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征的判斷不可謂不快,人類的戰將雖然多達二十人,但不可能是那些魔族人的對手,至於妖夜一族更是只有兩人,這時候不跑他就是傻子。

羅征的判斷不可謂不快,人類的戰將雖然多達二十人,但不可能是那些魔族人的對手,至於妖夜一族更是只有兩人,這時候不跑他就是傻子。

逃跑的時候,羅征法體雙修的優勢就顯露出來了。

在這一瞬間,羅征體內的罡元驟然爆發,身影頓時化為一道細線劃破天際,一個呼吸的時間就衝出了上十里的距離!

除了罡元之外,羅征體內的真元也同時激發,將他的速度再度提升!

這就是修鍊兩種體系的好處,罡元適合短距離的爆發,何況羅征的罡元之中還蘊藏著追雲獅的天賦,速度更快,而真元則適合長距離的飛行,能夠將羅征一直保持在較高的速度上。

除此之外,羅征也將體內的鳳翔晶石的能量激發,在現階段鳳翔晶石對羅征速度的增幅已經微乎其微,不過這時候為了逃命,羅征不敢有絲毫馬虎!

戰尊,相當於虛劫境強者。

在天渺仙墓之中,羅征又戰敗虛劫境強者的經驗,那位神國皇子的實力不容小看,即使是虛劫境初期的修為,但真正的實力估計能打敗虛劫境中期的強者,甚至能夠抗衡一般的虛劫境後期!

不過羅征能夠殺死神國皇子,最大的原因還是天渺仙墓對神國皇子的修為進行壓制,所以那神國皇子真正的實力僅僅相當於神丹境初期而已。

以羅征現在的實力,尚且無法對抗一位魔族戰尊,何況身後還有三位魔族戰尊追殺?

一旦被三位魔族戰尊追上,羅征可以說是必死的絕境!

此刻羅征能跑多遠,就跑多遠。

第一位魔族戰尊發現羅征逃走後,也是第一時間追了上去,以魔族戰尊的修為,加上罡元的爆發速度竟然絲毫不比羅征慢多少!

與此同時,那兩位上來援助的魔族戰尊也跟在後面狂追不已。

至於那群人類的戰將們,一個個面色複雜無比,雖說上面的消息是讓他們羅征保下來,可是面對一位魔族戰尊他們就無法抵擋了,何況現在還有三位?

倘若這三位魔族戰尊同時掉過頭來,追殺他們的話,在場的二十多位人族戰將一個都活不了!

這時候他們除了看看風景,似乎什麼都做不了。

人族這邊沒有動,但是妖夜一族的人卻開始動了,那位叫做菲兒的妖夜族少女轉身疾跑,在密林之中晃蕩了一圈,再將那把巨大的骨弓在身後一橫。

「通知梅大人,讓她追蹤我,」菲兒一躍而起,輕輕的念叨:「隨風!」

「呼呼呼……」

這菲兒精通精通風系秘法,一陣風飄過,竟然在她身後凝聚成一道淡綠色的翅膀,一飛衝天,跟隨在魔族戰尊的身後直追而去。

羅征體內的真元源源不斷的轉動,朝著前方狂奔而去。

雖然羅征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可是身後的魔族尊者與他之間的速度還是不斷地拉近。

「一個戰者都想在我面前逃走,簡直是做夢,哈哈,」魔族尊者說著,體內的罡元驟然一爆發,速度瞬間又提升了三成,它與羅征的距離卻是在不斷地拉近。

呼呼的風聲在羅征的耳邊吹拂,他的眉頭卻是皺的越來越厲害!

這一追一趕,羅征就已經衝出去上百里路,但身後的魔族尊者與自己的距離卻越來越近。

一千丈,五百丈,兩百丈,一百丈,五十丈,十丈……

當兩者的距離拉近到一定的地步后,魔族戰尊獰笑一聲,正準備對羅征展開進攻。

「罡元,爆發!」

眼看羅征與他的距離拉近,羅征再一次爆發體內的罡元,再一次將兩者之間的距離拉開。

罡元與真元同時爆發的情況下,羅征的速度其實是不輸給那魔族戰尊的。

只不過罡元並不能夠持續使用,而且一旦消耗之後,只能等待肉身慢慢的產生罡元,所以羅征不敢持續使用。

當然,面對這個問題的不僅僅是羅征有,身後三位魔族戰尊同樣面臨這個問題,它們同樣是修鍊罡元體系,以煉體為主,所以在短距離衝刺階段十分佔優勢,可是一旦面臨長距離的飛行就不夠看了。

