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風乙墨把所有寶物全都轉移到須彌鐲內,又找到了十幾塊地火元晶,全都一股腦的餵給修羅黑芯焰,卻好似石沉大海般,毫無反應。看來五級靈焰想要晉級,難如登天啊。

等風乙墨把所有寶物全都轉移到須彌鐲內,又找到了十幾塊地火元晶,全都一股腦的餵給修羅黑芯焰,卻好似石沉大海般,毫無反應。看來五級靈焰想要晉級,難如登天啊。

不過,風乙墨在最後一個箱子里,發現了許多陰屬性靈藥,想來端木邪也是打算煉製一些陰靈丹,來吸引各種鬼物,輔助他修鍊的。

閑來無事,風乙墨逐一檢查數百玉簡,裡面有整個黑木崖的詳盡地圖,還有一門名為「替身術」的神通,就是之前端木邪被吞魂蟲、修羅黑芯焰層層包圍后施展出來逃跑的神通,可以通過血煉后的某種特殊物品代替自己,解除自身危機的法術神通。

風乙墨自然不會放過,關鍵時候,替身術可就是一條命啊!

兩日後,風乙墨進入了南海海域之中,搖身變成黑星的樣子,坐在雷角蛟身上,隨便找了一個四級海妖,問出綠竹林的方向,直奔那裡而去。

有了雷角蛟五級低階骨傀儡的強大氣息,一路通暢,四天後,來到了一片綠色海水的區域。

所謂的綠竹林,不是生長在陸地上,而是就在海里,而去,這裡充滿了生機,沒有被死氣所侵蝕!

綠竹林,就是死亡之海裂谷的盡頭。

風乙墨收了雷角蛟骨傀儡,下沉,進入海底,頓時發現了異常。

一根根手臂粗細的綠竹竟然高百餘丈,深深紮根於海底的泥土之中,而且佔地面積極為廣袤,足有數千畝之大,且每一根綠竹都是按照特定的陣法所排列!

風乙墨表情嚴肅起來,他之所以能夠發現這裡的綠竹是某種陣法形式所排布,那是因為他是禁制、陣法宗師,而且擁有天眼瞳,可以看出很遠。

而蓮兒、龜叔卻沒有這個能力,因此,他十分肯定,蓮兒、龜叔被困在綠竹林中的某一處了。

風乙墨小心翼翼的走入竹林之中,眼前的場景頓時為之一變,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綠色,生機盎然,是一處絕佳的修鍊場所。

不過,風乙墨沒有心思在此修鍊,繼續向縱深方向穿行,可是誰知身後的綠竹竟然發生了移動,原本前方的一條通道突然消失,他完全陷入了莫名的陣法之中!

儘管他已經是陣法宗師,而且在石林經歷兩個多月的刻苦鑽研,哪怕《萬陣圖》中有萬餘種陣法,卻沒能看出眼前的大陣是什麼陣!

風乙墨神情凝重,把天眼瞳施展到極致,默默的觀察,尋找此陣的破綻所在,可惜原地轉了兩圈,都沒有發現任何破綻。這一下他不淡定了,任何大陣都是由陣基、陣線、陣柱所構成,必然有強有弱,不會沒有任何缺陷,如果都是完美無缺的,那麼無人能破陣!

可是,眼前的綠竹林就是毫無瑕疵!

風乙墨取出兩桿五級破陣旗,向正前方拋去,破陣旗落下,宛如泥牛入海,沒有激起任何漣漪。

五級破陣旗是他目前最高級別的破陣旗了,看來以陣破陣是行不通了。

接著,風乙墨祭出鎏虹追風劍,對準前面的一棵綠竹劈落,以鎏虹追風劍的威力,哪怕前面是一座山,也能一劈兩半,誰知落在一根手臂粗細的綠竹之上,竟然微微一顫,把極品法寶的鎏虹追風反彈了回來!

