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和北聖庭有大仇,還能開戰的,唯有南聖庭。

而和北聖庭有大仇,還能開戰的,唯有南聖庭。

一念及此,麥哈爾只聽嬌憨女子,不敢有任何遲疑與疑惑,直接答道,「是南聖庭,這三四年,不知發了什麼瘋,要和聖庭大戰。且愈演愈烈,整個北聖庭的疆域,都有強者被徵調,進入戰場廝殺。」

三四年?

麥哈爾心下瞭然,大約三四年前,正是他與君清殿下,和開元,兩位聖庭高足,從星空古遺迹歸來的時間。想來,兩方的導火索,正是南,北兩大聖庭,都獲得一份足以誕生出一個新三公界領的偉大傳承。

南北聖庭,從分裂之初起,就已經宿怨重重。現在兩方各得一份可以向上攀登的偉大傳承,想來,平和剋制的臉皮,已經漸漸要被撕碎。

那時,真正有極大可能,產生不死不休的決戰!

「這麼說來,除了去參加與南聖庭的跨領大戰,一般,根本無法動用跨領傳送陣?只能進,不能出?」麥哈爾不禁皺起了眉頭。

跨領傳送陣若是不能動用,整個北聖庭,就等同於囚牢。

「不一定!」嬌憨女子想了想,還是說道,「黑市裡,還是有一些不被洲主們掌控的跨領傳送陣,能通往外界一些其他領地。若是完全封閉路途,就算高端強者們不會在乎,低端強者們,也會瘋狂的。」

北聖庭就算並不在乎這些低端強者的意見,可強者始終是從弱者演變而來,做事也不會太絕,有些跨領傳送陣,洲主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普通跨領傳送陣,洲主們不在乎,因為就算有細作強者進入,也造成不大的影響,還難進難出。」嬌憨女子皺眉,「可您若是要進行大的跨領傳送,就必須通過洲主掌控的跨領傳送陣,而這,若非有尊貴身份和神道修為強絕者,根本難以通過。」

這樣的做法,很粗暴,偏偏稍稍限制,沒有造成天大影響。

「尊貴的身份?」麥哈爾沉思。

若說尊貴身份,他麥哈爾的確沒有,可若是其他,就不一定…稍一思索,麥哈爾冷漠看向眼前嬌憨女子,從時空內戒里,拿出屬於與之為敵,菲兒的身份信物,那五棱形狀的青玉令牌,古迹盎然。

「聖庭青令?」嬌憨女子倒吸一口冷氣。

這一次,面容浮現驚駭的嬌憨女子,幾乎是想也沒有想,匍匐跪倒在地:「琴玄洲,哲東商會莉可,拜見聖庭大人!」

這一刻,嬌憨女子眼神里儘是恐懼驚慌,面對亮出青玉令牌的麥哈爾,從心底深處,已然是徹底恐懼驚慌至極點,她竟得罪了聖庭青令?

後果,簡直無法想象,若是北商會得知,她百死難辭。

「原來,你還認得北聖庭弟子的身份信物!」麥哈爾意外開口。

本來,麥哈爾只是確定,這身份信物是屬於聖庭,至於是南聖庭,還是北聖庭,他和金斯,都不太確定。眼下一試,果然是意外收穫。

這樣想來,他的另一個聖庭仇敵君清殿下,就是屬於北聖庭!

而開元,和他的另一個大仇白龍道君,則屬於南聖庭。一念及此,麥哈爾不免有些怪異,無論是南聖庭,還是北聖庭,他竟都有牽扯仇敵。

且,這幾人的身份,在兩方聖庭之內,都絕非等閑。

「認得!」嬌憨女子此時她算是反應過來,眼前聖庭強者,之前種種,就是在報復於她,至於問話的猜測,簡直就是笑話,「聖庭,藍,黃,青,白四玉令,在商會時,有幸見過一位藍令大人!」

聖庭四玉令,分別對應四大境界,煉靈,神台,金核,伯爵。

最強伯爵領之一的北聖庭,擁有四玉令的弟子,千萬挑一,少之又少。但只要能獲得四玉令,就算是一個煉靈藍令,都足以讓金核臣服。連其上的伯爵,都要如平輩一般,不敢有任何放肆。

敢因境界,小瞧這樣持令者的,通通已經隕滅身死!

