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若殺破狼和天煞孤星這兩種命格將於一人,那麼就形成了絕命之命格,悲劇一生,落得個家破人亡,不得善終的下場。但天衍四九,天地之間任何是都不是絕對的,只要尋到那遁去的一,便可解決天棄命格的災難,而天棄遁去的一便是逆天改命,超脫於這天地間,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這種命格被稱爲天棄。

而若殺破狼和天煞孤星這兩種命格將於一人,那麼就形成了絕命之命格,悲劇一生,落得個家破人亡,不得善終的下場。但天衍四九,天地之間任何是都不是絕對的,只要尋到那遁去的一,便可解決天棄命格的災難,而天棄遁去的一便是逆天改命,超脫於這天地間,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這種命格被稱爲天棄。

古籍中還說,殺破狼命格和天煞孤星命格之人,都是萬年難有一人,而天棄命格更是千萬年難見。

當想明白了這些,白起臉色陰沉的異常難看,如果前世的他絕對不會相信着命格之說,但是此刻他卻深信不疑,兩世爲人的遭遇還不足以證明着一切麼?前世自己孤獨一生,有含冤而終,好不容易活了下來,父母也在自己剛出生不久就相繼而去,爺爺更是因爲自己被驅逐而出,兩人有家不可回。

一時間,白起身上殺機乍起,怒意滔天,他恨這天,恨這命運弄人,更恨自己。原來自己的身邊之人皆因自己命格相剋。

隨即又想到步言和竹幽幽,這麼多日的交往之下感情早已深入內心,難道也會被自己的命格所克嗎?

想到這裏,白起有些瘋狂,隨即又有彷彿如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的稻草一般,一時間混亂的叫喊起來。

“不,不可以,絕對不可以這樣,他們絕不可以再有事了。對了還有辦法,古籍中記載只要不和親近之人一起就好,等解決命格問題之後便才能沒有後顧之憂。”

可是天棄命格的解決辦法,尤豈是那麼簡單能夠做到的麼,那可是要逆天啊。


風怒的白起哪還顧得那麼多,眼神幽寒,一時間白起身上山發出冰寒的氣息,呼出一口濁氣,向着星空大聲怒喝:“逆天又如何,既然唯有如此,那麼我就打破這天地規則,讓着天地再也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讓這天地臣服在自己的腳下,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主宰這天地,讓那悲苦善良之人得到應有的回報,讓那作惡多端滿手血腥之人萬世輪迴爲奴爲畜。”

罷了,白起心情漸漸平復下來後,彷彿渾身失去了力氣一般,癱軟的伏跪在地上,這一刻稚嫩的臉上再沒有原本的沉穩和自信,有的只是那無盡的悽苦和無助。

平靜下來才知道自己剛纔的做法是多麼可笑。

“人如何與天鬥?但是這種想法馬上被甩到一邊,自己一直所想的不過就是有個溫馨的家平靜的過日子,可是既然老天不給自己這個機會,那就讓自己去爭,去與天鬥與天爭,只要自己肯努力,那麼便有機會,大道五十天演四九,既然已知道了那遁去的一那麼就努力修煉,努力爭取那遁去的一。”隨即白起的心便堅定下來。

早在白起身現異常,殺機大起之時,步言竹幽幽便已經清醒過來,遇到過一次白起發狂的竹幽幽顯然淡定的多沒什麼異常。

而步言卻滿眼驚恐的看着白起,彷彿看到上面恐怖的事情一樣,隨即見竹幽幽平靜的樣子,彷彿知道怎麼回事一般,便向竹幽幽詢問起來。

隨後竹幽幽嘆了口氣,將她知道的關於白起的事情給不演講了一遍,包括白起帶着記憶重生的事情。

竹幽幽剛說完,暴怒的白起也平復下來,步言此時知道了白起的事情明顯有些不自然,竹幽幽的看了眼步言嘴角閃過一絲狡黠,隨即臉色一變有些憐惜的向白起走去,畢竟不管如何如今的白起都太悲苦。 白起看着走來的竹幽幽,心中也是有些苦澀。

