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梧微微一怔,似乎有些意外唐渭的話。然後范梧才意識到,唐渭竟是在調侃自己。

范梧微微一怔,似乎有些意外唐渭的話。然後范梧才意識到,唐渭竟是在調侃自己。

「原來在先生眼裏,這些年我一直只是我師父的一枚棋子?」

唐渭笑容玩味道:「難道不是?」

范梧想了想后,坦然道:「有些事情,算是。但來魚龍島之後的很多事情,不算。」

「先生覺得,天玄宗這次,打得贏嗎?」

唐渭搖了搖頭,鄭重道:「我不認為單靠天玄宗一家,有贏的希望。天玄宗再強,如今也不過只佔有修真界四分之一的地盤。妖族若是真的聯手,傾力一戰,整體實力至少是天玄宗的三倍以上,實力相差太多了。」

說到這裏,唐渭忽然目光一凝,鄭重望向范梧,問道:「只有天玄宗一家,確實打不贏。你的意思是?」

范梧笑着點頭。

聯手。

一個天玄宗,固然打不贏妖族,但若是幾家聯手呢?

唐渭臉色有些陰晴不定,片刻之後,像是終於想通了什麼,不由泛出一絲苦笑,然後又說了句看似不着邊際的話。

「像姚先生這樣的人,當真是仰之彌高,鑽之彌堅。越往後,越發現姚先生的厲害,實在是讓我等後輩甘願拜服。」

「若是幾大聖地聯手,確實有可能擋下妖族,甚至正面打垮妖族!可如此一來,幾大聖地自身,恐怕也就徹底殘了。」

「讓我想想。」

「這三百年亂戰下來,大離內部盤根錯節的家族積弊,被徹底殺沒了。大離官場的庸冗,也徹底被清洗一空。接下來這一場大戰後,妖族不死也殘。自此之後,蠻荒之危沒了。打垮了妖族,幾大聖地也沒了,自此宗派之禍也沒了。」

「再加上這個大世,血腥至此,無數向你我這樣的人,紛紛投身其中,那些對大離可能有大威脅的人,也沒了。再加上民智漸開,以後各種思想百舸爭流的局面,註定會成定局。」

「原來,姚先生到底還是大離的人啊?」

唐渭最後感嘆一句后,鄭重望向范梧,問道:「如何聯手?」

范梧同樣難得收起笑意,鄭重道:「推動幾大聖地聯手。」

唐渭抿了抿嘴唇,目光變得悠遠。

這些年,唐渭雖然一直留在東海,極少前往其他修鍊界。少有的幾次,也是受天玄宗的任務。但實際上,唐渭在東海依然做了很多很多事情。比如以雲道運輸業發達的杜家,便是唐渭的佈置之一。

「幾大聖地的高層,其實都有聯手之意。曹家自不用說,本就是天玄宗最堅定的盟友。天玄宗若是垮了,曹家不可能獨善其身。落霞島就不用說了,有那位肯為了島主去闖坤盧山的謝掌門在,也不是問題。落霞島一旦願意聯手,兩劍山也難以獨善其身。」

「我們要做的,便是在各界暗中推波助瀾,推動各派聯手抵禦妖族的言論。這個大勢一旦造就,便再無可逆轉。」

唐渭點頭同意,但隨即再次怔然。

他忽然發現了一個問題。

若真是按這個思路發展下去的話,那麼當年葉朝歸選擇衛易做魚龍島主而不做掌門,是否早已預見了這一日?因為若是衛易身為天玄宗掌門的話,便註定只能代表天玄宗一家,而不能代表幾大聖地的聯合。而那位謝掌門,之所以會和衛易如此關係,是否也是姚老頭當年暗中推波助瀾?

……

漫天黃沙當中,衛易和雁寶隔空對峙。

剛剛試探性的交手,讓雙方都清楚意識到,如今對方是有多麼的難纏。

衛易剛剛的一劍,雖非他現在最強的一劍,卻也是全力施為。這學自昔年顧飛魚的一劍,如今已經可以做到七分形似,三分神似。一般的純陽高手,最強的手段,也就不過如此。

然而剛剛雁寶帶給衛易的衝擊,卻似乎更大一些。

剛剛剎那之間的交手當中,雁寶仿似同時使出了成百上千種妖族的本命神通。這些本命神通,若只是單獨一種,自然無需在意。放眼整個妖族,如今除了四皇族之外的本命神通之外,也沒有哪種可以讓衛易在意的了。

然而,當這千百種本命神通,疊加起來之後,卻形成了一種十分特殊的振幅。讓原本毫不起眼的神通,威能大的驚人!