情人的法則 伸手召回鎏虹追風劍,風乙墨放出了修羅黑芯焰,黑色的火光把海水都點燃了,火光衝天,瞬間就充滿了整個空間!

五級靈焰,足有把極品法寶都能焚毀,燒到綠竹面前,卻再也無法更進一步!

似乎,在風乙墨所在空間,形成了一個極為強悍的護罩,擋住了他,同時也阻擋住各種攻擊手段,他被困在裡面了!

見各種手段都沒有辦法,風乙墨反而冷靜下來,盤膝而坐,開始修鍊,修鍊陰陽訣!

這十幾天行來,除去花費大量時間磨掉端木邪儲物袋上的神識外,根本沒有時間修鍊,死亡之海可不是一個好的修鍊場所,哪怕風乙墨修鍊的是陰陽訣也不敢。那是因為海中存在許多未知的危險,別說走火入魔的事情,就算被某一強大海獸咬上一口,也犯不上。

更重要的是在此修鍊陰陽訣,可以感受生機、死氣!既然被困於此地,那麼他不相信外面的死氣不會一絲泄露不進來,只要找到死氣的具體方位,那就是此陣的破陣所在!

然而,經過一天一夜的修鍊,不僅沒有吸收一縷死氣,就連此地濃密的生機也沒有鑽入他的右手,左手陰、右手陽,好像完全是失去了作用!

而且,丹田內的靈力沒有一絲增長!

此地生機濃郁,以陰陽訣的吸收,完全可以陰陽轉換,而且進入元嬰期,對靈力的吸收速度加快了數倍,即便只有一天一夜的時間,也應該有所增長!

這十分不正常!

停止修鍊陰陽訣,改為九天罡風訣,充沛的靈力蜂擁而至,修為以驚人的速度快速瘋漲,一日千里的樣子!

這更加不正常!

風乙墨停止修鍊九天罡風訣,變成玄冰勁,結果,跟九天罡風訣一樣,飛速增長起來,速度驚人!

風乙墨深吸一口氣,停止修鍊玄冰勁,站起身,迎著綠竹緩慢走去,一步、兩步,三步,一直貼到綠竹之上,結果,他的身體直接穿透了綠竹,來到了外面!

而眼前遍地的綠竹全都消逝不見,依然是無盡的黑色海域,只不過多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大黑洞!

那綿延百萬里之遙的裂谷就是從這個黑洞起始,無限制的蔓延! 黑洞四周,布滿了無數森森白骨,宛如一個骨山,可以看出絕大部分都是海妖,甚至看到了數具五級海妖、古獸的骸骨!

風乙墨獃獃的望著黑洞出神,弄不清之前的綠竹林是真實的,還是現在的黑洞是真實的,連忙運轉九天罡風決,卻發現無法吸收任何靈力,當他改為陰陽訣,濃濃的死氣湧入左手,而且許久不曾出現的淡淡波紋湧現,從左半邊身子向右邊蔓延!

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

原來之前的都是幻境,跟真實一模一樣的幻境!而且是能夠深入人心,探查到內心深處所想的幻境!

在死氣遍布的死亡之海中待久了,人心就渴望豐盈的生機,而在修道之人內心深處,無比渴求修為增長,因此,修鍊九天罡風訣、玄冰勁的時候,就會感到修為無限增長,那是幻境激發了人類心中的貪婪所致!

如今,風乙墨弄不清之前釋放修羅黑芯焰、破陣旗等行為有沒有發生了,或許,那就是他本身最原始的一種抵抗的念頭罷了。

生死道道韻之紋越來越清晰,遍布了他的全身,在其身邊周圍形成了一片詭異的充滿一道道黑白紋路的區域!

良久,道韻紋消失,風乙墨丹田內的黑白陰陽圖上浮現出一道極其清晰的紋路,從中間,把黑白兩部分完全穿在一起,似嚴格的分割了陰陽圖,又似貫穿上下,更好的溶合黑白兩色。

風乙墨雙目恢復了清明,回頭望了望,如此精妙的連天眼瞳都看不出一絲破綻的幻境到底是如何形成的?裡面看不到任何陣基、陣柱,好像十分平淡無奇,十分自然,自然的無懈可擊!

