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個行賞,未必就是郭家想要的「賞」。

而這個行賞,未必就是郭家想要的「賞」。

郭家缺錢嗎?不缺。

缺什麼?官位。

畢竟郭家如今最大的官位,是郭澍的第二個兒子郭兆海,只是個江州刺史。

夏昭衣甚至連說法都替宣延帝想好了:既然如此,那就再賞你們一個京官做好了,即日便來上任吧,不得抗旨,否則就是不給我這個做皇帝的面子。

在大乾沒有徹底傾覆傾倒之下,鮮少有人願意直接與宣延帝作對吧,朝廷對付叛軍流寇沒有多大能耐,但是對付這樣的世家,磨好了刀子就是。當然,也有可能會徹底將郭家逼的反了,不過這樣的可能性比較小,畢竟謀反太累太吃苦,費力不討好。

而對付郭家,不過僅僅只是宣延帝要去做的其中一步而已,比郭氏更麻煩的事情,還有大把。

腦中邊隨意想著,夏昭衣朝城門處走去,離城門太遠,至少還要走半個時辰,她的鼻子下邊卻忽然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

夏昭衣停下腳步,因這香氣而鼻尖一酸。

她抬眸朝前邊看去,不知不覺走到了芳塵樓前,而這熟悉的香味,是她以前最愛吃的十香排骨。

以前回京,二哥總要牽著她到處亂跑,尋找吃喝,她最愛的有兩個,一是常味鮮的百花糕,二便是這裡的十香排骨。

這次回京,她忙於奔波,幾乎沒有來過這裡,現在不經意間聞到這味,夏昭衣眼眶瞬息便微微紅了,想極了二哥。

門內這時走出一個年輕男子,青衣長衫,腰懸翠玉,手裡拿著打包好,用油紙連盤子包裹著的食物,朝另一邊走去。

夏昭衣腦袋嗡的一響,目光凝在年輕男子削瘦高挑的背影上。

男子走的徐緩,步伐輕鬆散漫,這模樣姿態,幾乎要和記憶裡邊的人重疊在一起。

夏昭衣的心咕咚咕咚跳了起來,拔腿跑了上去。

「等等!」夏昭衣叫道。

男子回頭看來,長得清秀,但完全陌生的臉。

「幹啥呢?」男子奇怪的看著這個小童。

旁邊些許路人也好奇的看過來。

夏昭衣抬著眼睛,頓了頓,說道:「失禮了,我認錯人了。」

男子點點頭,上下看了她一眼,轉身走了。

夏昭衣心跳還有些亂,她極少會這樣失態,但剛才那個瞬間,激烈的情緒翻湧著,她甚至連自己是誰都快要忘了。

這時,門內又走出一個年輕男子,一襲深色布衫,胳膊略有些粗,看上去很壯,手裡同樣拿著打包好,用油紙連盤子包裹著的食物。

他看了看這邊停著的小童背影,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街角拐口停著一輛樸實的馬車,男子上去馬車,將手裡的東西遞給坐在車上的少年:「世子。」

少年不過十六歲,穿著材質上品的褐色錦衣,容色精神,星眸奕奕,皮膚雪白光滑,接過遞來的排骨,修長的手指就要覆蓋上去。

「仔細燙。」一旁的男子忙道。

「嗯,」少年點頭,手掌蓋在上邊,說道,「燙才是好的。」

「現在去哪?」男子又問道。

少年將手裡的排骨放在一旁,說道:「要麼去鶴歸湖,要麼去別仙苑,你讓車夫看著心情去吧。」

「好。」男子點頭。

馬車從拐角駛出,朝著夏昭衣來時的路跑去。

………………

京城二十六道城門並未全部緊閉,有七道尚還可以通行,但是查的非常嚴格。

城門外鮮少有人進出,跟往日的長隊相比,太過蕭條。

到了未時,一列馬隊走在空曠寬敞的大道上,朝城門走來。

幾個守城官兵上前,馬隊最前邊的大漢跳下馬,摸出懷裡的信和冊子,就欲開口說話,城牆上的城門郎忽的高聲說道:「來者可是雲梁沈家沈公子?」

戴豫一頓,抬起頭朝城牆上看去,叫道:「正是。」

城門郎抬手抱拳,漫不經心的遙遙拱了拱,而後對城樓下的守城兵們說道:「放行。」

「是。」幾個守城兵應道,而後沒多問話,轉身回去。

杜軒馮澤同戴豫一樣,都抬起頭看了看這個城門郎,心裡暗覺古怪。

不過,這裡到底是京師,他們沒多問,也不想多在這裡停留,便進城了。 這時候的羅小冬,心急如焚,但是卻又知道,自己是不能太急的,但是又安耐不住自己的激動的心情,同時,還被矛盾困擾著,那就是,到底經商會不會影響晉陞官途?

