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征還有些懵的時候,元始天尊已微笑著提醒道:「有這天執核心的幫忙,你看不懂的梵文,乃至於玄量世界,都可以通過它們來破譯!」

羅征還有些懵的時候,元始天尊已微笑著提醒道:「有這天執核心的幫忙,你看不懂的梵文,乃至於玄量世界,都可以通過它們來破譯!」

「原來如此!」

此前為了讀取梵文,都要拜託羅念。

如果天執核心能直接破譯,自會非常方便。

「那我們可否能看到冷獄中的那些生靈?」羅征問。

「可以,」綠色人影回答道。

羅徵收納了文明之器后,三人便托著元靈神火罩朝著天執核心之外走去。

在他靠近了一處冷獄時,體內一道綠光打了出來,徑自映照在冷獄上的白色光點。

隨後巨大的天執核心開始閃爍光芒,它便開始了瘋狂的運算。 在天執核心計算了大約十多個呼吸時間后,自文明之器中打出了一道綠光。

綠光形成了一道光幕,將冷獄中的怪物勾勒出來。

那怪物沒有頭顱,只有兩顆圓溜溜的眼珠子,那眼珠子甚至還眨巴了兩下,看上去讓人倍感驚悚。

「為何這些怪物能夠保持玄量世界之外的形態?」羅征忽然想到這一點。

他記得玄量世界之外的怪物,進入稷刪空間后,亦化為一條條觸手。

「應該是極地溫度的緣故,如果冷獄被破壞,這些光點就會變成本身的形態,」綠色人影說道。

鳳女隨即也開口問道:「可它們為何會被封凍在這裡?」

鳳女眼眸中滿是好奇之色,想要自己曾數次穿梭於此地,而這些怪物在冷獄中盯著自己,心中就感覺一陣不自在。

「不清楚,」綠色人影搖了搖頭,「我們將天執核心建造在這裡時,冷獄就已經存在了,不過,那時候的冷獄數量,遠遠沒有這麼多……」

當初圍繞在天執核心周圍的冷獄,不過百來個而已,現在四處都是一片坑坑窪窪,冷獄的數量可達數萬個。

「也許是元靈文明抓來研究之用,」李杯雪在旁邊說道。

聽到這話,羅征點了點頭,「倒是有這個可能。」

計籌文明看透這些怪物的本身面貌后,也試圖與這些怪物們溝通過。

若是這些怪物們擁有智慧,則能通過它們獲得玄量世界的信息。

但嘗試了多種手段,每一次都失敗,計籌文明也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羅征原本也打算試著與它們溝通,聽計籌文明這麼一說,他自然也放棄在這裡浪費時間。

不管如何,這一次聽從鳳女的意見從上層冰原通過,將天執核心啟動也有意外的收穫。

依靠著天執核心,可破譯一切梵文,亦能讓自身看透玄量世界的光點,這樣的能力對羅征,對元始天尊都相當有用,最重要的是,這個文明的目的是製造出真正的能量軸……

如果能讓羅嫣掌控完整的能量軸,那麼所有的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天執核心運轉了一會兒后,又陷入了平靜之中,運算也會消耗大量的能量。

