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他的感受之中,莫東的身體在迅速變硬,比金屬都硬,直接將他的手掌震開。

而在他的感受之中,莫東的身體在迅速變硬,比金屬都硬,直接將他的手掌震開。

「結束了。」一聲低吟,孫泰抬頭就看到莫東目中消逝的一抹厲芒,整個人就被兇悍之力籠罩,孫泰當即極速退後,想要拉開距離。

莫東的拳頭更快,轟在孫泰身上。

恐怖的力量讓孫泰面露驚駭,一口一口的鮮血不要錢的往外吐。

「你……」只說出一個字,孫泰就倒在了地上,死的再也不能死了。

一拳打死半步靈士,莫東也有點愕然,他的修為沒有一點長進,仍然是真武八重巔峰,可實力絕對暴增許多,他知道這源於自己的體魄。

而且,孫泰死後,其身軀上還有一些四分五裂的血痕,彷彿差一點他的身體就爆開了。

「這樣的體魄。」

莫東目中興奮一閃,他知道這次硬抗孫泰一擊,恐怕將第二道石門給予他的力量激發出來了。

可以想象,當他完美的掌控這樣的力量,將會如何強大,不過首先,第二道石門先要推開。

「還想逃。」

莫東察覺到動靜,就見到秋宣背著秋立的屍體向遠處逃去,當即他追了出去。

壞壞愛:小情人,吃定你! 如果,秋宣在他和孫泰戰鬥的時候就逃,或許還有一絲機會,但是秋宣顯然也認為莫東會死在孫泰那一爪下,錯過了那一絲的機會。

「咻。」

青華劍被莫東當作暗器飛出,秋宣逃出的身體栽到在地上,秋立的屍體更是滾了很遠。

青華劍是射在秋宣的小腿上,秋宣很狠辣的拔掉青華劍就要再次起身而逃,而此次連他爹的屍體都不要了。

莫東凌空一腳抽來,將起身而逃的秋宣攔住且抽飛了出去,秋宣大口吐血,骨頭不知斷了多少。

而這一腳,莫東已經收了很多力量,否則一腳下去秋宣會直接爆開。

「不要殺我,莫東賢侄。」秋宣也沒有想到莫東一腳力量如此之強,而他更關心自己的命運,在看到莫東面露冷色的走來,秋宣慌忙道。 娘子有喜:腹黑相公很傲嬌 第六十三章孫家滅(上)

