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味樓不敢說日進斗金,但一年的利潤,絕對是個驚人的數字,有了這幾道菜,至味樓的名聲口碑絕對能更上一層樓,吳掌柜尋思了一下,在他的權力範圍內,給了個最高價格:「一道五百兩銀,小英雄覺得如何?其實我倒可以做主,給小英雄分潤一層利。且在我看來,小英雄坐收紅利,比單賣菜譜更划算些。」

至味樓不敢說日進斗金,但一年的利潤,絕對是個驚人的數字,有了這幾道菜,至味樓的名聲口碑絕對能更上一層樓,吳掌柜尋思了一下,在他的權力範圍內,給了個最高價格:「一道五百兩銀,小英雄覺得如何?其實我倒可以做主,給小英雄分潤一層利。且在我看來,小英雄坐收紅利,比單賣菜譜更划算些。」

一口價買斷,當然不比細水長流的乾股。

猴哥卻不打算和至味樓扯上更複雜的關係。

至味樓能在臨江以第一樓的姿態站穩腳跟,誰知道背後牽扯到哪家權貴?還不如乾脆點拿了銀子便宜。

五百兩銀子看起來多,但至味樓可不是只開了臨江縣一家,整個清澤府,至味樓遍佈各城,這些菜能給至味樓帶來多少利潤?這個價格,至味樓肯定是不虧的。何況,說是十道菜,其實是十五道菜。

猴哥搖頭:「五百兩銀子吧,我賣你十道菜。菜譜很詳細,你讓大廚師傅照着試幾次就能成。」

一共五千兩銀子,吳掌柜叫人立時去賬房那裏取了銀票來,這幾乎已經是至味樓帳面上所有的銀錢了,還好上個月的賬還沒交,要不然一時還真拿不出這麼多銀票來。

猴哥拿着百兩一張的厚厚一疊銀票,內心不勝唏噓。

他在山裏辛辛苦苦打了兩個月的獵啊,才抵小尋和小五動動嘴說出來的菜譜的十分之一價值。

太欺負猴了!

所以干苦力真的不值錢!

知識就是力量就是銀子!

我大聖得好好學習!

轉而一想,也不對啊,我打架不是也賺了銀子?至少上萬兩呢,也不是那麼不值錢吧?

再轉而又一想,也不對,我打架也很辛苦的,但小尋和小五就是坐在那裏閑閑的動了動腦子和嘴,所以還是知識更值錢?

算了,懶得再想,猴哥覺得有銀子在手就很爽,想太多死腦細胞!沒必要!

反正學習是要學習的,不學的話老娘的雙一流無望,真的會揍猴的啊。

猴哥開開心心把銀票一揣就告辭,吳掌柜熱情送他進包廂,又問食材的事情,那酸菜和豆腐乾絲,他也沒見過啊。

猴哥笑道:「豆腐乾絲,還有酸菜,都是我們晏家村的特產,外面可沒得賣,你們酒樓,完全可以去我們晏家村採購嘛。不過酸菜一時倒沒這麼多,想大量要,需得等些日子,半月左右吧,豆腐乾絲隨時去訂。豬肉的話,我們晏家村養的豬極多,如今大多沒長成,半年後,一天一頭豬不是問題,和外面的豬肉,味道可不一樣!你放心,都是些便宜的東西。」

吳掌柜心道,合著在這裏等着我呢,難怪推薦起菜譜來這麼熱情。

吳掌柜問了找誰購買后,把人送到包廂方回。

猴哥入了包廂,把銀票往靈素麵前一遞:「哈,賣了十道菜,五千兩!」

。 臨近開學,木兮沒讓父母送,她自己坐飛機去的,行李是她爸媽早就收拾好的已經寄了快遞,剛才她媽媽查了查物流,正好已經到了她們學校的快遞站了。

「開心,你真的不要爸爸媽媽送嗎?」木媽媽坐在沙發上給閨女剝著山竹,一邊擔憂道。

木兮躺在沙發上看着電視劇里的家庭倫理劇,她聞言沒想就回道:「媽,你已經問了好幾遍了,東西都已經寄過去了,我這次去也就拿一個小小的行李箱,所以,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可是,你第一次一個人出遠門,爸媽實在是不放心,不行,我得去訂機票,媽媽說什麼都要去送你。」