羅小冬雖然沒念過高中和大學,但是經常上網,知道這官兒,是不允許直接自己開大公司的,下班了打工,兼職,都有一定的審查制度。

但是羅小冬轉念一想,現在應該沒事,因為自己只是來縣委當臨時工而已,不是什麼大官職。

而此時,會議室里,已經擠滿了人。

大傢伙呢,都在,包括各個村的村長和支書,婦女主任就不參加了,而整個平安鎮,這些村子,每個村子兩名代表,村長和支書,就已經把會議室給擠滿了,這會議室本身就不大,韓秘書則在首要的位置坐著。

另外一邊,就是吳鎮長了。

再往下,是幾個副鎮長,坐成一排。

然後,再往下,似是各個主任、科長幹部。

再往後,就是劉廣才為代表的各村的幹部了。

會議由吳鎮長主持,說道:「今天開會,先說一下最近的幾個問題。」

大家都知道,今天開會涉及到的最重要的問題,不是這最開始說的幾個問題,而是人事調動問題。這人事調動問題,直接關係著自己的前途和命運,關係著未來的幾年的發展,關係著薪資待遇和福利,更重要的是,關係著自己手中的權力,所以,大家都在煎熬,等待著吳鎮長把前面的幾個垃圾問題講完,前面的幾個所謂的民生問題,沒人關係,也沒人發言,也沒人認真聽。

好不容易,過了十五分鐘,吳鎮長把幾個民生問題講完,包括這秋收問題等等,然後,終於說道:「下面,我講一下人事調動問題。」

吳鎮長一句話,大家心裡咯噔一下。

羅小冬在外面,由於耳力敏銳,看到大家都精神起來,心想,估計講到了人事調動問題了。

果然,那吳鎮長說道:「這次,市委從咱們這裡選拔了兩名優秀人才,這你們都知道,這兩名優秀人才,將直接歸韓秘書調遣,今天,韓秘書來,也是順便來的,視察一下我們的工作情況,接下來,我說下補缺問題。」

大家馬上繃緊神經,這時候吳鎮長說了幾個人員調動,晉陞了三個人,這三個人的最後一個,就是小王王志新。

果然,和劉廣才預料的一樣,是張三被調往市委,那麼李四補張三,王五補李四,這麼個補法!

而王志新,也被晉陞什麼什麼待遇,總之待遇提高了一截。

這時候,吳鎮長又說道:「那麼接下來,我們要從村委裡面,選兩名優秀的青年,來補缺,當然,這個補缺,是臨時的,以後,我們可能把這兩名臨時工轉正,當然,也可能報給市委,讓市委在明年的國考省考中,招收幾名優秀的應屆大學生人才。進來。」

劉廣才在下面,細心聽,心想,這下,晉陞了,羅小冬應該還要再請自己和牛開山吃一頓好的吧!

看了眼牛開山,牛開山村支書顯然也對之前羅小冬的請客很滿意。回了一個眼神。

大家都在等待著,這時候,吳鎮長首先說了另一個人,是大欖村的一個安全組組長,也是副村級幹部。

大家都沒什麼意見,這時候,大欖村村長說道:「這小子嘛,很用功,是個好苗子,雖然國考沒考上,差了點分數,但是現在還在努力,今年估計還要參加十二月份的國家公務員考試呢。」

吳鎮長笑道:「如果是個好苗子,就留在鎮上,當然了,人家要參加國考,也不能耽誤人家的長遠發展呢。」

大家都點頭稱是。

這時候,吳鎮長說道:「還有一個名額,是小龍村劉廣才村長和牛支書一起報上來的,名字叫羅小冬。」

說的很認真,其實吳鎮長當然認識羅小冬了,當時羅小冬還當著吳鎮長的面,教訓了什麼地痞子。

吳鎮長知道羅小冬很能打,也聽說羅小冬開了飯館了,至於羅小冬辦養豬場,這點吳鎮長也偶然聽說過。吳鎮長接著說道:「這個羅小冬,大家熟悉嗎?」

劉廣才大膽發言,說道:「這個羅小冬,是個好苗子,我個人覺得。我覺得,羅小冬雖然學歷低了點,但是卻能幹的很,首先,他武功不錯,會武功,中華武術源遠流長,他憑著自己的一身好武功,完全勝任了安全組組長,還帶頭苦幹,帶領鄉親們整理水庫和渠道幫子,把垃圾清理掉,然後,還整理了村容村貌。」

