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那張臉包括眼神,也幾乎是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眾人面前越發年輕!

而他那張臉包括眼神,也幾乎是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眾人面前越發年輕!

最後身周都多了一股惡臭,一些黑色的污垢逐漸停留在他皮膚表面……按例還是要將人帶到後面沐浴更衣。

趁著這空檔,抽取再次繼續!

接連第二個幸運兒,第三個幸運兒……第一個去沐浴更衣的幸運兒回來,那張臉,彷彿是換了個人站在這!

親眼目睹,卻都覺得玄幻。

「美顏煥膚丹,這是這丹藥的名字,而它的效果也確實符合它的名字,並非有任何的誇大其詞。」陸顏霜這時出聲,幽幽提醒了眾人一句。

附帶的作用,就是附帶的,她也不會保證。

崔月月也跟著笑,眼神落在那男子身上,然而都不用她開口,那男子就已經主動的開口了,「我腹中,不,是丹田!我剛察覺到了丹田的動靜,也成功吸收了一絲玄氣入體!」

他一邊說著,走到崔月月跟前,又主動的握住了那塊試驗石。

果然,便見在眾人眼中,那塊試驗石微微亮了些許。

這是代表著他成為了一名修者,可以引氣入體!

他已經不再是普通人了!

從此刻起,不過是一顆用來美容養顏的丹藥,雖然珍貴,但本來是用在容貌上的,這驚喜!

「我以前真的是普通人!」

「可我現在真的能修鍊了!」

這感覺……別說是圍觀者,就連本人都覺得像是在做夢,就離譜!

這種場景,簡直是看一次,離譜一次!

崔月月看到這裡,第一時間眼神朝著陸顏霜看了過去,果然看見她眼裡的笑意。

不管別人是怎麼想的,但崔月月還是清楚,陸顏霜私心裡還是希望能夠給大家一個同樣的起點。

霜兒表妹,是真心希望普通人也能修鍊的。

第二個幸運兒是抽中了普通丹藥,說實話這比第一個還要讓崔月月緊張。

前面的效果一樣,容顏變化,脫胎換骨!

但是接著沐浴更衣過後……會如何呢? 從譚大姐那裝修奢華的樓中樓出來,蘇然一直苦着臉。

神特么的溫婉可人宜家宜室,全都是騙人滴!

哥們可是把你從鬼門關救回來的人啊,你怎麼能威脅我捏!

雖然被譚大姐免了房租,可不讓搬走,還是會對蘇然之後的計劃有些影響。

本來因為在小人國發展的太過深入,蘇然已經打算去郊區租一個小院子,畢竟在兩個世界進進出出,又時不時的需要攜帶一些普通人用不到的物品,獨門獨院方便一些。

可現在看來,暫時泡湯了。

不過問題不大。

不能搬走不代表哥們不能再租一套院子!

衝進火場救人的時候,蘇然顧不了太多,但事後總是不希望被人發現,畢竟他真的害怕被人關起來切片做研究。

雖然不知道譚大姐究竟是出於什麼目的特意不讓蘇然搬家,但譚大姐肯定是出於好意。

三年前蘇然剛來到濱海時,獨自在外面租房住,遇到過不少麻煩,在外找工作也吃過不少虧,譚大姐幫過他許多次,蘇然雖然不會時常提起,但全都記在心中。

譚大姐不會坑自己,這一點,蘇然十分明確。

回到小人國,到處都是一片忙碌的場面。

吳仁為了儘快消化掉十萬戰俘,直接開啟了明珠城擴建工程,看的蘇然一陣牙疼。

小人國的城池對蘇然來說,就是個微型模型,看着密密麻麻的人聚在一起搞半天,工程量沒什麼進展,有點着急。

「吾主,十萬戰俘雖然並非全都是鋼鐵之國皇帝的死忠,但總有一部分心懷故國。」

吳仁一身神使長袍,看起來頗有神棍內味,「只有在不斷的捶打中,讓他們忘記自己的身份,而後讓他們看到一步步提升改善自己處境的通道,給予他們機會,經歷過重重考驗,最終能夠從通道中爬出來的,才能真正為吾主所用!」

老銀幣!