風乙墨向黑色的巨坑走去,但凡看到的五級妖獸骸骨全都毫不客氣的收起,四級的根本看不上眼了。

穿過的白骨山,來到巨大深坑邊緣,可以感受到深坑裡散發出來的死氣,比外面的濃郁了十數餘倍!尋常人來到此地,連半柱香都待不了,便會被死氣掠奪了生機,變成死人,然後就成為那一堆白骨中的一員了。

那些骸骨就是誤入綠竹林中的各種妖獸,被死氣所侵蝕后,慢慢的血肉消融,剩下一堆堆的白骨,更久遠的,恐怕連白骨都不曾剩下了。

施展天眼瞳,透過濃濃的黑煙,風乙墨看到黑洞洞口之下三百於丈的位置,懸浮著一個綠色的龜殼,只不過丈許大的綠色龜殼邊緣全都成了灰白色,生機喪失,只有在龜殼中心位置,形成了一個三尺左右的圓形區域,一個淡綠色的半透明護罩護住了一條黑色的黒鯢魚!

風乙墨看的清楚,那個半透明護罩乃是綠龜以自身強大的生機所凝聚,目的就是保護那一條黑鯢魚!

綠龜就是龜叔,而黑鯢魚便是七公主蓮兒!

風乙墨不再猶豫,撿起一根長五丈的獸骨,猛的插黑洞旁邊的地裡面,困龍鞭一甩而出,纏繞在獸骨之上,然後握緊了鞭把,向下方躍入。

龜殼似乎覺察到有人接近,四肢以及腦袋從龜殼內深處,抬頭仰望,看見風乙墨,身形翻滾,重新變成了龜叔。只不過這一次,他臉上蒼白,暮氣沉沉,渾身充滿了死氣,頭髮全都掉光,眼珠渾濁。上一次在暮光城是假裝行將就木,這一次卻是真的。

冷情總裁強佔我 「風相公,蓮兒就託付給你了。你來的正是時候,再晚幾天,老奴就堅持不住了。」龜叔雙手把黑鯢魚托給風乙墨,極其虛弱的說道:「沒有想到第一個來救我們的竟然是你,蓮兒果然沒有看錯你!」

風乙墨連忙伸手接過黑鯢魚,問道:「龜叔,蓮兒她沒事吧,還能恢復人形嗎?」

龜叔嘆了一口氣,道:「蓮兒道行太淺,此地死氣太重,老奴一個疏忽,讓她傷及根本,顯出本體,只能等她一點點修鍊了,想要成為人形,恐怕得數萬年之久!」

風乙墨忽然想起此行的目的,連忙取出化形草,塞到黑鯢魚嘴裡,手中的黑鯢魚微微一動,再一次變成一個漂亮的赤裸著身子的蓮兒姑娘!

「化形草!」龜叔驚喜交加,「謝謝風相公,你真是蓮兒的貴人!謝謝!」

風乙墨尷尬的一手摟著赤身露體的蓮兒,道:「龜叔,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咱們上去再說!」

「好,老奴聽風相公的!」龜叔點頭應諾,可是沒等二人有所行動,黑洞下方湧出一股巨大的吸力,龜叔身形急速下降,風乙墨連忙伸腿勾住了龜叔。

「龜叔,抓住我的腿,咱們上去!」風乙墨低吼一聲,收縮困龍鞭,誰知下方吸力猛然增加,不升反降,困龍鞭被抻的筆直,兩個人好似流星般下墜!

而且,強大的吸力,把黑洞邊緣的許多妖獸骸骨全都吸了下來,混在海水之中,向二人頭上落下!

更可怕的是困龍鞭到了盡頭,而且綁縛鞭梢的獸骨被一寸寸拔出,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完全吸入深洞之中!

