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克的笑聲愈加猖狂,彷彿根本沒把對方放在眼裡:「我相信,史書上的記載會給我肖克,給我們這支隊伍,給每一個參與戰鬥的兄弟記上濃重的一筆。諸如,13000人馬顛覆一個帝國之類的,那可是光耀門楣的事呢!」

肖克的笑聲愈加猖狂,彷彿根本沒把對方放在眼裡:「我相信,史書上的記載會給我肖克,給我們這支隊伍,給每一個參與戰鬥的兄弟記上濃重的一筆。諸如,13000人馬顛覆一個帝國之類的,那可是光耀門楣的事呢!」

他就那麼肆無忌憚的笑著,說著,而隨著他的每一句話,那五萬人馬的心也沉到了谷底,難道自己就是成全敵人威名的棋子嗎?

格格納的心臟一陣陣地緊縮著,這番話就像鋼針一般刺入他的心臟,刺入他的靈魂深處,如果不是身份和責任使然,他真想一走了之。肖克說的都是事實,他開始詛咒最先出主意掠走草原精靈公主的傢伙,很快他悲哀的發現,那個人,很明顯就是他的妻子暗精靈女王陛下!

「你,不怕我殺了精靈公主?」格格納恨聲道。

「你殺吧,這種威脅我早就聽過十次有餘了,你殺她一人,即使今日戰後,我們二十多個藍階高手會不間斷的在你們國家破壞。見一城,屠一城,洗劫一城,你們的探子能摸清楚藍階高手的動向么?躲在某個小城的客棧里,一邊磕瓜子,一邊喝茶,一邊吟唱著禁咒,哈哈真是件愜意的事哩!」

肖克的話想魔鬼的鞭子一般,恨恨地抽打著格格納的心臟,眼前浮現出二十多個藍階高手在國家裡肆虐的情形,他不敢想象那會是怎樣的結果。

也許,一個國家就那麼被生生給毀了罷!

退,不能退,作為暗精靈女王的丈夫,他的身份和地位不允許後退。戰,結果不難想象,對方可能會遭受極大的損失,但他這五萬人,甚至連同他自己都要埋骨雲漢平原!

就在這時,一道犀利的氣息從五萬大軍後方傳來,黑虹橫空劃過,如牧野流星般急速落下。落在格格納旁邊,卻沒揚起半點塵埃,彷彿一片羽毛般輕靈。

「陛下!」

格格納滿臉驚喜,暗精靈女王竟然來了,那麼,這裡就不是由他做主了,終於放下了心頭的大石。

那一道驚天黑虹正是暗精靈女王,此刻,後方又有數百輕騎揚塵馳來,馬蹄聲傳出很遠。

暗精靈女王看了格格納一眼,眉頭皺了一下,顯露出很不滿意的神色。不過一想到那畢竟是自己的丈夫,儘管打了敗仗,在大軍面前也得給點留點顏面,最後還是勉強地微笑了一下。

偏過頭,看向兩裡外騎馬立於隊伍前面的草原精靈女王,嬌喝道:「碧絲,我們也有三百多年沒見了吧?今日故人重逢,本應該膝足長談,但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原本我還以為草原精靈是善良的,承諾了一月之期,沒想到竟然出爾反爾,借外人之手干預我們精靈族內部的事,實在讓人心寒」

眾人倒是第一次聽說草原精靈女王的真名,卻沒人在這件事上分神,肖克更是直接打斷了對方的話:「不要說那些冠冕堂皇的廢話了,到底誰是誰非大家心裡都清楚地很,還他故人呢,故人你還把人家女兒和族人擄去?別以為帶來了一點人馬就了不起,我就不信,你能為了我們區區幾千人,連偌大個國家都不用守了,把所有高手都調過來!」

暗精靈女王又驚又怒,驚的是肖克把她心裡的顧忌全給掏了出來,怒的是竟然有人敢打斷自己的話,而且還如此不敬。見她神色不善,格格納壓低了聲音簡略地把整件事情的大概說了一遍,雖然前方戰報頻傳,她也知道整個戰局,但是從丈夫口中親耳聽到了肖克的各種手段和策略之後,依然心頭髮憷。

儘力抑制住心中的殺意,當然,她也知道,想在那麼多高手面前殺了肖克是沒有任何可能的,暗精靈女王冷笑著:「肖克總指揮是吧?那麼,你覺得我們雙方該怎麼做?我想,閣下也不願意與我暗黑部落聯盟為敵,既然總指揮麾下高手眾多,卻不足以與一國爭雄,不是么?」

