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飛廣奔着天南集團行駛而去。

耶律飛廣奔着天南集團行駛而去。

楚天南心中正在盤算,該怎麼計劃這些統領。

關於北蠻子倒賣人口的事情,楚天南沒有一個詳細的瞭解,只知道大概。情報系統瞭解的稍微要全面一些,但也不可能很清楚。

計劃書是肯定不能做的,只能憑藉每一個統領的性格,給他們規劃一個大致的方向,具體的小事情,還是等他們隨機應變。

心中盤算一陣,他大概有了個清晰地思路。

……

天南集團。

二十二層,楚天南在北境就有一個人單獨在書房辦公的習慣。

當初重新接管天南集團的時候,就曾讓邵華在董事長辦公室旁邊,弄過一個書房,耶律飛廣監製。

也是按照北境書房仿造的。

還沒人進去過,蘇玲瓏也沒擅闖過。

這會兒楚天南一推開門,剛打眼一瞅,是熟悉地感覺。

簡潔的白色牆紙,剛好能夠容納一人的空間。


黃花梨木做成的桌子,筆記本、鋼筆、茶杯、檀香。

楚天南點燃檀香,擺正筆記本,給鋼筆吸上墨水。

耶律飛廣這時候合上門,筆挺地站在門口守着,眼觀鼻鼻觀心。

……

大統領:

衛中堂。

膽大心細,長相彪炳。

楚天南寫至此,停筆片刻。

寫道:

可掌帝都,從近年來失蹤人口調查,將背後人物嚴查明瞭,切記,勿打草驚蛇。探查清楚後立即彙報。

關鍵時候,可利用武力。

規模不可大。

關於大統領,楚天南只寫這些。

足矣。

衛中堂可以明白他的意思,大統領是讓人省心的。

總共也就幾行字,硬楷,楚天南從小有納蘭老爺子教導,書法這麼多年跟隨白鵬更是從未停過。

納蘭老爺子評價的是,雖無形體卻有真意。

二統領:

牡丹,女。

脾氣暴躁,實力強。

容易惹事,喜歡熱武器。

不適合大都市。

河北。

去根據地,調查失蹤人口流落何出。

期間,可以動用武力。發現重要人物不用先行稟報,直接動手。

楚天南寫到這裏停筆。

二統領,也就是陳靈兒姐姐牡丹。


這位可就沒衛中堂讓人省心了,牡丹脾氣暴躁,在北境都容易惹事,進入大都市生活更別說了,稍有不慎,很容易被人激怒。

讓她去河北調查,抓到重要人物也不用隱藏。

他們各地流竄,這次稟告在河北下次指不定在那,先抓到了再說。

楚天南斟酌一二,添上了一筆:有情報,通知周圍大都市負責人。

關於牡丹,寫這些也足夠。

事情嚴重性,不用說,只看任務等級,這幾個統領就能夠明白。

他們肯定會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楚天南並不着急,在書房記錄了很久。

奪心99次:霸道BOSS寵妻無度 ,尤其多了一些筆墨。

半個小時後……

楚天南放下鋼筆,合上筆記本,出門。

耶律飛廣跟了上來。

他遞過去本子:“下去安排一下。”

這羣統領只認楚天南的真跡,別人無法僞造。

他們誇張到了每一個人旗下都專門有識別筆跡的專家,真跡很重要。

耶律飛廣接過筆記本,“路線已經安排清楚了。”

楚天南看了一眼時間:“差不多他們也應該聊完了,我們回去吧。”

……十里青山。

這地方就叫十里青山,是個農家樂。

被蘇玲瓏買下來,裏面的人也都是打過招呼的,一路直接開上山頂。

溪流潺潺。

楚天南下車,三人還坐在涼亭,不過神情愜意了幾分。


“怎麼樣,幾位天才有沒有制定好計劃。”

陳蒹葭笑得格外嫵媚,“制定好了,就等你這個老闆回來決定了。”

“算什麼老闆,就是給你們跑腿的。”

“計劃我就不用看了,你們幾個人指定好去施行就行,有什麼問題通知,我幫你們打打雜。”

邵華笑着,“哪敢哪敢。”

蘇玲瓏說道:“姐姐的辦事方法,很值得我學習。”

陳蒹葭咯咯一笑道:“妹妹的商業頭腦,別具一格。”

楚天南一怔。

這兩人怎麼統一戰線了?突然就聯繫到一起了?

楚天南後脖頸一涼。

感覺不太對。

“快來吧,計劃可以聽一聽。”

楚天南也沒拒絕。

甩手掌櫃也不能做的太離譜,敷衍也得聽聽。

坐入涼亭,共且五人。

楚天南斟一杯鐵觀音,側耳傾聽。

陳蒹葭徐徐講起:“在前期,我們不打算三家公司聯合,或向外界透露信息、名聲。”

“比如這次,妹妹從蘇州市擴大生意,裴洛神周省商會,就打算聯合我對付妹妹,我們先從彼此的地盤出發,往外擴張,前期先隱藏起來,小手腳幫忙。等到後期雪球滾大的時候,在明目張膽的聯合,前期操作,我來。”

蘇玲瓏:“前期大概要花上一個月左右的時間,等平穩度過之後,我們聯合,以兩座大城市爲基礎,點對點的打擊。”

“比如說姐姐在魔都,要對付競爭對手。我們三家公司同時向一個地盤出貨,壓制他們,實際操作,由我來。”

邵華:“產品方面,前期各自做各自的,只是技術產品分享,後期從魔都和蘇州供貨,來帝都製作,產品方面,前後期我都來負責。”

楚天南拍了拍手掌;“不錯。”

沒怎麼聽,但還可以。 十里青山。

褐色的牌匾,龍飛鳳舞的幾個大字。


山路陡峭,一輛吉普車。

楚天南接過幾人出門,耶律飛廣先行開車下山。

四人步行一段路,略作交談。

楚天南率先開口:“飯,一口一口吃,事,一步一步來。”

“你們的計劃,分了前後期,也分了負責方向。這些我先不談,玲瓏,你那邊要是遇到什麼問題,先聯繫姐姐,解決不了的,找邵華。”

“邵華,你那邊解決不了的事情,找司馬家族。”

“商業上的問題,儘量別找。除了商業上外的問題,別捨不得開口。”

邵華點點頭。

商業上的問題,代表了能力。

能力不行,找司馬家族,憑添笑料。

商業外的問題,他和蘇玲瓏肯定不好解決。

陳蒹葭畢竟隔着地方,能找司馬家族的,找一下也無妨。

蘇玲瓏:“大部分的事情,姐姐應該能解決,用不着司馬家族。”

陳蒹葭談生意時都穩重:“我那邊的勢力的確不小,他們能做的手段,我們都能做回去。不過遠水解不了近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