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志成一把推開紀世安,怒目而視,「我倒是想誤會她們,證據就在眼前,怎麼誤會?!」

紀志成一把推開紀世安,怒目而視,「我倒是想誤會她們,證據就在眼前,怎麼誤會?!」

球杆狠狠打在陳敏身上,紀傾心尖叫一聲,「媽!不要打我媽,不要打她!」

紀志成看著撲向陳敏的紀傾心,目光落向她的肚子,「你給我好好保住肚子里的孩子,這個孩子出生后,立即交給喬安撫養。」

紀傾心目光發狠的盯著他,「憑什麼!」

「讓喬安養你生的孩子,是看得起你!」紀志成一桿揮向她的背,力道不小,「我養你這麼多年,不是為了讓你跟我女兒搶東西的!」

紀家亂成一團,紀傾心的哭聲,陳敏的吼聲,紀世安的勸架聲,不絕於耳。

一個傭人,不動聲色的離開,打了一通電話。

…………

江洵掛了電話,立即對一旁的慕靖西道:「三少,紀志成知道親子鑒定被篡改的事了。私家偵探只查到陳敏和紀傾心,沒查到葉少。」

慕靖西神色冷峻,微微頷首,「繼續盯著紀傾心。」

「是,三少。」

慕靖西深吸一口煙,眸色深諳了幾分,「江洵,派人去查一查,三年前,喬安有沒有來過S國。」

這段時間,他每天晚上跟喬安同床共枕。

抱著嬌軟的身子,摸著細膩如綢的肌膚,嗅著她獨特的淡淡體香……

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與那混亂的一晚重合。

江洵面色凝重了幾分,「三少,您是懷疑,那一晚是喬小姐?」

慕靖西一手揉著額角,「去查吧。」

「是。」

航天基地,凌晨一點半。

慕靖西回到基地,主卧已經熄燈了,他推開門,放輕腳步進去。

剛要躺下,一隻嫩生生的腳丫子,精準的踹在他胸膛上。

黑暗中,慕靖西抓住胸前的嫩足:「喬安,別惹火!」 港口傳來的槍炮聲逐漸微弱了許多,被炮火侵蝕的黑夜也得以恢復它應有的模樣,寂靜無聲。

浩浩蕩蕩的車隊,穿行在位於黑海西海岸的荒原,蒙蒙夜色下,唯有月色與冷風同行,眾人失去了旅途剛開始時的新鮮感,不再七嘴八舌的閑聊,悶在馬車裡休憩。

鄭飛和布拉德在領先車隊五百多米后,放慢了速度。

馬蹄踏地,發出咯噠咯噠的聲響,布拉德抬頭仰望懸挂在樹梢的月亮,思緒翩翩。

「想起十幾年前,我被稱為英格蘭最有天賦的騎士,那時的我是多麼光彩。」他的眼神中傾露著深深的嚮往,語氣里,卻有著無可奈何的嘆息。

「從前的美好已經逝去,未來的曙光遠在天邊,把握好當下吧。」鄭飛抖了抖韁繩,向四周張望一番,希望看見除了黑色之外的風景,然而這不可能。

少頃的沉吟。

布拉德會心一笑,灌了一小口酒,問:「為什麼你的思想和我見過的所有人都不同,難道你們東方人都是這麼睿智嗎?」

「你猜。」鄭飛狡黠一笑,不作回答。

布拉德聳聳肩:「好吧,讓我們聊聊歡樂點的話題吧……剛才那個妞兒真不錯,你怎麼不把她泡了呢?」

鄭飛眉毛輕抬,正想說點什麼時,忽聽後方馬蹄聲陣陣,是飛快踏地的那種。

「我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說話間,兩人齊齊擰頭望去,只見一道馬背上的倩影,在紫羅蘭的月光下飛奔,大衣隨風撩起,頗具瀟洒之美。

