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官天終於鬆了口氣,忙補充道:「對,沒有我的吩咐,你不許吸食我的血液。」

聞言,官天終於鬆了口氣,忙補充道:「對,沒有我的吩咐,你不許吸食我的血液。」

說道這裡,他又想起了什麼,瞬間便變得惡狠狠的繼續道:「若是你不聽本公子的話,本公子不介意將你那一口牙齒給全拔了!」

「不……不敢!」

御火添靈獸忙哆嗦著唇回答道。

官天心中滿意,看來這拔牙的事情是這靈獸的痛處。

說起來也好笑,堂堂厲害無比的靈獸,竟然還怕拔牙。

官天忍住笑,咳嗽了一聲,這才認真道:「你知道就好。」

「是。」

御火添靈獸忙將甩動的尾巴收回,官天見之,大概是知道了這靈獸的習慣。

見尾巴收好,御火添靈獸又繼續解釋道:「與主人再見,吸食主人精血實屬無奈,御火只是想確認主人身份而已。」

聽到這裡,官天好奇,若是真如御火添靈獸所說,那麼自己一定轉世了許多次。

既然是轉世,必然每一次都不同,於是他便好奇的問道。

「那你是如何辨認本公子的真實身份的?」

「主人精血之中有神花的一絲神念,只要得到主人精血,御火便能恢複本來面目,且會將自身力量增強數倍。」

聽到這裡,官天大概是明白了些什麼,略微考慮了一下,這才試探性的問道。

「是不是就是這個原因,你才認我當主人的?」

寵你入骨:小妻乖一點 御火添靈獸遲疑了一下,將尾巴又收得緊了些,低下頭去,扭捏的回答道。

「是。」

「好吧。」

官天攤手,果然是這樣,還真是哭笑不得啊。 ?山壁倒塌之後形成的豁口,御火添靈獸帶著官天進入裡面不久,在這片區域內的山麓也倒塌了。

豁口裡形成一個長長的隧道般的山洞,一眼望不到底。

官天背負著唐唐隨在御火添靈獸後面,由御火添靈獸在前面帶路,順便沿途製造護體結界。

御火添靈獸不得官天精血恢復能力,身體自然也不會變大,如此,在這隧道山洞之中,就不會讓兩方以及頭頂的石塊受損。

這樣的話,官天就能輕易的從這裡經過,雖然時間要長一些。

這山壁對面之處,只要走過這一片區域,在下一個目的地,便有一個強悍的妖獸等待著他們。

這是御火添靈獸所知道的。

官天也很好奇,它為何知道得這麼多,於是便問了。

得到的答案是,這個地方是神花製造出來的世界,所以御火添靈獸才會如此清楚。

這也解釋了御火添靈獸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裡的緣故,畢竟在這個暗界之中,裡面若是有除本身存在的生命的話,便不允許再出現任何的生命。

而同時,御火添靈獸也告訴了官天,之所以金老會在這裡。

其一,也是因為暗界是神花所製造,他本與神花同一脈,所以能進來也是正常的。

其二,官天身上有神花的一絲神念。

最重要的還是,官天身上有神花困住金老的金色洞府,也是因為這個,金老才會如此準確的尋找到官天的存在。

這個暗界,到底有多大,華青不知道,金老自然也不知道,唯一清楚知道的,就是神花本人。

而要準確找到官天所在地,就必須等到官天身體恢復,恢復到能夠讓金老感應到金色洞府的存在位置。

那些銀色劍刃就是金老特意放置的,因為那個山壁處乾燥的緣故,金老肯定,官天一定會飲水。

如此,便將那銀色劍刃給發動了,這樣,金老就能肯定官天在何處。

不過慶幸的是,金老一旦踏出這個暗界之後,短時間內,便不能夠再進來,除非神花幫助。

但是,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官天現在的對手,除了這裡面的妖獸和那些未知的事物之外,便不會再有什麼。

