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他的背後,出現了兩頭不同屬性的遠古龍象虛影。

而且,他的背後,出現了兩頭不同屬性的遠古龍象虛影。

一頭通體由黃金鑄造而成,踏步虛空,巍峨蒼茫,氣息鋒銳、無堅不摧。

另一頭,則是通體由烈焰凝聚而成,仰天咆哮,氣息狂暴、雜亂,帶著毀滅之意。

「大成之階的陰陽聖境強者!」

「領悟了兩種不同屬性的意境之力!」

「金屬性之力一重意境!火屬性之力一重意境!」

……

整個囚斗場中的所有人,感應著那紫袍老者的恐怖氣息,紛紛驚呼出聲。

此時,就連軒轅邪、端木鴻宇等人,都是忍不住紛紛變色。

這紫袍老者,太強大了。

「放下那奴隸,你可生,否則,死。」

紫袍老者的厲喝聲,帶著一種高高在上,在整片囚斗場響起。

他像是一位王,在審判林寒這個螻蟻的生和死。 紫袍老者,是囚斗場中鎮壓底蘊的強者。

大成之階陰陽聖境的恐怖武道修為。

兩種領悟到一重意境的強大屬性之力。

無論哪一個成就,都是讓在場的所有人屏住了呼吸。

整個場上,萬人俱寂。

所有人都是神色緊張到極點。

他們很清楚,林寒雖然被譽為雪州第一天驕。

但,他的武道修為,終究只是半步聖境。

而這囚斗場的紫袍老者,則是一位真正的大成之階的陰陽聖境強者,而且,還領悟了兩種天地屬性之力意境。

兩者之間,根本沒有任何可比性。

但林寒在所有人眼中,是一位能夠創造奇迹的絕世天驕。

不少人神色期待,看著林寒,希望他能夠再次創造奇迹。

「林寒,你不必為了我得罪一位這種強者,讓我沉淪奴隸場中,只要你救出如煙,我就死而無憾了。」

凌破天也是被那紫袍老者的實力嚇得不輕,他頓時苦笑一聲道。

雖然凌破天也想不再屈辱的活下去。

但若是因為這樣而害了林寒,耽誤了自己女兒的一生。

他寧願,現在立馬死去。

「凌伯父,今日,我說帶你離開,就一定能帶你離開,誰攔我,我便殺誰。」

冷冽的聲音,從林寒口中吐出,帶著一種霸道,帶著一種不可忤逆的意志。

雖然林寒的聲音不大,但卻是清清楚楚傳遍了整個囚斗場。

這一句話,帶著一種無匹的威勢。

讓林寒那略帶瘦削的身影,此刻在所有人眼中,變得偉岸、高大。

在那種氣勢之下,仿若所有人都不得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視。

「這,才是真正的絕世天驕,熱血男兒!」

場上所有年輕人,無論男女,都是神色激昂。

半步聖境,便敢在一尊大成之階的陰陽聖境強者面前有著如此無匹氣勢。

單單這一點,就足以讓所有人敬佩。

「誰攔你,你就殺誰?」

高空之上,渾身籠罩在神光中的紫袍老者冷厲一笑。

他蒼老的瞳孔戾氣四射,道:「林寒,你口氣倒是不小,不過,等老夫將你親手捏死的時候,你會發現,你那所謂的自傲自負,在真正的力量面前,不堪一擊!」

「是誰殺了小郡主殿下?」

驀地,一道爆喝聲陡然響起。

唰!

下一刻,一個身披青麟戰鎧的青年男子從遠處的長空踏步而來,手中握著一桿七尺長槍,通體由龍鱗所鑄,釋放一種可怖的龍威。

「見過大總管。」

那囚斗場的紫袍老者見到這青年男子,立馬拱了拱手道。

「是明王爺麾下青年一代第一強者,麒麟。」

「據說這麒麟,是一頭大荒霸主青焰麒麟王所收的唯一一個人類弟子。」

「沒錯,我也聽說過,不過這麒麟人品不好,據說他為了得到更加強大的力量和血脈,將自己的師尊親手擊殺,將那青焰麒麟王的所有寶血,全部煉化到了自己的體內。」

「無論如何,這麒麟,絕對是大晉帝國青年一代中的第一強者,據說幾年前便是踏入了陰陽聖境。」

「如此強大,還有著如此天賦,難怪能夠在如此年紀,便是成為了明王府中的大總管,那囚斗場中的紫袍老者對著麒麟如此恭敬,看來囚斗場背後勢力,就是明王府的人。」

……

整個囚斗場中,眾人都是議論紛紛。

不少人眼中露出憂慮之色。

現在,林寒的對手,又多出來一個麒麟這個青年一代的第一強者。

不過此時,林寒依舊神色不懼。

他帶著凌破天,朝著囚斗場外走去,根本看都沒看那什麼麒麟一眼。

「狂的可以。」

不少人暗暗心驚,對林寒這種做法,感到震動不已。

這林寒,真的要同時面對兩大恐怖強者嗎?

