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奮中的江靈兒也不顧江寂塵的意願,拉著他走上了祭壇。

興奮中的江靈兒也不顧江寂塵的意願,拉著他走上了祭壇。

然後,江靈兒幻動雙手,點點真龍靈力沒入傳送祭台之中,傳送祭台被激活,傳送之光籠罩江寂塵和江靈兒二人。

即將傳送,站在傳送祭壇上江寂塵心中忽然生出不安之意,開口問道:「傳送到哪裡的?」

江靈兒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只有傳送回到血池的方法,其它的我還不知道。」

「血池?他們必然在那裡守著我們,一出去就要受到他們的雷霆轟殺!」

江寂塵焦急地道。

然而,陣光閃動,他們的身影已經從傳送祭壇上消失。 ?

江寂塵和江靈兒只感到身體一震,然後就出現在了乾涸的血池之中。

從他們進入冰龍谷至寶之地,到現在出來,也不過兩個時辰。

今天也是冰龍谷關閉的最後一天,所以,如果江寂塵他們再過幾個時辰不出來,圍坐在血池旁的這些人都要離去。

若不然,困龍陣覺醒,絞殺在場所有的人。

江寂塵和江靈兒一出現,黃創已經大喝一聲:「小畜生,受死!」

其餘眾強也紛紛出手。

山間派劉老頭、五靈派天才長老、慕容海、肖家長老、金蛇派的老毒人等等圍在血池邊上的這些人,都沒有留手,早已準備好的攻擊,同時轟殺向血池中的兩人。

唯有古刀世家少年丁小刀,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幕,嘆了一口氣。

這些人聯手的一擊,哪怕是一名先天五重圓滿境強者只怕都要飲恨當場,更何況是江寂塵和江靈兒兩人。

丁小刀再強,也有心無力,救不了他們二人!

其餘圍觀的眾派、眾世家靈修者,亦覺得江寂塵這次死定了,再沒有絲毫活命的機會。

但就在這時候,一道劍芒虛影衝天而起,所有的攻擊只靠近這道劍芒虛影的一米之處,都紛紛破滅,無法寸進。

而江寂塵一手拉著江靈兒,一手的掌心之上懸浮著一柄小小的木劍。

這柄木劍手指般長寬,樸實無華,做工簡陋,顯得普通之極。

但在它之上,一道劍芒虛影在浮沉不息,隨時都要向前斬出驚天一劍。

此刻,所有的人都感受到那一股劍意,感受到那如同壓落天穹的天劍之意。

他們所有的人都停止了攻擊,不敢動彈分毫,只怕稍有異動,劍芒虛影斬落,他們必定神魂俱滅。

遠處,丁小刀眼神一縮,他背後的古樸大刀竟然發出鏘鳴之音,似要出鞘。

「天劍氣息,天劍盟的劍,原來如此!」

丁小刀一拍背後的古樸大刀,它才安靜了下去。

但那些圍著血池的強者內心卻無法安靜,冷汗瞬間濕透了他們的衣襯。

「天劍氣息,這小子身上怎麼會有天劍盟的禁器?」

「這道小木劍禁器,一旦發動,可斬殺任何先天六重境之下的強者,這……」

「不過,禁器只能發動一次,我們或許還有機會!」

……

圍在乾涸血池旁的眾強,各生不同心思。

但他們都無比憚忌於那柄小木劍,很想掉頭就走,但他們又很不甘心。

江寂塵從冰龍谷的至寶之地中出來,身上必然懷著諸多至寶,再加冰龍花,這些都足夠他們拚命了。

這時候,血池之中的江靈兒才鬆了一口氣,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對江寂塵道:「塵兒,那個……姑姑這次興奮過頭了,保證不會有下次!」

江寂塵把她拉到身後道:「無妨,遲早都要出來面對的,不過,我手中有禁器,卻不知誰願意上來送死?」

江寂塵掃視全場,目光之中有冰冷的殺意。

「江寂塵,把至寶之物和冰龍花交出來,我們可以放你離去。」

黃創臉色蒼白地站在遠處,恨恨地看著江寂塵道。

江寂塵冷然一笑道:「抱歉,你說的至寶之物,沒有;至於冰龍花,已經被我吃了,想要來拿,我也只有命一條,不過,想要我的命,只怕也要有不少人跟著陪葬!」

山間派的劉老頭目光閃爍,臉色最終變得無比的難看:「冰龍花真的讓他吞服了,真是該死!但至寶之地中,必然有比冰龍花更珍貴的寶物,你最好交出來。」

聽到冰龍花真的讓江寂塵一人吞服了,眾人臉色皆是一變。

但隨之有問道:「冰龍花藥力霸道無比,江寂塵怎麼可能在兩個小時之內煉化完?」

「我看出來了,冰龍花被這二人分食了,但十個時辰之內,冰龍花的藥力不散,只需要把這二人丟入葯爐之中,便可煉出七成的冰龍花藥力,嘿,誰願與老朽合作,將此二人擒來,我只需要一成的冰龍花藥力!」

一名老藥師陰惻惻的聲音響起。

眾人聽得一陣心動,但憚忌於江寂塵手中的小木劍禁器,一時之間也沒有人敢出手。

看著蠢蠢欲動的眾強者,江寂塵心中一沉。

他並不想動用禁器之劍,因為這柄小木劍可以重創先天七重境之下的強者,可不想浪費在這裡。

何況,一旦動用了禁器小木劍,那他也只能等死了!

