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他們訂婚的日子訂了,那天就是你的機會。你絕不要讓他們訂婚成功……」

聽說他們訂婚的日子訂了,那天就是你的機會。你絕不要讓他們訂婚成功……」

這些錄音,都是最近的。

還有更早的,樓心悅點開一段,裡面依然傳來劉敏華的聲音。只是這個聲音比較清透一些,應該是年輕時候的聲音。

她說道:「我知道你喜歡夜北梟,你現在可以和我合作,我會幫你留在他身邊……這是你唯一的機會,只要成了,你就可以跟著他出國,和他形影不離了。幾年之後,你也許還會成為夜家的少奶奶……」 就這樣反反覆復,修鍊了好一會兒。

就在龍靜瑤思考之際,一聲機械的聲音從她的腦海里傳了出來。

不會是她的金手指–系統吧!

「叮咚!系統綁定中!」

「百分之一」

「百分之五」

「百分之三十」

「百分之五十」

「百分之九十五」

「百分之九十九」

「百分之一百」

「系統綁定成功!」

「新手禮包獎勵宿主五平方的空間,一顆極品洗髓丹,一顆五十年功力丹。」

龍靜瑤此時在心裏想着,系統還不錯嘛,這新手禮包她喜歡。

很快極品洗髓丹和五十年功力丹就出現在了,龍靜瑤的手裏。

她看了看,決定還是先吞服五十年功力丹。等會兒讓孫婆婆備好水,她再來服用這顆極品洗髓丹。

害怕久了藥效揮發,龍靜瑤迅速將那顆極品洗髓丹,放進剛剛系統獎勵的空間里。

接着一口吞下了那顆五十年的功力丹。當功力丹進入龍靜瑤的體內時,迅速的將修為本來剛剛達到後天一層的龍靜瑤,給直接提升到了後天大圓滿,這才結束。

還剩百分之五,沒被吸收。暫時留存在龍靜瑤的體內,等待她的進一步煉化。

「孫婆婆,幫我備一盆清水。一會兒,我要沐浴。」

沒一會兒,孫婆婆就將水給小龍女給備好了。

「龍兒,你怎麼這麼晚了還要沐浴?」孫婆婆疑惑的問道小龍女。

「主要是現在我覺得周身不舒服,所以想洗洗。」龍靜瑤尷尬的解釋了一下。

很快龍靜瑤就脫去了外衣,雙腳踏進了木桶里。

此時,龍靜瑤才仔細觀察著自己這具身體的肌膚,那皮膚水嫩水嫩的,而且非常光滑又有彈性,肌膚白皙,讓她自己都忍不住自己都羨慕起來。

此時,龍靜瑤正浸泡在水裏,她迅速將那顆極品洗髓丹拿了出來,沒有猶豫,快速的吞進了肚子裏,等待着藥效的發揮。

「洗髓丹,洗精伐髓,不知道真的是不是小說里寫的那麼傳神啊。不過想來系統是不可能騙人的。」

雖早有準備,但依舊被著恐怖的藥效給衝擊到了,洗髓丹入口一瞬間立即開始融化,在身體內部立刻化為了一道洪流。

開始沖向經脈,流向四肢百骸,敷個身體彷彿火燒一般。

但是龍靜瑤卻硬是咬牙忍住了,因為她怕自己叫出來,會引得孫婆婆進來。並且她也不想引起全真教的注意。

此時,龍靜瑤身體冒出了陣陣惡臭似的黑漆漆的流狀物質。

「這,難道就是我這具身體的雜質?」

「系統,這洗髓丹沒想到會這麼疼。」

「宿主,洗髓丹顧名思義就是洗精伐髓,換句話就是脫胎換骨,你說會不會有疼痛感?」

此時,隱藏在龍靜瑤體內還剩下百分之五,沒煉化的功力丹,也開始迅速被煉化,最後到達了先天一層,才將藥力完全被煉化。

此時的龍靜瑤因為功力丹的原因,將這具身體硬深深的增加了三十年的內力。

片刻之後,龍靜瑤感覺到了渾身上下前所未有的舒爽感,四肢百骸變得暖洋洋的。

身體里原來因為修鍊玉女心法,強行突破造成的暗傷,也在這時被修復。感覺身體更加輕盈。

龍靜瑤便快速的站了起來,離開了木桶,穿上了掛在一旁的衣服。

此時木桶里的水,讓龍靜瑤自己都不想去直視,便換來孫婆婆將其處理了。

孫婆婆此時心裏還納悶呢,「今天姑娘這洗澡水怎麼又臟又臭?」

「幸好,我叫孫婆婆準備了一大桶水,要不這好好的衣服可能就要報廢了。」龍靜瑤在心裏不禁感嘆道。

「恭喜宿主,成功完成洗精伐髓為後面的修鍊,完美打下了基礎,今後你的武學道路會更加通暢。」

龍靜瑤盤腿坐下,再次修鍊起了九陰真經,直到運行滿一個大周天。