他,真的不怕被鎮殺嗎?

「我問你話,你為何不答?」

看到林寒轉身就走,那身披青麟戰鎧的麒麟,身影一閃,已經踏步擋住了林寒的去路。

他手中的龍槍遙指林寒,冷聲道:「殺了小郡主,你知道這是什麼罪過嗎?現在,立馬自廢修為,在我面前跪下,讓我押到明王府,或許,你還能得以苟延殘喘一會。」

「自廢修為?跪下?」

林寒眼神動了動,看向那麒麟。

「沒錯。」

麒麟點點頭,眉宇傲意涌動,道:「你若是敢忤逆我的命令,我現在就會將你鎮殺,你沒有絲毫活命的機會。」

眾人看到這一幕,都是忍不住將憐憫的眼神,投向林寒。

或許,林寒確實在年輕一輩中稱雄。

但在麒麟這位青年一代第一強者面前,絕對沒有戰勝的可能。

不如暫時屈服跪下,或許還能夠等到真龍府的強者出手,保住一條性命。

這個時候,林寒背後,軒轅邪、端木鴻宇等人,都是眉宇間怒意沸騰,想要出手。

「不要動,今天這件事,我自己解決。」

林寒的傳音,在幾個人耳邊響起。

軒轅邪等人都是微微一怔,隨即看到了林寒眼神中的決然,都是微不可查點了點頭。

「大總管已經發話,還不快跪下來!」

囚斗場中的紫袍老者陡然厲喝一聲。

隨即,老者瞬間伸出一隻手,兩頭遠古龍象的古老力量加持,大成之階的陰陽聖境力量爆發。

轟隆!

一隻烈焰大手,絢爛奪目,撕裂空氣,貫穿霄漢,天地震顫,從高空鎮落下來。

漫天風雪,這一刻都是被蒸發得乾乾淨淨。

這是一種天地火屬性之力凝聚的大手。

充滿了無匹的殺意。

是絕殺一擊!

紫袍老者根本不是想要壓迫林寒跪下,而是想要直接出手將其鎮殺。

殺氣彌散虛空,整座囚斗場都像是一下子步入了嚴冬之季,枯葉紛飛,飄零天地,充滿了肅殺和沉重。

「公子何等身份,你對公子出手,罪不可恕,只能用死亡來贖罪。」

幾乎就在這瞬間,一道充滿霸道的渾沉聲音,陡然響起。

而就在下一刻。

「嗡!」

一道黑色的流光從遠處天際破空而來,直接將紫袍老者那烈焰大手給撕碎。

隨即。

「轟隆!」

虛空一陣顫動,一個身穿黑袍的高大男子,出現在了那紫袍老者身旁,一隻黑色大手,凝聚天地暗屬性之力,硬生生將紫袍老者給抓在手中。

「什麼……」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是神色駭然。

來者何人?

竟然一手將一位大成之階的陰陽聖境強者給攝到手中,根本無法脫困。

這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肌體發寒,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前輩饒命……」

紫袍老者發出驚懼的大吼,他瞬間感應到,這種力量自己無法忤逆,是造化聖境的絕頂強者降臨。

紫袍老者想要解釋什麼。

「噗嗤!」

可是,抓住他的黑色大手猛地一握,紫袍老者整個身軀,瞬間四分五裂,血光飛濺,一代大成陰陽聖境強者,就這麼化為死屍,瞬間斃命。

「嘩!」

一瞬間,整個場上沸騰了。

而讓眾人更驚駭欲絕的是,那黑色大手的主人,也就是那突然出現的高大中年男子,一個踏步,便是走到了林寒的背後,神色恭敬。

「絕對是造化聖境級別的頂級強者!」

「是林寒的守護強者?」

「不,觀其恭敬的模樣,可能是……是林寒的屬下!」

嘶!

議論聲紛紛,緊隨著便是一陣陣倒吸冷氣的聲音響起。

有這麼一尊恐怖的屬下,試問,誰能再與林寒爭鋒?

「不要殺我?!」

而這個時候,眾人突然聽到了一道驚恐的聲音。

「是麒麟!」

有人發出驚呼。

唰唰唰!

眾人的目光紛紛望去。

隨即,他們看到了一幕讓人毛骨悚然的場景。

那明王府中的第一青年強者麒麟,此時周圍沒有任何身影,但他卻是一臉的驚恐,像是看到了什麼無比恐怖的幻象。

「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