「這天執核心坐落在這裡這麼多年,以元靈文明的作風,恐怕會力所能及的破壞它,為什麼它們只是選擇將其封凍?」羅征問道。

「它們嘗試過,可是失敗了,」綠色人影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傲然。

元靈文明也不是無所不能的存在。

例如人族的開天神廟,駐守在十七重天內那麼久,元靈文明同樣毫無辦法……

羅征又問了一些其他問題后,便頂著元靈神火罩,繼續朝著上層冰原的另外一端前進。

沿途路過那些大大小小的冷獄時,羅征也是悄悄留意著。

假面權婦 有一些冷獄面積比較大,內部的光點多,羅征便停下來讓綠色人影幫忙破譯。

現在天執核心已經開啟,無論相隔多遙遠的距離,即使羅征跨越到上層天際,依舊能啟動天執核心。

「嗡!」

兩道綠光徑自從羅征丹田釋放,直接打入羅征的瞳孔。

在羅征的視野內,冷獄中的光點已化為原本的模樣,這個巨大的冷獄中,封凍的是一頭牛形怪物。

就這樣一路走,一路觀望下去,倒是將各種各樣的生靈盡收眼底……

鳳女和李杯雪好奇之下也想觀望,那綠色人影便將畫面映入她們雙目中,不過兩女看了幾個奇形怪狀的怪物后,便興緻缺缺。

一路觀察之下,羅征倒是有些失望。

他想要從這些玄量世界的怪物們身上,尋找到一絲文明的線索,可看了這麼久,冷獄內封的都是一些十分原始的生靈。

但當三人越過這一片冷獄區域時,看到冰原上出現一片寬達三十里的冷獄,這個巨大的冷獄橫亘在三人面前,擋住了去路。

「這麼大的一片冷獄?」李杯雪盯著前方驚道。

先前的冷獄最寬也只有十多丈,輕鬆就能繞過,眼前這個寬達三十里,繞過去破費周章……

「好奇怪,這個冷獄是近兩年出現的,」鳳女說道,「我此前沒有見過這麼大的。」

鳳女上一次通過冰原上層,是在兩年前,那時候她沒見到這個冷獄。

搶婚厚愛:生猛老公我怕怕 「先看看這巨大的冷獄內有什麼吧,」羅征說道。

這冷獄內散播著大量的白色光點,封凍在這冷獄內的生靈個頭恐怕不小!

「嗡……」

當綠光掃過這些光點后,天執核心又開始運算起來。

先前羅征觀察的冷獄都很小,散播在內的光點不多,靠著天執核心強大的運算能力,破譯起來也不算慢,十多二十個呼吸就能完成。

而這個三十里寬的冷獄內,散播的光點數量極多,運算起來也複雜的多。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綠色的光芒才打入羅征的雙眼。

「嗡!」

在羅征看到冷獄內的景象時,冷然猛然一變,甚至忍不住向後退開兩步,差點將元靈神火罩給掀掉了。

也是鳳女眼疾手快,一把扣住了元靈神火罩,同時問道:「看到什麼了,這麼激動?」

「那是一個巨人……」羅征喃喃說道。

那是一個體型肥胖的光頭巨人。

雙手、雙腳帶著黑色的手銬腳鐐。

光溜溜的腦袋低垂著,雙眼緊閉,彷彿睡著了一般。

這是羅征看到的第一個人形生靈,自然有些激動。

就在羅征觀望著那巨人時,那巨人猛的睜開了雙眼!

「嗡嗡嗡嗡嗡……」

冷獄中的光點瘋狂的波動起來,彷彿篝火被踢翻后飛騰而起的無數火星。

而在羅征的視野中,那個巨人瘋狂的掙扎著,整個人爬起來后,一雙巨手徑自朝冷獄外的羅征抓過來,這個巨人竟能在冷獄內自由活動!

「抓好神火罩!」

羅征只來得及發出一聲警告,隨後他一人托著元靈神火罩,朝著後方疾退而去!

而那一雙巨手已從冷獄中伸出,朝他們當頭抓來。

「嘩……」

眨眼的功夫,羅征已托著元靈神火罩向後退出了三四百丈距離,也幸好他們身後沒有冷獄,若是墜入其中,後果不堪設想。 一切發生的太突然,李杯雪和鳳女幾乎沒有反應的時間。

她們只看到光點如躁動的螢火蟲飛舞起來,隨後就有一雙巨手朝她們當頭抓來。

好在羅征的提前反應救了她們一命!

那雙巨大手連番抓握之下,都差了那麼幾寸的距離,在兩女看來自是險之又險。

不過事發突然,無論是李杯雪仰或是鳳女,那極度的驚詫僅持續了短暫的時間,等她們回過神來時,那雙巨手已延伸到了極限!

那條烏青色的鎖鏈纏繞在巨手的手腕中,發出叮叮噹噹的響聲。

同時自冷獄內,發出一陣有節奏的聲音,那聲音宛若唱歌一般,聽起來十分悅耳,但自有一股憤怒蘊藏其中!