這時候,他神念一轉,忽然開口道:「其實,至寶之物,本應各憑實力爭搶,但先天四重中境之上的靈修者對我出手,我也必然會動用禁器之劍,但如若只是先天四重中期境之下的靈修者,我自不會動用禁器之劍,所以,我提議,先天四重中期及之上的靈修者若不出手,現在就退出冰龍谷,我可收起禁器之劍,一人留在此地,當然至寶之物亦在我身上,能不能奪到,就看你們這些人的本事了!」

聽到江寂塵的話,很多人已經冷冷笑開了:「沒有禁器之劍,隨便一名先天三重中期強者出手,都可以輕易抹殺江寂塵,何況這裡還有數名先天四重前期境的強橫人物。」

「不知死活,自尋死路!」

有人如此評價江寂塵的做法。

妖孽夫君要聽話 不過,也有人問道:「那如何才能確保你不用禁器之劍?」

江寂塵淡淡地回應道:「我會讓江靈兒把禁器之劍也一起帶出冰龍谷,當然,她身上的藏空袋都會交給我!」

江靈兒要說話,被江寂塵阻止了,只給了江靈兒一個讓她相信自己的眼神。

而江寂塵的目光掃過黃創、慕容海、山間派劉老頭等等先天四重中境及之上的靈修強者,靜等他們的答覆。

「至寶之物,各憑本身爭奪,很公平,好,我們退出冰龍谷!」

山間派劉老頭淡淡地開口,並向遠處那名先天四重初境的山間派長老遞去了一個眼神。

慕容海、五靈派天才長老、金蛇門老毒物等人也點了點頭,因為這裡的時間已無多,不能再拖延下去。

如此對峙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

但這時,虛空之中,突然傳來一道威嚴的聲音:「先天四重境修為的人都退出冰龍谷,戰場留給先天四重境之下的人,馬上撤離,不得延誤!」

是天劍盟的那位小宗師發話了,最終連黃創也只能很不甘心的退走。

有一些先天四重初境的人本以為可以留下,那至寶之物必然就是他們的了,但現在只因天劍盟小宗師的一句話,不得不退走。

江靈兒也帶著禁器之劍,退出了冰龍谷!

最終,冰龍谷最後的三個時辰,成了先天四重境之下所有修者的戰場。

但顯然,江寂塵是眾人之敵!

他一人,需戰百千敵。

他沒有退路,唯有一戰,或生,或死…… ?

江寂塵讓江靈兒帶禁制之劍走,他是有另外的考慮,一是江靈兒可以逃出冰龍谷;二是有禁器之劍在手,黃創等人也便不敢對她出手或追殺了。

至於江寂塵,一人在此,再無顧慮,熱血而戰,生死無畏。

他站在血池之中,腰間之上掛滿了初級藏空袋,讓眾人看得無比眼紅。

此時,眾人聽到了天劍盟小宗師之言,紛紛往這裡趕來,圍在乾涸血池之外。

他們都認為至寶之物就在江寂塵腰間的那些藏空袋中。

想到至寶之物,足夠讓他們瘋狂了!

只是,眾人不知道天盟劍小宗師為何會出面,似乎有意要幫助江寂塵。

或許是因為那柄有天劍氣息的禁制小木劍!

不過,沒有了禁制之劍,江寂塵一人面對千百敵,那也是死路一條。

江寂塵環視眾人,看到血池外已經圍了有數十人,最強的人先天三重後期境的,最弱也有先天一重圓滿境,修為境界都不比江寂塵低。

丁小刀依舊立在遠處,冷眼的看著。

劉姥姥也遠遠的看著,竟然也沒有第一時間衝殺上來,她目光閃爍,心中另有想法。

她多次與江寂塵交手,自然知道江寂塵既然敢如此提出來,就必然不會那麼好殺,所以,還不如讓眾人先上,她可從容在旁觀戰,只在關鍵時刻給江寂塵必殺的一擊。

「今日,無論如何,江寂塵這個小畜生必須死!」

想到江寂塵恐怖的成長速度,層出不窮的手段秘法,狡猾無比的性格,數次絕殺都讓他逃掉,劉姥姥心中已經對江寂塵生出了憚忌之意,若錯過今日,還是無法殺死對方,日後她自己恐怕就有危險了。

除去劉姥姥,還有一名黑衣老僕人在死死地盯著江寂塵,雙眼泛紅,充滿了仇恨之意。

正是之前追殺江寂塵的黑衣老僕人!

