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粉骷髏,白骨皮肉,諸般法相,一切皆是虛妄。

紅粉骷髏,白骨皮肉,諸般法相,一切皆是虛妄。

再美麗的容顏,沒有生命做支撐,也只會化作一副白骨架子,然後化作塵埃。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連渡劫期的大能修士都無法看破生死之間的屏障。

想不到小小的凡人,居然如此看的開?

柳夕原本以為趙子涵來找她,是為了保命。畢竟趙子涵已經病入膏肓,每日忍受臉頰的酸痛麻癢,活的萬分痛苦。

可惜,現實總是這般讓人意外,趙子涵來找她,竟然是為了保住自己的臉。

哪怕每日忍受萬蟻噬肉那種酸痛麻癢的痛苦,哪怕今後身體病痛纏身,哪怕活不過十年!

愚蠢的凡人!

柳夕面無表情的抽回自己的手,聲音冷了下來:「可以,我收費是二十四塊玉石毛料,種水不限。什麼時候準備好玉石,我什麼時候達成你的心愿。」

說完,柳夕不理會神情愕然的趙子涵,朝丁敏說:「丁敏姐姐,麻煩安排個人送我回家。」

丁敏應了一聲,有趙子涵在,她分不開身,起身朝門外的服務員說了一聲,讓會所安排車輛把柳夕送回家裡。

「她……好像生氣了?」

趙子涵詫異的朝回來的丁敏問道。

丁敏眼神複雜的看了她一眼,沉聲道:「她的想法和我們不同,你放棄壽命選擇美麗,她可能無法理解。」

趙子涵頓時恍然,輕嘆道:「真是花一樣的年紀啊,我像她這般年紀的時候,也不會理解我現在的想法啊!」 ?無論是在修道界,還是在凡間,十二都是一個神奇的數字。

柳夕以前在修道世界時,下山到紅塵中歷練,替人看相算卦收費都是十二枚銅板。

在她看來,十二這個數字代表十二生肖,而十二生肖,囊括了所有人。

一卦卜天下,算盡世間人。

柳夕來到這個末法世界,依然如此。

這是一種堅持,也是一種信仰,更是相師給自己制定的規則。

相師這一門職業,難得善終,泄露天機,必遭天譴。因此每解一卦,每消一災,都會引來天譴。

是以,相師都會給自己制定一個規則,避免泄露天機太多,而招來天災人禍,或者避開天譴。

有的人是一日最多三卦,有的人是只替有緣人卜卦,還有的人看天氣看心情……

柳夕的規矩則是,卦錢十二。

她替李明勇消災,收了十二枚玉石,她替黃文炳算命,也收費十二塊玉石。本來替老周解蠱,也只需要收十二枚玉石,架不住老周財大氣粗,硬是給了她一箱。

當時柳夕有過一絲猶豫。

卻因為當時她心裡警兆叢生,急需玉石用於修鍊,加上老周又是自願給的,所以收下了這箱子玉石。

結果很明顯,柳夕悲劇了。

替李明勇消災,惹來了冷少寧的注意。

替黃文炳算命,招來了楚彥春。

替老周解蠱,引來了威猜大法師和楚彥春聯手,逼得柳夕使用天魔解體大法,差一點就一命嗚呼。

這就是不守規矩的下場,天道總有辦法懲罰泄露天機的人。

柳夕對李明勇和黃文炳都守規矩,所以招來麻煩,也不會太嚴重。

對老周她沒有守規矩,天譴頓時加倍,差點直接滅了她。

但是這一次,柳夕並不是替趙子涵消災解難,而只是替她保住容顏不老,這就不算泄露天機。

而且她很生氣,所以把卦金提高了一倍。

二十四枚玉石,分量不少,應該足夠柳夕重新修鍊到鍊氣期六層。

每一枚玉石還可以取出一塊能夠畫符的玉片,她將重新擁有二十四枚玉符。以後再遇到什麼危險情況,她也有自保之力。

柳夕回到家裡,墨允正興奮的追著自己的尾巴玩。

聽見柳夕開門的聲音,它立刻跳到沙發上,端正的蹲著,一副憂傷的模樣。

