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很羨慕陸胤,至少,他能得到小糯米全心全意的信賴。

突然很羨慕陸胤,至少,他能得到小糯米全心全意的信賴。

看,只要他出馬,就能把小糯米哄好。

心中苦澀在蔓延,慕靖西一手揉著額角,驀地,抬頭望天。

什麼時候,他才能讓小糯米也像依賴陸胤那樣,依賴他?

過了良久,小糯米磨磨蹭蹭的走了回來,兩隻白嫩的小爪子,舉著手機,還給他。

「謝謝叔叔。」

「打完了?」慕靖西一手接過手機,一手將她抱到長椅上坐下。

小糯米掙扎了一下,鼓著腮幫子拒絕,「小糯米自己可以的。」

「讓叔叔抱抱你吧。」

坐下之後,小糯米舔了舔小嘴巴,哼哼唧唧的問,「叔叔,你還有糖果嗎?」

「還要吃么?」

「嗯吶。」晃蕩著兩條小短腿,「粑粑說,心情不好,吃糖果會開心一點點。」

果然是陸胤教她的……

慕靖西羨慕極了,眼下卻也只能壓下心底那份羨慕,任勞任怨的給寶貝女兒剝好糖果的包裝袋,喂她吃。

「小糯米,叔叔給你講一個故事好么?」

依照喬安那不靠譜的性格,一定會把複雜的事情,三言兩語就告訴了小糯米。

導致她難以接受。 小糯米吃著糖果,抬起精緻的小臉蛋,被淚水洗滌過的眼眸,愈發清澈晶亮。

她小小聲的問,「什麼故事呀?」

慕靖西掏出手帕,動作小心翼翼的擦拭著她臉上的淚痕,「關於你麻麻的故事,要不要聽?」

「關於麻麻的?」

「嗯。」

小糯米想了一會兒,點了一下小腦袋,「小糯米想聽。」

「現在叔叔說的這些,你可能還不懂,不過沒關係,以後等你長大了,或許就會明白了。」

小糯米茫然的瞅著他,慕靖西揉了揉她的小腦袋,「三年前,你還沒有出世的時候,你麻麻就來到了S國。她跟叔叔發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

小糯米聽得很認真,眼眸亮閃閃的瞅著他。

「叔叔,你和麻麻吵架了嗎?」

「沒有,談不上吵架,只是不太愉快的相遇而已。」慕靖西聲音輕柔,緩緩的說,「我跟你麻麻發生不愉快的事情之後,你麻麻就回國了,叔叔想找她,卻找不到。那時候,叔叔不知道,你麻麻回國之後,就懷孕了。」

「懷寶寶了嗎?」小糯米萌噠噠的問。

慕靖西點頭,粗糲的指腹輕撫著她滑嫩的臉蛋,滿目寵溺,「你麻麻懷的小寶寶,就是你。」

「小糯米?」白嫩的指頭,指著自己,小糯米一臉茫然,呆萌萌的不知所措。

「對。」慕靖西含笑點頭,「那時候,叔叔不知道你的存在,你麻麻獨自一人辛苦的把你生下來了。你出生后,是你麻麻和粑粑在照顧你。」

「那叔叔呢?」小糯米抓住他的手,軟綿綿的問。

說來慚愧,慕靖西低下頭,「叔叔那時候,並不知道你的存在,那時候,也沒找到你麻麻。直到不久前,叔叔接到一個任務。」

看著女兒充滿了求知慾的雙眸,慕靖西覺得,她或許會接受自己的。

只是需要時間而已。

小糯米有多可愛多善良,他是知道的。

他心底的沉重,消散了幾分,繼續說,「這個任務,就是保護你麻麻。 大叔的萌萌妻 後來,在不斷的接觸和了解中,叔叔知道了你麻麻的身份,也知道了你的存在。叔叔很愛你麻麻,當然,也很愛你。」

小糯米咔擦咔擦,把嘴裡的糖果咬碎,很糾結的模樣。

「小糯米,叔叔知道,你現在一定沒辦法接受叔叔是你親生父親的事。沒關係,叔叔給你時間,等你什麼時候願意接納叔叔了,你告訴叔叔,好么?」

臉蛋被他捧住,小糯米哼唧一聲,「好吧。」

「你麻麻現在在生病,叔叔難免會顧及不到你,你會不會生叔叔的氣?」

「不會呀。」小糯米用純真的眼眸瞅著他,「叔叔照顧麻麻,小糯米也可以照顧麻麻的!」

「乖孩子。」

「小糯米,麻麻和叔叔之所以告訴你這些事,不是要讓你失去你粑粑。而是想告訴你,以後,你有粑粑麻麻疼愛之外,還有叔叔會照顧你,疼愛你。你永遠是我們的寶貝,這一點永遠不會變。」