木媽媽說着,把閨女靠在她腿上的頭扒拉了一下,就站起來去了書房。

木兮眨巴眨巴眼,隨後又哭笑不得,她媽媽這說風就是雨的脾氣真的是一點沒變。

她想了想,算了,雖然她覺得自己能辦好入學手續,自己可以把自己安頓好,可是,既然她媽媽覺得她不能,那她也只能不能了。

這就跟有一種冷,是媽媽覺得你冷一個道理。

沒道理可講的。

於是明明定好的單獨上學計劃也變成了三人行,只不過這個時候正值開學的高峰期,木媽媽只搶到了一張票。

所以她給丈夫買了下一班的機票。

木爸爸一向對妻子的安排沒有什麼意見,這件事也就這麼訂了。

木媽媽跟木兮先去的,木爸爸是第二天的,不過離得也不遠也就四五個小時的航班。

………………

「還真別說,這西安的空氣還真的很好啊!」

木媽媽看着蔚藍的天空滿足道。

「是啊,」木兮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真好,跟他呼吸在同一片藍天下,真好。

「走吧,先去酒店把媽媽的東西放一下,然後咱們再去學校報道,」

木媽媽來的前一天都已經安排好了,她怕自己的寶貝閨女剛來這裏不熟悉,她決定在這住一天,所以酒店也是早在網上定好的。

兩個人坐了計程車,木媽媽訂的酒店離她的學校不遠,但是離機場遠,大約有三十分鐘左右的路程。

叮咚……

木兮包里的手機響了下。

她從包里翻出來,看了眼坐在旁邊閉目養神的媽媽,木兮才打開了收件箱。

是秦淮發來的。

「到哪了?我去接你。」

木兮暗叫糟糕,她忘了給秦淮說她爸媽來的事了。

她趕緊打下幾個字發過去。

馬路邊上秦淮依在一輛越野車門旁,他勾著唇打開了短訊,隨後又看了幾遍才確定了短訊內容。

「我爸媽都來了,你上課吧,不用接我了。」

他用舌尖頂了頂上槽牙,岳父岳母都來了?

秦淮一直想找機會拜訪木兮的爸爸媽媽,可是也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這次不就是送上門來的機會嗎?

這個時候不好好表現,以後還混啥。

他想着勾唇笑了笑,隨後收了手機,打開車門上了車。

轟隆隆……

改裝過的越野車飛馳而去…………

這邊木兮也一直沒有再收到秦淮的回信,她心裏直打鼓,這短訊他應該能看到吧!

「兮兮,快到了嗎?」

耳邊突然傳來她媽媽的聲音,木兮嚇了一跳,隨後又掩飾著捋了捋耳邊的頭髮,盡量讓自己看起來自然一些:「快了。」

「媽媽你暈車了嗎?」木兮見她媽臉色焉焉,有些擔憂。

木媽媽打了個哈欠:「沒有,就是有點困。」她說着挽著自家閨女的手臂,把頭靠了過去,「我眯一會兒就好。」

「嗯。」

手臂被她媽媽抱住,她也沒辦法給秦淮發消息了,再加上秦淮也一直沒回,她想着他肯定能看到那條短訊的,也就收了手機。

可是等到她到了西安大學門口的時候,她覺得自己真的是想多了。

木兮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她有些恍惚的看着校門口那個人,她手指緊了緊,隨後又緊張的看看她媽媽。

她媽媽被學校的景色吸引著,還沒有發現她的異樣。

木兮看了看站在門口的那抹修長的身影,他雙手插在口袋裏,微微低頭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只不過有過往的人有意無意的就朝他看。