他這段日子,一直都在尋找江寂塵,只是被江寂塵以黑熊戲弄他之後,就一直尋不到江寂塵的蹤跡。

直到後來,無意看到眾派之敵的影像,才終於知道救走小女孩的人是江寂塵。

「江寂塵,我與你之仇不共戴天,今日不僅要搶了你的至寶,還要取你性命!」

黑衣老僕人也隱在暗中,忍住了立刻衝殺上去的衝動。

他這段時間也了解了一下江寂塵,特別是之前看到江寂塵一路撞碎的那些人,心中便知道,江寂塵此人並不好殺,何況,他已深有體會過。

要知道,那時候的江寂塵只是一級凡士境!

還有花雨派大師姐,她風情嫵媚的飄立在遠處,眼中也毫不掩飾冰冷的殺意。

何峰的下場她已見識過了,知道只要江寂塵活著,下一個要殺的必然就是她。

「所以,江寂塵,今天你必須得死!」

花雨派大師姐的修為在眾人之中不是很高,但她藏於袖中的手掌,握著一枚氣息不凡的禁器,隨時可以進行絕殺的一擊。

這個時候,真正想要殺江寂塵的人,反而都沒有立刻出手,而是隱在暗處,隨時準備必殺的一擊。

清雅亦在遠處看著,相別數日,卻不想那個少年已經強大到了如此的地步。

她面容俏麗,目含秋水,一舉一動,都蕩漾著不息的春意,讓人心動,神魂被她所吸引。

「你之生死,本與我無關,但大師姐卻是我生死大敵,若能借你之手……」

清雅也似做了一個決定,然後也飄然隱身潛行向花雨派大師姐處。

……

江寂塵站在血池之中,面對眾人,拍了拍腰間的藏空袋,冷然一笑道:「藏空袋盡在此,諸位若要,便憑本事吧,哈哈……今日我江寂塵一人敵天下,彈指之間爾等灰飛煙滅!」

「小小凡士,竟然如此張狂,死!」

看到江寂塵如此張狂囂張的姿態,已經有年青氣盛的靈修者忍不住了,大喝一聲,手凝靈印,轟殺過去。

江寂塵雖然已是先天一重圓滿境,但他以秘法隱藏了修為,只表現出九級凡士圓滿境,至少可以騙過所有先天三重境之下的靈修者。

向他出手的是兩名先天二重圓滿境的黃家靈修者,他們迫不及待地想要殺掉江寂塵,奪取他身上的藏空袋。

不少人看出了江寂塵顯然在激將,但並不出言相阻,反而故意讓黃家子弟去試探。

契約婚寵:總裁老公請接招 何況,還有一些是黃家的敵對之人,更是願意看到兩名黃家子弟被殺。

江寂塵雙目如夜空星辰,明亮無比,透澈萬分。

他自然了解這些人的心態了,這裡雖有千百敵,或明或暗,但他們各懷心思,並不團結,甚至給他們機會,還會落井下石。

正因如此,江寂塵才有機會逐個擊破,若不然,這些人全部團結起來殺向他,他除非動用七彩靈力,若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看著兩個率先殺過來的黃家子弟,江寂塵不退反進,直接就踏動幽影步中的虛空無影術,剎那出現在他們面前,然後直接以碾壓之勢舉拳轟殺。

這兩名黃家子弟凝出的靈印攻擊被江寂塵一拳轟滅,且拳力不止,繼續轟擊在二人靈紋空間之上。

「啪!」

兩層淡青色的靈紋空間破滅,二人雙雙被擊飛,身體四分五裂,血水染虛空,最後灑落在血池之中,讓血池有了一些血氣,不再是完全的乾涸,甚至開始變得有些靈動妖異起來。

江寂塵站在血池的中間,自然能夠感應到血池的變化,甚至內心中浮現一些畫面。

悠遠滄桑的氣息,血浪滔天的異像,一頭頭巨龍殞落,血灑血池……

「這血池不簡單!」

站在血池之中,江寂塵竟然也被散發出來的氣息刺激得血氣沸騰,彷彿體內有無窮的力量,內心更是生出嗜血的慾望,彷彿想殺盡天下蒼生,飲盡萬物生靈血。

爆寵八零:重生嬌嬌女 億萬獨寵:少主的溺愛萌妻 他趕緊運轉《源字凝氣法》,內心的嗜血燥動才平復了下來。

「是殺念,乾涸的血池之中藏有無窮的殺戮之念!」

江寂塵心中暗驚。

而四周之人,一時之間被江寂塵強大血腥的手段震憾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