「可惜…這樣的身份令物,似乎不能見光。」

麥哈爾心中有些怪異,除了這枚屬於菲兒的青玉令外,他的時空內里,還有一枚白玉令,是當年用兩顆妖王九重天妖晶,買來的。

而白玉令,則代表的是無敵伯爵,在聖庭之中,想要獲得四玉令的聖庭弟子,萬萬,可必須要做到同階無敵,方有可能獲得一枚。

代表的含義十分之廣!

「您不用在考驗我莉可!」嬌憨莉可又道,眸光漸漸清明,「倘若您因奪劍之事,想要殺我,我絕無怨言,只肯請您不要遷怒於人。」

莉可對麥哈爾問話的想法,就像世代奴僕,從來不會去質問主人,有錯,只是自己的錯,這樣的大環境下,根本不會質疑麥哈爾的身份。

「暫時不殺你!」麥哈爾擺手。

莉可感恩戴德,儘管暫時,和要殺她,沒有區別。可比起剛剛死去的青年,她現在,還是平穩的活著,萬一有希望呢?誰也不想死!

「倘若從附屬伯爵領,在轉道,前往黑土伯爵領,太遠!」麥哈爾心中斷念。

這個辦法好是好,可若是真正實施起來,最低也要數年的時間,方能完成,讓他數年行進在趕路之中,神道修為不得存進,他不能忍受。

可偏偏他沒有強大的底蘊身份!

.(未完待續。) 無際的原野上,一架寬大的四方青羊馬車飛馳著,三匹高頭大馬,蹄飛有力,速影飛馳,顛簸晃動中,逐漸變得穩健,長路舊識。

馬車外部,一個嬌憨清麗的女子,揚鞭趕策,散著金核氣息。

而這,就是被隕滅整隻車隊后,唯一活下來的莉可…以及沒有離開的麥哈爾,此時正朝著琴玄洲中部的琴玄州府賓士而去。

至於離開,或者前往南聖庭,其實有很多方法。

除開加入神道公會和巫師聯盟,使用內里成員跨領傳送陣外。麥哈爾還能加入前往黑土伯爵領的大勢力,成為其中一員,從而混跡離開,就算琴玄洲主多疑,總不可能攔他區區一個金核境九重天的強者!

這幾種辦法皆可!

不過,最後麥哈爾選擇的,卻不是其中的任何一種,因為無論是其中哪一種,都太過麻煩。還不如另一條簡單明路,那就是,加入北聖庭。

成為北聖庭的弟子!

成為北聖庭的弟子,之後前往南聖庭,看起來很瘋狂。可偌大北聖庭,和南聖庭,弟子成千上萬…乃至數十萬,上百萬,數量實在太多。

一些普通的弟子,根本,不會引起太大的注意!

但有了北聖庭弟子的身份,哪怕是最普通的弟子,離開北聖庭都是名正言順,就算是一洲之主,也沒有在北聖庭內,阻止聖庭弟子的權力。

「我麥哈爾不屬於任何一方,自問來歷清白,北聖庭選拔弟子針對細作的那些手段,對我根本無用!」麥哈爾眼光閃爍,「且以我現在的手段以及境界,成為聖庭弟子,這是鐵板釘釘的。」

若是連他麥哈爾都入不得北聖庭,那偌大天下,還有幾人能入?這一點小小的自信,他還是有的,根本無需擔憂。

此事找到辦法解決之後,麥哈爾的目光,落在了時空內戒的角落。

那裡,一黑一白,兩顆澄澈透明的圓珠,安靜不動,像琉璃湖泊一樣,只散出奇異古老的氣息,與夢幻的光澤,照亮內里一方。

兩珠,正是林莫默,留下的那一件聖器!

「這份因果,來的有些奇妙,但我麥哈爾接下。」麥哈爾有些複雜,「黥芒道人此人定當抹殺,若是有機會,我會尋其他的時代之子,來證明你的猜測,不過那時,或許會有些年月。」

