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小冬說道:「是指他們兩個人呢?」

羅小冬說道:「是指他們兩個人呢?」

柳茹點頭。

羅小冬說道:「沒事,有我在呢。」

柳茹之前聽聞羅小冬打敗過四大天王,但是沒看到羅小冬出手過,所以心存疑竇,這時候,看到兩個小痞子過來,還是有點擔憂的。於是不自覺的,挽住了羅小冬的右臂。

羅小冬說道:「你到我左臂邊來!」

這時候,兩個小痞子,已經靠近了,為首的一個說道:「呀哈,這小美女,多漂亮啊,咱們平安鎮也出這麼美的美女?不敢相信啊!」

說著,就要摸上身。

另一個人也說道:「是啊,這不,細皮嫩肉的!」

然後準備摸柳茹的臉頰。

炮灰女修仙記 羅小冬一聲不吭,右手伸出,格擋了一下,然後左手緊緊抱住了柳茹,往後一帶,然後一拖,那兩個人中的一個人,就摔倒在地,另一個見狀,大怒,說道:「曹你個狗娘養的,你居然敢動手,你他嗎的是誰啊?」

說著,就動手了。

羅小冬依然是右手,一拉帶,一拖,然後用右膝蓋,直接一擊,打到了對方臉頰下面,一下子,對方頭腦一昏往後便倒。

羅小冬說道:「走!」

這時候,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兩撥人,一共是八個,一下子把羅小冬和柳茹圍了上來,圍堵的水泄不通。

羅小冬奇怪,怎麼哪裡來的這麼多人,都是埋伏在這邊為了一個柳茹嗎?也不太可能吧?

結果只見對方說道:「這小妹子,嬌滴滴的惹人疼愛啊!」

然後也摸了上來,羅小冬心想怎麼老是這一套,沒新詞了嗎?

然後依樣畫葫蘆,一拉一帶,那人就摔了個狗吃屎!

第四個人也上來了,好在第四個人終於不是前三個那樣邊說著輕薄的話邊上手摸摸,而是不摸了,直接對羅小冬說道:「這位朋友,我們的老大,叫楚秀,乃是金海市平安鎮新崛起的老大,我們看你身手不錯,不如來投靠我們老大吧,保准你今後吃香的喝辣的。」

羅小冬心想,好傢夥,幾日不見這平安鎮又爆發出新的江湖勢力了,這還是新老大,叫什麼楚秀的,於是說道:「我不參加黑道的,謝謝你們的關心,我們走了柳茹!」

這時候,那前面大漢說道:「柳茹,好美的名字啊!」

羅小冬說道:「怎麼,你們還想挨揍不成?」

這時候,在場的人突然變得鴉雀無聲。

羅小冬一看,來人是一個高個子,足有一米九以上,滿身腱子肉,也就是在兩百斤以上了,是一條虎漢。

那大漢說道:「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吧?」

想要和羅小冬比肌肉還是怎麼著,把上衣忽然脫了下來,露出一身腱子肉。

這時候,天忽然下起霧蒙蒙的細雨,夏天的雨,也不怎麼金貴。

曾是你的契約妻 羅小冬看著滿目的腱子肉發愁,心想,這該如何了解呢?我實在不願意結怨。

大漢沒有說什麼,還是那句話:「跟我混吧,這整個平安鎮,就沒有我的以外的人的立足之地。」

羅小冬說道:「你是楚秀嗎?」

那大漢說道:「你要見我們楚秀大哥?可以啊,把你馬子獻上來,我們自然約你想見,楚秀大哥一定會有所賞賜。」

柳茹一臉慌亂,說道:「這,這!」

羅小冬說道:「這什麼亂七八糟的?」

那大漢說道:「什麼什麼亂七八糟的?很簡單,你投靠楚秀先生,吃香的喝辣的,不投靠,死路一條!」

羅小冬笑:「楚先生,哈哈,回去告訴你們楚先生,羅小冬,不懼怕他!」 神奇的事發生了,那人那大漢,居然不認識羅小冬,大聲說道:「我管你羅小冬還是羅小秋,管你羅小春還是羅小夏!惹怒了我們楚秀大爺,那就是死路一條!」

羅小冬說道:「我倒是很想見一見你們的楚秀大爺!」

大漢打了個哈哈,說道:「晚了!」

羅小冬說道:「怎麼晚了?」

大漢說道:「曹你奶奶的!」

羅小冬說道:「奶奶?我奶奶地址很難找的!」

然後,又是一拳頭,兩個人呢拳頭相碰,拳拳到肉了。

那大漢只覺得羅小冬一股子排山倒海的力量,然後自己就被推出了一丈遠!