便是衛易,剛剛在那一剎那之間,都感受到了大威脅。

顯然,如今的雁寶,比之三年前被重創的那一戰,更上一層樓。或許他的力量,並沒有太多增長,但他的手段,卻變得更加複雜多樣。

這一點,有點像衛易的輪迴之道。哪怕已經達到了純陽巔峰,到了進無可進的地步,仍是可以兼修他道,讓自己的手段更多。

就在雙方對峙當中,衛易卻忽然輕笑了起來。

「剛剛這一劍,已是我學他人之劍,能學到的最強一劍。」

「那麼接下來,就是我自己的劍了。」

。 道允望着眼前的一切,只覺得自己額頭的青筋一個勁的跳,這個飯糰,怎麼還是這麼容易惹禍呢。

東方浩已經抱着閻夢跪在了倆人師長面前,痛哭流涕的說起事情的來龍去脈。

只是在他口中,閻夢的惡意出手變成了看不下去飯糰逼迫俞樹明和畢鹿的義舉,至於將倆人困在其中純屬意外,閻夢就是為了中斷陣法放出倆人才會被陣法反噬受傷。

四位掌教的臉色都不好看,望着道允面色鐵青,顯然是要道允給他們一個交代。

春花已經衝出來噗通一聲跪了下來,搖著頭辯解道:「掌教,不是這樣的,他們,他們這是在信口胡說。」

「那你說,事情是怎麼回事?」和洞派的掌教踏前一步,強者的威壓撲面而來。

春花心裏一震,辯解的話卻如何都說不出口。飯糰逼迫兩人認她為老大是事實,飯糰幾番對閻夢說出難聽的話也是事實,飯糰一掌震退閻夢和東方浩也是事實。

至於飯糰和閻夢、東方浩動手的原因,是正常切磋還是對方惡意傷害,還重要嗎?

道允看着春花局促不安無言以對的表情,臉上的神色漸漸難看,轉頭望向飯糰,問道:「你沒有什麼需要解釋的嗎?」

飯糰不耐煩的挑挑眉,應道:「有什麼好解釋的,他們來挑釁所以被我打了一頓,這不是很正常的嗎?總不見得讓我站着給他們欺負吧?」

話糙理不糙,道允競一時氣結。只是人之生活於世,很多時候並不是簡單的道理兩個字可以涵蓋,不同人對於同一件事的道理理解不同,更何況還有人情世故各種事情需要考量。

和洞派掌教大怒喝道:「狂妄!」說着抬起手就要朝飯糰扇去時,突然感覺自己的大腿被抱住了。

俞樹明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道:「爹啊,你可不能打錯人啊,老大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要是傷了她,我跟你沒完。」

和洞派掌教的眼皮狂跳,老大,救命恩人幾個字合在一起,讓他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半晌后他才深吸一口氣,緩緩問道:「救命恩人?」

俞樹明瘋狂點頭,他老爹又問:「你當真認她做老大了?」

俞樹明又瘋狂點頭,眼見着老爹的神色再次變得難看,趕忙補充道:「不是老大逼我的,是我心甘情願的。她連天四級的殺陣都能破掉,實力天賦都一等一的好,認她當老大我不虧。」

看着俞樹明咧著嘴一副很自豪的樣子,和洞派掌教感覺一口氣好似卡在了胸口,上不去下不來很是難受。

毛水派的掌教稍微冷靜一些,望向自己的徒兒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東方浩大感不妙,他原本以為這倆人被飯糰逼着做小弟,心裏多少會有些怨氣,也不知道剛才陣法當中發生了什麼事,倆人竟然好似完全變得心甘情願了。

東方浩趕忙開口說道:「畢鹿兄,現在長輩們都在,你不用再害怕這個惡女的威脅了。剛才你和俞兄弟被這個惡女逼着簽訂契約的模樣我們都看到了,有我們替你作證,長輩們一定會為你討個公道的。」

「契約?你不會是說這個吧?」畢鹿取出一張紙,輕輕的甩了甩,然後笑着說道:「又沒有用精血簽訂,也沒有用靈丹立誓,不過是我們和老大鬧着玩的事情,也值得你拿出來說?」

毛水派掌教拿過徒弟手中的紙,和洞派掌教也從自己兒子手中拿過這張所謂的契約認真的看了起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伊·真天與翎羽到達了獵人聯盟的臨光城分部。