並且現在還有了御火添靈獸,這樣的話,他的勝算有大了許多。

可是,時間已經剩下不了多少,所以官天根本就不敢懈怠,忙抓緊時間往另外一個區域去。

暗界裡面的官天已經快進入下一個區域之中去,而在流玉山脈之中的楊羽卻無法知道情況,加上之前發現的那在官天身邊奇怪的東西,這下,他是更著急了。

可是,再著急也沒有用。

因為這傳送陣是他們夫妻二人製作而成的,所以無論是要進去這暗界,還是要窺探感應暗界裡面的情況,也必須兩人同時操作才可以。

百鬼劍君有多厲害,最清楚的人莫過於楊羽,而想要打敗百鬼劍君,官天在這裡面必須得擔任非常重要角色。

而現在,官天的生命安全都不能得到保證,這讓楊羽如何不心急。

可是他著急也沒有用,因為華青出去了,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回來。

華青要操心的事情有很多,畢竟卓冰他們並沒有她經歷得多,同時,這世間有許多的事情,卓冰是不清楚的。

心中焦急,楊羽便踱步走來走去,流離草在旁邊,什麼忙也幫不上。

現在他們操心的無非就是官天,而流離草也是有求於官天,見楊羽這般著急,她心中也是沒有了底。

好在在夜幕降臨,整個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之後,華青回來來。

同時,她還帶回來了一個人,那就是楊玉冠。

本應該守著何東屍體,讓其屍體沐浴月光,和吸收露水的楊玉冠。

感應到華青回來,楊羽便快速的出了流玉山脈去迎接,當他看到楊玉冠跟著的時候,心中有些好奇。

畢竟官天的事情,以及官天吩咐的事情,楊羽也是清楚的。

楊玉冠與楊羽見面,先是簡單的寒暄了一般,楊玉冠這才將來意向楊羽說明了。

原來他這次來這裡,是想讓楊羽幫自己一個忙,確切的說,是想請楊羽幫忙演一場戲。

楊羽心中不解,但是看華青已經同意的樣子,他也只能同意,加上心中操心官天的事情,所以他只是說需要的時候來這裡找自己就成了。

北翼山脈之中的何東屍體,不能離開人守護太久,所以得到楊羽同意之後,楊玉冠便向華青楊羽拜別了。

同時,他還請華青向流離草問好,畢竟再怎麼樣,流離草也是幫助了自己好兄弟的人。

目送楊玉冠離去,華青這才轉身往流玉山脈走去,一面走一面眯眼認真望著旁邊的楊羽問道。

「看你很急的樣子,應該是有什麼事情吧?」

楊羽聞言,絲毫都不遲疑的,就將自己之前看到的,以及猜測的一股腦的全部給華青說了。

華青認真的聽著,最終停下了腳步,想了想,還是沒有想明白。

在暗界之中,應該不會有其它入口,至少在他們夫妻二人掌控暗界這麼些年來,還未曾有人能夠不需要他們的幫助而進入這暗界之中去。

或者說,還沒有人能夠找到這暗界的所在,畢竟這個世界是被華青和楊羽保護著的。

他們不知道這暗界是什麼時候存在的,但是他們卻知道,這暗界存在的年歲,應該很久遠了。

因為在裡面,能夠尋找到外面幾乎已經消失的靈藥靈草,還有能夠遇到外面幾乎已經滅絕的妖獸。

但是要進入一次暗界可是很難的,幾乎也需要很久的時間才行。

這一次官天事件,華青也只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幸好,官天能夠進去。

楊羽說的那奇怪的東西,讓華青非常好奇,至少她還未曾見過和聽過如此模樣的東西。

那肯定不是亂石,而是一種什麼生物。

華青怕官天當真會遇到什麼危險,於是兩人便飛奔進入了流玉山脈之中去,隨後便合力開始窺探起來。

當他們用神識窺探之時,官天在御火添靈獸的帶領下,已經成功走出了那長長如隧道的山洞,此時在他們面前的便是一種名為開山獸的稀有的妖獸。

確切的說,這是一種靈獸,最低階的靈獸,由天地靈氣孕育而成,加之依靠暗界之中的其它妖獸之能修鍊,這才會形成開山獸。 ?開山,並不是盤古開天闢地的那種含義的開山,而是指這妖獸可以憑藉一己之力將高山給劈開,所以這才稱之為開山獸。

此種妖獸和山麓一般模樣,整個身體與山麓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身體是暗黑色的,雙眼堪比圓月,呈現出翡翠之色。

手臂形像樹榦,足踝好似樹木根系。

與山麓融合,若是不經意,還真的會將其當做是山脈。

唯有當其被驚醒,睜眼之後,那堪比圓月的雙眼釋放出翡翠般的流光溢彩之後,它才會被發現。

開山獸體大無比,視覺與聽覺是最明銳的,所以當官天與御火添靈獸剛從那山壁之中穿過走出來之時,它便發現了他們的存在。

此時,它那碩大無比的雙眼正釋放出翡翠般的流光溢彩,猶如火苗一般,騰騰往外竄,看起來好似深邃沉靜的湖畔。

讓人感覺安寧,同時,若是用心去查看,又會發現這其中的危險隱藏。

御火添靈獸自然明了這種妖獸,知道這妖獸最強的本事就是運用自己的眼睛給獵物製造幻境,所以等官天剛出來之後,它便提醒官天將眼睛蒙起來。

那翡翠般的流光溢彩確實是讓人喜歡,不忍移開視線,也是因為這個才最容易讓對方陷入它的幻境之中去。

開山獸就是依靠自己明銳的聽覺而鎖定目標,隨後再利用自己的完美視覺,讓獵物進入它所製造的幻境之中去,最終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御火添靈獸告訴官天,開山獸算是智力最高的一種妖獸,在人間界,幾乎是遇不到的。