柳夕看了它一眼,也沒理會,直接鑽進了廚房。

墨允好奇的跳下沙發,跟著進了廚房,便見柳夕從麵粉袋裡抓出一小把麵粉,放到碗里加點水揉了起來。

當然,她不是要做饅頭,也不是要烙餅。

她做的東西高大上,乃是修道世界所有女修士都想擁有的定顏丹。

定顏丹與結金丹一樣,是品階高大七階的丹藥,煉製極難,售價奇貴。

不過定顏丹的功效卻很雞肋,顧名思義。定住容顏,讓修士不再衰老和變化。

柳夕也吃過定顏丹,還是她那個丹藥聖手的師叔親自煉製的,效果遠比一般的定顏丹好上幾倍。

煉製定顏丹需要多種奇珍異草,只有大煉丹師以上才能煉製。

因為需求者眾,加之煉製的成本奇高,定顏丹的價格居高不下。曾經在奇珍閣拍賣會上,被拍出來十萬中品靈石的天價。

柳夕揉的麵糰當然不是正宗的定顏丹,確切的說,她正在炮製假冒偽劣的山寨品。

即使是假冒偽劣的山寨品,也不可能用麵糰就能揉出來,她還加入了體內的紫丹書靈力。

不一會兒,柳夕從碗里拿出一顆指節大小的麵糰丸子,通體紫色,隱隱有葯香散發。

柳夕低頭看著腳邊的小貓,開口道:「墨允,借你一滴血用用。」

小貓眼神疑惑,退了兩步,不解的看著她。

「你的血蘊含妖力,妖力具有再生強化的功能,和我的紫丹書靈力相輔相成相得益彰,正好可以讓我煉藥。」

墨允很大氣,聽明白之後,伸出了小爪子。

柳夕拿起一把菜刀,小貓一聲驚叫跳了起來,嚇得倉惶後退,眼神駭然的看著她。

幹嘛幹嘛,本王可以捐一滴血,沒說要捐本王的命啊!

「怕什麼,我就輕輕割一下,不痛的。」柳夕安慰道。

墨允:「……」

不痛你怎麼不割自己?一把刀比三個本王加起來還大,怎麼割?

墨允顯然不相信柳夕的安慰,見柳夕向它走來,立刻轉身就跑。

無奈貓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墨允最終還是被柳夕從沙發下抓了出來,在前爪的肉墊子上割了一刀,擠出了一滴鮮紅的血。

柳夕把墨允扔到一邊,掌心靈力暗吐,讓血液滲透進麵糰內。

不一會兒,麵糰變成了硃紅色,圓潤光滑,軟硬適中,看上去像一顆硃紅色的珍珠。

裡面加入了柳夕的靈力,可以修復趙子涵面部受損萎縮的肌肉,還能修復她的面骨,不讓面骨坍塌磨損。

墨允的血具有再生和強化的功能,可以刺激趙子涵面部的細胞不停的生長,使她的面部細胞一直保持在活躍狀態。避免面部皮膚衰老暗黃、皺紋叢生。

嚴格說來,這並不是定顏丹。

柳夕只是利用她的靈力修復功能和墨允的血再生功能,保證趙子涵的臉一直保持現在的樣子。

藥效的時間也不是永久,只有短短十年,但對趙子涵來說,已經足夠了。

搞定之後,柳夕洗漱了一下,關上房門睡覺。

趙子涵的效率很高,柳夕走後,她立刻開始打電話和人聯繫。也不知道她到底打給了誰,很快就聯繫到了樊城幾家珠寶玉器店的老闆。

老闆們一個電話打給了各個玉器店的負責人,過了兩個小時,就先後有四五個樊城最大的玉器店負責人提著箱子,來到了趙子涵所在的私人會所。

下午五點多的時候,丁敏打電話過來,說趙子涵已經準備好了玉石,正等她過去治療,接她的車就等在她家小區外。

「治療?什麼治療?」

柳夕聞言不解的問道。

丁敏頓了頓,驚叫道:「你不是吧?你不是說替她治……那個臉,難道你逗她玩的?」

「哦。」

柳夕恍然,淡淡道:「不用那麼麻煩,一顆藥丸就可以搞定。讓她把玉石拿過來,把藥丸拿回去吃了就行。」 ?電話里遲遲沒有傳出丁敏的聲音,正在柳夕準備掛掉電話說,她幽幽的說道:「會不會……太簡單了一點?」

