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間房門打開,出來了北川球,他也已穿回了原本的一身黑衣,只差拿掉

第四間房門打開,出來了北川球,他也已穿回了原本的一身黑衣,只差拿掉

了蒙面布。

跟著,魏靈從第五間房行出,弓帶了、韜背了,一切就緒。

「不急嗎?」徐乞峻聲道,同時以眼角餘光向樓下的客棧大廳一瞥。

眾人望去,這湖口鎮原本也是準備參加『廬光集英會』的武林群雄一個落腳

地點,每間客棧幾乎都爆滿了,此時客棧大廳已是一片人聲鼎沸,見其情勢,廳

中二十餘名好漢居然都已準備妥當了。

徐乞又睨向王道與石緋 ̄那眼神是說:就剩你們倆個!一點憂患意識也沒!

王道、石緋滿不好意思的縮起頸子,關上房門。想是更衣去了。

跟著,又兩人走到徐乞身旁,皇甫望與君聆詩。

此三人聚首,廊旁、廳上聲音忽然小了許多,從高談論闊變成了交頭接耳。

若是王道或石緋,定會流露出欣羨的眼神,但魏靈、北川球卻曉得 ̄這是理

所當然的事情。

皇甫望與徐乞是北武林的巨頭、君聆詩是當今南武林首屈一指的人物,其『

天賦異才』的名頭,便是一塊招牌,響亮之極的招牌。

即亦是說,即使君聆詩的四肢筋腱被斷,但他的頭腦仍然令人無法忽視。

而且,這三個人還是好友,也是南北武林能否連成一氣的關鍵人物!

「五師弟,走吧。」皇甫望說道,而後洒然向樓下走去。

徐乞也跟了下去,君聆詩向君棄劍道:「我們三個都受邀為評判,得先過去

了。你們準備好,就快出發吧。」

君棄劍應是,君聆詩也走了。

跟著,王道開門探頭道:「喂!斂!徐幫主、皇甫盟主、君無憂都當評判去

了,那對我們不是很有利嗎?」

王道不懂調節音量,這句話教全客棧的人都聽到了,一時鴉雀無聲了、同時

也招來不少質疑的目光。

一陣詭異的寧靜之後,另一陣交頭接耳開始了。

魏靈急了,伸手一把擰住王道的耳朵,低聲道:「你作死么!這種事可以拿

出來說的?」

王道似乎自知失言了,不躲不閃,也不掙扎,便任著魏靈擰耳。

石緋開門出房,一時也呆了。

連北川球都變得一愣一愣。

君棄劍則說道:「別傻了,不可能對我們有利的。徐叔叔處事一向公正無私

、二爹從小就教我不隱己過、皇甫伯伯雖然不拘小節,但也公私分明。他們對我

們只會更嚴格!」

這段話原本不錯,不只是要警示王道,更大原因是說給樓下的人們聽的。其

實更重要的是 ̄徐乞、皇甫望、君聆詩都是極負盛名的人物,他們如果循私苟且

,豈無其他明眼人看得出來?他們絕無可能拿自己的聲名開玩笑。

但說完以後,君棄劍卻感到奇怪了 ̄王道仍無反應、石緋仍呆、北川仍愣、

魏靈沒有改變動作、樓下大廳仍是一片寧靜。

居然沒人敢吭上一個大氣。

這時,君棄劍心頭一閃,才查覺自己身後有人!

若未領會『辨氣』要領,只怕他仍無能查覺。

君棄劍猛然回頭,見到那人,饒是他素有天塌不驚的膽識,竟也懵了!

這是怎樣的一個人?

不!她是人嗎?

面前是個女子,看去年約十七、一身青綠紗衣、頭上用根翠玉釵挽了懶雲髻

,幾縷烏絲飄覆在她線條柔美的面頰上,朝日始出,在耀眼的光芒映照下,更顯

得她的膚色晶瑩無瑕,水亮到幾乎透光……

她略稀著雙眼,在睫毛遮掩之下,目光顯得有些,但雙瞳極黑、黑到發

亮!

這亮度只不過是透過睫毛射出的,一時卻讓君棄劍感到眩了雙目!君棄劍心

頭一驚,連忙移開目光,再不敢直視這女子的雙眼。

雖只是一眼,但君棄劍知道了,知道為什麼王道沒反應、石緋要呆、北川要

愣、為什麼整個客棧無人吭聲了……

此女俏若天人,將眾人魂魄都攝去了!

就連同為女人的魏靈都失神了,何況是男人?

