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門再次閉合,龍六的神情從目瞪口呆恢復正常,看著龍深夜的眼神卻有些微妙。

等門再次閉合,龍六的神情從目瞪口呆恢復正常,看著龍深夜的眼神卻有些微妙。

看小白貓那一見爺就跟見了鬼似的反應,嘖嘖,沒想到他家爺討厭貓的事竟然到了這種程度,連只貓都有自知之明了。

龍深夜此時已經收回了盯著門方向看的視線,眉頭卻仍然皺在一起。

他低頭繼續處理手頭的文件,良久才開口問龍六:「什麼事?」

因貓的打岔,龍六一時忘了自己來龍深夜書房的目的,龍深夜這一詢問,他終於想起來。

「爺,我這次在歐洲巡迴演唱,去了趟蘭特家的古堡,發現霍爾暗裡豢養著一群奇怪的不死人。」

至於為什麼去那,他就那點盜寶的愛好,他家爺清楚得很。

回想著自己看到那些人的模樣,龍六緩緩敘述。

「那些人皮膚髮青,長著獠牙,眼睛暴突,行動間四肢僵硬卻不遲緩。

「我看到霍爾在進行測試,讓手下對那些人進行攻擊,結果任何攻擊都無效,除非破壞腦袋,很像……」

頓了頓,龍六接著道:「很像電影里的喪屍。」

龍深夜唰唰簽著名的手一頓,又繼續寫了起來。

「這件事交給底下的人去查,你再去一趟蘭特家,把霍爾手裡那枚蘭特家的家族印章帶回來。」

印章?

「是,爺!」

龍六應聲應得飛快,音調里毫不掩飾幸災樂禍的雀躍。

看來他這趟去蘭特家真是去對了,作死的霍爾,又弄些幺蛾子出來,這回惹得爺不耐煩不跟你玩了吧。

偷霍爾那廝的寶貝,他再樂意不過了。

龍六接了任務離開,逃命飛奔的冷寶貝也回了沅嬸房裡,往貓窩一鑽,被子一蓋,縮進去躲了起來。

原本只是裝裝樣子,不想真的睡了過去。

萌妻甜如蜜:封少,超寵噠! 等她再次醒來,已經過了中午。

伸伸懶腰扭扭脖子打打拳,終於清醒地睜開眼,某貓後知後覺,發現沅嬸正坐在一旁一臉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她。 貓脖子一縮,難道那老頭告貓的狀了?

對於心裡的猜測不確定,她朝著沅嬸疑惑地喵了聲。

沅嬸頓時板起了臉:「你這小東西,還沒洗澡就鑽窩裡,看看,弄得多臟。」

咦,不是那事啊!

某貓鬆了口氣,等反應過來沅嬸說的是什麼,一雙貓眼立馬瞪得老大。

下一秒,貓身凌空,她被沅嬸從窩裡抱了出來。

扭頭一看,黑色的梅花印子密密地排列在粉色的墊子上,小被子上也蹭了不少爪印灰塵,被沅嬸兩根手指嫌棄地捏起來扔到一旁。

這下,冷寶貝整隻貓都不好了。

為了將功贖罪,沒等沅嬸動作,她先一步跳下了沅嬸的懷抱,顛顛地跑到放置貓家當的小柜子那。

抬爪一勾,輕鬆打開櫃門,叼了乾淨的被子墊子回來放到窩裡,然後跑到沅嬸跟前蹲下,討好地喵一聲。

沅嬸被貓一連串列雲流水的動作弄得目瞪口呆,等反應過來,忍不住心裡愛憐,伸手往貓高抬的下巴處撓了撓。

見貓一臉享受地眯眼,她笑出了聲:「你這貓兒,快成精了都。」

一句話,把冷寶貝嚇了一大跳。

借著眯著的縫隙小心翼翼打量沅嬸的表情,確定她只是隨口說了這麼一句,貓才鬆了口氣。

眼珠子滴溜溜一轉,冷寶貝心裡有瞬間的明悟。

或許她不需要刻意裝傻充愣,稍稍聰明點也是可以的。

畢竟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一隻聰明的貓還不至於讓人聯想到貓的體內住著一個人的靈魂。