也是因為其智力比一般妖獸高,故此它才能被稱之為低階靈獸。

靈獸,則代表有靈氣的獸類。

獸自然是獸,具有很強的攻擊性,官天的前世之所以要將御火添靈獸的牙齒拔掉,也是因為這個緣故。

但是因為轉世了許多此,官天早已忘記了這件事情。

俗話說,兇惡的狗要拔牙,那麼兇殘的獸類更是要拔牙,要知道,靈獸一旦兇狠起來,那是無人可以控制的。

此時,面對開山獸,御火添靈獸久違的獸性又再一次被激發起來,雖然它的身軀小到和嬰兒一般,但是面對這強悍且龐大的妖獸,它是一點都不害怕。

一靈獸與一妖獸對視著,隨時都準備大幹一場的樣子。

而官天則蒙著眼睛,基本算是什麼都看不見,正靠在剛出來的山壁洞口上,思索著對策。

他可不蠢,御火添靈獸他現在無法完全控制,之前御火添靈獸也承認了,它認官天為主人,完全是為了他的精血。

如此的靈獸,更加不好控制。

所以,官天雖然蒙著眼睛,卻故意露出了一角,一直望著御火添靈獸的動作,因為知道開山獸眼睛的能力,所以他便沒有去看那妖獸。

時間已經不多,官天自然不想將時間浪費在這裡,可是看面前這妖獸,比知道的冰魄妖獸體積還要大許多倍。

一個冰魄妖獸就將他搞得狼狽不堪,現在又遇到比冰魄妖獸還厲害的開山獸,官天是真的有些束手無策了。

沒有想到對策,官天便不敢輕舉妄動,好在御火添靈獸牽制住了開山獸,否則此時估計也已經陷入惡戰之中了。

整個世界一片安靜,遠處還是一片漆黑,唯有此處還有一絲光亮,全靠御火添靈獸尾巴之上的神火種,以及犄角之上特有的亮光。

就在御火添靈獸與開山獸對峙之時,在流玉山脈之中的華青與楊羽也感應到了這裡發生的事情,一感應,便覺得不可思議。

在官天的身邊,多了一個昏迷之中,他們都不認識的小孩。

在官天前方不遠之處,多了一個渾身冒出火焰的靈獸,目露凶光,與對面的開山獸對峙。

它的樣子,就是之前楊羽感應到的模樣,只是因為之前御火添靈獸暈倒了,神火也消失不見,所以楊羽也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輪廓。

兩人吃驚不已,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裡面竟然會多出一個人,還有一隻靈獸。

這可是之前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事情!

感應距離現世極遠的暗界之中的情況,本就是一件極其消耗靈力和心神的事情,華青與楊羽堅持了數個呼吸,剛看到裡面的情況之後,便堅持不住了。

兩人忙將心神收回,盤腿運氣穩定心脈。

過了好一會兒,華青這才從自己的世界之中醒來,一醒來她便不可思議的自言自語道:「難道這暗界還有我們所不知的另外的入口?」

此時,楊羽也深呼吸了幾口,將濁氣吐出,這才回答道。

「或許正是如此,這世間本就有許多我們無法探知的事情。」

「可是在那小子身邊的那靈獸,我怎麼從未見過?」

華青眯眼繼續問道,將心中鬱結的濁氣吐了個乾淨,她這才緩緩站起。

楊羽見之,也跟在了她的身後,繼續道:「看剛才的樣子,那靈獸是在幫助關義的。它正欲開山獸對峙,想必是為了保護官天。」

「沒有人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收服一隻靈獸,哪怕是最低階的也不可能,就算是我,也做不到的。」

華青還是很擔心,這確實是一個事實,萬一那靈獸反撲怎麼辦?

「確實也是。」

楊羽附和,卻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華青。

到目前為止,他們也沒有能夠馴服一隻靈獸,而這天地之間的靈獸是極其稀少的,一般能遇到的,都是妖獸。

兩人沉默了小會兒,華青嘆息著,又道:「那面山壁,其實只要閉眼從上空飛過去就好了,看方才的情形,關義應該是將那山壁鑿穿了。」

「他一介凡人,自然沒有如此神力,我想,應該是他身邊靈獸的緣故吧。」

楊羽將木簪放回到最初的位置,短時間內,他們是沒有能力再窺探一番暗界裡面的情況了。

將木簪放好,他又回到華青身邊去,在她身後站定,這才繼續道:「靈獸分為兩種,一種先天靈獸,一種後天靈獸。看那靈獸身形如此小巧,就能有如此神力,我想,它應該是屬於先天靈獸的一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