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伯羽冷哼一聲,右手大揮衣袖,一股上位者的威壓瀰漫。李煥衍怎會畏懼威壓,張口欲言,要暗諷幾句,又見烏光閃耀。待烏光斂去,他們全都來到苦海彼岸,身後不遠處就是天葬池。

童伯羽冷哼一聲,右手大揮衣袖,一股上位者的威壓瀰漫。李煥衍怎會畏懼威壓,張口欲言,要暗諷幾句,又見烏光閃耀。待烏光斂去,他們全都來到苦海彼岸,身後不遠處就是天葬池。

「老鷹頭呢?」童伯羽奪口而出,手中牧笛直指天葬池,卻看著背對著他的阿鳳,語氣有些焦急,帶著些許顫音。

「解脫頑軀,仙魂投入輪迴了。」阿鳳頭也不回,語氣淡淡,彷彿在說與她無關的事情。

童伯羽甩手背負在後,大步來到阿鳳身邊,「他怎能……」

童伯羽話才到半,阿鳳立馬瞥視,冷笑連連,「為什麼不能?」

「哥,你認識食人鷹主?」童婕眨巴著好奇的目光,袖袍下十指緊扣,青筋條條綻綻。

「我不認識那才奇怪。」童伯羽如童婕一般,面不改色回答問題,目光已經鎖定在遠方天葬山之巔的道牧。

「喔。」童婕點著頭,一副瞭然在胸模樣,「也是也是。」

阿鳳卻側臉看童伯羽一眼,波瀾不驚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

童伯羽面不改色與阿鳳對視,微微抿嘴,同樣露出耐人尋味的神情。

兩人短暫碰撞之際,童婕忽然一陣驚呼,接著周遭人海一片嘩然。二人驀然回首,就見道牧站起身來。

道牧方才站穩,右手猛地一扯,血霞暗夜被扯離體。呼呼,大火凜冽,自道牧體內噴涌。呱,一聲清脆啼鳴,一隻金烏從道牧天靈蓋飛升,猛的爆燃粉碎,大火如潮如嘯,將整個苦海天上地下都鋪滿。

阿萌聚精會神,直勾勾的看著道牧。當道牧的身體在膨脹,不斷巨人化的時候,阿萌對著苦海奮力咆哮。聲波肉眼可見,所過之處,涅槃火扭曲似蛇,奈河水卻波瀾不驚。

眾人摸不著頭腦之際,「鏘!」刀劍出鞘聲竟穿破奈河水,響徹天地。阿萌站著身來,狠狠踏落前蹄。人們以為會有甚大動靜,卻見阿萌前蹄揚塵,不見想象中的天崩地裂,輕視之意露出其表。

阿萌聽得懂,也聽得一清二楚,她卻毫不在意這些人,每過十息便踏地一次。 她抬起淚水打濕的眼帘,看著站在床畔的父母,「爸爸,媽媽,你們怎麼不說話?」

說什麼?

兩人還處於震驚之中,沒回過神來。

也不知道她突然變乖了,是好還是壞。

兩人坐下后,林沁兒溫柔的伸出手,握住了她的小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手背,「圓圓,你告訴媽媽,今天為什麼淋了雨?」

「……就不小心淋了一下。」她說完,故作輕鬆的聳了聳肩,「我沒事的,就是淋了一下雨而已。你們也不用太擔心了。」

「陸眠,說實話。」陸胤在一旁看不下去了,都這個時候了,她還想避重就輕的敷衍他們。

可能么?