如果利用真元飛行,羅征能夠在上萬里的距離中保持高速,然而那些魔族戰尊則只能維持一千,到兩千里的距離,現在就看羅征是否能夠支撐到這些魔族戰尊的極限。

所以每當那些魔族戰尊接近羅征的時候,羅征就激發出體內的罡元,驟然加速衝刺一段距離,同時與它們來開距離,當罡元耗盡后,羅征再使用真元保持飛行。

如此這般,反覆數次,在這一追一趕的過程中羅征已經衝出去上千里路。

在這個過程中,羅征體內的真元也在飛速的消耗著,眼看體內的真元就消耗一空,他掏出一枚極品真元石「啪」的一聲捏碎,隨後就將其中純凈的真元吸收一空。

真元可以通過極品真元石補充,但罡元卻無法補充。

煉體者的弊端就在這裡。

真元體系依靠著天地元氣轉化而來的真元催動功法,但是罡元體系則完全憑藉自身罡元的爆發,只能由肉身緩緩產生,無法通過外物補充。

修為越高,補充的速度越快。

所以現在羅征面對的麻煩是,他的罡元要衰竭了。

罡元爆發能夠讓他的速度激增,但是普通的罡元對羅征速度的增幅並沒有那麼大,只有體內的罡元通過百會台運轉之後的罡元,才能夠繼承追雲獅的天賦,爆發出驚人的速度。

眼看罡元漸漸衰竭,羅征的速度也越來越慢,可是身後那些魔族戰尊的速度卻沒有絲毫的衰減。

此刻最前方的魔族尊者與羅征的只有七八丈了。

「不錯,一位戰者竟然以如此速度,逃出上千里的距離,作為一名人類真的讓我非常驚訝,我讓將你抓住後送入魔族聖地,看看你身上到底藏著什麼秘密!」魔族尊者冷笑道:「現在,給我停下來吧!」

魔族尊者再一次揮舞拳頭,朝著羅徵發動了進攻!

就在這時候,羅征腦海中的靈魂再一次離體,朝著身後的魔族戰尊飛射而去,化為一根尖刺朝著它的頭部鑽過去。

面對一般的戰將,羅征的靈魂能夠將其直接抹殺,可是面對魔族戰尊羅征卻沒有太大的把握。

不過淬不及防之下,還是將那位魔族戰尊嚇了一大跳,速度更是驟然降低,巨大的頭顱微微一偏,避開了羅征的靈魂攻擊,

「戰魂境的靈魂?」魔族尊者臉色既難看又驚訝,「這人類小子,真是一個怪胎!」 無論是中域還是混亂大陸,修鍊靈魂都是最為困難的。

這位魔族戰尊雖然極為強大,魔族之中也有秘法修鍊靈魂,但它的靈魂依舊沒有踏入戰魂境。

重生年代嬌寵小福包 藉助著靈魂防護一類的秘寶,魔族戰尊並不認為羅征能夠抹殺它的靈魂,但讓它的靈魂受損還是非常輕鬆的,所以此刻它也是非常忌諱羅征的靈魂攻擊。

便是因為如此,羅征的距離與魔族戰尊再一次拉開。

可是更加麻煩的是,另外兩位魔族尊者也跟上來了……

羅征咬咬牙,再一次催動已經逐漸乾涸的罡元,身形再次化為一條細線朝著前方爆射。

這一次羅征遭遇的麻煩比以往要大很多。

在中域之中雖然也充滿了危險,可是在雲殿的庇護之下,他總能擊敗自己的對手,那些對手雖然比羅征高出整整一階,但論真正的實力羅征其實與他們相差不大!

惡魔烙印:總裁我咬你 可是現在面對的情況就不同了。

家有嬌妻:總裁難伺候 按照混亂大陸的等級劃分,羅征乃是七階戰者,在戰者之上就有戰將,而戰將之上才是戰尊!

足足比羅征高了兩個大境界!何況身後還有三個魔族戰尊……

如果是一般的戰者,恐怕早就被秒殺了,而羅征卻以真元和罡元同時爆發之下逃出了一千多里路。

只是這樣下去並不是辦法!