羅小冬說道:「你輸了!」

這時候,不知道誰報的警,警車響了!

警察來到,看一眼現場,對羅小冬說道:「舉起手來!」

柳茹氣憤道:「你怎麼?你們怎麼胡亂抓人?」

柳茹居然主動幫羅小冬說話。

警察又看了看那大漢,說道:「全都帶回去,接受調查!」

羅小冬說道:「好嘛,我要坐牢了!」

柳茹哭了,說道:「你們警察怎麼不講理,隨便抓人啊!」

警察同志說道:「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你們這些人,聚眾鬥毆,破壞了社會穩定與和諧。」

柳茹哭訴道:「你們怎麼能這麼不講理,我們是受害人啊!」

警察說道:「誰是誰非,誰是受害人,我看的分明,要具體訊問之後,才能知道!都帶回去!」

全部抓了起來,羅小冬第一次進了審訊室。

這真的是羅小冬第一次來,還蠻新鮮的,到處看,那警察一會來做筆錄了,分別被隔離起來,問道:「到底怎麼回事,詳細說來!」

羅小冬一五一十的說明白了。

那警察放鬆了警惕,說道:「是這樣啊!」

這時候,有人敲門,警察走了出去。

羅小冬奇怪,怎麼回事?一個人呆在審訊室,的確有點冷冷清清的。

過了一會,聽到旁邊有人哀嚎,說道:「出人命了,你們救救人吧!」

羅小冬奇道:「怎麼回事?」

然後想出去,但是發現審訊室反鎖著。心想,這尼瑪的隔音設施不如傳聞中的那麼好嘛!

過了一會,人過來了,一個警察說道:「不管怎麼樣,你們以後別招惹人!」

羅小冬哭笑不得,說道:「什麼別招惹人,是他們招惹我們的好吧?你們看柳茹的口供和我是不是一樣的?」

過了一會,羅小冬想起一事來,說道:「這平安鎮新崛起的人,一股勢力,老大叫什麼楚秀的,你們可知道?」

警察不置可否,把羅小冬放了出去,羅小冬剛想走,這時候,另外一個警察又跑過來,和他交頭接耳,過了一會兒,說道:「你們聚眾打架,應該拘留二十四小時!」

羅小冬驚呆了,說道:「什麼? 醉風裏的愛情 柳茹,你沒說清楚嗎?」

旁邊,柳茹哭喪著臉,說道:「我都說清楚了呀,我們是無辜的!」

那警察說道:「你們聚眾鬧事,還說沒事?」

這時候另一個警察陰森著臉,說道:「還說你們沒參與?一個人的皮膚都被擦破了!」

羅小冬大怒,說道:「那是他們打我們,我們自動防衛的。」

柳茹也不哭了,變得有點堅強,說道:「是啊,我們是自主防衛的!屬於正當防衛!」

這時候,又來了一個胖胖的警察,對羅小冬說道:「跟我走把!」

羅小冬不想去,那警察斜著眼睛,說道:「怎麼,你想拘捕嗎?」

羅小冬想了想,算了,就同意了。跟著走,進了一個房間,這房間里三個人!

一個人鬍子拉碴,另外兩個,其中一個躺在床上,不知道在幹嘛!

柳茹被帶走了,估計被帶到另一個房間去了,這小縣城估計地方不夠,要不然怎麼四個大男人湊在一屋子裡,都好湊桌麻將了。

那鬍子拉茶的人看著羅小冬,說道:「你靠那邊去,離我們老大遠一點!」

羅小冬心想,這誰啊,怎麼在監獄里當老大!