沒看到的話,這件事或許就這麼有著她糊弄過去了。

既然親眼看到,那就容不得她不重視,容不得她敷衍。

容不得她再向以往一樣,以為撒個嬌,這件事就可以揭過去。

「爸……」陸圓圓小小聲的叫了一聲,欲言又止。

陸胤唇角微微勾起,扯出一抹似有若無的弧度,「你是打算自己說,還是爸爸讓人去查?」

「……」

「圓圓,你自己決定。」

…………

這場雨,淅淅瀝瀝還在下。

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下得直叫人心情煩躁。

慕少璽回到主樓,傭人就上前,接過他的外套,一邊整理,一邊說:「少爺,小姐找您,我看小姐臉色不對勁,像是有什麼重要的事。」

「小糯米?」慕少璽環視了一圈,「她現在人呢?」

「小姐在茶室。」

慕少璽邁步就往茶室走去,走到茶室門前,半掩著的門,裡面傳來了慕崇明和喬小諾的聲音。

「回來怎麼也沒提前告訴爺爺一聲?」

「爺爺,不是您說過讓我半個月就回來么?」

短暫的沉默后,慕崇明便笑了起來。

慕少璽抬手,敲了敲門,「我能進來么?」

茶室里茶香繚繞,當著慕崇明的面,喬小諾有很多話不方便問慕少璽。

只能老老實實的等慕崇明問完了,他有事忙去了,她才開口。

吐出一口綿長的濁氣,喬小諾端起茶杯,喝了一杯茶,潤了潤喉。

慕少璽跟韓歡的事,圓圓讓警衛去調查,調查結果警衛先彙報給了她,她允許后,警衛才告知陸圓圓。

所以,她是比陸圓圓更早知道這些事的。

圓圓喜歡慕少璽,這她是知道的,她相信,身為當事人的慕少璽,會感覺不到。

今天的事,她沒有立場來指責他,只是希望他能好好對待圓圓。

如果做不到也沒關係,那就別給她希望,別再對她好。

「哥,圓圓的父母今天到官邸,你知道么?」

慕少璽喝茶的動作一頓,旋即搖頭,「不知道。」

「那你現在知道了,有什麼感受?」

他噙著笑,抿了一口茶,「小糯米,你話裡有話。」

「哥,你是聰明人,相信不用我說得太淺白,你也能明白。圓圓今天受委屈了,這在以前是沒有過的。恰好她父母來了,也看到了,所以……」

他修長的指尖,把玩著茶杯,「所以怎樣?」

「圓圓可能轉校,回A國繼續完成接下來的學業。」 喬小諾點到即止,她就不相信,聽到圓圓要回國后,他沒有一點反應。

慕少璽依舊把玩著茶杯,指腹細細的摩挲,眼帘輕瞌,唇角微微抿,情緒都隱沒在了眸底深處。

良久,喬小諾聽到他淡然的聲音,輕聲笑著道:「回去也好。」

「哥,你是認真的么?」

慕少璽抬起眼帘,幽暗的眼眸深邃不可測,「我像是在開玩笑么?」

不像。

因為不像,所以才更讓人不信。

總裁陷阱:甜蜜俘獲 難道說,他對圓圓真的沒有一點別的想法?

喬小諾抿了一口茶,壓下翻湧的情緒,「那我先回西翼了。」

回到西翼,果然如她所料。

陸胤和林沁兒決定要帶陸圓圓回國,但暫時還不會回國,先把A大的手續辦好后,才會離開。

陸圓圓的情緒已經基本穩定下來了,她換好了外出的衣服,挽著林沁兒的手臂,帶著鼻音軟軟的叫了一聲:「姐姐。」

「你們這是……要去哪?」

陸胤噙著笑,揉了揉喬小諾的腦袋,「圓圓我和你姨姨就先帶回家了,這幾天辦好手續,我們就回國。」

陸家的別墅,雖然沒人住,但一直有傭人在看守,每天打掃。

陸圓圓偶爾也會過去看看,更多的時候,她都是在官邸里住著的。

她和姑姑陸萌,偶爾也回回陸家別墅BBQ,辦派對。

萌寶找上門:媽咪,請簽收 陸胤現在自然是要帶陸圓圓回陸家別墅,畢竟那裡才是他們的家。

「那好吧。」喬小諾也不勉強,回來之前,她已經知會過傭人,讓傭人準備好客房。

是想安排陸胤和林沁兒在官邸里住下的,沒想到,發生了這樣的事,圓圓的情緒不穩定,離開官邸是最好的辦法。

以免在官邸里,碰到慕少璽,她的情緒會更失控。

臨走之前,陸圓圓抓住了喬小諾的手,欲言又止。

哭得紅腫的眼睛,被淚水洗滌過後,格外的清澈明亮。

「姐姐,有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喬小諾覺得好笑,「跟姐姐還有什麼話是不能說的,嗯?」

