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他就驚訝了,因為陳廣勝居然隱沒在了牆壁之中。

緊接著,他就驚訝了,因為陳廣勝居然隱沒在了牆壁之中。

「我靠,穿牆術?」李沖驚訝。

馮淵在旁邊笑了笑,隨後作出解釋:「我們為了防止別人誤入,便通過現在最尖端的科技,使得這裡表面上看是一堵牆,只有佩戴我們魂組勳章的人,才可以進入。」

佩戴魂組勳章?

李沖翻了翻白眼,暗罵陳廣勝那貨。

中國靈異協會檔案 顯然,陳廣勝想在自己面前炫耀一下他們魂組的手段,不過還別說,這一手,還真給自己震到了。

就在這時,陳廣勝又從牆壁中走了出來。

他嘿嘿笑道:「天師莫怪,這枚勳章您拿著,就能進來了。」

李沖瞪了他一眼,接過一枚不知道什麼材質的勳章,上面刻畫著一個魂字。

拿著勳章,李沖看了一眼前面的牆壁,說實話,他還真有些緊張。

不過,他還是走了過去。

「嗡~」這一回,他感受到的波動似乎更加強烈了一分,而當波動消失后,他也來到了一個寬敞的辦公區。

緊隨其後,陳廣勝、馮老,以及眾多魂組成員,接連出現在他的身旁。

進來后,李沖就沒那麼驚訝了。

魂組的辦公區域和普通公司的辦公區差不多,電腦,桌椅,黑板,都有。

除此之外,似乎沒什麼奇特。

陳廣勝見狀,笑著道:「我們魂組畢竟也是一些普通人組成的,依靠能力的覺醒后,才正式成為魂組一員,所以,這裡的辦公設備,和普通公司沒啥區別。」

李沖點了點頭,道:「行了,找個地方吧。」

陳廣勝點了點頭,便是引領著李沖,朝會議室走去。

不一會,李沖就來到了一個寬敞的房間。

魂組成員整齊的走到了房間中央,紛紛落座。

狼性王爺請放手 陳廣勝微笑道:「天師,不知今天您能否給我們講講如何捉鬼,我們魂組雖然也能捉,但畢竟實力有限,消滅的都是低級的鬼魂,以您的經驗,相信一定有更好的手段。」

李沖拿了板凳坐在眾人的對面。

點頭道:「我也沒方法,這是自身能力的問題,所以,我還真沒啥方法傳授給你們。」

聞言,陳廣勝苦笑,其他人也都露出苦笑的表情。

李沖道:「既然我答應要幫助你們提升實力,自然不會食言。」

說著,他將先前從系統購買的項鏈和戒指都拿了出來,放在前面的桌子上。

「諾,這些都是防禦法器,用意念就可以催發,也在受到攻擊時自動防禦,至於具體防禦能力,應該可以防禦住普通子彈,以及玄煞鬼級的鬼怪一擊,能夠防禦多久,取決於受到的攻擊程度。」

除此之外,它還可以自動充能,只是周期較長,當裡面的能量消耗殆盡,就需要一個星期來恢復了。」

聞言,陳廣勝大喜,其他人也都眼放精光的看著桌子上的戒指和項鏈。

「天師,太感謝您了,有了這東西,我們魂組的整體實力,至少能提升三倍!」陳廣勝激動的都有些顫抖。

李沖點了點頭,笑道:「能夠提升是好事兒,我也算是履行了承諾。」

接著,李沖又在陳廣勝和馮淵的一再懇請下,講了一遍以前抓鬼的經歷。

對此,李沖也是簡略的進行描述。

不過即便如此,也讓陳廣勝等人大喜不已。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李沖看了一下手機,上面顯示的時間是十一點半。

講了兩個多小時。

「行吧,今天就講這些,若是以後有機會,再傳授一些你們捉鬼的技巧,現在誰有疑問,可以提,我知道的都告訴大家。」李沖緩緩說道。

眾人聞言,眼中閃過一抹失落,在他們想來,李沖實在太厲害了,雖說講的都是最基本的東西。

但聽到後面,他們頓時又來了精神。

王雅道:「天師,我們對付鬼怪,一直都用銀質子彈,對付一般鬼怪倒是還有些用,但強大一點的,就很難對其造成致命傷害了,所以,我想問,還有什麼東西能夠最大化的傷害鬼嗎?」

「當然有,方法有很多,就比如……」

說到一半,李衝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他的電話響了,上面顯示的是牛翠花。

抬手示意大家等一會,他就來到門外,接通了電話。

「沖哥,倭國的忍者來了,我已經快擋不住了。」

李沖腦袋嗡的一下。

「他們去學校找你了?」李沖臉色大變。

牛翠花沒有回答,但電話里卻遠遠傳來一道冷笑。

「你打給的是李沖吧?正好,我們還找他呢。」 正說間,羅陽已聽到有腳步聲向房間這邊走來。

羅陽向第十塊木炭使了個眼色,要它做好準備。

那腳步聲來到房門前便停了下來,顯是來找羅陽的。

「誰在外面?」羅陽問。

門外傳來一個很尖銳的聲音。

「來拿你人頭!」

話說的這麼直接,羅陽都微微吃驚。

骷髏堡的殺手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來者估摸就是骷髏堡三大殺手之一的其中一個了,不是半皮,只會是無骨與雙影之中的一個。