吳鎮長說道:「這點,我倒是有所耳聞,說是這個羅小冬,打架是一把好手。」

劉廣才說道:「他打架是一把好手,但是卻從來不亂打架。不參與黑社會,也不拉幫結派。」

這時候,有一個人說道:「聽說他開了羅小冬飯館,這當官還能同時開飯館嗎?」

劉廣才說道:「這事兒,現在我們查漏補缺,補的是臨時工吧,如果將來真的因為飯館的問題,那再說嘛!」

吳鎮長說道:「飯館的問題是小問題,我想!」

剛說道此處,忽然,有人站了起來,走到了吳鎮長和韓秘書面前,拿起一封信,說道:「你們看看!」

吳鎮長奇道:「這是什麼?」

惡魔總裁太溫柔 那人說道:「是一封匿名舉報信!」

吳鎮長驚道:「什麼?」

學霸的諸天神豪系統 那人說道:「這是我收到的一封匿名信,您看看就知道了,大概是說,羅小冬這個人其他方面還好,但是作風有問題。」

韓秘書這時候插口,說道:「什麼作風問題?」

吳鎮長皺了皺眉頭,拆開信封,只見裡面寫著大概一千字,大概說,這個羅小冬,一夫兩妻,同時和市委的白珊珊,還有大明星夏璇交往。

吳鎮長看到后,又皺了皺眉頭,把信遞給韓秘書。

韓秘書本來也蠻看好羅小冬的,因為之前和羅小冬吃過飯,覺得此人雖然穿著非常土氣,但是言談之間,十分鎮定,不像是一個只有初中教育的野孩子孤兒。

後來聽聞羅小冬武功蓋世,冠絕天下,打敗了不少高手,包括網上盛傳的他和東方家族的決鬥視頻,韓秘書沒事的時候也看了一部分。

羅小冬在韓秘書心中的地位,又提高了一些。 這時候,看到舉報信里說,這羅小冬亂搞男女關係,同時交往兩個女友,一個是市委工作的白珊珊,另一個是大明星夏璇,另外,還有羅小冬和兩個人在一起的照片為證據。

這一下子,韓秘書犯了難。

反覆看,照片上雖然都是穿衣服的模樣,但是很明顯,白珊珊和夏璇都依偎著羅小冬。

這一下子,彷彿事情確鑿無疑了。

劉廣才在下面,五味雜陳,心想,事情離成功就差一步,這不是,這咋回事?

看了一眼牛支書,牛支書也一臉驚愕,顯然也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這不是奇了怪了嗎?

劉廣才心想,這下歇菜了,完蛋了,一切都完了。

現在這社會,一旦染上作風問題,那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現在正是反腐最高度緊張時期,官員的作風問題,十分重要。劉廣才也深知這個道理。

看著吳鎮長和韓秘書在思考,自己也在思考著。

這時候,鍾華麗主任說道:「我看看。」

吳鎮長把照片和信,遞給副鎮長鍾華麗。

鍾華麗看了一下,說道:「這年輕男女,天雷地火的,現在男歡女愛,不是很正常嗎?」

這時候,另一個主任說道:「但是弄不好,變成什麼什麼門了,傳播到網上,咱們金海市的面子往哪裡擱,是吧,韓秘書?」

韓秘書猶豫不決,說道:「吳鎮長,你怎麼看這件事?」

這時候,這些幹部,也都開始自由討論起來。

不少幹部嘀咕道:「這作風問題可是大問題啊,上頭再三強調,幹部的作風問題,關乎國運,關乎民生福祉啊!」

另一個幹部說道:「是啊,現在反腐倡廉大潮正盛,誰如果再出個什麼艷照,俺可得了?而且,現在是網路社會,如果匿名舉報信傳上網路,那可不得了!現在都什麼微博啊,頭條新聞啊之類的!」

大家討論了一下,討論的聲音,韓秘書和吳鎮長也都聽了,聽在耳朵里。

吳鎮長說道:「要不,此事暫緩吧?」

韓秘書點頭,起身,說道:「作風問題,的確是大問題,我看吶,就暫緩吧,提拔的兩名人員,就大欖村這個人呢先干著兩個人的活,另外,再看一看吧!」

然後說道:「今天的會,就開到這吧,你看呢,吳鎮長?」

吳鎮長說道:「行吧,散會吧!」

然後,大家均起身。

這時候,鍾華麗看了一眼外面門口走廊座椅上心緒不定的羅小冬,嘆了口氣。

大家出門的時候,都看了一眼羅小冬,但是都不說話,羅小冬看到各人眼神,心想,這不太對啊!轉念一想,散會了,依然不叫自己進去,這已經是不對了,如果說自己的官職太小,不配進去的話,那沒事,但是,散會了,各個人包括各村村支書什麼的,看到自己的眼神是這樣的,那肯定是大大的不對了,羅小冬是很聰明的。

果然如此,過了一會,鍾華麗副鎮長出來了,看了一眼羅小冬,嘆口氣,準備離開。

羅小冬趕緊上前,說道:「這,鍾副鎮長,您看?」

鍾華麗回頭看了一眼吳鎮長以及正在和吳鎮長討論的韓秘書。說道:「你跟我過來!」

羅小冬心想,這我看來是沒戲了,但是總該讓我死個明白吧?

於是跟著鍾華麗,進了副鎮長辦公室。

辦公室不大,但是很整潔。

這時候,羅小冬說道:「鍾副鎮長,您看?」

鍾華麗說道:「哎,沒人跟你說嗎?」

羅小冬做了個手勢,說道:「啥事啊?」

鍾華麗說道:「那你今天來,是幹什麼來的?」

羅小冬實話實說,說道:「我聽劉村長說是我要被調往!」

鍾華麗說道:「調往縣委工作是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