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高了對他們大喊「據我在山下打聽到可靠的消息,梧桐城已經被鬼子盯上,附近的一個城已經被他們攻下,不出多久鬼子的軍隊肯定會兵臨城下,現在梧桐城有難外敵入侵,作為梧桐城的公民,我們是不是要為梧桐城出一分力?」

站高了對他們大喊「據我在山下打聽到可靠的消息,梧桐城已經被鬼子盯上,附近的一個城已經被他們攻下,不出多久鬼子的軍隊肯定會兵臨城下,現在梧桐城有難外敵入侵,作為梧桐城的公民,我們是不是要為梧桐城出一分力?」

土匪們集體高聲回到「要!」

「我這次回來想問下你們的意見,我們去打鬼子是自己起義還是與正規軍一起上前線?」

這會底下的人開始意論紛紛了,大當家說是跟他們商量,可意思明擺著要他們像別的幫派一樣被收編於正規軍。

做了多年土匪的匪兵們內心對此是抵觸的,幾乎是無人願意被人收編。

被收編了他們就不能自己想幹什麼就幹什麼隨意的搶鬼子的東西,也不能橫著走路。

「大當家我們自己起義。」不知道誰開頭這樣喊,一呼百應。

「我們要自己起義,我們要自己起義….」

就知道他們肯定不會願意的,蘇心優也是寵他們,做了重大的決定「好,既然大家都覺得要自己起義那我就帶你們把小鬼子都趕出我們的領土!」

眾匪附合高聲大喊「趕出我們領土,趕出我們領土…」

看著他們熱血澎湃的要保家衛國走向了正軌,蘇心優很是欣慰。

坐匪散去后蕭陋進了她的房間,沒看明白她想要幹什麼的問「大當家,你白天不是有意要讓兄弟們歸於正規軍么?你剛才為什麼要同意自己起義?」

「我遵循兄弟們的想法有何不可?」

「也沒有什麼可不可的,我是當家的要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謝了兄弟,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辛苦了你。」能有一個心甘情願跟著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真心不錯,感激的拍拍他的肩膀。