走到白起身邊,竹幽幽將白起樓在懷中,這一刻她沒有任何的不自然,只是把白起當做一個悽苦的孩子,只是這樣靜靜地抱着,卻沒有說什麼,她不知如何安爲白起,只有用這種方式溫暖他的心。

感受着竹幽幽柔軟的身體和體溫,白起竟然慢慢睡着,如同一個躺在母親懷裏的孩子,嘴角掛起淡淡的甜蜜和滿足。

而此時的步言看着白起的眼神仍讓有些複雜,他沒有想到白起幼小的身體下竟是一個蒼老的靈魂。

足足半晌,步言才反應過來,並且有些開心的笑起來,有些沒心沒肺的喃喃道:“呵呵,這有什麼不好的,一個老怪物都要叫自己大哥還有什麼不滿足的,而且我也不用對他的智慧,修爲有什麼不平衡了,畢竟有一個成熟的靈魂,真這般才正常。”

隨後再看向竹幽幽懷裏的目光就坦然了,並且眼神中還閃爍着羨慕之色。

感受到步言的目光,竹幽幽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同時臉色有些微紅。

天色漸明,朝陽升起。

白起漸漸醒了過來,感覺到身體上傳來的溫暖嘴中發出一絲舒服的**,睜開眼睛看見竹幽幽眼睛微紅,緊緊地注視着自己,神色中滿是憐惜的表情。

竹幽幽見白起醒了過來,臉色一紅松開雙臂輕柔的道:“你醒了,睡的還好吧。”

“嗯,很舒服啊。”一邊說着在以便站起身,伸展雙臂活動了一下,並看到步言還在一旁的樹下睡着。

“昨天是怎麼了,是不是又想起你父母了,每次見你失控的樣子都很可怕。”竹幽幽擔憂的問道。

“沒有,發現了一個真相而已。”想起昨天的種種白起苦澀的說道,隨即又恢復平靜淡淡的道:“我先去弄點吃的,你把步言大哥叫醒,待會我有話給你們說。”

說罷,向着樹林中走去。

半刻鐘過去,白起手中抓着兩隻野雞回來,步言仍然打着呵欠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在竹幽幽的催促中擺弄着火堆。

白起水池中,將兩隻野雞清理乾淨,那樹枝穿起,來到火堆旁放在支起的架子上烤起來,看着步言犯困的樣子輕輕一笑給步言打招呼:“步言大哥早啊,怎麼昨晚沒睡好?”

“哪有你睡的香?”步言小聲埋怨道。

聽到步言的聲音,白起當然知道他指的什麼依然一副古井無波的樣子,專心的擺弄着烤雞。

可是竹幽幽聽起來,就有些不高興了,惡狠狠的等着步言,臉色難看無比,同時咬牙切齒的向步言伸出溫柔的小手。

“啊、嗷嗷,幽幽我錯了,快鬆手我耳朵要掉了。”這一刻步言終於清醒下來向竹幽幽求饒不已。

“知道錯了,可是你沒錯啊?”竹幽幽戲謔的說道,擰着步言耳朵的手還在不停的扭動。

“幽幽別鬧了,一會步言大哥的耳朵真就被你擰掉了。”白起有些促黠的勸解道。

“哼,這次就饒了你,再有下次真給你擰掉它。”竹幽幽惡狠狠的對步言說道。

“嗚,有我這麼當大哥的麼,這簡直比奴僕還不如啊,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吶。”步言一邊埋怨的喃喃自語,一邊有些幽怨的看着二人,彷彿在述說自己的不幸。

“咳咳,好了烤雞熟了,吃吧。”白起撕下兩個雞腿遞給二人,自己也撕下一個,放在嘴邊吹着熱氣。

同時語氣平靜的開口道:“步言大哥還有幽幽,你們聽說過命格麼?”