不能怪丁敏大驚小怪,任何人聽到青春永駐這等神奇的近乎不可能的事情,必然會想到千難萬難,需要付出無與倫比的代價。

趙子涵聽到柳夕要二十四枚玉石毛料,心裡反而覺得這個價錢太低。

她聯繫了幾家樊城的珠寶玉石店,從他們庫存里調出來的都是打磨后的玉石,而且挑的都是裡面種水最好塊頭最大的。

這二十四塊玉石,如果做成珠寶首飾出售,價值輕輕鬆鬆就能夠上億。

趙子涵人脈極廣,除了拍戲之外,她自己有影視公司,也投資了多個行業,門路很廣,收入極高。

她又無兒無女,幾十億的身家都找不到繼承人,花個一億兩億來永葆青春,對她來說,簡直不是事。

這些年,她花在整容和身體維護上面的錢,隨隨便便也有幾個億了。

看了柳夕替朱老爺子針灸的視頻,趙子涵自然而然以為柳夕也要對她施針或者其他什麼神奇手段。

因此搞定玉石之後,她立刻打電話給經紀人把接下來的行程安排全部推掉了,安安心心的準備在私人會所療養一兩個月。

為此,趙子涵還打電話給了她的私人廚師、營養師、看護師等等團隊,準備讓他們連夜趕來樊城。

如此聲勢浩大,讓一旁陪著的丁敏咂舌不已。

她本來覺得自己已經過的很小資很精緻了,但是和趙子涵一比,她覺得自己就是一鄉下土妞,土的掉渣那種。

因為趙子涵鄭重其事,對比柳夕話里的雲淡風氣,讓丁敏感受到了天與地之間的反差。

就像精心準備了一個盛大宏偉的演唱會,演員、音效、燈光、樂隊等等都聘請了國際上最頂尖的,結果真正的主角上台唱了一首「兩隻老虎」。

不,主角連台都沒上,就放了一首「兩隻老虎」的錄音。

這特么的……假唱啊!

你讓精心準備這場演唱會的主辦方怎麼下台?你能體會那些飽含期待的觀眾們,心裡被萬頭羊駝踐踏后的糟糕心情?

「當初給你祛疤,我不也只是給了你一點膏藥讓你回去自己抹嗎?」柳夕說。

「……」

丁敏頓時無話可說。

她道現在都不明白,自己當初是不是豬油蒙了心,居然敢把柳夕給她的那包粗製劣造的不明粘稠體往臉上抹?

如果柳夕鄭重其事一點,如果那個不明粘稠體能夠包裝高大上一點,看上去珍貴一點,她當初會不會少許多心理糾結?

「真的有效果?」

丁敏的聲音還是忍不住有些懷疑,永葆青春啊,怎麼可以這麼簡單?

「她要是不信,可以不用啊。」柳夕淡淡道。

丁敏被她的話堵的翻了一個白眼,沉吟片刻,答應下來。

趙子涵看丁敏掛掉了電話,有些擔憂的問道:「怎麼?是不是有什麼變故?」

丁敏朝她搖頭:「沒有,別擔心。她說讓司機把玉石帶過去,然後把藥丸帶過了,你吃了就行了。」

趙子涵聞言一愣,張開的下巴遲遲沒有合攏。

「這麼簡單?!」趙子涵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丁敏嘆了一聲,指了指自己的額頭:「趙姐,你覺得我頭上的疤是怎麼祛除的?」

這是一個好機會,丁敏把自己抹紫色膏藥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說了出來,包括當時她的心裡感受和糾結不安的情緒。自然而然的帶出了她自己成立了一個新的化妝品公司,主打產品就是那種神奇膏藥稀釋而成的護膚品。

公司的名字已經註冊,名叫仙姿化妝品公司。

那款護膚品已經送到各個部門化驗質檢,並申請了專利。只等檢驗合格證和生產許可證下來,就可以生產上市了。

趙子涵聽完嘖嘖稱奇,丁敏順勢取出一支樣品,遞到她的手裡。

「趙姐,事實上我也有事相求,我希望你能成為我們公司產品的代言人。有您代言我們的產品,藉助您的名聲,我相信產品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一炮而紅。」

趙子涵不置可否,從樣品中擠出一點放在手指尖,拿到眼前查看。

樣品成乳液狀,顏色是淡紫色,不同於一般護膚品的乳白。

趙子涵在手背上塗抹均勻,過了十秒鐘,她驚訝的抬起頭看向丁敏。

她明顯的感覺的塗抹了護膚品的皮膚更加舒適,用手按了按,更加彈性和柔潤。更讓她驚奇的是,她感覺不到塗抹后的護膚品,像是乳液已經滲透進了皮膚,然後被皮膚徹底吸收。

丁敏唯恐還不夠震撼,看見她手臂上有一個不起眼的小紅點,像是無意間被什麼蚊蟲叮咬后的痕迹。

她取過樣品,抹了一點在趙子涵手臂的小紅點上,神情的事情發生了。

那個小紅點在丁敏和趙子涵的注視下,緩緩的消退,過了一會兒,趙子涵手臂上再也找不到任何紅點的痕迹。

趙子涵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手裡握著那支樣品看了又看:「丁經理,這支可以送給我嗎?」

丁敏笑了起來:「趙姐說的什麼話,你想要的話,永遠都不會少你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