「沒事」再累他也不會喊累。

突然想起什麼問道「當家的,你明天還回蘇家嗎?」

「明天回,我還沒摸清何家軍的實力,打探清楚了,等蘇夫人去紅娘廟上香給我求姻緣時,我假裝掉下懸崖,然後再回山寨。」

「行,那你是現在回去?」

「先睡會吧,我有叫人代替我躺在床上他們暫時不會發現我走開一個晚上。」

她是真的累了,現在估計都已經凌晨一點了。

她說了要睡覺,蕭陋卻不願意出去。

「你還有事嗎?」

欲言又止的本要說出的話變成了「大當家需要我為你按摩嗎?」

「不用了,我現在只想睡覺!」

「那我先出去了。」自白天她問了他那個問題之後,蕭陋就一直在想那個問題。

他看得出來蘇心優對他並無意,只是不知為何會問他那個問題。

她是一個女人嫁人是遲早的事,只是兄弟們需要她的帶領所以才會沒有提及婚嫁之事。

別看蘇心優很精明的樣子,在愛情方面她比任何人都要遲鈍所以並沒看出蕭陋的心思。

第二天,天微亮蘇心優便起來了,現在回到家也有八點多該是吃早飯的時候,蘇夫人肯定去叫她起床吃早飯,所以要趕緊的回去。

這才剛起來洗漱,山下的偵察兵就上來報道。

「大當家的不好了,何家軍正往飛龍寨方向過來。」

「通知二當家的帶兄弟們抄傢伙!」

看來這傢伙是想來個襲擊,來了她也不怕,何家軍兵再多也不及她的蟻兵多! 第一百二十九章古迹

進入飄著薄霧的區域中后,明顯感覺靈力運行有點晦澀,從空氣中吞吐靈氣有點困難。

「視線都變近了。」

莫東極速奔行,越往深處走,感覺目力在降低,不過指頭燙的彷彿熟了,預示著他距離目的地越近了。

「哧。」

怒嘯傳來,一道靈輪破開霧層斬了過來。

莫東眉頭一皺,側移過去,這時候陰冷氣息席捲過來,地面上都結了暗色冰霜。

一隻白骨般的森冷之爪猛地從旁邊擊來,攪動的霧都形成了一隻巨爪。

莫東眸子金光一閃,一拳狠狠擊去。

「咦。」

這次莫東沒退,井午從旁邊走出來,一臉驚容,陰森的眸子如緊緊盯著莫東。

「你的力量很奇怪,像純力量又像其他,反正不似靈力。」井午瞳孔如針,彷彿是要將莫東的秘密看出來。

不過,莫東沒有給井午思考的時間,他踏出易步,眨眼就來到井午身前,一拳擊下。

萌娃奶爸:嬌寵恐婚妻 「啵。」

金光在拳上流動,他一拳轟出時,霧在倒卷,前方的霧障好似變成倒流的河水。

這一拳瞬息而至,沒有給井午任何反應時間。

井午瞳孔一縮,雙掌為爪,陰冷氣息散開,森光閃爍齊齊擊出。

「咔。」

骨頭崩斷的聲音響起,井午慘叫一聲,身體迅速倒翻出去。

而莫東首次讓井午落在下風后,他目中閃過一絲失望,沒有繼續追擊,而是再次逃去。

「怎麼回事。」王賽凝眉問道。

井午活動斷去的胳膊,嘎嘣一聲胳膊重新被他接上了,然而兩隻手各有兩根指頭骨碎了。

井午臉陰沉的可怕,彷彿黑暗的冰塊。

「要不是我醒悟的快,我的一條胳膊就如這四隻手指頭廢了……我要讓他骨碎。」

井午目光像毒蛇,躍步追去。

王賽施展身法追去的時候,臉色還有一絲驚色。

蛻凡境界,顧名思義是蛻去凡體,所以每進階一重,體魄都會得到強化。

靈動境界是九重蛻凡境界蛻變上去,體魄一掌可輕鬆拍碎鐵刃。

剛剛井午還使用了靈力,但是卻被莫東一拳差點粉碎了胳膊。

「咳。」

莫東咳血,整個人也很狼狽,他目光向前方這座山峰的半山腰看去。

此山有三百丈高,而來自冥冥之中的呼喚就在這裡,灰撲撲好似石頭的儲物納戒上竟有一絲火光浮現。

「我覺得你自刎於此都比我們抓住你要好,當然我無比希望你不要自刎,乖乖的自廢修為,等待我們的處置。」

王賽一步步走來,臉上已經輕鬆。

因為,他看的出來莫東已經是強弩之末,說實話莫東的靈力能堅持到現在,已經令他震動。

「是嗎。」莫東笑的很輕蔑。

「你不能自刎,我要抓住你,將你的骨頭敲碎。」一聲厲叫傳來,霧中衝出一道身影。

鮮妻抗議:餓狼請節制 井午如一隻大鷹,臨空就向莫東擊來。

莫東根本不與其硬碰,踩在一塊石頭上,向山上跑去。

「苟延殘喘。」井午一擊未成,冷哼一聲,與王賽追了上去。

王賽比井午更快一步,突然就揮出手掌,一道靈輪如刀如劍飛斬過來。