她又接着運行了一遍原來這具身體所修鍊的玉女心經。此時的龍靜瑤發現,真如系統說的一樣,運行起來更加通暢。

她又拿起劍舞了起來,先使用全真劍法,在使用玉女劍法,速度忽快忽慢,只見石壁上此時留下了剛剛龍靜瑤舞動的劍痕。

龍靜瑤此時還不知道因為九陰真經里的易筋鍛骨篇,和剛剛她服用的極品洗髓丹,已經將龍靜瑤的原來的武道資質給改變了。

原來的她是一個修鍊奇才,那麼現在的她就是一個修鍊怪才。

此時,龍靜瑤感覺自己餓的更快,睡過一覺后,她準備前往後山抓點野兔或者野雞。

她打量著著山上的風景,她發現自己的聽覺、嗅覺、視覺都有了顯著提升,所接觸的一切比原來變得更加鮮活、生動、清晰!

此時,讓龍靜瑤真的認識到了自己,已經遠離了城市的喧囂。

此時的終南山上,空氣清新無比,不愧是傳說中的道教聖地。看到這樣的美景,讓龍靜瑤忍不住流連忘返。

四周群山環抱,鬱鬱蔥蔥,到處是懸崖峭壁,遠處還能依稀聽見流水的聲音。

小龍女此時朝古墓的後面快步走去。看見有野兔和野雞出沒,龍靜瑤就會隨手撿起地上的小石子,扔了過去。

沒想到還真被她擊中了一隻野雞和一隻野兔。

看見周圍並沒有全真教的弟子,龍靜瑤這才放心收拾起這野雞野兔。

很快撲鼻的香味就傳了出來,龍靜瑤看了看,確認熟透了這才將火熄滅,這才大口的吃了起來。

還別說,就這簡簡單單一烤,都這麼好吃,如果再加上一些調料那味道不知又如何了。

這可是她前世想吃都吃不到的,純天然的味道。

很快龍靜瑤就將這一兔一雞給吃的精光。

拍拍手,站起身,準備離開的時候,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

龍靜瑤來不及多想,便運起輕功,跳上了附近的一個大樹上面,她到想知道,這腳步聲的主人是誰?

只見不多時,走出一個大約十七八歲的少年,在這裏看了看。不時嘴裏還犯著嘀咕,「人怎麼不見了?」

找了半天,沒發現,這才悻悻的離開了這裏。 第781章

錢麗麗現在還想着報仇。

接連幾次被林壞打臉,她哪裏咽得下這口氣,滿腦子都是想着要報仇。

如果現在就跟着陳天回去,這個仇,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報。

陳天咬牙:「可是現在情況緊急啊,連武一都被傷成這樣……」

錢麗麗:「那是蘇家的人危險,我們不去招惹蘇家不就行了。」

「但是那個唐萱兒和林壞,根本就不足為懼,等我們報完仇,再回去,否則我怎麼跟我娘家交代?」

此時的武一,聽到這話,恨不得起來給錢麗麗一刀。

這個死女人,都什麼時候了,還想着要報仇。

要是再不走,等蘇家殺過來,都得死!

而且高手團的人全都死了,他武一之所以沒死,就是蘇家故意放他走的,讓他回來警告陳天。

陳天要是還不走,蘇家就不會這麼心慈手軟了。

此刻,陳天心裏同樣憋着火。

原本志在必得的東西,卻突然得不到了,還要狼狽逃離。

他根本就咽不下這口氣!

「那就報吧,報完就回去。」

陳天正愁沒地方發泄,哼道:「我滅不了蘇家,還滅不了一個小小的企業?」

武一目瞪口呆,氣得都快吐血了:「主子,不能去啊!」

萬一剛好碰上蘇家,會死人的!

「你閉嘴!」

錢麗麗狠狠瞪了武一一眼,然後拉着陳天就離開了。

……

彼時。

林壞正和周宇在公司裏面喝茶。

喝完茶,兩個人起身準備離開,去酒店接唐萱兒和沐七兒去飯店吃飯。

兩個人正從公司裏面出來。

正巧,錢麗麗和陳天,也帶着人趕來了。

「就是他們!」

錢麗麗指著林壞和周宇,興奮道:「給我廢了這兩個人!」

先廢了這兩個,再去找唐萱兒和沐七兒算賬!

陳天看了林壞和周宇一眼,眼中充滿不屑。

既然對付不了蘇家,就先拿這兩個人出出氣吧。

「還愣著幹什麼,沒聽到夫人的話嗎?」

「廢了那兩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