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無生點點頭,輕嗯一聲。

羅無生點點頭,輕嗯一聲。

等他祭奠乾玄之後,再回羅家,看望一下羅宇。

雖然其不是他真正的父親,但他的心中,已經將其當做真正的父親。

「這儲物戒裡面,有一些修鍊資源,足夠你修鍊到化元境後期。另外裡面還有三塊極品靈石和數百塊上品靈石,靈器的話,我也給你準備三件,同階之中,應該沒有多少人是對手。」然後手掌一翻,同樣取出一枚儲物戒,對著羅月筱說道。

至於靈器,他的身上原本沒有,但那妖異男子六人的儲物戒,還是有一些的,而且最低都是天階中品的。

「多謝了!」

羅月筱一臉激動的感謝道。

接過儲物戒,就施展出神識看了起來。

極品靈石,她還從來沒有看到過,因為這種東西太少了,可以快速的幫她恢復體內的真元。

至於三件靈器,一件飛行的,一件防禦的和一件攻擊的。

對她來說,幫助非常的大。

而且這樣等級的靈器,每一件都是天價般的存在,反正她一件都買不起,但現在她一下子,有了三件。

有了這靈器,她的實力瞬間可以提升不少。

就算面對上次那個陰魔宗餘孽,她都可以一個人將其斬殺了。

「既然這樣,你好好修鍊,等我事情辦完了,我們再回羅家。」羅無生再次開口道。

一曲畫未最相思 「好!」

羅月筱點頭說好。

有了這丹藥,她的修鍊速度必將加快。

羅無生離開后,就出現在了葉青璇的閣樓之中。

然而這一次,閣樓之中,多了一個身穿青色小裙的小女孩。

「林清,你怎麼在這裡?」

看著小女孩,羅無生問了一聲。

焚盡七神:狂傲女帝 「羅哥哥,你都不來找林清,那林清只好來找羅哥哥了。」林清看著羅無生,有些幽怨的說道。

「是羅哥哥不好,羅哥哥給你一些丹藥和靈器算是賠罪好不好?」羅無生笑著一臉歉意的說道。

然後同樣快速的拿出一枚儲物戒,遞到林清的面前。

雖然他跟林清不能說很好,跟葉青璇喬穆他們相比,但可以看出來,林清也擔心過他,而且還是葉青璇認得妹妹,自然不能虧待了。

「謝謝羅哥哥!」

林清雙眼一眯,接過儲物戒,一臉感謝道。

羅無生笑笑,伸出右手,在林清的腦袋上撫摸了一下。

被羅無生這一撫摸,林清臉上有一絲紅暈,但很快恢復隱藏起來。 酆思煜好強,心中後悔也不願意露出半點軟弱來,梗著脖子說道。

「輸都輸了,那拍賣行我也讓人處置了,他們愛咋咋的。」

反正酆家家主是他爹,總不能真打死了他。

頂多讓他受點教訓,再像是之前關上他一年半載。

繁樓看著酆思煜這幅破罐子破摔的模樣有些哭笑不得,想著回頭酆思煜回去的時候,他要不要幫著說說好話,酆思煜的父親之前為著戚齊那事就已經氣得差點沒打死酆思煜。

這酆思煜才剛解除了禁足出來,就又惹出這麼大的亂子,還丟了酆家最為賺錢的拍賣行。

酆家主怕會真將他朝死里打。

只不過那拍賣行如果真給了朱卓,酆家和朱家怕也會因為這事起了嫌隙。

繁樓正想著要不要想辦法勸勸朱卓,以銀錢抵了那拍賣行,也好叫酆思煜回去交差時,一抬頭就看到了街邊的茶樓之上臨街打開的窗戶后,那兩張讓人絕不會認錯的臉。

君公子?

繁樓腳下頓了頓,忍不住多看了眼。

君璟墨二人的容貌太過出眾,而且他們身上的氣質也與眾不同,尋常見過一次的絕不會認錯,而樓上的君璟墨和姜雲卿原本正在說話,卻突然感覺到有人在看他。

君璟墨朝著樓下看去,就對上了繁樓的視線。

姜雲卿見君璟墨突然安靜下來,不由順著他的目光朝著街面上看去,就見著樓下站著兩個「熟人」,她不由挑挑眉:「繁家和酆家的人?他們怎麼也在這。」

那頭繁樓察覺到姜雲卿他們視線,遲疑了片刻,才抬腳朝著茶樓里走了過去。

酆思煜奇怪道:「哎繁哥,你去幹什麼?」

繁樓說道:「遇到認識的人,過去打個招呼。」

酆思煜有些悶悶的,他正愁著拍賣行的事情,沒心思去見旁人,聞言就說道:「那繁哥你去吧,我先回去了。」

他正愁著他大哥來了之後,他要怎樣應付他那個話多還總愛教訓人的大哥。

誰知道他才剛走了兩步,就被繁樓拉著衣裳拽了回來:

「你也跟我一起去。」

酆思煜聞言皺眉:「我去幹什麼?是我認識的人?」

繁樓說道:「不認識,不過說不定他們能幫你。」

幫他?

酆思煜面露不解,幫他什麼?