結果,看過去,仔細看看,卻發現是一個悲慘的老大,這傢伙,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不知道咋回事。

羅小冬說道:「你們這老大,病了?」

那鬍子說道:「關你屁事。」

羅小冬心想,算了,這也不管我的事。

這時候,就仔細捋了捋今天的事,覺得十分奇怪,但是現在想跑,也是可以的,打個電話給吳鎮長吧,希望他能出面調停。

想了想,好像確實沒有其他辦法了,只好打電話求人了,羅小冬是不樂意求人的,呆在這個屋子裡,也沒啥,不就二十四小時嗎,但是問題是柳茹她恐怕心裡會受到創傷。

所以,為了柳茹,還是開口求吳鎮長吧,正想著,忽然,外面張思國張局長回來了,說道:「今天有什麼事嗎?」

旁邊胖子警官說道:「沒啥事,抓了幾個人,聚眾鬥毆鬧事的,尋釁滋事罪!我們打算拘留二十四小時。」

張思國說道:「哦,兩邊都拘留了嗎?」

胖子警官說道:「對面是楚老大的人,當然要放了!」

羅小冬氣壞了,耳力過人,所以聽到此話,大怒,吼道:「我要見張局長,我要見張局長!」

羅小冬本想打電話給吳鎮長的,但是想來想去,猶豫著沒打,然後就看到張思國的背影,然後看到張思國和胖子警官的這一番對話,顯然,張思國是放縱楚老大的!

聽說是楚老大的人,當然就放開了。

羅小冬大怒,於是喊了出口!

張思國聽到旁邊有喊叫聲,這隔音設備也不怎麼樣管用,就過來看,結果一看,認識羅小冬!

說道:「羅小冬,你怎麼在這?」

胖警官問道:「怎麼回事?」

張思國說道:「這不是羅小冬嗎?羅小冬啊!你不認識?」

胖警官好像是新調來的,確實是不認識羅小冬。

他猛的搖了搖頭,說道:「羅小冬,是誰啊?」

張思國說道:「天啊,打敗陳鋒手下四大天王的羅小冬啊,蛇王姚信也因此退隱江湖了,你不知道?」

胖警官還是搖頭,說道:「那,那怎麼辦?他得罪了楚秀楚老大。」

張思國說道:「兩邊都放了不就得了!」

這時候,羅小冬哭笑不得,說道:「你們這都是,哎,我怎麼說你們好!」

張思國張局長說道:「你走了就行了,羅兄弟,你不明白,江湖黑白道,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的,你走了就行了!」 說了兩遍,羅小冬嘆口氣,說道:「行,柳茹呢?」

胖警官說道:「在那邊,我去放了她。」

這時候,裡面的三個人說道:「張局長,我們大哥發高燒,快不行了,你讓我們去看醫生吧?」

張思國疑惑,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裡面的另一個人,說道:「我們也是打架鬥毆,但是,罪不至死啊,我們老大高燒不退!」

羅小冬說道:「怎麼這地頭上這麼多老大?」

胖子警官說道:「他們是蘇炳昌的人。」

羅小冬驚道:「啥?蘇炳昌?」

胖子警官說道:「怎麼,羅先生認識蘇炳昌?」

羅小冬說道:「有過一面之緣,當時在和諧飯館,張局長也去收拾過殘局,不是嗎?」

說著,看著張局長。

張思國說道:「是啊,這樣吧,我想想!」

羅小冬看那老大混到如此地步,實在可憐,說道:「不如把他們也放了把?」

張思國心想,這羅小冬,既然能跟吳鎮長一起吃飯,並且聽說還給鎮上的鐘華麗主任治病過,那真是,那真是一個能人啊!

於是說道:「你和他們認識?」

羅小冬說道:「不認識啊,不過你把一個病人這麼關著,也不是個辦法啊,對不對?」

張思國想了想,說道:「讓他們簽個保證協議,放人吧!」

胖子警官說道:「是,張局長!」

那兩個小弟,眼睛瞪大了,看著羅小冬,忽然撲通跪倒在地,說道:「多謝你了,羅先生!」

羅小冬說道:「啥?謝我幹嘛?」

那鬍子拉碴的人說道:「你一句話,就放了我們老大,多謝你了。」

這時候,胖子警官拿了資料來,讓他們簽字,然後放人,柳茹也過來了,喜笑顏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