沒見七嘴那鳥兒天天都學人說話呢。

這麼一想,冷寶貝不由慢悠悠晃著尾巴,在沅嬸跟前踱起了步子。

髒兮兮的梅花肉墊還一步一翹,晃眼得很,提醒沅嬸貓髒了,該洗澡了。

善解貓意的沅嬸很快拿上貓的洗漱家當,抱著貓進了浴室,給貓洗了個美美的泡泡浴。

洗完后,為了獎勵貓的聰明,她做了盤美味的水晶肘子,把貓撐得肚子圓滾滾的。

一步三晃地扭著小貓腰,冷寶貝好不容易才走到平常修鍊的湖邊。

雖然不清楚沅嬸是知道了她闖禍不以為意,還是根本不知道。

但這事不足以影響貓吃飽喝足,又想到魂魄修復好之後那滿腔打了雞血似的修鍊熱情。

選了顆樹蔭很大的柳樹,她趴到草地上打了個美美的飽嗝,很快放空思想,認真修鍊起來。

三個小時后,入定中的小白貓突然腦袋一側,往草地上一滾,大聲喵著嚎了起來。

天要亡貓,天要亡貓哇!

原本在修復魂魄時沒了多餘的異能還不明顯,如今開始積攢異能了,冷寶貝才發現自己的異能修鍊出問題了。

為什麼說出問題?

修鍊了那麼久才凝鍊出一根頭髮絲那麼細的異能,比當人那會兒修鍊難了不知多少倍,不是出問題是什麼!

這下好了,她要到何年何月才能恢復從前的2S?

貓那麼短命,也許她到死都恢復不了……

心情前所未有的沮喪,越沮喪貓翻滾得越厲害,漸漸地翻到了湖邊,眼看再一個翻滾就要跌進水裡。

驀地,翻滾著的貓動作一頓,猛地跳了起來,一雙貓眼精亮精亮的發著光。

怎麼忘了那隻瓶子,貓還沒弄懂是怎麼回事呢,要是搞清楚了,多找幾個那樣的,豈不是分分鐘異能就漲了!

還有那客廳里一丟兒的寶貝……

小白貓嘿嘿咧著貓嘴,哈喇子差點流了一地,心動不如行動,它撒開貓丫子就朝龍潭的住處飛奔而去。

路上遇到龍旭陽,還用兇猛的貓撲表達了自己深深的愛意和對對方在龍深夜的惡爪下英雄救貓的感激。

之後又纏著他撒了會兒嬌,耽誤了一點功夫,等貓到達龍潭那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的飯點。

因著冷寶貝闖的禍,龍潭成功約到了沅嬸,正好是今晚。

某貓躲在牆角遠遠看到龍潭的時候,差點閃瞎了貓眼。

精心打扮過的龍潭,此刻滿面紅光,一頭烏髮梳到腦後,穿了新做的銀黑色西服,整個人年輕了至少十歲。

最重要的是,他頂著一張和龍深夜三分相像,做了美容皺紋淡得幾乎看不見的臉!

老男人原來這麼好看!

冷寶貝星星眼對著龍潭發起了花痴,直到視線里連龍潭的車子尾巴都沒了,她才回過神來抬爪擦擦貓嘴。

一直小心翼翼躡著的爪子被重重放下,趁著傭人注意力不在地上,她大搖大擺地走進了龍潭家的客廳。

一進去,冷寶貝就眼尖看到原本放元青花瓷瓶的地方又多了只瓷瓶。

用爪背揉揉貓眼,喵,怎麼感覺和打碎的那隻一模一樣?

踱步過去細細打量一番,冷寶貝恍然,這根本就是那隻碎了的嘛。

不過手藝真不錯,差點把火眼金睛的貓都糊弄過去了。

這麼想著,冷寶貝抬起爪子往上面一探,摸了摸瓶身。

沒有感受到靈氣,她皺著貓臉嫌棄地放下爪子,然後眼一瞄,兩眼發光地看向旁邊另一個格子里的白玉鎮紙。

走過去爪子一探,喵,有靈氣!

雖然比起青花瓷瓶少了點,可蚊子再小也是肉哇。

吸完鎮紙里的靈氣,冷寶貝明顯感覺自己頭髮絲大小的異能粗了,起碼有滑鼠線那麼大。

帶著雀躍的貓心,接下來她跳到博古架上,一件一件的,把上面所有寶貝都摸了個遍。

異能從沒品級一躍到了E級,與此同時,她也發現古董裡面是否蘊藏靈氣和靈氣多少的規律。

年代越久遠的物品,靈氣越濃郁。而且這種靈氣和外面空氣中的靈氣有著質的差別,高了不止一個檔次。

而這個規律,竟然剛好與貓心裡對寶貝的渴望程度成正比!

原來她對寶貝的執著之心是有原因的,只是變成貓后才體現出來。

果然老天沒有拋棄她么,這是錯手把她一個人變成一隻貓之後的補償?

要真是這樣,這個補償還真是太合貓心意了!