三位魔族戰尊撲上來,羅征根本沒有反抗的實力,依舊是死。

「怎麼辦?」情急之下,羅征向腦海里的青龍詢問。

「如果實在不行,我可以利用靈魂衝擊滅殺它們,」青龍淡淡的說道:「不過我的靈魂恐怕就要再次陷入沉睡。」

青龍在吞噬了梟獸邪靈后,靈魂恢復了許多,梟獸邪靈的靈魂一部分用於喚醒赤龍,一部分則拿來給羅征製作命種,一部分讓青龍所吞噬了,雖說梟獸邪靈的靈魂十分強大,但對於真龍來說,還是遠遠不夠。

所以現階段青龍也只能發動一次靈魂衝擊。

而所謂的沉睡,就是再次化為神秘熔爐之上那死氣沉沉的雕像。

「不行,」青龍所說這個方案的瞬間,就被羅征否決掉了。

羅征能夠一路走到現在,與青龍的指點有莫大的關係,先不說青龍傳授自己神紋,在許多關鍵的事情上,羅征都是依靠青龍的指點,羅征不可能讓它陷入沉睡!

「那現階段,似乎沒有太好的辦法應付那些魔族,」青龍淡淡的搖搖頭。

無論是天魔神拳,還是萬煞生死輪,都不足以對抗戰尊級別的強者,唯一能夠對它們造成威脅的還有殘破飛刀和羅征的靈魂。

問題是這兩種攻擊,都無法真正的滅殺魔族戰尊……

「黑火!」

神秘熔爐中的黑火,或許是羅征唯一的指望,那種火焰的威力似乎能夠焚毀天地萬物,或許能夠成為羅征最後的殺招。

但是羅征無法將黑火操控自如,或者說那黑火本身擁有自己的靈性,羅征只能將它召喚出來,並不能夠命令黑火攻擊對方,將自己的命運寄托在黑火身上似乎也不太明智。

就在羅征一籌莫展之際,他耳邊忽然響起了一道傳音。

「左前方,四十里處,有三道傳送陣,進入中間那道傳送陣,可以助你逃生!」

那是一個非常空靈的聲音,羅征驟然響起來,這個聲音就是先前警告自己不要前進的那位妖夜一族的人!

羅征對於妖夜一族的人同樣不信任,不過她的聲音卻並不讓人反感,關鍵的是,就算落在妖夜一族的手上,應該比魔族人手上要好。

並沒有太多的時間給羅征考慮,他幾乎是毫不猶豫之下改變了方向!

此時此刻羅征的雙目圓睜,掃視著前方的地面。

這裡是一片山區,四處都是高山林立,各種植物在其中茂密生長。

數個呼吸的時間之後,羅征的目光微微一眯,就看到前方不遠處出現了一座怪異的高山,那座大山彷彿被人用劍斬斷,上半截的山峰橫在一旁,而下半截山峰則被削出一片光禿禿的平坦之地。

而在那平坦之地上,就有一些圓形的紋路。

羅征目光一凝,在他的瞳孔之上閃爍出一抹綠色的光芒,通過神樹樹汁洗目之後,羅征的清目靈瞳不僅能夠看破幻境,視力更是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三個傳送陣!」

羅征的目光一閃,速度頓時又加快了幾分。

三個傳送陣建立在一起,肯定是傳送到不同的地區,按照那妖夜一族的少女提醒,羅征要進入中間那道傳送陣。

但倘若那傳送陣是進入妖夜一族的範圍呢?羅征等於是束手就擒!

過於急迫之下,羅征的腦海之中也是一片混亂。

他忽然仰頭,隨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告誡自己,冷靜下來,這種情況下只能賭一把了。

隨即羅征徑自俯衝下去,幾乎沒有減速,直接砸在了地面之上滾到了中間那道傳送陣上,他剛剛站穩,胸口的須彌戒指中就彈出十幾枚飛極品真元石。

羅征隨手一揮,那些極品真元石瞬間就鑲嵌在傳送陣上。

「嗡嗡嗡!」

熾白色的光芒開始迅速的流轉。

「快快快!」

雖然剛剛羅征將體內最後一絲罡元用盡,但依舊沒有與三位魔族戰尊拉開距離,那些魔族戰尊幾乎是頃刻就到!

