。

東方豪宇禮貌地出口詢問:「大伯,您早餐吃了沒?要不我給您盛點湯?」

東方溢立馬來了精神,「好,正好想嘗一嘗兒媳婦的手藝,早晨阿卿買了早餐我都沒有吃。」

東方溢也忒不厚道了,這樣明目張胆地打擊您親兒子的積極性確定合適嗎?

東方玉卿似笑非笑,盡量不表露出自己的不滿情緒:「呵,我看自己也就是個多餘的,要不我先去公司忙了,就不留下礙眼了!」

秦菲望著東方玉卿一副挫敗的模樣,想笑卻又憋著不敢笑,使得嘴角微微抽搐了幾下,恰巧悉數落進了東方玉卿的眸底。

東方溢突然心情大好,一臉奸計得逞的笑意望向暗自生悶氣的東方玉卿:「你個臭小子,連自家媳婦的醋也吃?還能不能有點出息啊?」

秦菲乍一聽聞東方溢的出言維護,心裡暗自竊喜著,只是有些不太明白這父子倆子在較什麼勁?

「正因為是自家的媳婦才這麼緊張她,哼,無奈人家壓根不領情!」

東方玉卿目不轉睛地盯著秦菲的臉色,就是想要試探她的心意,想要看到她的窘迫才可以平息自己壓抑在心中的那團怒火。

秦菲猛然抬頭,就看到東方玉卿正抿唇看著自己,那似笑非笑的神色越發令她心下慌亂。

遲遲得不到秦菲的回應,東方玉卿真的離開了病房。

秦菲耷拉個腦袋,有些鬱悶。

東方豪宇急的猶如熱鍋上的螞蟻,急忙提醒道:「嫂子,這裡有我呢,拜託你陪我哥去公司一趟吧?」

「我去公司幹嗎?」秦菲出於本能地反駁。

東方溢也跟著幫腔:「去吧,解鈴還須繫鈴人,一家人有什麼事情是一個微笑解決不了的?」

秦菲來回看著東方溢和東方豪宇那真誠的眼神,似乎也想明白了什麼,於是笑著走出了病房。

令秦菲感到意外的是,東方玉卿居然在不遠處等她。

於是,東方玉卿和秦菲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在醫院的水泥路上,微風輕輕吹起,陣陣不知名的花草的香味縈繞在秦菲的鼻尖。

東方玉卿似乎是察覺到了跟在身後的腳步有些微變化,他停下腳步回望秦菲,果然就看到他女人正左顧右盼地尋找著什麼似的。 方昊天並沒有在唐家住的打算,跟唐一羽和唐六分開后便直奔樓家莊園。

盛唐破曉 「嗯?」

接近樓家莊園不足千米時,方昊天突然皺眉,靈魂感應力一下子散開。

「真是找死啊!」

方昊天直接在原地消失。

身邊的路人嚇了一跳。

人呢?

或是說自己出現幻覺,剛才身邊沒人?

樓家莊園,剛清理好的地面一片狼籍。

雖然李顯榮很有分寸,並沒有殺唐家的人,但也將唐家的人全部要趴下,甚至也有幾人斷了手腳,傷勢嚴重。

此是李顯榮站在了伍影霞母女的面前。

柳蘭絮緊緊摟著母親的腰,很緊張,很害怕,雙眼中則是的布滿了濃濃的仇恨。

樓蘭絮已經懂事,而且伍影霞也曾跟她說過,所以她知道樓家的一切遭遇歸根到底就是李家,李家就是毀掉樓家的罪盔禍首。

現在好不容易回來了,沒想到李家的人竟然連唐家的人面子都不給,將他們全部打傷了,還有幾個人為了護住她們而失去了手腳,凄慘無比。

樓蘭絮恨極了李家的人,對唐家的感激則是更濃了。

唐家的人就是好,唐龍叔叔最好。

伍影霞寒著臉,身上氣息隱晦波動,雖知遠不是人家的對手,但絕不束手待斃。

「夫人,你是聰明人,當知道現在這高庸城誰最大,唐家覆滅在則,是保不住你的。只要你老實跟我回李家,也許我們會給你一條活路。」

李顯榮的樣子也保持的很好,很年輕,三十歲左右的樣子,他笑看著伍影霞,眼眸中有著不需要隱藏的炙熱。

伍影霞換了衣服后,跟之前落難時簡直換了一個人,容貌美麗,二十七八歲的模樣,別有一番風情。

「動手吧,我絕不會隨你回去。」

伍影霞很清楚母女兩人一入李家,怕是比死還慘,所以她早懷死志。

如果「唐龍」不及時來,只能怪她母女兩人命該如此了,她打算與女兒一起死,絕不讓女兒落入李家人的手中。

「李顯榮,你敢傷樓夫人一根毫毛,我唐家都不會放過你。」

唐家一個斷了右臂的強者咬緊牙關站了起來。

他叫唐明,唐六留下的人當中他的實力最強在唐家的地位也最高,所以他理所當然是這裡的負責人,職責所在,義不容辭,只要他還有一戰這力,就絕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要保護的人被抓走。

「呼!」

李顯榮突然消失,下一刻就一拳將那唐明打飛出一百多米遠。

唐明落地后就不見了動靜,看樣子就算不死也傷重到了極其嚴重的地步。

「不知死活的東西。」

李顯榮冷冷掃了一眼唐家其餘的人,一抬步就又站回到了伍影霞的面前,冷冷道:「別敬酒不喝喝罰酒,既然你不識好歹,那我就只能動手了。」

說話中,李顯榮的手很自然很隨意的樣子就抓向伍影霞的胸。

伍影霞因為之前家境好,保養的很好,再加上本身就是美女,所以雖生了女兒仍然擁有吸引男人的魅力。

「你該死。」伍影霞怒喝,手臂一抬,便有短劍在手凶厲無比的削向李顯榮的手,要將其削斷。

「嘿嘿,夫人的袖中劍人人皆知,又如何能傷得到我?」李顯榮的手突然一沉便將短劍奪下,「走吧,你的命運早就註定,誰也救不了你。」

「是嗎?我覺得這命中注定誰也救不了的人是你才對。」

一道人影突然站在了伍影霞的身邊。

青年俊才,英氣勃勃,身穿白袍一塵不染,不是方昊天還能是誰?