肖克哈哈大笑,沒有一絲退讓:「如果,能以萬餘之眾,以這麼一個無後援無補給的雜牌軍隊讓堂堂暗黑部落聯盟折翼,甚至被其他帝國所趁顛覆了整個國家,這將是史無前例的壯舉。與此相比,公主的生死存亡卻要小得多了。」轉而,聲音又提高了幾分:「各位兄弟,覺得肖克的意見怎麼樣?」

「戰!戰!戰!」

四千餘人,四千餘精銳中的精銳,異口同聲,凜冽的殺氣與鬥氣、魔法混雜在一起,直衝雲霄。

原本萬里無雲的炎炎夏日,莫名的腥風四起,空中更是捲起一層層濃郁的烏雲,雲層翻滾,讓人心口窒息。暗精靈女王心中大驚,暗道:「好強的戰意和殺意!他們他們根本沒把我方數萬人馬放在眼裡,好象天地之間惟我獨尊似的,這還算是雜牌軍隊么?或者說,高手太多了,真的太多了」

「那麼,便戰吧!又多了個精靈女王,史書上又添一筆,準備攻擊!」肖克抽出腰間的亞神器寶劍,淡藍色的劍氣帶著別樣的犀利,天玄鬥氣混雜在內,發出清越嘹亮的嗡鳴聲。

狠的怕橫的,橫的怕蠻的,蠻的怕不要命的,這群人,就是不要命的虎狼之師。別說是眼前五萬人,即使再多十倍,依然一往無前,所以,五萬大軍心驚了,暗精靈女王膽怯了。不是真的怕這支人馬,而是怕應付完這支人馬之後,暗黑部落聯盟再也無力抵擋其他帝國的攻擊了。

「慢著!我方願交出草原精靈的小公主!」暗精靈女王臉頰一燙,又加了一句:「當然,這並不是因為怕你們,而是長期征戰,而貴部的手段太過毒辣,連平民都不放過。我貴為暗精靈一部之王,又豈能看著億萬子民遭受戰爭之苦?」

多麼的義正嚴詞,多麼為子民著想的王者,多麼可笑的借口!

肖克沒有點破,事實上,他也不願意再打下去,這對暗黑部落聯盟是一種打擊,但對於他們自己更是致命的,搞不好就會全軍覆沒,只剩下那麼點藍階高手可以逃脫。

清了清嗓子,肖克高聲道:「陛下果然英明,早若如此,不知有多少平民能免遭劫難。不過」

「不過什麼?」

「我軍營救公主,再怎麼說都是站在正義的立場上,說白了,陛下先行求和,結果也就不能只是歸還公主那麼簡單了。」

「你」暗精靈女王幾乎暴走,怒喝道:「你又待怎樣?」

「怎樣?繼續下去,陛下還能做這個女王么?暗黑部落聯盟還會存在么?我們是傭兵,爛命一條,能拉一個國家陪葬那是再好不過了,陛下的身份可以高貴地緊,一旦香消玉殞還真不值得。」肖克偏著頭,想了想,說道:「我也不為己甚,我軍13000餘眾只剩不到5000,這個損失貴國必須賠償!當然,陛下不要說貴方的損失有多大,貴方擄走公主在先,其他的,就不用我說了吧?」

威脅!赤裸裸地威脅!

可是能有怎麼辦法呢?遇到這種又有實力,又不怕死,手段更是毒辣的對手,為了繼續做穩萬人之上的王位,她能怎麼辦?

「你說!」

「通用金幣五十萬,割讓柯萊城及以南連接潘碧絲草原的土地。唔不用那麼生氣,這都是有理由的,五十萬是作為我手下戰死近萬兄弟的安家費,而土地則是對公主殿下受驚的補償。」

隨暗精靈女王同行的數百騎兵早已停下,由幾名士兵押著,幾個精靈族的女子臉色蒼白的被帶上前。

暗精靈女王第一次有了一種極度屈辱的感覺,她開始咒罵自己不該貪圖草原精靈這股勢力,更不該擄走他們的公主。可是,事已至此,她找不到第二條出路,在人類世界中活了幾百年,她的衝動早已被理智所替代。

審時度勢,儘管恨不得把肖克千刀萬剮之後喂狗,或者拼盡全力和這支軍隊決一死戰,然而,她不能那麼做。她不想為了圖一時之快斷送大好河山,斷送一世榮華,斷送了,性命.