“當然了,每個人生來便被上天賦予了命格,每個人命格不同遭遇也就不同,俗話說:順應天命者背,違逆天命者亡便是這個道理,並且這個世界上還有一些人的命格,福緣深厚這類人又叫天賜者,被上天眷顧。同樣天地分陰陽,有上天眷顧之人,便有上天遺棄之人,這類人命格天生不祥。但是關於命格更詳細的情況我也不知道了。”聽到白起的話步言毫不猶豫的應道。

一頓有疑惑的問道:“你怎麼想起來問這個了。”

同時竹幽幽聽到步言的回答,一副略有所思的看着白起,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白起感覺到竹幽幽的異樣對其淡淡一笑,有些苦澀的道:“呵呵,幽幽也猜到了,其實我的命格便是步言大哥剛纔所說的那種不詳命格,而我便是天棄之人。”

聽到白起的回答,步言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同時也想起了竹幽幽昨晚對他所講的關於白起的事情。有些震驚的道:“難怪如此,原來這一切皆因你命格所致。”


“難道你是說,白起的這些遭遇皆是因爲他的命格所致,可是難道真有命格之說不成?”竹幽幽人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呵呵,確實如此,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昨日也是因此失控。”不待步言給竹幽幽解釋,白起淡然的說道。

“你發現的?難道命格並非虛無縹緲,不可捉摸?”竹幽幽疑惑不已,

“呵呵,是的,命格雖然天生註定,但也是有形的,我也是昨晚才得知的。天空中滿天星辰斗數,便代表着人的命格,每個人靈魂深處都會有相應的星辰印記,那個印記便是命格!!”白起更具自己的情況解釋,並且將昨晚的發現告知二人。

“殺破狼和天煞孤星集於一身,難怪你的遭遇會如此悽慘,以聽爺爺說這兩種命格隨便一種,都是絕命命格,而兩者集於一身又是如何恐怖啊!!”步言聽完白起的講述有些失魂落魄的說道。

竹幽幽也是滿臉難以置信,今天從二人話中聽到的這些,依然打破了她所認知的一切,原本她以爲人的生老病死,復活災難不過是個人氣運所致,但沒想到還有命格之所,並且向白起這種命格之人不僅害己還危害親人。

看見二人驚駭的樣子, 白起沒在言語,靜靜的吃着東西,等到二人平復下來,他纔有對面色複雜的二人開口道:“今天之所和你們說這麼多,就是讓你們知道真相。等回頭吧赤炎鷹解決後,我決定一個人遊歷,知道了自己的命格問題,我不想你倆也因此受到傷害。等解決了命格的問題,我們在重聚。”

聽着白起平靜的話語,二人面色變幻不定,還是竹幽幽先平復下來開口道:“白起,我不怕。我要和你一起,既然你說命格的問題有辦法解決,那就讓我和你一起。”

聽到竹幽幽的話,步言也是堅定的點了點頭,認同了幽幽的話。

“呵呵,此時萬萬不行,命格的問題你們無法幫我,只有我自己解決,並且只有咱們分離開,以後才能長久的在一起。”白起的語氣不容置疑。

“那好吧,也只好這樣了,這幾日咱們兄妹什麼也不想,找個沒人的地方高高興的快活幾天,順便將赤炎鷹也凝練了。”步言首先想明白了事情的利害關係,略帶傷感的說道。


“好、好吧。等到時我就會翠竹林,好好修煉,等修煉有成也可以幫你。”竹幽幽有些不情願的開口,她平時雖然有時候也刁蠻,但並不代表她分不清形式。

打定主意,三人再次啓程。

與此同時,在距離三人萬里之外,一個黑衣青年,正飛速向着三人的方向趕來,並不時的停下身形拿出一個銅鏡,彷彿確認什麼一般喃喃自語:“哎,終於快找到了,照這樣的速度再有四五天就能相遇了。到時候非得讓那個傢伙吃點苦頭,害的我風塵僕僕趕了大半個月的路,連頓好飯都沒吃上。”

此人正是,被離火店主派來尋找天棄之人的黑衣少年,自從半月前出來一路之上就這樣嘮嘮叨叨不下百次。

同時在黑衣青年身後百多裏的地方,兩個一身血衣並且蒙着面腰間掛着金色令牌的男子,也向着這個方向不停的趕來。

而此時白家一處密室中,大長老揹負着雙手,陰沉的道:“確定了麼?真是那個小畜生?”