風乙墨大吼一聲,全力催動法力,收縮困龍鞭,可是頭上的空間完全被一具具妖獸骸骨所填滿,加上強悍的吸力,令他無法上升!

危機時候,龜叔蒼老的面孔露出淡淡的笑容,充滿疼惜的看了一眼還在昏迷的蓮兒,猛然鬆手,雙手不停的變化法訣,妖元激蕩,蒼老的面孔一下子變的通紅,年輕了許多。

「龜叔,不要自爆!」風乙墨大驚失色,龜叔正在施法,顯然想要以自爆產生的巨大衝擊力來對抗下方的吸引力,救他跟蓮兒出去!

「龜、龜叔,不要、不要啊!」風乙墨懷裡的蓮兒似乎覺察到龜叔的決絕,虛弱的睜開雙眼,淚水漣漣。

「七公主,老奴再也不能陪伴你了,你保重!風相公,拜託你了!」說完,身體驟然下墜,然後最後一道法訣拍在自己胸口之上,一道刺目的光亮從龜叔身體內爆發出來,那巨大的吸力嘎然而止,反而一股更加兇猛的力量從下而上,把骸骨、風乙墨二人推了上去。

「風相公,老奴身具玄武神獸血脈,以自身精血神通可以封印此地三百年!希望你能在三百年內找到解決這個黑洞的辦法。老奴在這一年多時間內,發現此洞非比尋常,應該是一處連接冥界的通道!一旦打開,冥界大軍將會無窮無盡的湧入,屆時,大陸將會生靈塗炭,永無安寧!老奴所能做的就是拖延開啟時間!洪銘大陸的安危就放在風相公肩上了,切記!」

風乙墨耳邊傳來龜叔的聲音,似乎只有他一個人聽到了,而蓮兒早已哭暈了過去。 果然,正如龜叔所說,在他自爆后,下面的吸力突然消失,黑洞一下子沉寂下來,變成了一個深潭。

風乙墨摟著蓮兒落在洞邊,連忙找了一件長袍被蓮兒穿上,抱著她向海面升去。

到了海上,低頭俯視,綠竹林依舊存在,顯出勃勃生機。

好逼真的幻境!哪怕已經堪破了真假,此時此刻,如果不是懷裡有一個蓮兒,風乙墨都以為剛才是一場夢!

至今,他始終沒有發現幻境是如何形成的,顯然,這個巨大的幻陣就是為了掩蓋那個無底黑洞的!

不在去想這個問題,放出雷角蛟直奔東海而去。他想明白了,想也是白想,龜叔說可以封印三百年,對於風乙墨來說,還是太過遙遠的事情,更何況,他修為太過低下,有心無力!

一天後,蓮兒悠悠醒來,抽泣不已,因為生機喪失太多,她十分虛弱,風乙墨便取出剩下的一粒回天丹給她服下,隨著藥力的溶化,蓮兒很快便恢復了正常,只不過每日還是以淚洗滿,暗暗嘆息,自責不已。

風乙墨也不知道如何勸慰,任憑她哭泣,或許這也能過讓她的傷心、悲痛緩解一下。

又過了幾天,風乙墨在神識中發現了黑星幾人,立即趕了過去。

兄妹相見,格外高興,蓮兒跟三哥黑星關係最好,先是抱住了三哥,俏臉上終於有了笑容,可是當聽三哥問起龜叔,頓時又傷心的哭了。

風乙墨簡單說了一下過程,只說龜叔為了救二人,自爆了,黑星聽的唏噓不已,暗叫可惜。

那綠竹林的秘密,風乙墨不打算說出來,龜叔所言也不過是片面之詞,萬一傳揚出去,引起大陸恐慌可就不好了。

既然找到了妹妹,黑星等人也就打道回府,在路上,黑星聽妹妹說,風乙墨竟然拿出一根十分珍貴的化形草給妹妹服用,對風乙墨佩服的五體投地,摟著他的肩膀道:「風兄弟,你這個人夠意思,不僅萬里迢迢來救我妹妹,還贈送了化形草,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要不咱們二人結拜如何?」