莫東已經察覺,他想要躲開,然而受了傷,以及消耗不小的他,身體跟不上意識。

「噗。」

靈輪入體,莫東前胸濺出血,莫東自己也噴出一口血,一個踉蹌差點撲在地上。

王賽給了他重創,莫東目光很冷,不過他咬起牙向半山腰沖。

「給我死。」

這時候,井午從旁邊超近路,陰冷之爪橫擊過來。

轟鳴一聲,莫東體內噴出粘稠的靈力,以及摻雜了龍鳳聖力與之碰撞。

「轟。」

井午面對波動也變色往一邊閃去,莫東被掀飛了出去,撞在一棵樹上。

腦袋都暈暈的,不過他意志堅毅無比,清醒過來以後就再次衝去。

花了一炷香功夫,莫東終於來到了半山腰。

「這就是你找的活路。」王賽諷刺道。

這座三百多丈的山峰很奇怪,在山底的時候還不覺得,等到了半山腰才看到。

半山腰以下和以上十分的不協調,半山腰以下山勢雖陡,但是正常的,而半山腰以上則是筆直如劍。

這樣的一座山,好似是由兩座山形成的,彷彿是有人將一座山的山頭移到另一座山上。

而且,到了半山腰能明顯感覺呼吸困難,以靈動境界的修為,就算站在幾千米,上萬米也不會有這樣的感覺。

還有靈力,到了這裡靈力補給更加困難了。

莫東到了半山腰后也有些後悔,如果不是身後的一個山洞,他恐怕要罵娘。

「就是這裡。」

莫東看到了儲物納戒上的火線有多了兩條,看起來這個普通的納戒多了幾條斑斕光線一樣。

而儲物納戒這個樣子以及那種呼喚都告訴此地就是目的地。

「我就算死了,也比你們兩個放著好好的人不當,偏要做狗好。」

莫東冷笑道。

「真是自覺無路可逃,就要用嘴攻擊了嗎,放心等會兒你就沒有力氣罵我們了。」

井午也踏了上來,將莫東下山的路都封死了。

「林師弟用五十萬靈石買你的人頭,不如你現在拿出五十萬靈石,我們還可以商量商量。」

既然知道莫東無路可逃,王賽就升起了戲謔玩味的心思。

「五十萬,沒想到我的人頭這麼值錢。」莫東驚訝,他是真的驚訝。

他與張遠等人拼死拼活才掙到不到十萬塊靈石的規模,這還是要加那頭玄鷹。

而林成一出手就是五十萬靈石。

這不得不讓人感慨,大家族的子弟就是這麼有錢,根本不愁靈石。

「連我都有點激動將我自己的腦地主動提給林成了。」莫東咂嘴,他掃了兩人一眼。

「不過這五十萬靈石你們要怎麼分,要一人一半吧,不過總有一人要將我腦袋割下吧,這個人應該拿多份。」

聽了莫東毫不顧忌的話,王賽笑道:「如此講自己生死,還為敵人著想的人,你是我見過的第一個,不過這你就多管閑事了,而且你如果想要靠這個讓我自相殘殺,那你就太天真了……並且……」

井午接話道:「你碎我四個指頭,我敲碎你全身的骨頭不算過份吧,到時候在將你交給秋師弟,我現在倒是有點期待,你和他有殺父之仇,等你落到他手中又會是怎麼個樣子。」

井午目光陰森,臉色殘忍。

「秋明也來了。」莫東卻是沒想到秋明也跟著來了,他臉上就露出一絲凌厲。

「你們就這麼自信,我無路可走。」莫東道。

王賽掃了一眼莫東身後的洞口,不屑道:「一個空虛的山洞,怎麼你想要將這山洞當作自己的墳地嗎。」

「萬一老天眷戀我呢。」

莫東轉身就向洞中掠去,他心中也在默念,希望引起儲物納戒異變的地方不是死洞。

「不見棺材不落淚。」

王賽兩人追入洞中。

闖入山洞以後,並沒有什麼異常,只覺得前方幽深的好像深淵。

最強紅包 洞中也是寂靜無比,隨著三人的闖入,追逐聲、腳步聲成為了這裡唯一的聲音。

「我猜,再有二十米,這洞就到頭了。」 撩妻總裁365式獨寵霸愛 王賽在身後追,卻顯得輕鬆無比,將前方的莫東當作垂死掙扎。

「到時候,我必讓你嘗嘗這世間最生不如死的手段。」井午陰森森的笑聲,在這幽深的洞里更加陰厲。

「前方……」

莫東感覺前方有問題,腳步就緩了下去,以目力看不到前面有什麼問題。

可他心中就有直覺,而且手指上的儲物納戒九成都亮了起來,那一絲絲火線早已融合成一片。

儲物納戒表面如石皮的皮層在不斷消失,它在顯露出自己的本來面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