就在那三位魔族戰尊剛剛飛抵那座巨大山峰的上空的時候,熾白色的光芒將羅征包裹起來,他的身影驟然消失在傳送陣中。

「該死的人類小子!」為首的那位魔族戰尊怒吼道。

「繼續追,」另外一位魔族戰尊面無表情,將羅征擺放的極品真元石一腳踢飛,自己再將幾枚真元石擺放上去,每傳送一次,真元石的真元就會全部耗盡,需要重新擺放。

三位魔族戰尊同樣也進入了傳送陣。

等到三位魔族戰尊進入了傳送者后,那位叫做菲兒的妖夜族少女也輕盈的落在這平台之上,緩緩走向那傳送陣,隨即依次將極品真元石你拔出來,又將自己的真元石擺放上去。

隨後她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剛剛她一路在後面追趕,同樣也是焦急萬分。

菲兒不清楚羅征身邊,為何會出現「王」,正因為如此,這是她必須弄清楚的秘密。

「可是那個人類少年不信任我,直接往我們妖夜一族跑就好了,等梅大人一來,那些魔族人都得死……還好,這小子雖然只是一位人類戰者,但真的挺會跑的,至少現在他安全了,」隨菲兒以輕盈的身姿邁入傳送陣中,妖夜一族,在任何情況下都維持著自己的優雅的一面。

這只是一個小型傳送陣,大約能夠傳送萬里的距離,沒有消耗太多的時間,羅征就已經通過了這傳送通道!

當熾白色的光芒漸漸消散,羅征就看到眼前是一片極為荒涼的世界!

四處都是一片灰色的平原,在這平原之上幾乎沒有任何色彩,一切都是死氣沉沉,彷彿這裡重來不存在生命一般,這是什麼地方?

羅征苦笑了一聲,再次捏碎一塊極品真元石補充真元,同時又準備飛行!

然而……

就當羅征剛剛想要飛來的時候,空中卻傳來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直接將羅征硬生生的按在了地上!

那股力量是如此強大,根本不容羅征抵抗分毫!

「好強大的禁空禁制!」羅征心中凜然,他是越來越搞不懂了,一般禁空禁制都是在宗門之中才有,為何如此荒涼之地,竟然會有如此厲害的禁空禁制?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就在此刻,羅征身後熾白色的光芒一閃,三個龐大的身影頓時出現在其中,正是追殺了自己一千多里的三位魔族戰尊!

羅征的臉色頓時陰沉下去,看樣子只能拚死一搏了。

初愛成殤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過來一戰,希望你這聖城首秀,待會兒能夠秀得起來!」

書河岸邊,蕭寒走上前,目光淡淡地看著那傲立船頭的楚塵羽。

這邊的動靜,也是迅速引起了遊覽書河的文人墨客們的注意,尤其是看到楚塵羽后,頓時很多人都紛紛朝著這邊湧來,楚塵羽,聖城四秀之首,書法造詣驚人,其字稱楚體,本身實力乃是地至尊大圓滿,毋庸置疑,楚塵羽在聖天城年輕一輩中的名聲,無人能及,而此刻,居然有人在這書河之畔與聖城首秀楚塵羽對峙,這般精彩場面,無人會錯過。

「此人是誰,居然敢跟楚塵羽叫板?」很多身影匯聚而來,畫舫遊船,亭台樓閣之上,皆是布滿了身影,看著那道與楚塵羽對峙的青衫身影,諸人很好奇,不過也是隱隱猜測到了,估計不是聖天城之人,若不然定然不敢得罪楚塵羽,應該是外來之人,畢竟聖天城於半月後就會召開十年一度的收徒盛會,每到這個時候都會有大批再來之人紛至沓來,這倒是不足為奇,只是這小子似乎沒弄清楚狀況,初到聖天城便敢得罪楚塵羽,要知道強龍不壓地頭蛇,更何況楚塵羽比地頭蛇可難對付的多,聖天城年輕一輩中,無人敢挑釁。

對於初到聖天城的蕭寒,諸人自然不認識,不過還是有一小部分知曉眼前之事的起因,這些人今日在書藝坊中可是見識過了此人的強大,那般羞辱上官婉兒,這楚塵羽自然不會親自放過他,只是不知道面對楚塵羽,此人又能展現出怎樣的風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