在剛一進門,獵人聯盟分部的部長便迎了上來,說道:「伊長官,你派遣的人現在在二樓,現在去看看嗎?」

伊·真天點點頭。

在分部部長的帶領下,伊·真天與翎羽一併來到了一個看上去比較正常的房間。

這種房間一般情況下是用來發佈A級以上的任務,有一些任務是比較隱秘的任務,所以獵人聯盟特別建造了一些隔音的房間。

當伊·真天推開門后,房間里坐着陳瑞小隊的五個人。

「長…長官!」

陳瑞見到伊·真天到來,立刻站起身來,準備行禮。

但伊·真天很急,擺了擺手,搬了條椅子坐在陳瑞的面前,說道:「能看到你們回來,我很高興。」

「…謝…感謝長官的關懷。」

陳瑞愣了一下,隨即有些自責的說道:「但…但是,對…對不起,長官,我們沒能完成你交付的任務,我們僅僅只是到達了目標地點附近。」

「有沒有完成對我來說也不重要了!」伊·真天搖搖頭:「你們能夠平安歸來,比什麼都重要。你們當中,沒有人員傷亡吧?」

「您…是!雖然任務失敗了,但幸運的是,我們遇到了貴人,在他的相助之下,我們並未受傷。」

陳瑞等人聞言,頓時心中感動。

獵人說白了就是傭兵,不管怎麼說,社會地位都是無法與守護者相比的。伊·真天的身份地位超然,在其姐姐不在的情況下,她就是臨光城守護者的最高領導人。

雙方身份地位差距如此巨大,對方居然還能不不在乎任務是否完成,這或許真的意味着,對方是在乎自己等人的?

待陳瑞等人自我感動地時候,翎羽利用房間里的工具,給伊·真天沏了一杯茶。

伊·真天端起茶杯,問道:「首先,我問你,你知道,在你們小隊離開臨光城之後,卡西米爾平原上發生了什麼嗎?」

聞言,陳瑞第一反應便是獸潮:「是…大量的魔力生物和野獸聚集,形成了獸潮?」

「你知道原因嗎?」伊·真天進一步的問道。

陳瑞摩挲著下巴,稍作思考之後,問道:「是…黑蝕龍?」

「黑蝕龍?」

陳瑞給出的答案讓伊·真天愣了一下。這是她完全沒有想到的結果。

「為什麼你會覺得這是黑蝕龍乾的?」

伊·真天頓時有些好奇,她優雅的端起茶杯,一雙機械臂在她的控制下,穩穩的捏著茶杯的把兒:「不過,你會這麼覺得也無可厚非,畢竟獸潮的狀態,與黑蝕龍的鱗粉造成的狂龍化狀態的確有相似之處。」

陳瑞摸了摸頭,說道:「因為…我們在卡西米爾大森林當中,看到了黑蝕龍。」

叮哐一聲…

「噗…咳!咳咳咳!」

伊·真天手裏的杯子被她捏碎,剛喝進嘴的茶把她給嗆了一下。

翎羽連忙上前幫忙清理,但被伊·真天制止。

伊·真天抬起頭,眼中充滿了詫異與震驚:「陳瑞隊長,你確定嗎?黑蝕龍出沒的地方在虎之國附近!」

「確定!非常的確定!」

陳瑞連連點頭:「我們在卡西米爾森林之中,見到了狂龍化狀態的泡狐和眠狗,而且還看到了黑色的鱗粉和體積龐大的黑色巨龍!除了黑蝕龍以外,沒有其他的可能了!」

「……」

伊·真天的眼中不禁浮現出了些許懷疑:「黑蝕龍出現在卡西米爾大森林裏?為什麼?卡西米爾平原上的事情都還沒完,臨光城這是被詛咒了嘛?」

「卡西米爾平原上發生了什麼嗎?」陳桐乃問道,「聽長官的意思,卡西米爾平原上發生的事情是確定與黑蝕龍無關嗎?」

伊·真天掏出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說道:「卡西米爾平原上憑空爆發了異常的能量,會侵蝕所有的魔力單位,不管是人還是魔力生物…魔力生物在被侵蝕之後,還會召集一些野生生物,集合在一起,就形成了這一次的獸潮。」

「原本獸潮是朝着臨光城衝過來的,但因為有人把獸潮引走了,所以目前獸潮也到卡西米爾大森林裏去了。」

「人?是黎歌先生嗎?」

陳桐乃頓時有些激動的說道:「我們在卡西米爾大森林裏看到黑蝕龍后,退出來的時候遇到了獸潮,就是那個時候,我們遇到了黎歌先生!」

伊·真天聞言,眨了眨眼,點點頭說道:「沒錯,就是兔之國的守護者黎歌。你們遇到他了?他沒事兒?」

頓時,陳瑞小隊等人面面相覷。

碧石依舊抱着自己的弓,有些猶豫的說道:「現在……應該不能算作沒事兒。黎歌先生在出現之後,黑蝕龍就朝黎歌先生髮動了攻擊。黎歌先生用魔法將我們送出了卡西米爾大森林,之後黑蝕龍的攻擊就落在黎歌先生身上,現在……」

眾人的表情着實不能算好。

人類終究是人類,哪怕是得到了聖獸之力,那也是人。

正面承受來自十二龍種之一的黑蝕龍一擊,那再怎麼樣都不可能沒事兒……

似乎也是想到了結果,伊·真天一拍額頭,渾身彷彿失去了力量,幾乎是癱在沙發上……

「這個傢伙……」

一回想起在城牆上,黎歌那一副屌屌的模樣,又想到現在這個結果,伊·真天整個人頭都大了。

一個人對付獸潮……現在還遇到黑蝕龍,居然還被黑蝕龍盯上了……這個傢伙到底什麼來頭啊?

伊·真天相當的疑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