「三哥……」蓮兒聽三哥如此說,急了,如果風大哥跟三哥結拜了,豈不是就變成自己的哥哥了,這可不是她希望見到的。

「哈哈,開玩笑,開玩笑,風兄弟不必當真!」黑星忽然意識到什麼,連忙改口道。

風乙墨尷尬的笑了笑,不再吱聲。

快要接近水晶宮的時候,風乙墨覺察到須彌鐲內飛天神爪散發熒光,暗叫不好,鯊魚王竟然在水晶宮內,連忙止住了身形:「黑星兄,蓮兒姑娘,在下還有事情要辦,在此別過吧。」

蓮兒一愣,露出失望的表情:「風大哥這就走嗎?蓮兒還沒有好好謝謝風大哥的救命之恩呢。」

風乙墨淡然一笑,道:「你我已經是好朋友了,今後不要說謝來謝去的話,朋友之間不需要這樣。」

朋友嗎?僅僅是朋友關係?

黑星好奇的看著兩個人,咳嗽一聲,道:「七妹,既然風兄弟有事,咱們也不能耽擱人家不是?今後有時間可以邀請風兄弟到水晶宮做客便是。」

「好,咱們就一言為定!」風乙墨抱拳,正要離開,想起一件事,把雷角蛟骨傀儡拿出來,抹掉神識印記,遞給蓮兒,道:「蓮兒姑娘,龜叔不在了,這個傀儡你煉化了,也能傍身,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

蓮兒知道這可是五級低階傀儡,雖然比不上龜叔,卻十分強大,而且還是風大哥的一片心意,心中湧起一陣甜蜜,羞澀的收了:「謝謝風大哥!」

可是不能白白要了風大哥的禮物,蓮兒想了想,從脖子上摘下一個白色海螺殼,遞給風乙墨,柔聲道:「風大哥,這是傳音螺,成對的,你一隻我一隻,今後可以通過傳音螺傳遞信息,只要距離不超過百萬里便可以收到。」

「好,我收下了,告辭!」風乙墨接過傳音螺抱拳辭別。

跟蓮兒兄妹告別後,風乙墨直奔北方陷沙島而去。既然鯊魚王在水晶宮,那麼陷沙島便沒有他這個妖王鎮守,便可以趁機救出魚興周大哥來!

東海水晶宮與北海海域的陷沙島相隔了二十多萬里,以飛魚號的速度,足足航行了二十幾天,中途遇到了一次狂風大浪,浪高數十丈,充斥著方圓萬里的區域,不得已,他收了飛魚號,在海底一處礁石內躲避了一天,等風平浪靜才動身,繼續上路。

輕車熟路的找到了陷沙島,進入斷獄之中,卻發現裡面空蕩蕩,別說左山等人不見蹤影,就連之前遺留下來的屍體都已經清理的乾乾淨淨,根本沒有義兄魚興周的影子。

風乙墨在斷獄之中轉了兩圈,沒有任何發現,又進入當初囚禁義兄父母的暗室,裡面也是空空如也,好像所有的人都消失了。

鯊魚王把他們都挪到什麼地方去了?

風乙墨不相信鯊魚王能把魚興周大哥一家三口全都殺了。

就在他要離去的瞬間,發現牆角有幾道散亂的陣線,完全不成章法,如果是不懂陣法的人看到,都會以為胡亂畫上去的。

風乙墨心中一動,屈指點出,指芒四射,把牆上所有未完的陣線續接上,頓時出現了一行文字:二弟,為兄沒有危險,勿念。鯊魚王今天要把我們全都送走,至於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希望二弟見到此字快速離開,免的被鯊魚王碰到,有性命之憂!你我兄弟有緣再見!

看來這一段文字是義兄匆匆離開前寫下的,為了不被他人發現,故此用陣線掩飾,他知道自己是陣法師,可以完成陣線,便能夠看到裡面的文字。字裡行間內,充滿對自己的關心,生怕被鯊魚王所害!