小白貓抱著一根快有它貓頭一半粗的毛筆,在架子上咧著貓嘴嘿嘿嘿,笑得腦袋直點。

而等貓笑夠了,角落裡唯一還存著靈氣,裝在檀木盒子里,被留到最後的蒼青色三角爵也落入了貓的視線。

這,正是被影搶去的那隻。

哼哼,看看,到最後還不是照樣落入本寶寶手裡!

冷寶貝圍著那隻和她一樣高的爵轉了好幾圈,然後擺出個猙獰的表情,爪子貼了上去。 轟!

一股前所未有的精純靈氣湧入腦海,貓身一震。

腦海里的精神力不斷上漲,竟然直接跨過E級的門檻,躍升至D級!

通體舒暢,渾身充滿力量的感覺又回來了,某貓大喜的同時看著那隻蒼青色爵有些發愣。

要知道她從無等級晉陞到E級可是幾乎吸收了這裡所有含有靈氣的古董,至少有上百件!

可現在,她只是吸收了面前這隻三角爵的靈氣,就從E級晉階D級,這說明什麼?

說明這隻三角爵的珍貴程度,超出了這裡所有寶貝的總和!

哇哈哈,賺大發了喵!

發愣的小白貓貓嘴越咧越開,一隻爪子還貼在爵身上,另一隻爪子卻往架子上一拍一拍,樂得沒了邊兒。

得意忘形的後果,便是異能不知不覺從爪子上溢出。

下一秒,從貓爪接觸的一點開始,整個博古架無聲蔓延龜裂開來,轟一聲,塌了。

伴隨著嘩啦啦的巨響,博古架上邊的擺件一股腦兒摔在地上,就是有地毯鋪在那,也毀了十之八九。

某貓早在發覺不對時就跳到一旁的落地古董鐘上蹲著了。

如今看著一地的狼藉,瞬間傻眼。

網游之星宇歸刃 偏這個時候,外邊傭人匆匆的腳步聲傳進了敏感的貓耳朵。

某貓回神,趕忙從落地窗開著的一側處跳了出去,堪堪在傭人進去的剎那成功逃離。

這回鬧得大發,她根本不敢回沅嬸那。

不過如今身懷異能,龍堡暗處的守衛分佈根本躲不開她的探查,貓也不怕會被逮著。

去廚房偷吃了一整隻燒鵝后,某貓就尋了個隱秘的角落,用精神力布了個簡易防護罩,沒心沒肺地睡了過去。

翌日醒來,貓在暗處躲了會兒,看了一出好戲,樂得差點沒捧著肚子打滾。

原來昨晚的約會與沅嬸沒多大進展,回來後龍潭原本心情就不好,再得知自己的寶貝收藏被毀了十之八九后,當場大發雷霆。

而沅嬸回來后沒見著冷寶貝,出動了一大批傭人去找。

找了很久沒有結果,剛好聽聞貓毀了龍潭一屋子的收藏品,龍潭揚言要殺貓的事,大晚上的,嚇得直接跑龍潭那登門要貓去了。

龍潭自然不可能交得出貓來,沅嬸卻認定了龍潭抓了貓不肯還給她,甚至說不定已經把貓殺了,當場就哭得梨花帶雨。

這下龍潭整個人都不好了,好不容易把沅嬸哄回去睡覺,自已一夜未睡,也派人四處找起了貓。

如今他是恨不得冷寶貝能立馬從哪個角落裡跳出來替他澄清冤屈,至於殺貓,他哪還敢?

就是找到了,他也得把貓當祖宗供起來。

貓醒來后就從傭人的你一句我一句中聽了事情的大概,能不樂嗎。

原本她還想讓龍潭干著急久些,不想去廚房找食的時候,遠遠的瞥見了沅嬸紅腫的眼睛以及眼裡濃濃的擔憂。

感動又愧疚之下,冷寶貝一下就從暗處躥了出來,撲進了沅嬸懷裡。

沅嬸又哭又笑又罵,某貓喵喵喵撒了很久嬌,才把沅嬸哄好,當場給她做了美味的蟹黃酥。

這件事後,貓在龍堡的地位直線上升,愈發得寵,小日子也過得越來越滋潤。

臨近清明時節,雨漸漸多了起來,冷寶貝最近都待在湖邊的涼亭里修鍊,遠沒有躺在草地上來得愜意。

這日清早太陽高掛,難得好天氣,貓心情大好,顛顛地跑到湖邊草地上曬起了太陽。

只是沒等她躺下多久,一隻大型金毛犬突然遠遠地飛奔過來,沖著她就是一通狂吠。

「臭貓,狗爺來了,還不快過來拜見!」

冷寶貝眼皮都沒抬,翻了個身,繼續懶洋洋地曬太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