慕靖西牽著小糯米的手,回到病房,喬安放下啃到一半的蘋果,「回來了?」 晉級武師后,古木整個人輕鬆了不少。也難得輕閑起來。

這不,在劍閣出來以後,古木就在自己院落里每天鞏固鞏固實力,順手還不忘在儲存紅盒內取出材料,煉製一些鞏元丹。

每個武者晉級大境界后,體內元素波動就比較暴動無常,而鞏元丹則會很好的穩固這些元素。

古木服用鞏元丹后,短短半個月,便將實力徹底穩固在了武師初期。

「以劍氣晉級武師,而火木真元卻處在武士巔峰,看來還需要一點時間!」內視丹田中的火木真元,古木自語道。

他沒想到,在加入歸元劍派后,劍氣會後來居上,首先突破,並依此將自己帶入了第三大境。

「多靈武者,如今又多了一股劍氣,這算不算多系武者了?」古木搖頭笑著,自己擁有火木真元的同時還把劍道的劍氣修練到這種地步,若是傳出去,會不會轟動尚武大陸呢?

「現!」

古木收起胡思亂想的心情,雙手一揮,就見手指中,凝現出一道凌厲劍氣。不過,那劍氣雖凌厲,隱隱卻有著一絲陰冷寒意在擴散。

「灰色元素融入劍氣之際,差點把自己的靈魂意念凍結,而如今卻感覺不到股陰冷之感,莫非,它已經真正融入劍氣之中了?」

對於融入灰色元素而產生變異的劍氣,古木始終不得其解,不過,他現在倒是不在乎了,因為他真正感受到,變異劍氣和自己是一體的,而且還很聽自己的話!

這就足夠了!

其實古木並不知道,灰色元素其實是被吞天陰魂鼎所吞噬的絕陰冰蟾蜍。

吞天陰魂鼎有吞天下萬物之能,而且還可以蘊養五行真元,更是可以提煉至寶的精髓,所以,古木體內的灰色元素其實就是冰蟾蜍的絕陰精髓!

身為吞天陰魂鼎的主人,古木自然獲得了絕陰屬性,但此物並不是他煉化獲得,所以在丹田中雖不能傷他,但也無法為己所用。

陰陽,這兩種屬性很奇特,它們不但是兩種屬性,同時也可以和其他屬性融合搭配。在古木以劍氣晉級武師時,不受控制的絕陰精髓便仿若發現了新大陸,瞬間融入了劍氣之中。

絕陰屬性和劍氣融合,排出大量純正的劍氣,併發生了異變,而古木又是劍氣的主人,經過晉級凝練,便真正意義掌控了那股絕陰!

不過,如今古木體內的劍氣已經不是純正的劍氣了,因為它融合了絕陰屬性,從古至今,用歷代劍道大能給出的分類來講,應該屬於——絕陰劍氣!

而這絕陰劍氣,不僅僅是多了兩個字這麼簡單,它所蘊含的特殊能力卻非比尋常!

絕陰,被尚武大陸的武者形容為陰曹地府的陰氣,它的實質威力或許並不突出,但它卻可以傷及靈魂意念!

靈魂意念是武者最為重要的,沒有很好的保護方法,所以無疑讓很多武者忌憚!

而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絕陰劍氣其實等同於五行之中的真元,故此也有人稱為,絕陰劍元!

當然,古木並不知道自己擁有的武師級劍氣,是堪比五行真元的劍元!

他不過是覺著這股劍氣很詭異,而且也猜測出,劍氣或許可以傷及靈魂,畢竟,在那絕陰入劍氣的時候,他的靈魂受到了小小創傷。

重生我是元帥夫人 但,也僅此認為而已!



踏入武師古木就有了離開的打算。可他還沒有去靜心池泡一泡,又如何甘心離開?

所以在穩固境界的半個月後,古木就走出了竹院,向著劍穗峰而去。

「師尊說,劍穗峰的長老被罰面壁一年,此次前去,倒也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道然前來劍格峰教訓自己,古木聽司馬耀提及過,如今每每想起也是心有餘悸。

畢竟道然那老太婆可凶的很,自己若不是恰巧去劍閣閉關,被她抓住,不死也要掉一層皮啊。

如今這老婆子被罰面壁,古木這才放下心來,而且走在前往劍穗峰的路上,腰板挺得直!

「他就是不色師弟,一個月時間從武徒晉級武士!」

走在路上聽到師兄師弟在議論自己,而且話語中頗有幾分羨慕之意,頓時讓古木很無奈的想:「唉,哥只是隨便展露出一點實力,就把你們給震驚成這樣?」

「他好很年輕,好陽光啊!」一群女弟子更是竊竊私語起來。

這句話讓古木聽了很受用!