「風一樣的女子。」望著愈漸逼近的阿曼達,鄭飛深吸一口氣,自言自語:「我怎麼總也甩不掉你。」

「乾脆睡了她不就好了,我敢保證她的腿可以玩一整夜。」布拉德露出專屬於男人的壞笑。

「她是個好姑娘,好姑娘不是用來玩的。」鄭飛淡淡說了句,調轉馬首默默等待。

很快的,阿曼達就到了他們面前,嘴角掛著少女式的微笑。

「終於趕上你們了!」她喘了口粗氣,高聳的胸前隨之起伏,弄得兩個男人禁不住就往那看,她倒是不在意,樂於展示自己的曼妙身材。

「我說,你為什麼總跟著我?」鄭飛作無辜委屈狀。

「因為無聊,想聽你講故事。」阿曼達體態輕盈地撥了撥長發,眨了下眼:「我最喜歡聽冒險家的故事。」

「不是讓壯漢給你講了么?」

「那個胖子,呃……」

一想到聖地亞哥那當眾「告白」,阿曼達就氣得撅起嘴。

從她的苦惱神情中,鄭飛看出了點什麼,不由得為聖地亞哥的撩妹水平發愁。

「可是你老跟著我,就不怕我把你強行壓在身底么?」

「你不會的。」阿曼達自信回答。

「我證明,他真的會……」布拉德在旁邊助攻。

阿曼達瞥布拉德一眼:「你會,但他不會,他是個非常有風度的紳士。」

顯然,阿曼達還不知道自己鄙視的這個男人,就是傳說中的殺手教父布拉德,否則她絕對不敢說這種話。

布拉德埋下頭,心底幽幽飄出個聲音:十幾年前我也是。

受到異性誇讚,鄭飛難免有些得意,但沒表現出來,屏住氣息。

「我身邊已經有女人了。」他一字一句地說,注視著阿曼達美麗動人的眸子。

「可是男女間不能存在正常的友誼嗎?」

「也許有的男人可以,但我不可以,有個女人整天在我面前晃,特別是你這樣的……尤物,我肯定控制不住。」停頓片刻,鄭飛聳聳肩,坦然道:「我承認自己好色。」

然而,他的話並沒有讓阿曼達產生心理隔閡,倒是起了反作用。

阿曼達雙手抱在下巴前,輕咬了下手指,眸子里流露出花痴般的仰慕:「我就喜歡誠實的男人,不像那些噁心的偽君子偽紳士。」

被冷落在一旁的布拉德情不自禁地想:難道是在說我?

「那個,我先回去了。」他尷尬地打斷了兩人的談話,調頭返回車隊。

一時間,鄭飛也不曉得該怎麼面對阿曼達了,畢竟自己的仰慕者是個惹人心動的美人兒,若是單從生理角度想的話,他非常渴望和她上床。

盯著她那雙又長又直的****,腦中源源不斷冒出香艷畫面,他的身體開始發燙,呼吸愈漸局促,只得岔開話題緩解一下。

「你想聽什麼故事?」

「隨便~」阿曼達覺得自己的堅持終於起了作用,殊不知……

「好吧,那就從亞特蘭大碼頭開始。」

夜色下,他講起了穿越到這個世界后的經歷,當然,略去了部分有關秘密的內容,畢竟現在還身處歐洲大陸,一切都得保密。

此時此刻,康斯坦察守軍的炮彈全部打光了,面對奧斯曼帝國海軍的猛烈攻勢,他們退出了碼頭,利用地形優勢開始了白刃戰。

鄭飛希望那名騎士軍官能活著,一方面是出於同情,另一方面是如果軍官倖存了下來,就會在戰爭勝利后告訴王室和百姓,是鄭飛幫助守軍扛住了進攻,那樣的話不僅能贏得個好名聲,還能獲得羅馬尼亞王室的好感,抵掉綁架王子的罪過,畢竟得罪一個國家並沒有什麼好處。

提到王子,這個未來的王位繼承者,其實對鄭飛並沒有什麼恨意了,相反他倒是感謝鄭飛給了自己一次「非凡」的經歷,讓他第一次體驗到了苦中作樂和絕處逢生的快感,也很大程度磨練了他的意志,這樣的經歷是花多少錢都買不來的。

更重要的是,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覺得鄭飛算不上什麼壞人,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水手甘願追隨。