在莫東擊殺秋立以後,秋宣等就覺得他們來殺莫東的計劃要失敗了,但他們不會放棄,他們想要返回家中等待林成到來。

到那時候,莫東必死,秋宣殺莫東的心從未鬆緩過。

只是他們還是低估了莫東的實力,隨著孫乾的死,以及唯一的半步靈士也死了,此刻秋宣感受到莫東身上的冷意,心中的高傲的面子都消散而空,只剩下恐懼和驚慌。

「賢侄?」莫東聞言失笑,低頭冷冷的盯著這個曾經他稱呼伯父的人。

「我們兩家也算世交,更有良好的交情,可能之前的事情會有誤會,請賢侄不要放在心上。」秋宣以為莫東念舊情了,連忙說道。

「哦?」莫東臉色露出嘲諷,「你也不在乎我殺你那老爹了,你老爹死在我手上也是一個誤會了,你手臂被我斬斷也是誤會?」

「其實,這一切都是林成交代給我們的事情,我不得不做,我爹死在你手上,我不怪你,就當作我們的誤會吧。」秋宣鎮定了許多,搖頭嘆道。

莫東臉上笑容更濃,眼中還帶著一些奇色,或許他還是小看了秋宣的無恥。

莫東搖搖頭,略帶同情道:「我忽然有點同情秋曼晴了,他怎麼會有你這樣無恥的父親。」

秋宣臉色一僵,又笑道:「賢侄如果讓我賠罪,我會上門去莫家請罪的。」

「你上我莫家不會是請罪吧,恐怕是帶著林成的人去覆滅我家吧。」

莫東打斷秋宣要插嘴的話,冷聲道:「秋家主你覺得我會放過一個忘恩負義,糾集人在這裡圍殺我的人嗎。」

「是誰明知自己女兒三道靈脈的由來是因為我的幫助,還污衊我要玷污你的女兒。」

「是誰在強靈宗弟子選拔上故意撕掉婚約,質疑我的人品,夥同強靈宗長老肖唐,將我從強靈宗選拔第一的名詞上除名,並且永不錄用。」

「是誰帶著自己的爹夥同孫家在山口截殺我。」

莫東三次寒問,每一次都使秋宣臉色更白一次。

「現在你稱呼我一聲賢侄,口稱一聲誤會就要將恩怨全消除掉,你以為我是的傻子,還是我會覺得你是傻子。」

一股凌厲的氣息鎖定秋宣,莫東殺意不再掩飾。

「你殺了我,你們全家都要死,你不會不知道我女兒已經是強靈宗弟子,還有我那女婿更是宗門天驕,身邊高手眾多,隨意一人就可以殺你全家。」

到了這種地步,秋宣臉色一變,面露猙獰的威脅起來。

「裝不下去了嗎。」

莫東嗤笑一聲,莫家祖劍放到了秋宣的脖頸上。

雖然莫家祖劍看起來一點也不鋒利,但見識過此劍厲害的秋宣打個寒顫,獰聲喝道:「你若殺我,莫家將大禍,到時候你將是莫家的罪人,下地獄也會被祖先打死。」

「而且,我實話告訴你,林成已經在來雲水城的路上,你若放了我,我……」

莫東臉上笑容漸漸消散,祖劍向下一送,沒有絲毫阻礙的劃破了秋宣的脖子,使其最後一句話還沒有說完。

秋宣瞳孔放大,臉上的猙獰還未鬆弛,看起來臉部扭曲,很是可怕。

「我不殺你,你一樣會恨我莫家,而且作為一個男人,你和你女兒欺騙我幾年之久,真以為我會不在乎。」

莫東低聲道,似自言自語。

接下來,他將秋宣父子、孫乾以及孫家長老等的屍體以及其他東西都合到一塊,用真氣打出一個大坑,全埋在一起,填上土。

隨便且沒有多做掩飾。

「一起來,一起走。」

這句話很符合秋宣、孫乾等人的命運。

莫東沒有再看一眼,轉身離去。

祖劍劍鞘已毀,他只能用秋家父子那柄寶劍的劍鞘裝上,否則祖劍太過吸引人,雖然這柄劍鞘也很寶貴。

此次祖劍的強橫再一次讓他深深體會,也讓他想起了爺爺的叮囑。

「林家……強靈宗。」

莫東站在大道上,向兩百裡外的雲水城望去,眸子里閃過一絲光芒,卻無擔憂。

林家絕對有覆滅他們莫家的實力,而秋宣所言林成已經帶人前來,其可信度很高。

他很想留在家中應付,不過他也明白,他在家中恐怕一點作用也沒有。

而他也相信神秘的她會應付這一切,這是一種連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的信任。

此時體內那股充盈的力量之感也感受不到,顯然那種奇異的狀態仍然處於不安定,不過他也找出了一些處罰這種狀態的訣竅,這就是進步。

「青木門我來了。」

莫東收回目光,一步踏出。

失去了寶馬的他,只能靠腿趕路,不過也正好當作一次磨練。

……

雲水城,距離莫東出雲水城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天。

秋家。

秋家兄妹相對而坐,秋曼晴微閉著眼睛,似乎在修鍊,秋明則是眉頭微皺。

「父親昨天出去了,而今天我得到消息,莫東也離開了雲水城。」秋明說道。

「你和我說這個做什麼。」秋曼晴淡淡道。

秋明也知道自從幾日前莫東大出光彩后,秋曼晴的性格似乎大變,對人有些冷淡了,就算是他這個親哥哥也一樣。

「我只想說,父親不想要他活著。」秋明暗嘆一聲,似乎是因為莫家和秋家沒有結親而遺憾,也似乎是因為他父親的殺意。

秋曼晴放在腿上的手一顫,隨即就像什麼也沒有聽到一樣。

「這肖長老離開那麼久了,難道直接返回宗門了。」

秋明看了一眼他妹妹,眉頭再次皺了起來,他隱隱的有一絲不安。

「父親應該會來了。」

第二天,秋明心中急躁起來,終於忍不住派人出去。

這天晚上,秋明派出去的人回來了,沒有找到秋宣等人的任何蹤跡。

同時,孫家家主找上了他,兩家人都有了不安,第三天親自帶人去搜索。

終於在第四天,搜了整整兩天的時候,他們找到了埋葬秋宣等人的屍體大坑。

「我兒。」孫家家主一聲悲呼,差點昏厥過去。

秋明身體也是一陣搖晃,臉色刷白,不敢相信的看到他父親和他爺爺的屍體。

「是誰,我要殺了他。」

將屍體整理出來,秋家和孫家人的臉色都不好看,孫家家主怒吼著。

「對了,肯定是莫東,我要去莫家找個說法,讓他們莫家人償命。」

孫家家主在見到族中長老和自己最傑出的兒子屍體后徹底失去了理智,帶著人氣勢洶洶的向雲水城返去。

他都忘了沒有了孫泰和孫乾的他們孫家,怎麼可能還會是莫家的對手。

「莫東,你真敢殺人。」在孫家家主離開以後,秋明顫抖著的身體終於冷靜了下來,他的目光有了光芒,不過這光芒是冷意。

掃過秋宣失去手臂的屍體以及他爺爺胸前的血洞,秋明臉上露出了恨意。

「莫東,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他只記得恨,卻也忘記了,先是他父親和爺爺帶著人來殺莫東。