真·玩弄人心!

對此,蘇然甘拜下風,只能繼續放權,讓吳仁看着操作,總不能真的白養十萬戰俘,最後再讓這些傢伙拿起武器轉過頭對付自己!

不過,明珠城的擴建耗費巨大,對蘇然麾下那並不怎麼寬裕的經濟是個不小的衝擊,其中最為耗費錢財的,正是修築新城牆所需要的石材。

因為有超凡體系的存在,桑梓大陸的城牆更加高聳也更加堅固,講究點的,還有能夠覆蓋城牆的魔法陣。

明珠城附近都是平原,沒地方採石,想要修築城牆,只能讓商隊從遙遠的地方慢慢送來。

若是城市傳送陣還未破壞時,還算簡單一些,可現在傳送陣被毀,鏡之國又陷入了混亂之中,購買修築城牆的石材所需要花費的資金恐怕激增數倍都不止!

一提起真金白銀,蘇然就上頭了。

不當家不知柴米貴,像當初在躍馬城搞的抄家那一套不適合在明珠城再來一次,以至於上次賣黃金的錢蘇然都快花完了,都不捨得重新收攏明珠城的黃金。

哪有玩策略遊戲,玩到一半把經濟抽空的玩家?

不就是修築城牆用的石材嗎?本巨靈神獨自包圓了!

石材沒有,不過磚頭管夠!

水泥磚標磚規格是240X115X53mm,對於小人們來說,就是二十四米長、十一米高、五米多厚的巨大石材。

兩塊磚並排側立起來,足有十一米半高,十米多寬,完全滿足城牆的需要,至於如何澆築,蘇然就甩手不管了,總得給戰俘們留點活計,哥們來小人國可不是未來體驗工地搬磚的!

吳仁聽到水泥磚的尺寸之後,兩隻小眼閃閃放光!

只要有石材,重量以及巨大的尺寸都不是問題!

鋼鐵之國的十萬戰俘,幾乎人人習練武技,雖說高手全都跟隨柏橈回國對抗趙信的黑甲騎兵團了,但留下的這些人中,二三級的武者一抓一大把!

不往死里操練這些傢伙,他們如何會向吾主獻上忠誠?如何會在未來死心塌地的為吾主攻城略地?

更何況,吾主還在地上勾畫了簡單易造的建城工具,叫什麼滑輪吊機,這明珠城,必須再擴大一些!

「老闆,超凡化的研究有了一些新進展。」

36·羅思琦·D穿着一身標誌性的紅色魔法袍侃侃而談,忽略她身上因為實驗而沾染的層出不窮的污漬的話,當真算得上是個尤物,「我建議您將您所處世界的食物,在桑梓大陸存放一段時間后再吃,或許會有一些意外的收穫!」

如果不考慮體型差距以及對方惡劣的性格的話,自己這個女下屬,當真賞心悅目。

「什麼意思?」

蘇然的腦子飛快的轉動起來,事關自己獲得超凡之力,任何可能都不容錯過。

「我懷疑老闆你所在的世界蘊含有巨大的能量,這種能量目前來看,只存在於食物中。」

罪惡·羅思琦·滔天·火焰舞者在自己的專業領域極有自信,腰桿挺的更直了,看的徒弟跟班張恆一陣眼暈,「但是,這種能量在您的世界好像是固化了,無法被生靈吸收和利用。

被帶到桑梓大陸之後,這些食物中蘊含的能量開始緩緩融化、釋放,最終,轉化成為生靈可以吸收利用的能量!

這個類似堅冰融化的過程,根據研究所目前掌握的數據來看,在七十二小時之後徹底完成,接着,進入到能量逸散的階段,所以我建議老闆你把食物帶到桑梓大陸七十二小時之後再食用,或許會有驚喜!」

七十二小時?等得起!