「唐龍叔叔。」一直緊張但又暗中伺機出手,希望能幫到母親的樓蘭絮頓時大喜若狂。

伍影霞也是整個人就鬆了口氣,面露喜色。

李顯榮的臉色一下子變了,盯著方昊天道:「唐龍!」

「我們好久不見了。」方昊天也知道李顯榮是李家年輕一代的天才之一,在李家的地位可謂是僅次於李青冬。

「哈哈哈……」李顯榮突然大笑,「好,我就是來找你的,還以為你害怕逃跑了,沒想到你竟然還敢在我的面前露面,你死定了。現在的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你被唐家外放這麼多年早就不知道現在的情勢,我們這一代人,你早就落伍了……」

方昊天卻是不想跟李顯榮多廢話,直接怒喝:「滾!」

喝聲中,方昊天一巴掌就扇在了李顯榮的臉上。

李顯榮頓時感到雙眼發黑,沛然莫御強大無匹的力量將他扇得飛了起來,整個人就不受控制的朝莊園大門口飛去。

「砰!」

李顯榮摔落到樓家莊園的大門口,滿口牙和著血吐出,嘴裡一顆牙齒都不剩了。

「回去告訴你們家主,今天之內到我唐家門口跪著請罪,」方昊天的聲音直接在李顯榮的耳中響著,「如果不照辦,李家付出的代價絕對遠遠超過你們的想象。」

「可惡,可惡……唐龍,你等著,你等著,你死定了,你唐家所有人都死定了……」

李顯榮怒吼,怒到瘋狂。

長這麼大都沒有受過這麼大的侮辱,竟然打他的臉,竟然將他的牙齡打得掉光了。

他又連著噴了好幾口后運氣稍壓體內翻滾的氣血,腳步輕浮離開。

他雖然憤怒,但也知道他的實力跟「唐龍」的差距確實更大了。他現在必須儘快回去,他會將話原封不動的轉告家主,這樣家主肯定動怒,說不定今天就全面動手滅了唐家,就會將唐龍斬殺以解心頭大恨。

李顯榮回到李家。

「顯榮少爺。」

「顯榮。」

「發生什麼事了?」

李家的人看到李顯榮滿嘴血,鼻青臉腫,一付剛被人狠狠揍了一頓的模樣,都很震驚。

李顯榮都不理會李家其餘的人,直奔李家最深處,衝進這個時候家主李飛章平時處理族務的地方。

「砰!」

李顯榮幾乎是撞門而入,然後就摔倒在地上。

做為家主處理族務的地方,地方空間很大,擺設也很奢華。

只是現在李飛章並不是在處理族務,而是在處理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正在李飛章的身體之下痛苦叫著。

李顯榮撞門而入,李飛章和那女人的臉色皆變,李顯榮趴在地上臉色也變了,他震驚到了極點,那個女人竟然是他的母親。

那女人慌亂穿衣服。

李飛章也穿好衣服后臉色陰沉到極點的站到了李顯榮的面前,道:「你看到了什麼?」

李顯榮嘴動了動后突然道:「我什麼也沒有看到。」

那女人身軀微震,穿后衣服后匆忙從側門離開。

「很好。」李飛章轉身走回到他平時處理族務的桌子后坐下,「你這麼急著來找我,有事?」

李顯榮從地上爬起來,心直是怦怦跳,內心驚恐但又要極力讓自己鎮定,他很清楚一個不好他今天就活不出這裡了。

他憤怒母親的不貞,但他更珍惜自己的性命。

「家,家主。」李顯榮硬著頭皮上前。

李飛章聲音驟沉:「誰打了你?」

李顯榮趕緊將他去樓家莊園的事說出來,更是將方昊天最後說的話原封不動轉述。

「什麼?讓我去唐家門口下跪請罪?」李飛章聽完后樂了,「他以為打敗了唐明茂就可以跟我叫板了?真是不知死活的小東西。」

李飛章真的被方昊天的話激怒了。

「家主,唐龍分明是不將我們李家放在眼裡,」李顯榮趁機慫恿,煽風點火,恨不得李家現在就去滅了唐家,將唐龍千刀萬剮,「他將我丟到大門口真正的目的不是羞辱我,而是羞辱我們李家。」

「此人確實不能留,唐家也必須要滅……」李飛章雙眼眯起,凶芒閃爍的厲害,但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臉色突然劇變,盯著李顯榮像看著怪物。

李顯榮嚇了一跳,不知道李飛章為什麼突然這樣看他。

李顯榮哪裡知道,他的突然有一道人影出現,然後一掌就拍向李顯榮的腦袋。

砰!

李顯榮的腦袋被拍死了,至死都不知道什麼回事。

那人影竟然就是方昊天。

「唐龍!」李飛章盯著拍死李顯榮的人,很震驚,更憤怒,「你好大的膽子,你竟然跑到這裡來,太小看我李家了。」

轟!

李飛章一拳打出,拳影越來越大,最後如一塊巨石一般撞在了方昊天的身上。

方昊天的身體碎開,但很快又在旁邊成形。他看著李飛章,臉上浮現笑容,聲音緩緩響徹:「記得到我唐家門口跪著請罪去,否則你會很後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