繁樓也沒解釋,只是直接強硬的拉著酆思煜跟他一起進了茶樓。

那拍賣行價值太高,雖說是酆思煜父親給他的私產,可說到底掛的還是酆假的名。

之前酆思煜惹了戚家的麻煩,酆家之中已經有不少人對他有意見,更覺得酆家主將拍賣行給他心有不滿。

如今酆思煜要真的因為一時胡鬧與人打賭,就將拍賣行這麼給了出去,酆家那頭怕是有不少人會鬧騰。

如果能夠給些錢財了事,讓朱卓放酆思煜一馬,那自然再好不過。

而且繁樓總覺得,以朱卓對待君璟墨二人的態度,說不定他們從中說和的話真有可能。

繁樓帶著酆思煜上樓之後,那邊包間的門已經打開。 第五百七十四章再次回宗

隨後故意裝作憤怒的說道:「羅哥哥,我師父說女孩的頭,不能隨便被別人摸的,會長不大的。」

九星霸體訣 「長不大就長不大,小清還是現在這個樣子可愛。」羅無生沒有收手,繼續撫摸了一下道。

「不理你了,羅哥哥是壞人。」

林清臉色再次一紅,但對著羅無生說了一聲,就向著閣樓外面而去。

羅無生笑笑,轉頭看了一眼,就將閣樓的大門關了起來。

然後再頭一轉,與葉青璇雙目相對。

葉青璇笑笑,眼中流露出情愫愛意,知道羅無生想要幹什麼。

然後羅無生一個擁抱相吻,閣樓房間之中,再次傳出那誘惑的呻吟聲。

第二天清晨,一道金色流光從天荒神宮破空而出,向著天水域的冰海絕地而去。

在金色流光裡面,羅無生和葉青璇一臉親昵的坐著。

這金色流光,是一艘金色的帆舟,其中的品階達到了天階上品,是從那些神火境儲物戒得到的。

「無生,如果以後有空,帶我出去好好看一下。」

葉青璇靠在羅無生的肩膀之上,有些憧憬期待的說道。

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離開過荒域。

這一次去天水域的冰海絕地,算是她第一次踏出荒域。

「好!」

羅無生沒有任何猶豫的笑著說好道。

事情解決了,自然要帶自己喜歡的人,游遍戰玄大陸。

前進的速度,沒有很快。

每到一處好的景地,羅無生他們就稍稍停留一下。

現在這邊的事情,算是徹底解決了,自然要稍微放鬆一點。等之後離開,又要回到那種瘋狂修鍊的時候。

荒域由於被破壞嚴重,沒有什麼好的地方,但天水域還是很多的。

其中山水比較多,其中的景地也比荒域要多。

就這樣,轉眼間過去了半個月之久。

此時極寒的冰地之上,一道金色流光快速的掠閃而過。

「前面就是冰海絕地了!」

羅無生指著前面的海域,對著身旁的葉青璇說道。

葉青璇點點頭,從黑色靈舟上站起來,向著遠處看去。

她的心中已經決定,等羅無生離開后,她也要去歷練一番,這樣可以不僅可以增長見識,而且尋找自己更多的機緣,突破的更快。

有羅無生的真魂境傀儡在,只要不碰到真魂境中期及以上的武者,或者多個真魂境初期的武者,一般沒有什麼危險。

隨後一個時辰后,羅無生的金色流光,出現在了冰古島的附近。

手掌一翻,取出妖異男子,也就是血妖劍的頭顱,扔向虛空。

在半空的時候,羅無生手指一彈,一道真元轟在頭顱之上,化為血霧瀰漫在虛空之中。

「我誓言已經完成,你也可以安息了。」

這一刻,羅無生心境有些明亮。

慕紅裳 「我們現在去冰古島!」

羅無生轉頭,對著葉青璇說道。

葉青璇點點頭,反正她就是跟隨羅無生。

羅無生此次去冰古島,去做一件事情,而且還是一件好事。

冰古島三大家族當年損失慘重,但有真魂境的武者在,還是能不隕落。

到了冰古島,出現在一家酒樓包廂之中。

原本他們是想要在大廳吃的,但是大廳內,現在還在傳他的事情,一個個說的不亦樂乎。

為了避免被認出,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就在包廂之中。

另外在吃飯的時候,一道消息快速在冰古島內傳遞開來。

這道消息一出,整個冰古島迅速的沸騰了起來。

「什麼!羅無生以前在冰海絕地的海域深處得到了神火境的傳承和寶藏。」

「怪不得修鍊的這麼快,原來得到了神火境的傳承和寶藏!」

「那也是有這個天賦,就算那個神火境的傳承和寶藏給你,現在能不能突破化元境都是個問題。」

……

一時之間,每個人都紛紛議論而起。

不過更加驚訝的,是那冰冷雪三個家族。

對於那傳出的神火境傳承和寶藏,他們自然知道是什麼,當初就是派人去那裡,但是全軍覆沒,沒想到羅無生居然也進入了裡面,而且還得到了裡面的神火境傳承和寶藏。

雖然不知道這個消息是誰傳出來的,但應該有幾分真,因為當時的羅無生,確實出現在冰古島之中。

而且那段時間,與他們進入那神火境墓穴的時間,差不多吻合。

現在就算知道,也不會去找羅無生,之前傳出那麼厲害的神火境強者,都死在羅無生的手裡,他們去純屬找死。

只是對於那神火境的傳承,心中有些不甘的。

只要有那傳承,就算不能出現一個神火境的強者,至少也可以讓家族多出幾個真魂境的強者。

當然這件事情,也不是沒有知情人。

那就是那同樣從墓穴逃出來的雪柔晴,還有她的父親,雪家的家主。

聽到這個消息,那雪家家主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來了。

這樣一來,他的女兒雪柔晴就可以回來了。

就算懷疑,也沒有什麼用,因為今天的消息已經傳出,是那羅無生得到了神火境的傳承和寶藏,也只有可以稍微說得通,羅無生為什麼會突破的這麼快。

至於這個消息,不是她女兒傳出來的,因為他女兒此此時此刻根本不在冰古島,也不在天水域,好像去了其他的大域修鍊。

現在從羅無生得到的功法,已經修鍊到了化元境中期,而且還要快突破到了化元境後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