“是的。”一個毫無感情的聲音在,大長老身後的虛空傳來。

“既然是,那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解決了他,你我以後兩不相欠。”大長老揹負的雙手一揮,向着內室走去。

“好。”虛空中的聲音,迴盪在密室之中久久不散。 又是兩日後,白起三人來到一片斷崖下,離遭遇赤炎鷹的那片山脈已有數百里。

斷崖上一條瀑布如銀河般落下,瀑布落下處形成一個水潭,水潭深邃幽藍,瀑布落下後撞擊出‘轟隆隆’的聲響。


在瀑布後隱隱的可以看到一個洞穴,而白起三人便是發現這個洞穴後,便決定在此地將赤炎鷹先煉化了。

執掌太初 ,又有瀑布遮住洞口,不容易被人發覺。

望着瀑布後的洞穴,步言和竹幽幽二人,卻顯得並不是很高興,這也代表着白起也將離他們而去。

白起看着兩人的表情,心中滿是感動,語氣柔和的開口對兩人道:“幸好瀑布的水流並不是急,我們可以輕鬆的過去。”

說罷,輕身衝去,腳步閃現間便踏着水潭中突起的石頭上,從今瀑布裏,在衝進瀑布的時候,受到連綿不絕的水幕的衝擊,渾身一涼並向下一沉,早預料到這一幕的白起並未慌亂,隨即施展身輕若羽穩住身影一閃衝入洞中,只是進來時沒使用真氣抵抗渾身被淋得溼漉漉的。

進入洞穴後白起警惕的打量着洞內,並未發現危險才向着水幕外的步言竹幽幽二人喊道:“步言大哥你們倆也進來吧,洞穴中並沒有危險,只要在進入瀑布的時候以真氣抵抗便可無礙。”

白起一邊說着一邊迅速的換下弄溼的一副,步言二人聽到白起的話毫不遲疑的就像瀑布衝去,‘噗通’二人衝過水幕落入洞中。

二人進來後便看到白起正將溼了的衣服往扳子中收,二人眼神有些揶揄的看着白起,同時打量着白起被水淋溼弄得有些狼狽的頭髮。

“呵呵,進來時忘記使用真氣抵抗了,被淋溼了。”白起淡然道。

“咯咯,我說你真麼弄得像個落湯雞。”竹幽幽笑鬧道。

步言也是一副想笑的樣子開口道:“好了,咱們吃點東西歇息片刻,就將赤炎鷹煉化了吧。”

隨即三人,拿出一些原本準備好的乾糧肉乾之類的東西,分吃起來。

吃過後,白起將扳子中赤炎鷹拿出來,死去好幾天的赤炎鷹身上依舊散發着淡淡的熱量和濃郁的火元力,並且將有些發暗的洞穴映出一片火紅。

白起凝聚出氣劍將赤炎鷹的雙翼斬下道:“幽幽知道如何煉化成丹火麼?”