「這聲音和魂城那靈魂雲彩內發出的聲音很像!」李杯雪說道。

羅征也點了點頭。

鳳女通過魂城已經有許多年了,倒是沒有第一時間想起。

但羅征和李杯雪剛剛從魂城內過來的,瞬間便聯想到魂城內那靈魂雲彩中發出的歌聲。

「砰!砰!砰!!」

那雙巨手在冰層上拍打著,每一次拍打都能激起無數細碎的冰渣。

這細碎的冰渣宛若暗器一般朝著四處飛射,其中一道冰渣打在鳳女的手臂上,即便是已踏入聖魂境,她的手臂依舊被這冰渣貫穿,發出一聲悶哼。

「到我後面來!」

羅征將元靈神火罩調轉了一個方位,自己擋在了她們前面,將那些迎面射來的冰渣盡數擋了下來。

巨人在冰面上拍打了數十次后,終於累了。

何況如此極寒的溫度,對巨人也會造成影響,極低的溫度在他的皮膚表面凝結出一片白霜,這般猛然拍打之下,手臂上竟有十多處開裂!

慢慢地,一雙手縮回了冷獄內。

在鳳女和李杯雪的視線中,縮回去的雙手在進入冷獄的一瞬,就化為一堆不可捉摸的白色光點……

「這光頭巨人也是怕冷的,可冷獄內的極低溫度,為什麼不會影響他?」羅征問道。

冷獄內的溫度幾乎已經達到低溫極限,被吸入其中的生靈應該必死無疑才對。

就羅征在稷刪空間內的觀察,玄量世界的生靈也不是不死不滅的存在。

「應該是形態的問題,讓它們避開了低溫的傷害,」綠色人影回答。

玄量形態與一般意義上的理解本來就不同,想要在玄量形態破壞他們,自然無法用尋常意義的手段。

羅征點了點頭。

在他的視線內,能看到那光頭巨人張開嘴巴,揮舞著雙手,在冷獄內不斷地咆哮著。

不過傳入耳中的聲音,則是一陣動聽而富含節奏的歌聲。

也許是因為羅征能看到光頭巨人的表情,他能從這歌聲中聽出一絲憤怒。

「能破譯他在說什麼嗎?」羅征問。

「可以嘗試,」綠色人影說道。

對於計籌文明而言,它們也不像錯過這個與玄量世界外生靈交流的機會。

不過破譯玄量世界的聲音,對計籌文明而言也是第一次。

由於缺乏足夠的樣本量,需要破譯的時間只會更長!

但羅征既然已來到這一步,也不急著衝上三十一重天,他徵求了李杯雪和鳳女的意見后,便停留在原地等待。

天執核心持續這一次的運算,足足持續了十多個時辰。

玉勝天內沒有晝夜之分,但差不多也過去了一天一夜后,天執核心才將光頭巨人的語言破譯了一個大概,這個速度還是建議立在光頭巨人所說的話十分簡單的層面上。

我每天隨機一個新系統 「他在咒罵元靈一族……」

「說元靈一族是狡猾的騙子,將他到這該死的地方……」

「……」

羅征聽完綠色人影所說的后,大概也明白過來。

這光頭巨人應該是上當受騙,被元靈一族騙進這個世界的。

而被騙進來后,就一直被關押在這鬼地方。

被關了這麼久,無論是誰都會憤怒,他自然想要撕碎出現的任何生靈!

羅征三人在這裡等候了一天一夜,光頭巨人就在那「唱歌」唱了一天一夜,足見他對混沌世界內的生靈又多憤恨。

「有辦法和他溝通嗎?」 穿書後我成了傲嬌王爺的心尖寵 羅征問道。

既然這光頭巨人能夠使用語言,就可以溝通,他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我們只是破譯了他的部分語言,倒是可以嘗試,可那種說話的方式恐怕很難模仿,」綠色人影說道。

光頭巨人的聲音似是多重音節,開口發出聲音的一瞬間,彷彿有十多個人一起說話。

隨後按照羅征的要求下,綠色人影便將大致的發音方法傳授給羅征。

於是羅征便一邊「唱」著歌,一邊朝前邁進。

在羅征剛剛「唱」起來的同時,光頭巨人的「歌聲」頓時停住了,他睜大眼睛瞪著羅征。

「他聽懂了?」

羅征心中一喜,繼續邁開腳步,同時發出歌聲傳達自己的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