由於戰事緊張,鄭飛提前放了王子,讓王子在軍隊和亞當·哈里森的陪同下,馬不停蹄地趕往邊境線,迎接將要入境的雇傭兵軍團。

好了,康斯坦察再見,羅馬尼亞再見。

大戰拉開序幕之時,鄭飛也帶領人們踏上了新的旅程,用執著的冒險精神譜寫一段新的傳奇。

……

五天後,車隊抵達烏克蘭的邊陲小鎮,風景如畫。

【思路整理的差不多了,明天開始給力更新(*^__^*)話說明天要上每日導讀了哦,多虧了大家的支持,編輯才會連續給推薦,感謝!】(未完待續。) 腳丫子隔著一層襯衫衣料,溫度滲透到了他胸膛里。

不是很灼熱,卻帶著一抹異樣的撩撥。

在這萬籟俱寂的黑夜裡,透著絲絲縷縷的旖旎。

喬安沒睡,啪的一下打開燈,瀲灧的美眸,透著一絲憤怒,「慕靖西,誰准你溜進我卧室的?」

「門沒鎖,難道不是你在邀請我?」

男人薄唇微勾,扯出一抹輕佻的笑意。

喬安美眸緩緩瞪大,指著他,「你少不要臉了!銀行打開大門,你怎麼不理解為邀請你進去搶呢?」

男人乾燥溫暖的大掌,抓住了她的腳丫子,喬安試圖抽回腳,被他抓得緊緊的,動彈不得。

「喂,你……」

「別叫,夏霖會聽到。」

「聽到就聽到,我們什麼都沒幹,怕什麼!」

「誰說的?」慕靖西一手控制著她的腳丫子,一手解開襯衫紐扣。

漫不經心的動作,透著無盡的優雅與矜貴。

喬安的心,猛地一沉,他想幹什麼?

她皺著眉頭,試圖用力抽回自己的腳。

慕靖西不疾不徐的道:「別動,再動我就不敢保證什麼都不幹了。」

喬安:「……」

禽獸!!!

捏了捏她柔軟的腳丫子,她真是令他驚喜,身上的每一處,都這麼柔軟。

就連這隻腳丫子,都嫩生生的,腳趾圓潤可愛,粉潤的指甲泛著一層健康的光澤。

心念一動,他俯身,一手扣住她的下顎,薄唇吻了上去。

強勢得不給她任何反抗的餘地。

男人清冽的氣息,強勢的竄進鼻尖,帶著掠奪的兇猛。

兇狠的,粗暴的,掠奪了她的唇舌。

「唔……」

「別叫。」男人低啞的訓斥。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叫得很令人蕩漾?

在她氧氣消耗殆盡時,男人終於鬆開了她,結束了這纏綿的深吻。

他剛鬆開自己,喬安一腳便踹過去,「滾!流氓!」

慕靖西順勢起身,「我去洗澡。」

浴室里,男人打開水龍頭,任由冰冷的水當頭澆下。

藉此來消滅體內那股躁動難耐的邪火。

將近一個小時,他才從浴室里出來。

床~上的喬安,已然睡著。

放輕動作,在她身邊躺下,慕靖西不敢再有所動作,深深看了一眼她恬靜的睡顏,便閉上了眼。

喬安做了個夢,夢裡小糯米被人搶走了,無論她怎麼追,怎麼喊,小糯米都聽不到。

眼睜睜的看著小糯米被人搶走,消失在她的視線里。

「不……不要……」

喬安眉頭緊皺,額頭上泌出了一層冷汗,她痛苦的抓緊被子,嘴裡含糊不清的囈語著。

「不……不要搶走我的寶貝……寶貝……」

黑暗中,慕靖西倏地睜開眼,感受到身旁喬安的不安,也清楚的意識到她在做噩夢。

打開燈,燈光下,她臉上痛苦的神色,清晰可見。

輕拍著她的臉,「喬安?」

「寶貝……」

慕靖西眸色一沉,她在叫什麼?

叫誰寶貝?

「喬安,醒一醒!」

臉蛋一痛,喬安瞬間從噩夢中醒來,刺眼的燈光,使得她下意識閉上眼。 一手遮住眼睛,幾秒后,才緩緩睜開眼。

目光獃滯,帶著幾分茫然。

是夢。

不是真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