「就是……關於……」她囁喏著,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她的神色,「關於,楚城……」

笑意僵硬在唇角。

喬小諾刻意不去想這個人,從跟莫風臨離開的那天起,她就告訴自己,從此以後這個人已經跟她無關了。

他重傷也好,喪命也罷,都跟她沒有任何關係。

這個名字,從陸圓圓口中說出,她很意外,也很震驚。

笑痕從唇角斂去,喬小諾冷靜而淡漠的開口,「圓圓,粑粑和姨姨還在外面等你,別讓他們等太久了。」

陸圓圓聽出來了,她是不想聽跟楚城有關的話。

可是,她覺得,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事,是楚城瞞著的。

他親口說他沒有苦衷,陸圓圓不信。

愛一個人的眼神,是騙不了人的。

「姐姐,或許他有……」

話沒說完,就被喬小諾打斷。

「圓圓。」

那一剎那,陸圓圓被她臉上的冷冽嚇到了,她臉色微微發白,絞動著手指,「好,我不說就是了。」

她後退兩步,沖喬小諾揮了揮手,「那我先回家了,姐姐再見。」 目送陸圓圓慌張的背影離開。

喬小諾暗暗鬆了一口氣,她真的擔心,陸圓圓如果真的說出些什麼來,她會不會……

一個疑問在腦海里閃現,圓圓好端端的怎麼會提起楚城?

莫非,她跟楚城有接觸?

算了,不想這些。

長途飛行,她也累了。

邁步上樓,準備回卧室休息。

剛回到房間,還沒來得及躺下,就接到了慕少言的電話。

喬小諾疲憊的問,「飯糰,怎麼了?」

「姐,有空么?」

「什麼事?」

「急事,你過來一下。」

慕少言報了一個地址,具體也沒說什麼事,就把電話給掛了。

喬小諾再打過去,他已經關機。

這個飯糰,究竟在搞什麼?

她握著手機,快步下樓,讓警衛備車,立即往慕少言報的地址趕去。

酒店套房內,暖氣開得很足。

慕少言接過警衛遞來的毛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他再次看了一眼縮在角落,瑟瑟發抖的女孩。

眉心擰得緊緊的,欲言又止。

他試著靠近,女孩看到了,渾身抖得更厲害了。

慕少言深吸一口氣,示意警衛先出去,在門口等著,警衛一走,他便邁開長腿,緩緩靠近。

「你別緊張,我不是壞人。你告訴我,你有沒有受傷?哪裡疼么?」

更朋友從射擊俱樂部分開,他開車要回公司,雨勢太大,再加上B柱盲區,他撞倒了她。

慶幸的是,雨勢太大他的車速不是太快,女孩被撞倒后,他第一時間下車查看,要帶她去醫院。

誰知道,她反應激烈,不肯去醫院。

她渾身都被雨淋濕了,他也不例外,索性就把她帶到了最近的一家酒店。

到了酒店后,他聯繫了警衛,警衛立即趕到。

女孩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一個勁的發抖,看著他的目光十分警惕。

慕少言一再表明自己不是壞人,不會傷害她,在沒確定她是否受傷之前是不會讓她一個人離開的。

不知道是哪一句話說錯了,讓她更受刺激。

坐在地上,把自己縮成一團,身子抖如篩糠。

看得慕少言於心不忍,出於責任,他必須確定她是否受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