……

孫家家主氣勢洶洶的進城,惹得雲水城中人都是一陣愕然,隨即就都感覺有大事會發生,紛紛涌在後方。

在賓士的路上,孫家家主終於了冷靜了一些,然後想通了事情,認為要從長計議,便沒有直接打上莫家的大門,而是回到了孫府。

可當孫府大門打開的時候,孫家家主和孫家眾人都是一臉愕然,因為開門的不是孫家的下人,而是陌生的人。

這群陌生的人,身上氣息沉重,像是經過訓練的精英。

「你們是什麼人。」孫家家主冷聲呵斥,孫家的人也是一陣騷動。

就在這個時候,這群對孫家來說陌生的人群後面走出一人,他笑著走來:「孫家家主,別來無恙啊。」

「莫青山,是你。」孫家家主瞳孔緊縮,孫家的人也感到不可思議。

莫軒山叛亂失敗以後,莫青山就是莫家絕對的下一代家主,而正是這樣的人卻在孫家。

也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從街道上湧來一群身穿統一甲胄的人。

而這樣的服飾雲水城熟悉的無法再熟悉了,因為他屬於莫家的精銳甲士。

此時,孫家的人再蠢也知道發生了什麼,莫家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打入了他們家族,且將他們包了餃子。

「你們莫家什麼意思。」孫家家主冷聲問道,臉色很是陰沉。

「爹,救命。」此時,似乎聽到了孫家家主的聲音,孫府內也是一陣騷亂。

隨著一些交手的聲音還有慘叫,孫家高手們護著一些人沖了出來,莫家的人沒有多加阻擋,因為這次孫家在劫難逃。

孫家高手護著的這些人,都有孫乾的弟弟孫策、孫斌、孫靜、孫波等孫家的小輩們。

「爹,快帶人殺了他們,大哥已經是宗門弟子,過幾日宗門就會來人接大哥去宗門修鍊,這莫家不知死活竟然敢冒犯我孫家。」

看到孫家家主,衝出來的人臉上都露出了希望,孫策跑過來指著莫青山冷笑道。

「先殺你這個老東西,再找到你兒子那個小畜生,將他一塊宰了,看你們還敢不敢猖狂。」

孫策立刻有了骨氣,指著莫家的人罵道,其聲音傳開的時候,莫家人臉色無不冷漠,但眼中卻有幾分嘲弄。 第六十四章孫家滅(下)

孫策在那指著莫青山鼻子罵,孫斌等人臉上也是如此,氣勢都凶起來,想來在見到孫家家主以後,覺得莫家要為此付出代價,或許趁此將莫家剷除也是可以的。

只有孫家高手臉色變幻,因為他們注意到孫家家主以及在孫府外的族人臉上只有怒色,卻沒有該有的殺伐之氣,反而有退縮之意。

孫家孫乾成為強靈宗弟子,而莫家莫東被強靈宗長老當眾宣布永不錄用的人品問題,誰都知道雲水城的三家族勢力將會重新排位。

秋家當屬第一,孫家因為有孫乾則排第二,莫家從第一跌到第三,而且將來必定遭受強盛起來秋、孫兩家的打擊。

擁有強靈宗弟子這道保護牌的孫家可謂是除過秋家外在雲水城中橫著走的存在。

在遇到莫家襲擊的時候,孫家理應直接反擊,而不是有退縮的意思。

孫家高手有堪比長老的實力,但到底不是族中長老,並不知道秋孫兩家高層合力截殺莫東的事情,也不知道孫泰、孫乾身死之事,但此時都有了不安。

「得饒人出且饒人,莫家不要逼人太甚。」孫家家主語氣比較緩和道。

能做到家主的位置,孫家家主自然不笨,這瞬息之間就知道肯定是莫家已經知曉孫泰、孫乾身死的事情。

他十分震驚於莫家的消息之快,也吃驚於莫家的雷霆萬鈞的出手速度。

孫家家主這句話說出,圍觀者以及從府中衝出來的孫家人臉上都是一愣。

此話很明顯的退讓之意,以孫家如今的地位不該說這樣的話啊。

眾人都很疑惑,但隱隱也有些興奮,知道這次莫家可能有備而來,雲水城或許再次變化。

「父親,你在說什麼,莫家打到我們家門口,如此猖狂如此不把我孫家放在眼中,現在你們回來了我們應該聚齊人馬將莫家從雲水城中徹底抹去。」

孫策第一個發問,他的聲音也代表著孫斌、孫波等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