風乙墨心中感動,伸手抹去了所有文字,離開了陷沙島。既然義兄沒有危險,又不知他的位置,也就沒有必要繼續留在死亡之海,上了飛魚號,他直奔大陸而去。

雷角蛟傀儡送給了蓮兒防身,因此,在飛魚號上,風乙墨把從黑洞得到的五具不知名五級妖獸的骸骨全都煉成了骨傀儡,即便一次最多催動一頭,留著也是好的。

風乙墨算了算時間,從離開玄陰宗到現在,四個月時間不到,芸姐說半年才能回來,時間還趕趟,便打算去一趟落羽河,看看有沒有殺害船家兇手的下落。

飛魚號既可以在死亡之海內暢遊,又能浮空飛行,省去風乙墨不少腳力,只用了七天,便再一次來到落羽河附近。

商道聯盟此時完全把控了落羽河所有渡口,並且對渡口進行了命名,還封鎖了唯一的浮橋,但凡想要過河的都必須乘坐他們的渡船,交納靈石。

這一種方式雖然引來眾位修士的不滿,卻無可奈何,只能忍氣吞聲,誰讓商道聯盟實力強大呢。 血陽渡口便是當日風乙墨看到食屍魚的渡口。

與當日相比,渡口面積又擴大了數倍,來往的修士絡繹不絕,令所有修士怨氣少了一些的是船資並沒有漲價,反而降了一些。

看著川流不息的人群,風乙墨感嘆商道聯盟的經營手段,僅僅一個渡口,一天獲利就不下百萬靈石!

一條落羽河,把玄陰宗、商道聯盟分隔開來,兩國的修士如果來往,必須穿過落羽河。

而且,風乙墨感覺今天的人比以往多了許多,一個時辰,他就發現足有萬餘修士從玄陰宗,去往商道聯盟。

莫非商道聯盟發生了什麼事情?

展開神識,便聽到幾個行色匆匆的修士邊走邊低聲交談:「陳兄,商道聯盟境內出現了化神期修士古遺址,是真的嗎?」

「管他呢,反正大夥都在傳,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無非是多花一次船資罷了。我可是聽說那個化神期修士古遺址乃是萬年前大陸排名第三的清凈散人的洞府,她可是化神後期修士!傳聞,她在眾人注目下羽化飛升,去了靈界!」陳兄神神秘秘的說道。

「是她!」同行的人一驚,隨即面露驚喜:「如果是她的洞府,寶物必定無數,找到任何一件就發了!走,快走,去晚了,連湯都沒有了。」

對於洪銘大陸的一些見聞,風乙墨通過玉簡,也略知一二,他得到的玉簡數以萬計了,自然有許多見聞實錄,其中就有十萬年內,整個大陸的修士排行榜,第一的是一個叫陸地仙的人,只知道其外號,無人知道他的世俗名字。

那個姓陳的修士提到的清凈散人就是排名第三之人,一身修為通天,罕有敵手。

而她聲名遠播遠勝排名第一的陸地仙,那是因為傳聞她飛升到了靈界!

風乙墨摸了摸鼻子,跟著陳姓修士,上了靠到渡口的船上。

「既然碰到了這個消息,怎麼能不去看看呢?」風乙墨微笑著選擇了一個靠邊的座位坐下,側耳傾聽,卻再也沒有聽到什麼有用的消息。

很快,船上的人滿了,大船啟動,緩緩向落羽河對面駛去。

在最後上船的幾個人中,風乙墨看到一個模樣清秀的小斯,身穿灰衣,頭戴

小冠,目光閃爍,並沒有坐在座位上,而是擠在一個角落,小心翼翼的樣子。

風乙墨看的清楚,小斯的臉上有一道道的黑灰,可是脖子纖細白皙,顯然是女扮男裝,修為僅僅是築基一層,腰間連個儲物袋都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