……

「母親!」

美麗地足以讓所有人類女子自卑的精靈公主含淚撲入精靈女王的懷抱,同樣美貌不可方物的喬安娜在英俊非凡的爾伊懷中哭泣,一個月的擔驚受怕,一個月的委屈,所有的傷心如洪水般爆發。

精靈女王眼角濕潤,為了營救女兒,這一個月來所造成的損失和破壞,那些不願意又不得不殺戮的生命,這些代價,真的太大了。

過了好久,才拉著女兒的手,輕聲道:「瑩瑤,快點謝過各位團長,如果不是他們,我們母女可能永遠也見不到了。」

瑩瑤公主從母親的敘述里對整件事情了解了大概,一一向眾人施禮,最後走到肖克面前:「母親說,如果不是你的指揮,軍隊不會取得勝利的,所以瑩瑤最應該感謝的是你,我」臉上突然浮起了一抹紅潤,羞澀地說:「我要嫁給你。」

頓時,眾人絕倒,精靈女王臉色疾變,肖克驚訝之餘滿臉通紅。

「不可以!」藍妮走上前來,嬌斥道:「他已經有女友了,你肖克!你自己說!」

肖克看了看怒形於色的藍妮,看著茫然的瑩瑤,又看了看臉上寫著『不關我事』的嵐風,嘆道:「瑩瑤公主,很抱歉,我愛藍妮,她是我肖克今生唯一的女人,嗯是唯一,誰也無法取代,所以,真的很抱歉。您的公主,肖克一介平民,配不上您的身份,況且您還有維繫皇家血脈的責任。」

瑩瑤嘟著嘴巴,很不開心的樣子,喃喃道:「算了,算了,都是借口,我看你明明就是害怕藍妮姐姐。」

柯萊城的城主府大廳里爆發出狂放的大笑和開心的嬌笑聲,只有肖克,滿臉通紅無地自容,哪裡還像是那個征戰手段邪惡的魔王?倒像是一個小媳婦似的。

這個已經200多歲的精靈公主,相對於人類來說只是十四、五歲的孩子,她倒也不是真的喜歡上了肖克,或者說她還不懂得愛情是什麼。只是一種少女時期的崇拜,以及一種感恩的心理,這才說出那番話來。

精靈女王撫摩著女兒的秀髮,微笑道:「這件事已經結束了,諸位以後有什麼打算?」

「已經過去一個月了,我要儘快去魔獸沼澤。」說到這裡,嵐風的神色黯然起來,低聲道:「一個月了,不知道玫琳怎麼樣了,還有五個月,如果拿不到血芝」

「不會有事的!」肖克沉聲道:「我們一定能拿到血芝,一定可以!」

嵐風一楞,皺眉道:「我們?我一個人去就行了,你去幹什麼?傭兵團怎麼辦?」

臉色寒了起來,肖克微怒道:「你別忘了,你是我肖克的兄弟,在我心裡,別說是傭兵團,就是整個天下也沒有你重要。況且,尋找血芝救玫琳也不是你一個人的事,她是你的女人,也是我的朋友!」

「還有我!」藍妮神色堅定。

「一起去吧,多一個多一份力量,魔獸沼澤的凶名大家都知道,我也好奇最裡面到底有什麼呢。」悠雲輕笑著,很平淡的樣子。 「我倒有個主意。」索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見大家把目光全部投向他之後,笑道:「這一個月來,大家朝夕相處,守望相助,甚至以性命依託,已經成了最好的兄弟。如果就這樣分開了,繼續像以前那樣,也許就很難再見上一面了。天下無不散之筵席,然而,在座各位,如果可以的話,你們願意分開嗎?」

眾人的情緒很快跌到了谷底,正如索圖所說,短短地一個月,他們成了兄弟。不像是傭兵團那樣為了金錢而合作,而是一股血性,一種意氣,也就是這種感情才是真正的同袍情誼,生死相隨,這是他們過去所不曾擁有的。

沃曼嘆了口氣,自語著:「戰場上所體現的鐵血和感情,是平時所不能體會到的,可是就算我們和嵐風一起尋到了血芝,以後還是會分開的,我們傭兵團還有那麼多兄弟呢。」

索圖豪爽的大笑起來,高聲道:「天行、雷神、火鳳凰,為什麼一定要分開呢?」

「大哥,你是說」

「不錯!大家覺得怎麼樣?此外,天行傭兵團不是已經獨立於工會之外了么?他們的名頭還不夠響亮,如果再加上排名前兩位的傭兵團呢?哈哈我在想工會裡那幾個老頭子氣得直癟嘴的樣子,一定很搞笑!」