雖然秦淮穿的是最簡單的黑色外套加一件短袖,但是那渾身非凡的氣質也是掩蓋不住的。

「開心,你看看那個男孩子。」

木兮心都漏跳了一拍,她順着她媽媽的目光看過去,正好是秦淮在的方向。

「就是哪個穿黑色衣服的哪個,」木媽媽怕閨女沒看見,又繼續道,「就是好多女生都偷看的那個……」

看吧看吧,她媽媽都能看出好多女生偷看他。

哼,還不承認自己「沾花惹草」。

「看到沒?」

木兮連忙應道:「看到了看到了,」隨後她有點心虛道,「媽,他怎麼了?」

「我是說你以後找的男朋友就按照這個標準來找就行,」木媽媽一邊看着一邊道,「你看這個頭得有185左右吧……」

木兮暗暗點頭,是啊,186呢。

「這樣貌這身材,說是明星也就這樣了吧!」

木兮咂咂嘴,確實,她又想哪個論壇上的事,他確實有很多人喜歡。

「你看看那穿着也都是意大利的品牌,家世應該也不錯,但是你再看看,他都不看那些女生,說明這是個專心的,這樣的男孩子也不多見了………………」

木兮聽着臉有些微微紅,她媽媽畢竟還不知道秦淮跟她的關係

「不過…………」

木媽媽突然話鋒一轉。

木兮看過去,下意識問道:「可是什麼?」

「可是啊,」木媽媽惋惜道,「這個男孩子肯定有女朋友了!」

「你看他也不看手機也不東張西望,說明他在等人,而且十有八九是他的女朋友!」

木兮:「…………」

她媽媽簡直福爾摩斯好嗎?說的都是八九不離十的。

「嘖嘖,可惜了,這男孩子確實不錯……」

「…………」木兮咬咬唇,「其實,他…………」

「開心?」

木兮咬着唇閉了閉眼,看來也不用她再解釋了。

木媽媽疑惑的看着那個越走越近的男孩子,再看看自己低着頭的閨女,所以,現在是什麼情況? 李初晨目前還是一星級戰尊的實力。

在戰尊級強者的行列裡面,李初晨的這個等級,算是墊底的了。

但是,要論整體實力的話,只是一星級戰尊的李初晨,卻絲毫都不亞於一個二星級戰尊。

甚至,碰上三星級戰尊,李初晨也有與他一戰的底氣。

尤其是在使用龍鳳寶劍的情況下,李初晨更是能夠媲美五星級戰尊。

只可惜,使用龍鳳寶劍,會給李初晨留下嚴重的後遺症。

除非是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否則,李初晨不會輕易使用這把寶劍。

按照李初晨的猜測,他的實力,越是強大,在使用龍鳳寶劍的時候,能夠發揮出來的戰鬥力就越強。

所以,李初晨要繼續提升自身的實力。

而要提升實力,去戰鬥,無疑就是最好的途徑。

尤其是生死戰。

人體的潛力,往往是在絕境中才能被激發出來。

李初晨現在就想走這條路。

炎國的隱世宗門,不缺少強者。

如果他們願意配合炎國戰部出戰,那李初晨可就沒有理由對這些隱世宗門出手了。

相反,炎國的這些隱世宗門,他們不願意配合炎國戰部,這就給了李初晨很好的機會。

「空山掌門人,你再不拿出你的全部實力,今天,你的空山派就要徹底完蛋了!」

李初晨面對空山派掌門人的時候,竟然沒有感覺到多少壓力。

李初晨內心很清楚,空山掌門人,一定是沒有使出全力。

他手下其餘幾個戰尊級強者,這時都已經受傷不輕,完全不是了結大師他們的對手。

在這樣的情況下,空山掌門人,竟然還想隱藏實力。

李初晨都有點看不透他的想法了。

空山掌門人的心都在滴血,他看見他的得意弟子,一個個倒下,身受重傷,生死不明,簡直後悔死了。

「住手,別再打了!」

空山掌門人扯開嗓門大聲喊道,「我空山派,願意派人前往邊疆,幫助炎國戰部抵禦外敵,請你們住手。」

「不好意思,你答應的太晚了!」

李初晨一邊攻擊空山掌門人,一邊冷冷地說道,「你空山派的強者,都已經傷殘嚴重,還有什麼實力去和沙莽戰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