君棄劍自然不是沒見過美人,他的乾媽謝禎翎,當年號稱『江州第一美人』

;阮修竹也自稱『彭蠡湖畔第一美女』;錢瑩是讓劍南節度使崔旰捨不得殺的千

金小姐;便是堀雪、或魏靈、甚至瑞思,雖然都是不同種族,也各有各的特色

,個個都算得上清秀端正……

謝禎翎體弱纖纖,食淡飲清,美得不染塵俗、我見猶憐;阮修竹几妝略點,

便即艷色照人;錢瑩原本家財萬貫,以衣飾體,狻能勾勒出女人肩窄腰細的柔美

體態……

但……君棄劍一一回想,不管是怎樣的美人,與這少女一比,居然盡皆失色

了!

這少女面上無妝,這一點與謝禎翎是相同的,但她卻沒有謝禎翎的贏弱,臉

部線條比起謝禎翎的削瘦,顯得容光飽滿;她的目光燦爛,卻不同阮修竹是以眼

影襯托才能顯出,實是渾然天成;她的素綠紗衣既柔且雅,似乎與錢瑩一般丁態

萬千,卻又沒有那股貴氣……

她有眾家美女的優點、但沒有缺點!

這少女,美得,不像人!

「徐叔叔……皇甫伯伯……」那少女出聲,其聲如黃鶯婉轉,同她的人一般

扣人心弦:「還有二爹……你是君棄劍吧!」

「姑娘是?」君棄劍低著頭問道。說話不看著對方,其實是很不禮貌的,但

君棄劍卻不得不如此!他根本不敢看這女子的雙眼!

「我是……」那少女隨即應話,但軋然而止,頓了一頓,才又續道:「我是

『玉』。」

玉……?對!只有最好的玉,像和氏璧這樣的玉,才能雕出這麼美的女子!

君棄劍道:「那麼,玉姑娘,有何指教?」

『玉』微笑道:「沒有啊,看看你而已。」說完,她蹲低了身子,以迅雷不

及扭頭閉眼的速度,與垂首的君棄劍打了個照面。

君棄劍悚然一驚,急忙轉過身子。

『玉』,居然比泰山崩倒更可怕!

見到君棄劍的反應如此,『玉』笑了,笑得很開心,笑得眾人心醉神馳 ̄若

未親耳聽見,絕無人相信,世上能有這麼好聽的笑聲!

整個客棧靜靜的,唯有『玉』的笑聲回蕩其中。

在笑聲之中,『玉』又說道:「你好好加油,別丟了漢人的臉喲!」說完,

下樓了,走得揚揚自如,對於整個客棧上下二三十人為其而呆,似沒一點在意。

但君棄劍讓她的話震懾了 ̄丟漢人的臉?

愈接近廬山腳下,人就愈多。

待真正到了廬山的山門時,雖是意料之中,但人潮之洶湧,仍然會使人瞠目

結舌!

放眼望去,足足三千餘人!不論老的、小的、男的、女的、矮的、瘦的、胖

的、壯的,簡直無所不有了!

眾所矚目。

三月二十四日。

廬山集英會。

就是今天了!

「狻大場面。」王道說。

經由兩場靈州戰役的磨練,王道顯然已經習慣看到這麼多的江湖人了。

山腳下十分熱鬧,各路豪傑多少相識,人人都忙著四處訪友致禮;當然也有

一些人一言不發、旁若無人的或站或坐,身上皆散發著一股不可一世的氣息。

這些不湊熱鬧的人,絕大部份是準備代表各幫各派與會的好手,正在養精蓄

銳,自然不會浪費力氣在打招呼這種無聊的事情上。

「你們都知道這次大會有多重要吧……」佇足於人群之外,君棄劍向身後四

人肅然問道。

北川球沒反應、石緋點頭、王道則說道:「一開始,我們只是想阻止雲夢劍

派而已……如今雲夢劍派已不與會,似乎也……」

「笨蛋!」魏靈啐道:「雲南、吐番、倭族都在對中原土地虎視眈眈,若南

武林群雄不能像北武林那般眾志成城、聯手抗敵,怎能擋得下?」

石緋聞言,臉上微微變色。

君棄劍道:「緋,現在還來得及……不勉強你。」

「不,沒關係。」石緋乾笑道:「我相信……父親也不贊成戰禍。如果南武

林能連成一氣,就是讓父親有說服我王的一個好理由了。」

君棄劍頷首,跟著轉向北川球道:「北川,你呢?」

北川球的眼神極為篤定。

他無法回答,以眼神作答。

「有一句俗諺……」君棄劍緩緩言道:「『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其實在

江湖上,誰不想稱王稱霸,成一方光景?故若無一文德、智德、武德超群者出面

領導,整個武林便如同一盤散沙!皇甫盟主與徐叔叔都是極有聲望的人,那是不

錯,但畢竟他們所屬幫派都隸於北武林派譜,南武林真正心服他們的人,實在寥

寥無幾!能服南武林群雄者,『雲夢三蛟』是其一……」

「但我們立場敵對!」王道搶言道。

「沒錯,立場敵對。我們能信賴的人,唯有『天賦異才』!」君棄劍正色道

:「如今二爹不能親自出手,我自然義無反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