「我贊成!」

「大哥你決定好了!」

沃曼和斯締蒙薩說完把目光投向雷神的兩位團長,悠雲攤了攤手,微笑著,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沃西納緊緊地皺著眉頭,如果他經歷過『另一個嵐風』輕描淡寫的幹掉因卓麾下過萬人馬那件事,肯定會毫不猶豫的答允,可是沒有。儘管悠雲把當日的情形說過,通過眾人微妙的態度也間接證實了某些事,但除非親眼所見,那種事確實很難讓人相信。

所以,他猶豫了,那是先輩傳下的基業,他不敢也不能隨意而為。轉向雷神的幾位長老,試圖從他們那裡得到答案,這幾個老頭子都是上一代雷神的最高層,他們的決定在某些時候比他這個團長還要有效力。

雷神上任團長,藍階頂峰戰聖諾頓,也是沃西納的師父,一個身材魁梧的方臉老者瞥了他一眼:「有些事,即使見過,也是假的。有些事,縱然沒有經歷,也是真的,容不得你不信。」

一番莫名其妙的話,有的人明白,有的人不明白,沃西納已經做出了決斷:「雷神傭兵團願意合併!」

「好!」索圖親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又轉過身:「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肖克的領導才能大家都看到了,作為一個傭兵團,由三個傭兵團合併而成的,需要的並不是實力最強的高手,我們不缺高手。所以,我們需要一個有領導才能的人,肖克無疑是最好的人選,我贊成由肖克擔任團長!」

「附議!」

「附議!」

「附議!」

「我不贊成!」

肖克滿臉通紅,如果說他不想當這個團長,那是騙人的,組建傭兵團畢竟是他的曾經最大的夢想。可是正如他曾經和嵐風說的,他是一個清醒的人,他明白,在這麼一個新生的超級傭兵團之中,自己根本算不了什麼。

「我贊成!」嵐風瞪了他一眼,撇了撇嘴:「在座諸位若說實力,都比你強,若說指揮,我不下於你,不過要說到對敵人的貪婪、毒辣、陰狠,我們加起來也比不上你一個。你不做團長,誰還有資格做團長?誰能給兄弟們爭取到最大的利益?」

「你你」肖克哆嗦著指著嵐風,半天才憋出一句話:「我沒聽到一點點褒義,好象,由我做團長就是看重了那些什麼貪婪、毒辣,你還說是我兄弟?你」

嵐風嘿嘿陰笑著,索圖擺了擺手,笑道:「然後,我想問諸位,你們20歲的時候實力如何?我是不知道,我只知道,嵐風乾掉了奧多尼,一個藍階中期的黑巫師。 丹師劍宗 而他,今年好象才19歲吧?團長注重的是謀略,副團長,就是武力,所以」

「不用說了,我沒意見!」

「沒意見!」

「同意!」

「那個」斯洛克子爵支吾著,喃喃道:「我能不能加入傭兵團?這種生活才是我想要的。」

肖克看著他,一字一頓地說:「我們沒有理由拒絕一個擁有指揮才能的人加入,更何況,我們原本就是戰友。」

精靈女王騰地一聲站了起來,沉聲道:「為了瑩瑤,諸位不求任何回報的付出,犧牲了近萬戰友,這份恩情,我們精靈族要還,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麼還清。如果不介意的話,我想派出一部分族人加入你們傭兵團,長期的避世讓我們失去了很多東西,其實,這樣並不好。精靈族的善良是在於心中,精靈族的高傲是對於敵人,而你們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們這樣做只是盡一個朋友的職責,不用說回報,有精靈族的朋友加入,自然無任歡迎,我們傭兵團的實力又將大大提高!」

「那麼,新的傭兵團該叫什麼名字呢?」

「唔團長和副團長都沒變,我覺得,還是叫天行傭兵團吧?」索圖想了想,接著說道:「另外,儘快派人把火鳳凰和雷神併入天行傭兵團的消息放出去,天行傭兵團,依然獨立於傭兵工會之外。從今天起,我們就和傭兵工會搶生意,怕他們怎地?」

「總部呢?」

「總部?」肖克攤手四顧,笑道:「柯萊城及周圍土地三百里是暗黑部落聯盟的賠款,南面又有潘碧絲草原,女王陛下與我們守望相助,還有比這裡更適合做總部的地方嗎?現在就算再給暗黑部落聯盟一個膽子,他們也不會招惹我們了,柯萊城固若金湯!」