於是就見他收住腳步,很拉風的甩了甩懸於腦門的髮絲,向著那位師姐投去迷人眼神,一抹微笑,道:「師姐,你的眼光很毒辣!」

古木認為自己這個舉動很瀟洒,完全可以秒殺這些青春年華少女的芳心!

可結果,幾個路人師姐,在見得古木停下來和自己說話並做出奇怪的舉止,均是『噗嗤』的笑了起來。

這讓古木深受打擊!

美女,哥這動作可是非常的紳士,非常的——風騷,你們居然笑了,而且還笑的這麼好笑!

我好笑嗎?

看她們笑彎了腰,古木撇了撇嘴就離開了,不過路上卻在想:「尚武大陸的女人太愚昧了,如果在地球,小爺我用如此勾魂的眼神盯著一個女孩,肯定會讓她芳心大亂,然後主動投懷送抱的!」

「師姐,不色師兄真的是不舉嗎?」古木離開之後,其中一個年約二八的少女獃獃的問道。顯然對於最近有關古木的傳聞聽說過。

「當然了,他師尊司馬耀在演武場親口說的,而且其他長老也都證實過!」那誇讚古木陽光的師姐肯定的說道。

「師姐,不舉是什麼啊?」二八少女不解的道。

「這——」師姐一時無語,最後羞於啟齒的敷衍道:「師姐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只有男人之間才有的絕症!」

「啊,絕症?」少女顯然信以為真了,看向古木的身影,輕嘆道:「他好可憐。」

而離開的古木,臉上表情卻非常的精彩,因為這幾個八卦女所說的話,一字不漏的傳到了他的耳朵里。

「不舉——我師尊親口說的?」古木清秀的面容頓時猙獰起來,就連脖頸也通紅起來。

這是又怒,又羞啊!

怒的是,司馬耀為自己證清白,怎麼反而說自己不舉?羞的是,竟然還被劍派中的師姐得知了,這簡直是超級丟臉啊!男人——最大的痛苦莫過於此! 這麼快!

她還以為小糯米那小性子一上來,沒有一個小時,是哄不好的。

沒想到,這才一個小時不到,兩人就手牽手回來了。

小糯米站在慕靖西身邊,小手被他緊緊握住,別說……還真有幾分父女的模樣。

「嗯,回來了。」慕靖西含笑的點頭,放開了小糯米的手,掌心落在她腦袋上,揉了揉,「小糯米,去陪麻麻吧。」

小糯米矜持了一下,喬安拍了拍掌,張開雙臂,「來吧,寶貝兒!」

小糯米猶豫了一下,才撲向她,「麻麻!」

母女倆緊緊抱在一起,慕靖西自覺的去削水果,聽著喬安溫聲軟語的哄小糯米,他覺得,幸福大抵就是如此了。

午餐過後,慕靖西接了一通電話,臉色微變,便離開了醫院。

小糯米好奇的跑到落地窗前,雙手貼在玻璃上,腦袋抵著玻璃,眼巴巴的看著,「麻麻,叔叔要去哪裡呀?」

「他有工作要忙。」

「哼。」

總裁小丫別逃氣 喬安饒有興緻的問,「小糯米想你爸爸了么?」

「爸爸?」小糯米轉頭,一臉茫然的看著喬安。

喬安一頭黑線,難道今天跟她說的,她都忘了么?

「慕靖西就是你親生父親,你要叫他爸爸,不是叔叔。」

小糯米噘起小嘴巴,覺得麻麻太壞了,叔叔說過要給她時間的,可是麻麻不給她時間。

對比一下,還是叔叔好。

小傢伙雙手背在身後,傲嬌的往病房外走。

「小糯米,你去哪?」

「小糯米出去透氣。」

小屁孩說要出去透氣,樂壞了喬安,她懶洋洋的擺擺手,「去吧,麻麻要睡覺了。」

小糯米其實不想走,小嘴巴嘀咕著,「麻麻怎麼還沒叫小糯米?」

「麻麻為什麼不叫小糯米一起睡覺覺?」

「麻麻不愛小糯米了么?」

一道高挑的身影,從電梯里出來,看到悶頭往前走的小糯米,她吹了一聲口哨,「喲,哪來的小檸檬?」

嗖的一下,小糯米抬起腦袋,看到司徒雲舒的那一瞬間,眼眸蹭的發亮。

小短腿已經先一步奔了出去,張開雙臂撲過去,「姨姨,接住!」

司徒雲舒不慌不忙,不急不躁,淡定的張開雙臂,穩穩將小糯米接住,一把抱在懷裡。

「果然沒白疼你,還記得姨姨。」司徒雲舒低頭,情難自禁的在她白嫩的臉蛋上親了兩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