隨著麥哈爾的話音,兩顆原本安靜的圓珠,嗡嗡顫鳴,似在回應著他的話語,和承諾。而這,就是聖器最大的不同,有玄奇之靈。

倘若得不到靈的響應,想要掌控,只能耗損聖器威能,強行煉化。

可得到玄奇靈的承認絕非易事,好在,上一任其主人,林莫默已然承認麥哈爾。和其心意相通的圓珠聖器,自然的,也算承認麥哈爾。

「不知此聖器有何作用?」麥哈爾心中低語。

心念一動,妖異的古塔印記光芒閃爍,麥哈爾直接進入古塔世界第三層,盤坐虛空之上,取出兩顆澄澈的黑白圓珠,精芒閃爍。

「嘩啦啦!」

星戮劍氣浩蕩,磅礴劍氣,猶如大海潮汐,一浪一浪,爆發出滾滾威勢,灌注籠罩向手中黑白圓珠,進行著掌控般的煉化,嗡聲不斷。

兩顆圓珠,似感應到了什麼,震顫不斷,嗡嗡鳴聲中,擴散出陰陽黑白雙色,將盤坐虛空之上的銀髮身影籠罩其中,光華玄光四溢。

「絲絲絲!」

細微響聲中。

麥哈爾臉色微變,只見,磅礴星光劍氣煉化的雙色圓珠,咕咕震動,如吞吸般,吸食周身經絡之內的精血,心念電轉的速度。體魄之內,就浮現出一種無比虛浮的搖晃之感,臉色陣陣蒼白。

體內精氣血,遭到重創般,被吸食大半。

「轟隆!」

天地巨響,震徹八方。

耀眼無極的星戮劍氣,驚天噴涌,磅礴的猶如一顆星辰,閃耀四方,麥哈爾體內轟鳴驚天,精血熱能的能量,毫不猶豫閃爍爆發出。

就連麥哈爾自己都未曾想到,黑白圓珠,會吞吸他如此之多的精血,且還以愈演愈烈的趨勢,吸取著,連體內星戮劍氣,都不由帶動。

一時,精血與劍氣洶湧,瘋狂灌注!

但黑白圓珠吞**血和劍氣絕非沒有變化,只見在黑白圓珠側部,一條淡淡的血色絲線,穿針引線一樣,漸漸將兩顆圓珠勾連在一起,成為早已不知蹤影的又一條線條,彷彿成為冥冥之中,掌控圓珠的體現。

麥哈爾在這一刻,更是可以清楚的知曉,倘若他不將眼前這條血絲凝聚成形,他將會前功盡棄,根本無法掌握林莫默留下來的這件聖器。

就算以他大能的無盡閱歷,面對這樣一件詭異聖器,都不由升出淡淡的奇怪之意,一般的聖器祭煉之法,可絕非要這般祭煉。

實在是太過於怪異!

好歹麥哈爾有熱能精血存在,對於這樣的消耗,能做到遊刃有餘。

漸漸凝聚的血色絲線,大量吞吸著精血與體內劍氣,而逐漸的,麥哈爾也能感受到黑白雙珠的存在,也能感受內里合二為一的情緒。

「以這種速度,煉化一成,指日可待!」麥哈爾眼中精芒湛湛。

聖器乃玄奇有靈之至寶,自身威能氣機,就足以驚天動地,滅殺無數強者。現在的麥哈爾,根本不指望能將它全部煉化,能發煉化一成,都是十分慶幸之事,若是想完全發揮和煉化,絕不是他這等境界能想象的。

最重要的是,他煉化聖器的速度,是以烏龜之速。

若是想真正煉化這件聖器,千百年的時間,都不一定足夠,而這也就是聖器至強的威勢,遠非核天級大器,可比擬。

也就在這種時間流逝下,轟隆隆,開天闢地般的巨響響徹心神。

麥哈爾神思恍惚中,眼前一片蒙蒙的璀璨光華,驟然閃耀,似一道驚天強光,無比強烈的,照亮心神,扎入刺痛的眼眸之中。

「本座天斗林莫默,得天衍生珠者,當為天斗宗宗主!」朗朗霸氣的天音,迴響在麥哈爾耳畔,一股霸絕天下的衝天之威,彌散心神。

.(未完待續。) 仙道異族,天斗宗宗主林莫默!