羅陽不開門,就等著外面的人破門而進。

有第十塊木炭做幫手,羅陽淡定得很。

按常理而言,外面的人要麼開門進來,要麼打碎門進來。

可是居然沒有一點聲響。

以羅陽的聽力,就算再輕的開門聲,他也能聽見。

結果就像門外的人站著不動那樣。

不過下一秒,羅陽知道那人已進來了。

若是膽子小的,倒會被嚇一跳。

在武俠影片里,羅陽也看過縮骨功,但沒有在現實中看到過。

不意此刻有機會目睹比縮骨功更強的絕技。

只見門外的人居然像是一張薄餅那樣由門底下的縫鑽了進來,還能邊進邊恢復原樣。

那是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女人,半邊瀏海遮住一隻眼睛,另一隻眼睛射出的只有冷冷的光芒,臉上有不少麻子,身材倒是很棒,只是手中的兩柄半月形的鐮刀讓人膽顫。

雖不認識,但羅陽猜此人就是骷髏堡三大殺手之一的無骨了。

「你是無骨?」羅陽微笑道。

一般人見到有人這樣進門,早已嚇得臉都白了。

不料羅陽卻一臉的輕鬆,還有笑意,就像在歡迎朋友一樣。

這氣氛不對。

那女子雙手持鐮刀緩步而來,就像已鎖定了獵物,就差最後的收穫了。

「無骨小姐,你能來,我感到很高興。」羅陽笑道。

那女子依然不應聲,走到距離羅陽面前2米時,忽然站住了。

她的目光放在了立在羅陽身旁的第十塊木炭身上。

從第十塊木炭身上散發出來的濃濃殺意,足以讓那女子關注。

高手之間,不用交手,單感覺對方的殺氣,就知是什麼水平。

「無骨小姐,你想活命,就坐下聽我說。」羅陽淡淡道。

那女子嬌叱一聲,人如離弦的箭飆向羅陽。

在這種情況下,羅陽一般要閃避。

結果羅陽坐在那兒紋絲不動。

更令那女子震驚的是,立在旁邊的人居然出手比她還快。

啪的只一掌,那女子被第十塊木炭當胸打中了,人如斷線的風箏倒撞向牆壁,滑落下地時已口吐鮮血。

第十塊木炭的戰鬥力,對於骷髏堡三大殺手而言,那也是爆表的了。

那女子大吃一驚,瞥了一眼門口,顯是想開溜。

羅陽冷笑道:「無骨小姐,你不要做蠢事。別說我不提醒你,你會後悔的。」

剛才被第十塊木炭一掌打飛,這已讓無骨清楚的認識到一件事:若耍小聰明,只會惹來嚴重的後果。

面對死亡,但凡是正常人都想求生。

那女子也一樣,猶豫了一下,終於放棄了逃走。

背倚著牆壁,無力的望著羅陽,與來時那種氣勢洶洶完全不同的是,此時那女子已蔫了一半,眼神儘是哀求。

淡淡一笑,羅陽說道:「無骨小姐,除了你之外,還有沒有其他人在外面?」

那女子想了想,搖了搖頭。

這就可確定她是骷髏堡三大殺手之一的無骨了。

羅陽笑道:「無骨小姐,實話跟你說吧,你們骷髏堡三大殺手,半皮早已是我的人了。」

聽了這話,無骨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你覺得我在吹牛,對吧?我現在打電話,讓你聽一聽。」

一面說,羅陽拿出手機撥打半皮的手機號碼。

打通了,就讓第十塊木炭拿手機過去。

無骨接過手機,只聽電話那頭傳來半皮的話音。

「老大,找我什麼事?」

「我不是老大。」

電話那頭的半皮忽然不說話了,估摸在想羅陽是不是被堡主捉住了。

這時羅陽說道:「半皮先生,無骨小姐奉了堡主的命令要來對付我,我把她打怕了,我想讓她知道,跟我混,那是有好處的。半皮先生,請你勸一勸她。」

聽了這話,半皮才說道:「老大,我知道了。」

隨即勸無骨。

「我老大是仙人,我決定跟他混了。以後也學修仙。你也跟他吧,我不會騙你,大家是同門,有好處肯定會便宜你。」半皮說道。

「半皮先生,行了。你已勸過她了。最後由她作決定。」羅陽說道。

「老大,那我掛機了。」半皮說道。

結束了通話,羅陽在等無骨作出答覆。

只見無骨蕩然的坐在那兒出神。

估摸在來之前,無骨從來沒想過會是這種結果。

若想過後果,或許也只是沒能成功拿到羅陽的人頭而已。

不意是來送死,只一招,就被人打得站不起來。

這實在很傷人的士氣。

「無骨小姐,我現在需要人手做事,否則我不會招你做我的門下。給你機會了,如果你覺得跟我混不好,那我只好送你一程了。我從來不勉強人。你現在給我答案。」羅陽掏出香煙,點燃,抽了一口。

無骨又瞥了一眼立在羅陽身旁的第十塊木炭,不清楚那個男子到底是什麼來頭。

從一點點蛛絲馬跡來看,羅陽比那個男子更強。

早就聽人說過羅陽,在無骨的印象中,羅陽沒有強到這種程度。

可在羅陽身邊的人都那麼強,又怎麼敢說羅陽不強?

彼時羅陽坐著,第十塊木炭站著,單從這一點,就可看出羅陽身份更高了。

無骨死氣沉沉的咽了一口口水,說道:「我幫你做事,能得到什麼好處?」

羅陽說道:「無骨小姐,剛才半皮先生已跟你說了,我想你已聽得很清楚了。如果你沒聽清楚,我就說一遍。只一遍。聽好了。你跟我混,你不用死,還可以修仙,當然,得先幫我做事,我會根據你的表現來確定幫不幫你修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