薩恩帝國靠近帝都某個小鎮的一間簡陋客棧中,那個自稱是沒落貴族的哥黎斯丁坐在一張簡陋的木桌旁邊,偏著頭,嘴角微微挑起一抹陰冷的古怪笑容。

過了好一會,方才動彈了一下,讓他看起來不至於如同雕像,兀自喃喃道:「該死的笨蛋!竟然把那小公主殺了,真是笨蛋,現在暗黑部落聯盟又弱了不少,肯定會被壓制地更厲害。嗯要讓他們火拚,從哪裡下手呢? 穿書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肝 真是個問題」

突然,他那張白凈的麵皮一凝,身形疾閃,失去了蹤影。幾乎在他消失后不到五息的時間,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粗獷男子從客棧的正門走進來,左瞅右看,好象在尋找著什麼。

最終還是嘆了口氣,嘟囔著:「狡猾的東西,又給他跑了!該死!該死的玄龍,帶著條銀龍待在神尊山,竟然讓我老人家幫他盯梢,我老人家也是堂堂紫階戰神啊!不就是和銀龍上關係了么?欺負老子一個人,過段時間等那傢伙閉關出來,聯手揍他丫的!」

好象想起了什麼,神色頓時萎靡下來:「晤好象不行,那條銀龍實力很強,兩個人也只能和他們打個平手,還能找誰呢」

「貴客,您是住店還是吃飯?」店小二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

「我到處瞅瞅不行么?奶奶的!」

瞪了店小二一眼,轉身就走,店小二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把他上下十八代女性問候了無數遍

傭兵界掀起了滔天巨浪,驚人的消息一個接一個的轟擊著傭兵們的心臟。

火鳳凰和雷神兩大傭兵團同時向傭兵工會遞交文書,文書內容分兩條。其一,兩大傭兵團與天行傭兵團合併,新傭兵團依然以天行為名,團長肖克?達爾,副團長嵐風?莫切爾。其二,合併之後的天行傭兵團依然獨立於傭兵工會,自行接洽任何,不受任何人約束。

同時,火鳳凰和雷神兩大傭兵團的高層向人類三大帝國發出呼籲:新天行傭兵團不收中介費用,同等任務比傭兵工會便宜一成,而且完成速度比傭兵工會快得多。當然,前提是可以接的任務,天行傭兵團絕對不會什麼任務都接,難以完成的也一直掛著浪費僱主的時間。

消息一出,傭兵工會的大佬們怒火衝天,已然準備向火鳳凰和雷神兩方興師問罪。

隨即,另一個驚天動地的消息從三大帝國最高層傳來,三國轟動!

由肖克任總指揮,率領原雷神傭兵團、原火鳳凰傭兵團、草原精靈以及斯洛克子爵增援的銀龍衛共13000人攻打暗黑部落聯盟。連戰連勝,攻破柯萊、修斯、甸丘三城,屠一城,抓壯丁十萬餘,俘虜數萬眾,更是於雲漢平原一戰誅敵十五萬餘眾。暗黑部落聯盟節節敗退,最終歸還精靈公主,戰爭賠款五十萬金幣,割讓一城及周圍三百里國土!

傭兵工會的大佬們第一時間放棄了興師問罪的打算,一方面是被這支隊伍的戰鬥力嚇到了,加上那些屠城、以壯丁和俘虜為炮灰等等等等各種歹毒的手段,這種人,不惹為妙。另一方面,這支隊伍成了三大帝國共同的英雄,他並不認為傭兵工會有能力冒天下之大不諱是正確的。

傭兵界如同被平靜的湖面釋放了火系禁咒,沸騰了,那些曾經對天行傭兵團不忿的、挑釁的、不以為然的,一個個都緊緊地閉上了嘴巴。特別是在雲劍城裡向天行傭兵團興師問罪的,惶惶不可終日,他們擔心報復,擔心這麼一個由火鳳凰和雷神合併,還有精靈族作為盟友的傭兵團,用對付暗黑部落聯盟的手段進行報復。

天行傭兵團,彷彿一個神話般迅速崛起,比起當年的火鳳凰的崛起速度不知快了多少倍。短短一年,聞名整個,以萬餘人眾攻打一個國家,最後還是以對方割地賠款而結束戰爭。

這,就是一個神話!