竹幽幽雙眼火熱的盯着赤炎鷹,興奮地說道:“當然了,每個丹師都會凝練丹火之術,次數並不是什麼祕密功法。”

“那就好,這赤炎鷹給你了,你自己去煉化吧,我也將這對翅膀煉化融合了。”說罷,白起便往裏走去。

找了一個舒服的地方盤膝坐下,將赤炎鷹那對數丈大小的羽翼放於身前,白起拿出《獸變》慢慢參悟起來,他並不打算用爺爺教他的哪種方式祭煉融合,而是打算直接按照獸變中的方式直接以原形,嫁接融合到自己的身上。

同時竹幽幽也盤坐在赤炎鷹身前,手掐印記猶如實質火焰的火元力便從赤炎鷹身上散發出來,凝聚到竹幽幽身周圍,一時間竹幽幽如同浴火中女神一般,嬌豔絕美。

步言立於白起、竹幽幽二人之間,目光專注的看着二人,爲二人護法。

“圖紋現”白起脫掉上衣,釋放出圖紋。

“圖紋合體”,輕呼一聲,人頭鳥尾,背生四翼渾身血紅散發着紫黑光芒的圖紋,漸漸融入白起身體之中。同時白起的容貌 也是大變,黑色的頭髮和瞳孔,彷彿都被染上一層血芒,顯得嬌豔而且妖異,背後四個血紅色的翅膀虛影,揮動間如燃燒的烈焰一般。

按照功法所述,白起先逼出一滴精血,融於赤炎鷹的羽翼之中,以自己的精血將赤炎鷹羽翼中的血液通化,同時將雙翼不斷地壓縮凝聚到半丈大小,其過程非常簡單只是精力消耗有些大。

隨後以靈魂之力控制着羽翼向後背浮去,同時體內凝聚真氣,形成氣刃由內而外,在兩邊肩胛出割開兩道傷口,浮在背後的雙翼由根部扎如被剖開的傷口。

驟然一股暴戾桀驁的氣息,由羽翼根部向着白起體內衝擊而去,如同脫繮的野馬,又如狂暴的烈火,饒是白起九品淬鍊境的身體,也是一陣痙攣。

背後的肌肉如同撕裂火烤一般,灼熱難耐,並且在深入肉體血液後,向着背脊骨蔓延而去,脊椎在羽翼骨絡深入是下,那暴戾桀驁的氣息也深入其中,如同針扎一般,刺骨的疼痛,並未讓白起屈服,白起依舊咬牙堅持,渾身青筋暴徒顯得很是猙獰。

爲二人護法的步言也發現了白起的異常,心中一緊。雖然知道了白起可以修煉《獸變》,但是看到白起痛苦的樣子也是暗暗擔心不已,又看了眼竹幽幽發現一切無礙,便緊緊的盯着白起,生怕出現意外。

同時隨着羽翼不斷融合的白起的後背,那羽翼中屬於赤炎鷹那暴戾桀驁的負面氣息,也越加濃郁狂暴,也不斷的深入。終於在這股負面氣息侵入到骨絡想骨髓侵蝕時,白起體內的破殺訣快速的運轉起來,白起體內修煉破殺訣形成的真氣開始不停的吞噬起這股暴戾桀驁的負面氣息。

說起來白起的破殺訣修煉出的真氣,同樣也是一種負面真氣,只不過白起的真氣是殺戮之氣,並且在雷霆淬體和心劍形成之後,更多出了那屬於雷霆的毀滅之氣和心劍中的血腥殺戮之氣。

同爲負面氣息,一個已經死亡沒了自主意思的殘留氣息,哪還是白起前世殺戮一生所蘊含的殺意和雷霆的毀滅所形成真氣的對手。

在白起體內橫衝直撞的那股氣息,在白起真氣的吞噬下根本毫無反抗之力,就變成了屬於白起的東西,等之後完全煉化,就可以變成自己的真氣。

在破殺訣的運轉下,屬於白起的殺戮真氣,不斷吞噬着來自寓意的負面氣息,那種羽翼融合的痛苦,在白起超強的意志下也漸漸適應過來,接下來等羽翼徹底生於背後時便完成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着,羽翼上的骨絡漸漸紮根在脊椎之上,血肉筋脈也融合到一起,白起的血液和真氣也開始在羽翼中流動,肩胛處的傷口漸漸癒合。

一個時辰後,赤炎鷹的羽翼和白起在不分彼此,徹底融入白起後背,血肉相連,翼骨也與脊椎容易題,沒有絲毫瑕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