霸絕威嚴的話語,久久不絕,響徹煉化黑白衍生珠的麥哈爾心神內,猶如天音,威勢沉重磅礴,隨著刺目的強光,九遍,方才漸漸消散。

「天斗宗?」麥哈爾眼中光芒閃逝。

短短話語,牽連出因果限制,若不接下天斗宗宗主的因果,想真正得到這件聖器,根本不太可能,內里會有手段殘留。

這並不是林莫默隕落前,還要布置一道針對麥哈爾的手段,而是聖器內已經早已留好的繼承,無論是誰,只要得到,都會面對。

「遵!」麥哈爾坦然應答。

天斗宗並沒有產生強制的因果規則,就算名義上掛一個天斗宗宗主的名號,也沒有太大影響,以神道疆域和仙道的隔閡距離,千百年難渡。

千百年,足夠在限制里,成長。

「咔嚓!」

眼前世界轟然破碎。

一片黑白兩色交織的陰陽蒼穹,延伸擴展,分化兩極,佔據眼前的世界,呈現出通天的瑰麗,彷彿,麥哈爾突兀的進入另一片空間世界。

是這件衍生珠聖器?

福至心靈,麥哈爾不由仰頭望向蒼穹之上,黑白兩色交織的源頭深處。那裡,一道橫躺於蒼天上的偉岸身影,正散出威懾萬古時空的恐怖氣息,遮天蔽日,噴湧出黑白兩色無盡的光華,蒙蒙流轉於天地。

那是支柱,是源頭,是核心!

麥哈爾心神震動,看著黑白兩色交織的世界,就仿若看見黑白兩顆珠子的內部,流動著斑斕純凈的色彩,不斷流轉,擴散噴涌。

其來源,竟是一具屍體!

若是仔細去看,麥哈爾還能看見這具屍體,隕落不知多少歲月後,依舊神威凜冽的威嚴神情,與那股環繞周身,鮮明的洶洶戰意。

「黑白兩色的力量,莫不是,這具屍體的修為體現?」麥哈爾眼中爆出精芒,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倘若是真,未免太過於驚人。

很快,麥哈爾的想法,就得到簡單的印證。

「滋拉!」

黑白雙色交織的世界里,忽而閃現淡淡的星光,與精血之氣。在這片世界異常顯眼突兀,麥哈爾能很清楚的,看清這些光芒交織流動的軌跡,就那樣,飄向那具屍體的方向,環繞相纏,流轉屍體周遭。

並在流淌中,勾連出淡淡的聯繫,讓麥哈爾感受到黑白雙珠,這件聖器的存在。接著,麥哈爾的眼睛里,這片星光和精血之氣,消失無蹤。

「嘶!」

以心神形態存在的麥哈爾,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氣,他現在幾乎可以肯定,就是這具屍體的存在,才支撐起黑白陰陽兩顆衍生珠,成為聖器!

可以說,這件聖器的核心,就是這具屍體!

但在麥哈爾浩如煙海的記憶里,他從未見過,單單一具屍體,就能支撐起一件聖器的無上強者,除非是那種將體魄,打熬磨練至極限的古體者們,只是那樣如凶獸般兇猛的古體者,早已消失在諸世。

麥哈爾的目光沖向天穹,臨塵九霄,直面核心屍體。

而隨著麥哈爾的目光沖向天穹,屍體周遭的空間,忽然一陣扭曲變幻,在麥哈爾堪堪要接近屍體時,內里出現另一道波光粼粼的身影。

「這是?」麥哈爾瞳孔一縮。

波光粼粼的虛幻身影,筆直英武,神情冷峻盎然,就算是虛幻之影,但站立蒼天之上,自然而然有股震懾寰宇,威壓諸天的滔天氣機。

一眼之下,麥哈爾認出,虛幻身影正是那具屍體的容貌。而這具虛幻的身影,是殘存神識的一種體現,說是一點殘魂,亦不為過。

麥哈爾並不懼其奪舍!

「你來,說明,我林莫默已經隕落。」英武的偉岸虛影點頭,面向麥哈爾,並無惡意,「儘管有些惋惜,可我入神道,已有心理準備!」

林莫默?

麥哈爾心中微微一震,豁然想起,天斗林莫默的前身,正是一位來自異族蓋世的無上強者,深不可測的老怪物。

他將自己的前身,煉成一件聖器這樣的無上至寶?

「我會為你報仇的!」

放下雜念,麥哈爾冷然開口,目中寒芒一閃,黥芒道人這一位大能仇敵,他麥哈爾,倘若不將其滅殺,心中實在難安。

林莫默聞言,意外的看了一眼麥哈爾,有些奇異。

「你身為神道疆域里的強者,卻還能有這番心意,看來,你與我的神道之身,產生了某種交集!」英武偉岸的林莫默點頭,「不過,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對於神道疆域之人,還是產生不了好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