當然,傭兵界的震驚只是第二批,最先得到消息的不是他們。

五天前龍風帝國最先得到消息,作為傳遞消息的雲劍城城主奧桑伯爵,得到了陛下的大肆嘉獎。

龍風帝國皇帝葛里木陛下第一時間頒布御旨,封參與此戰的斯洛克子爵為帝國伯爵,十代世襲。此外,宣布放棄對潘碧絲草原的領土權,交由草原精靈部族所屬,並冊封肖克、嵐風、藍妮等一眾數十位參與此戰的高層為龍風帝國外籍騎士,享受諸多特權。

作為盟友,龍風帝國在向全國昭告這個消息的同時,用魔法陣把消息傳給了薩恩帝國和天羅公國。

薩恩帝國全國轟動,帝都奇洛城群情激蕩,莫切爾家族公爵府外人山人海,吟遊詩人的數量比起一年多前的那場盛世多了十倍不止。甚至於,不少平民在帝都聯合遊行,打著為嵐風男爵邀功的條幅。

暗黑部落聯盟,是三大帝國的共同敵人,此戰,雖然沒有動搖敵人的根本,可是要知道,超過二十軍隊的毀滅絕對是一個很大的打擊。此功,功不可沒,功參社稷!

次日,馬德陛下昭告全國,封嵐風?莫切爾男爵為帝國伯爵,世襲罔替,官拜從二品副將軍銜,賜封地三百里,賞金幣十萬,各色奇珍珠寶無計。同時,榮升薩恩帝國平民肖克?達爾為帝國子爵,世襲罔替,官拜從三品副參將銜,賜封地一百里,賞金幣五萬。

莫切爾家的府邸中,一家人簡直驚呆了,不是為這些封賞震驚,而是這一年來嵐風的成就。

隆斯公爵虎目微濕,低聲喃喃著:「我不是在做夢吧?我的孫子,他是天行傭兵團的副團長,麾下藍階高手超過二十人,以萬人軍隊誅敵二十萬,逼得堂堂一國以割地賠款求全。辛格,你告訴我,我是不是在做夢?是不是」

「父親,我的兒子,您的孫子,我們的嵐風,他做到了,他成就了一個神話,這不是做夢,是真的!」辛格伯爵激動的全身發抖。

「爺爺,大伯,你們怎麼哭了?」嵐雷比一年多前高了不少,大聲道:「我就知道大哥會很厲害的,他是個天才,整個帝都不!整個薩恩帝國,整個,沒有任何人可以比得了他!」

辛勒子爵欣慰的拍了拍兒子的肩膀,點頭道:「嵐雷說得對,嵐風是個天才,絕無僅有的天才,他曾經創造的奇迹還少么?他是我們莫切爾家族的驕傲,嵐雷,嵐雲,你們要以嵐風為目標,雖然不可能超越他,但是,他是你們前進的指南!」 嵐雲一如往日的調皮,皺著可愛的小鼻子咯咯嬌笑:「大哥是最厲害的,我們可比上他呢,他現在都是我們帝國的英雄了。唔大哥是最疼我的了,等我長大了,也要加入大哥的傭兵團,天天跟他在一起。」

「菲烈!菲烈!」隆斯公爵站了起來,喊道:「把最好的美酒搬出來,今天我要好好喝一杯。還有,小少爺的院子你有沒有打掃?記住!要經常打掃,等他回來了馬上就可以住進去,明白么?」

喊著喊著,喉嚨里竟然有點哽咽了,喃喃自語:「不知道嵐風這一年多吃了多少苦才有今天的成就,一年多了,過去從沒離開過家門,可現在唉」

奇洛城中心的皇宮裡,馬德陛下不斷地把一杯杯美酒灌入腹中,坐在他對面的梅里教宗也是眉笑眼開。

馬德陛下醉醺醺地把一杯紅酒喝下,親熱的摟著梅里教宗的肩膀,嘟囔著:「梅里,我早就說過,嵐風這孩子日後的成就不同凡響,看到了沒有?一年,短短一年,哈哈誅敵二十萬,連破三城,連那個大城甸丘城都被攻破了,逼著對方割地賠款。」

拒絕曖昧,總裁別動粗! 突然,他一拍大腿,叫道:「啊!不對啊!屠城,抓壯丁,用俘虜做炮灰,三座城市被洗劫的連一顆糧食都不剩,這不像嵐風的作風啊!他不是」

「當然不是嵐風,他可是戰神的使者,是最正直、最謙和、最善良的孩子,是那個該死的肖克,那個惡魔,他」梅里一下子跳了起來,尖聲道:「陛下,你說,那個該死的肖克會不會把嵐風給帶壞了?如果如果戰神保佑,如果嵐風變成那樣,我一定要那個叫肖克的小子好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