三天而已,有太多食物不會過期,這個機會不容錯過,先拿站在肩膀上用金箍棒敲自己腦袋的大聖做實驗看看效果,嗯,就這樣。

「大人,明珠城通往外界的商道因為沼澤魔怪的侵擾不得已暫時關閉,明珠軍團前往清理,損失了不少人手。」

一身金色生命神教祭祀袍的王女鳳知微面露愧疚,「我請求火焰舞者大人協助李新年軍團長共同剿滅那些魔怪。」

「不,那些沼澤魔怪我對付不了。」

噴薄·羅思琦·欲出·六級魔法師不講一絲情面的直接拒絕,「想要保證商路的安全,只能在沼澤魔怪活動的路段佈置重兵保護商隊!」 回頭——江遠彥。

顧南靈手指緊拽紙條,微微泛著白。

她僵硬的看著前方,不敢回頭。

是有人在惡作劇?

顧南靈心想,一定是這樣的,不然誰會大半夜的出現在這森山老林里。

難道是程年?

一旦確定了人選,顧南靈反而沒那麼害怕了,深深的吸氣,隨後轉頭看去。

身後一片黑暗,空無一人。

顧南靈鬆了口氣,深感大事不妙,要趕緊下山,卻在轉身的剎那,餘光卻瞥見一抹白色的身影。

那白色身影的速度移動極快,眼看著就距離不過幾米的距離了。

顧南靈再也管不上別的,撒丫子往山下跑。

冷冽的寒風拍打著她的臉,刺骨的疼。腳下是凹凸不平的泥土路,稍不注意,就會站不穩。

然而顧南靈此刻無暇顧及其它的,只想著趕緊下山,見到人。

耳邊是狂風呼嘯的聲音,顧南靈咬著牙,不停的衝刺。

「咯吱!」

一聲輕響,顧南靈只覺腳下的重力消失,整個向著右側倒去。

慌忙之中,顧南靈想要抓住什麼,手臂除了傳來一陣刺痛,什麼也沒抓住。

江遠彥從程年屋子裡走出來,只覺空氣都清新了許多。

低頭看看時間,已經十一點了,顧南靈差不多應該睡了吧?

即便如此,江遠彥仍然走到了顧南靈住房的樓下,借著月色,打量著那扇窗。

山裡的月色更亮,江遠彥可以清楚的看見那房屋的輪廓,以及……

「江總?」身後突然傳來小菊的聲音。

江遠彥回頭,看見一人從昏暗的陰影中走出來。

「小菊?你還沒睡?」江遠彥疑惑的看著她。

小菊愣了下,看著江遠彥身後,「顧總呢?」

江遠彥神情微變,「什麼意思?」

「我見顧總一直沒回來,專門去找她的,顧總不是應該和江總你在一起嗎?」小菊反問。

江遠彥皺起眉頭,瞥了眼沒有開燈的窗戶,表情嚴肅,「你現在上去看看,南靈回去沒有。」

「好。」

小菊跑得極快,不過一會,那扇窗戶便被打開,小菊的頭冒出來。

「江總!人不在!」

江遠彥轉身,朝著齊導的住處走去。

半小時后,原本已經躺下的劇組人員,全都被叫起來,拿著手電筒找人。

「你說她這大半夜的不睡覺,在外面亂晃什麼?」

「誰知道呢!困死了我,真是會給我們找事。」

「好煩,我好想睡覺。」

「誰不是呢?」

夾在人群里憤憤不平的聲音,悉數落入江遠彥耳中,然而他視若罔聞。

「江總,你知道這南靈是朝著哪個方向去了嗎?」齊導問。

江遠彥看向後山的方向,「小菊說她先前看見我朝著後山那邊去了,南靈應該是去那邊找我。」

齊導順著他的視線看去,嘆氣,「這麼晚進山,很危險的。」

這種沒有開發的森林裡,不知道會有什麼東西,所以她們必須儘快找到人。

村長得知有人在山裡走失了,帶著村民一起幫著尋找。

只是沿著山路一直往上,走了半小時也沒見到一人影。

「山裡的路不好走,我們已經算走得快的了,她一個姑娘家,那麼點時間,不可能走得更遠了。」村長停下來,對身後的人解釋道。

齊導瞭然的點頭,「那行,我們就在這附近搜。」

一群人在山裡找了一個多小時,仍然沒找到。

眼看著天都快要亮了,齊導蹙眉,「我們報警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