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真浩激動期待之後,頭一轉,對著身旁的羅月筱道。

羅真浩激動期待之後,頭一轉,對著身旁的羅月筱道。

「嗯,父親你放心好了,這一次我不僅要前三,還要爭奪那第一!」

羅月筱聽此,點點頭,一臉自信堅定的說道。

「羅皓,這一次你也加油,不要讓我失望!」

羅霍邱在同時,也跟著身旁的羅皓道。

「父親,你放心好了,前三沒有任何的問題,我要的,是那第一!」羅皓一聽,臉上同樣顯現出極強的自信,流露出一抹極強的戰意。

「既然這樣,此次的狩獵比試現在正式開始!只要得到三塊令牌,就可以出現在狩獵場的中央比武台上,獲得狩獵比試的資格!」

白化雄知道四周聽到特殊獎勵之後,會出現這樣的反應,接著笑笑下,再次大聲的開口道。

這話音一落,整個狩獵場,氣氛再次達到了頂峰。

「月筱!無生!你們兩個小心一點!」

羅真浩對此,對著羅無生兩人,再次提醒的關心一聲。

「嗯,知道了!」

羅無生兩人異口同聲下,就直接身形一轉,向著高台下方的茂密從林而去。

而在出現高台邊緣的時候,羅皓對著羅無生殘忍一笑道:「羅無生,等下最好祈禱不要讓我碰到,否則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話不要說的太早,否則打自己臉,就不好了!」

重生之商界大亨 羅無生見羅皓威脅,嘴角一揚,不覺得笑笑回擊道。

「羅皓,同是羅家人,希望你不要太過分,有這個精力,還不如去尋找那令牌!」

羅月筱對於羅皓的話,臉色一沉,有一絲怒意道。

「呵呵,羅月筱,你難道剛才沒有聽到那羅無生的話嗎?我羅皓倒要看看誰話說的太早,打自己的臉!」羅皓見羅月筱怒意,臉上的笑容,更加的濃郁,緊接著雙眼厲寒之下,向著羅無生看去。

隨之說完,嘴角輕蔑之下,身形一個掠動,就直接從高台之上跳了下去,向著茂密從林而去。

這茂密叢林的深處,有著二階的強大妖獸,但是令牌不會放在那麼危險的地方。

按照以前的慣例,最強大的,也只不過是一階後期巔峰。

畢竟二階的妖獸,修鍊出了妖力,其攻擊的威力,要更加的強大。

至於人類想要進入靈穹境,就要修鍊出靈力。

「生弟,你剛才不應該激怒羅皓的!為了意外,你還是跟著我吧!」

羅月筱見此,接著視線一轉,對著身旁的羅無生,有一絲生氣道。

雖然羅無生的丹田恢復了,但是實力還沒有恢復,如果一不小心出現意外了,這對他們羅家來說,不是什麼好事。

有時候做人要學會忍,這樣才能變得更加的強大,而不會在半路夭折。

「筱姐,你快去吧,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羅無生知道羅月筱為什麼生氣,接著一臉笑笑,開口道。

說完,不等羅月筱再次開口,就整個身形,一個掠動,向著那茂密叢林而去。

羅月筱對此,心中著急不已,不知道羅無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但是下一秒,身形一動,同樣進入了茂密叢林之中。

白家,王家,還有其他的子弟,同樣在第一時間,紛紛進入茂密叢林之中。

羅無生出現在茂密叢林的時候,為了避免被羅月筱追上,直接施展出了七星點水,快速的向著深處而去。

而羅月筱,正如羅無生所想要的那樣,想要追上他,讓他乖乖的跟著她,但是前進了數十丈之後,卻發現羅無生的身影,早已不知去哪裡了。

見到這一幕,羅月筱整個人有些一驚。

這裡沒有打鬥的痕迹,肯定不是其他人乾的,這麼說來,只有羅無生自己快速消失的,看來自己有些小看他了。

既然羅無生有一些手段,應該不會有事情,既然這樣,接下來她自然要爭取那令牌,進入前三,奪得最後的勝利。

……

一開始的時候,所有人只是相互了看一眼,就快速的向著叢林深處而去。

現在連一塊令牌,都還沒有找到,自然不可能出手攻擊。

同時,有了那特殊的獎勵,這一次競爭,恐怕會更加的激烈。 雲卿冷眼看著司徒宴說道:

「更何況二殿下方才也說了,皇上龍體違和,九殿下同樣關心,自然要儘快回宮盡孝於膝下,總不好讓二殿下一人勞累。」

司徒宴聽著雲卿話中帶刺,也不惱怒,他伸手攔住了身旁聞言想要怒斥的人,輕笑著說道:

「九弟一向孝順,既然都是要回京城,那我們不如同路吧。」

「這玉霞觀到京中也有近兩日的路程,路上山匪出沒,難保不會遇到什麼危險,如果我們一起的話,彼此之間也能有個照應。」

雲卿下意識的就想要拒絕。

她對司徒宴這張臉下意識的厭惡,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總有種感覺不斷的在告訴她,讓她遠離這個人。

而且之前她跟司徒宴有所接觸之後,也能感覺得出來,這位二皇子遠比傳言之中要更加難纏。

鄉村神醫 雲卿並不想在這個時候節外生枝,自然也不想跟司徒宴同路。

雲卿剛想要開口拒絕,誰曾想一旁的司徒釗卻是突然說道:「既然二哥這麼說,那我們就同路吧。」

雲卿聞言皺了皺眉,眼見著司徒宴和周圍的人都是看著她,她抿了抿嘴將到了嘴邊的拒絕之言咽了下去。

司徒釗都已經答應了下來,她如果再去拒絕,只會叫人覺得司徒釗御下不嚴,而且讓他顏面無存。

雲卿轉身上了馬車之後,司徒釗也跟著上來。

沒等雲卿開口問他,司徒釗就先解釋道:

「師父,我和二哥同行,一是想要監視他,二也是想要看看能不能從他身邊的人嘴裡探聽到一些口風。」

「眼下京中形勢不明,他們若有其他準備,說不定會流露出一二,到時我們也好能提前防備。」

雲卿聞言看了他一會兒,想要說司徒宴身邊的人都是跟隨他多年的老人,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那些人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司徒釗想要從他們口中探聽到什麼,無疑是難於登天,更何況司徒宴那邊就算真有什麼消息,誰能知道是真是假,亦或是他們有意放出來迷惑他們的?

就算被他們知曉了什麼,他們難道就敢隨便相信嗎?

雲卿心中有許多話想說,可是對上司徒釗的眼睛,她最後卻什麼都沒說出。

她垂了垂眼帘,淡聲道:

「你決定就好。」

司徒釗看著雲卿略顯冷淡的臉色,握了握拳心,「師父,您生氣了?」

雲卿看著他:「為什麼覺得我生氣?」

司徒釗低聲道:「我沒提前與您商量……」

雲卿聞言淡聲道:「這些事情本就該你來做主,而且不過是跟人同路罷了,你本就用不著跟我商議,我又怎會生氣?」

「我早就與你說過,你想做任何事情我都不會阻攔,只要你行事之前清楚你想要的和可能會有的後果就好。」

雲卿說完之後,聽到前面的馬車已經走動了起來,她對著司徒釗說道:

「好了,既然答應同路了,那就走吧。」

「二皇子他們已經啟程了,咱們也該走了。」 第十三章三塊令牌

羅無生一路前進,按照記憶之中,這些令牌,有三塊是藏在一階中期的妖獸領地,其他的七塊,是藏在一階後期妖獸的領地。

同時,在羅無生全力施展出七星點水的情況之下,沒有多少人能跟的上的速度。

其實,應該說,這裡沒有一個人能跟上他的速度。

每一次點水,整個身形,就化為一道殘影,向著更深處而去。

接著沒有多久,出現在一處枯石林之外。

出現的時候,雙眼向著四周掃視了開來。

可是待看到石林前方右角落的時候,臉上不覺得浮現出一抹笑容。

因為在那個地方的巨石之上,反正一塊黃色的令牌。

見到這,羅無生身形一動,沒有絲毫的猶豫,向著那塊黃色令牌而去。

然而就在他距離黃色令牌,還有丈許距離的時候,雙腳一個點水之下,出現在了右側半丈之外的巨石之上。

出現的同時,一張腳盆大小的腥臭血口,突然出現在羅無生剛才的地方。

對於這張腥臭血口,羅無生雙眼一眯,嘴角笑笑。就這點偷襲,也想要對付他羅無生。

至於這張腥臭血口的本體,是一隻跟四周岩石,顏色幾乎一模一樣的蟒蛇。

隨之雙眼寒芒,一個冷冽下,雙腳再次點水而出。

蟒蛇見到羅無生向著自己而來,面色頓時猙獰憤怒,可是就在它想要攻擊的時候,臉上直接顯露出深深的驚恐之色。

緊接著想要逃離的時候,一隻帶著狂風的血掌,狠狠的轟擊在它那猙獰的腦袋之上。

這隻蟒蛇,只是一階中期,根本抵擋不了羅無生的強大一擊。

整個腦袋,瞬間變成一張肉餅。

擊殺之後,羅無生將令牌一取,就再次點水,向著更深處而去。

而待羅無生消失數息之後,一道身影,同樣出現在枯石林之中。

當看到被滅殺的蟒蛇,臉色一驚,然後雙眼寒芒憤怒,再次瘋狂的前進而去,想要追上前面拿走令牌的人。

找到令牌的,不止羅無生一個人。

其他兩處放在一階中期妖獸的令牌,也被人給找到了。

而這其中一處,此時正站著兩個人。

至於這兩人的身旁,有一隻青色妖狼,倒在血泊之中。

「羅月筱,這塊令牌,已經是我的了,我勸你還是離開的好!」

白浩天把玩著手中的黃色令牌,對著身前臉上帶著怒色的羅月筱,笑笑道。

「哼,我羅月筱倒要看看你白浩天,你這一年,到底有多少長進?」羅月筱聽此,頓時面色一寒,冷哼一聲道。

這塊令牌,原本是她先找到的,同時,那青色妖狼,也是她斬殺的,但是在她想要取走令牌的時候,被突然出現的白浩天,給先一步取走了,這怎麼能讓她不憤怒呢?

隨之說完,運起體內的力量,手掌五指一開,就對著白浩天一掌狠狠的拍出。

「呵呵!」

白浩天見此,嘴角呵呵笑笑,臉上沒有絲毫的害怕之色。

至於手掌五指緊握,一個破空,重重的擊在羅月筱的手掌之上。

砰!

一擊對碰之下,兩人身形解釋一顫,然後紛紛向著身後退了開來。

對此,羅月筱想要再次發動攻擊,但是下一秒,臉上更加的憤怒,直接怒聲大叫了一聲。

「白浩天,別想逃,將令牌留下!」

因為在那退開的一瞬間,白浩天身形一個扭轉,直接向著遠處而去。

雖然白浩天不怕羅月筱,但是在這裡白白的消耗,對後面不利!

他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先得到三塊令牌,那樣的話,其他的都好辦了!

因為他從他姐姐口中得知,這個特殊的獎勵不一般,所以一定要拿到三塊令牌。

另一邊,羅無生再次得到一塊令牌。

至於他的身旁不遠處,躺著一隻毛刺豪豬,身上的生命氣息,已經消失。

這隻毛刺豪豬,只是剛剛突破到一階後期,對羅無生來說,同樣沒有任何的問題。

直接利用七星點水接近,然後全力施展出狂血掌,一擊滅殺,根本不給它有任何的反擊機會。

現在得到了兩塊令牌,剩下只要再得到一塊,他就可以參加最後的狩獵比試了。

想到這,雙腳再次點水,向著更深處而去。

而在羅無生,消失半盞茶之後,之前那道身影,再次出現在毛刺豪豬的身旁。

見到倒在地上的毛刺豪豬,臉上再次顯露出一絲極強的憤怒之色。

接著身形一動,再次向著更深處追了過去。

他倒要看看,這個人到底是誰,居然屢次先他一步。

時間一點點流逝,越來越多的令牌,被發現找到。

至於之前去追白浩天的羅月筱,此時被數只尺許大小的黃蜂,給圍在中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