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宇辰的強大,在場的眾人,都非常的難以理解。

莫宇辰的強大,在場的眾人,都非常的難以理解。

「我說一遍,不想死的,立即滾出我的視線範圍內。」

莫宇辰並不想大開殺戒,剛才擊殺馬博遠,那只是為了示威而已。

倘若他剛才展示出來的實力能讓這些人害怕,那現在這些人也差不多應該退走了吧。

然而,莫宇辰說到底還是低估了這群人的貪婪。

此時,那名鬍渣大漢並沒有被莫宇辰的強橫嚇住,反而瘋狂的笑道:「小雜碎,在這片土地上,武盟向來就是天。」

「你小子竟然敢狂妄無知的讓我們滾,真是不知道死活。」

「所有人都給我上,別跟他講什麼道義,亂刀分屍。」

「誰能殺了他,老子獎勵他一千塊真靈石。」

鬍渣男子話音剛落,他身邊的那些武修,頓時喧嘩了起來。

要知道,一千塊真靈石可是夠他們修鍊好久,甚至是將修為提升一個層次。

古人云,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於是,在這個時候,鬍渣男子身邊將近兩百名武修,朝著莫宇辰再次蜂擁而上。

雖然短時間內不能弄死莫宇辰,但是至少也是阻止莫宇辰前進的步伐。

上百個凝嬰境同時戰他一人,而他只是一個剛剛邁入凝嬰境的少年。

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猜出結果會是什麼樣。

但是,從莫宇辰剛剛秒殺一名凝嬰境五重的強者來看,會不會有什麼意外呢?

周圍那些無法加入戰團的人,翹首期望,細心的觀看這圈內的戰況。

在他們的眼神當中,此時莫宇辰看起來就像是一隻小綿羊,落入了狼群之中。

不過,就在下一刻瞬間,順有人都驚呆了。

他們直到此時才知道,原來莫宇辰才是真正的餓狼,其他人都只是溫順的小綿羊而已。

呼哧!

莫宇辰的聲音忽然間在原地消失。

當他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閃到一個武修的身後。

圈外的所有人可以清楚的看到,莫宇辰利劍擋住周身的攻擊,而拳頭卻毫不留情的轟在那人身上。

轟!

莫宇辰身前的那名武修,身上的衣服轟然爆碎,碰觸了一大口鮮血,瞪大著眼睛軟軟的摔倒在地上。

所有人都明白,莫宇辰這一拳,已經徹底的將他體內的生機斷絕。

「一個……」

莫宇辰冷聲數道。

強悍的身軀賦予了他超強的速度和靈活性、持久力。

壞爹地別吃媽咪 讓他在這將近百人的圍攻中,顯得輕鬆飄逸。

莫宇辰就像是一頭兇狠的餓狼一般,在這將近百人的戰圈中,他所使出的、一劍、一拳,幾乎都能帶走一條活生生的生命。

武盟加入戰圈的人,一個個慢慢的死在他的手中。

基本上每一個都是一招斃命,幾乎都沒有人能夠在莫宇辰手中堅持住第二招。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那小雜碎怎麼可能那麼強!」

那名鬍渣大漢眼中帶著驚悚的神色,慌張的呢喃道。

短短在一刻鐘之間,就已經有二十幾個人死在莫宇辰的劍下、拳下。

而他周圍的人甚至連他的衣服角都沒有碰到。

龍淵劍在莫宇辰手中發揮出了極大的作用,它就像是一隻人命收割機一般,在眾人身邊迅速的席捲著。

「隊長,那小子屬泥鰍的,兄弟們都抓不住他的身影,我們該怎麼辦。」

鬍渣大漢身邊的一個中年人,此時已經驚呆了,心生退意的問道。

「還能怎麼辦?富貴險中求,現在我們都死了那麼多兄弟了。」

「今天,我們這兩百多號人就跟他耗上了,我就不相信弄不死這小子。」

「你們想想看,那小子能這麼強,他身上肯定有不少好寶貝,就算是最不濟,我們能得到他的功法也好啊。」

「到時候,我們這群兄弟都能像他這般厲害,我們還需要怕誰。」

鬍渣大漢雖然一雙手在微微顫動,但是眼中貪婪的神色卻讓他戰勝了恐懼。

「隊長說得對,這小子能這麼厲害,他的功法肯定了得,我們跟他拼了。」

那名中年人,在鬍渣大漢的鼓動下,內心重新燃燒起無窮的戰意。

繼而,鬍渣大漢一發狠跳出來高呼道:「所有人聽令,今天無論是誰,只要能弄死這個小子。」

「本隊長立即獎勵他三千塊真靈石,而且提升為副隊長。」

三千塊真靈石,估計足夠讓一個凝嬰境一重修為的人,直接提升到凝嬰境四重了吧。

要知道,凝嬰境的修鍊,很多人都是因為沒有足夠的真靈石,所以才耽誤了許多大好年華,導致了修為的永久停滯不前。

三千塊真靈石,別說在場的這些人,就連那些大宗門的核心弟子都得為之心動不已了。

「殺!殺了他!」

驟然,所有人眼中都出現了瘋狂之色,拼了命想擠到前排斬殺莫宇辰。

一時間,莫宇辰感覺到壓力大增,身上連續被砍了了幾刀。

雖然他有龍鱗鎧甲,但是這些刀劍轟在他的身上,仍然會讓他感到疼痛。

更何況,這些人中,也並沒有幾個是弱者。

不過,此時已經有差不多五十人死在莫宇辰手中了。

「既然你們都想死。」

蠻妻入懷:高冷教授不淡定 「那就別怪我大開殺戒了!」

莫宇辰冷著臉,龍化之下,他的眼睛已經變成了血紅色。

此時少年手中的劍芒大盛,毀滅劍意噶然而生,腳下的速度也提升了兩倍之多。 手持著龍淵劍,莫宇辰迅速的在武盟眾人身邊掠過。

利劍揮灑揚出,划向周身那些武盟強者咽喉之處。

每當利劍揮出之時必定有一條人命被收割。

少年飛快的在人群中穿梭,所到之處,鬼哭狼嚎,一個個聲音在莫宇辰腳下喪命。

而那些武盟的強者也是瘋狂,都是紅著眼,前仆後繼的向少年衝來。

噗哧!

龍淵劍從一個武修的心臟之處穿過,鮮血形成水流狀順著劍尖緩緩低落。

只在眨眼之間,龍淵劍瞬間又被莫宇辰抽了出來,還沒隔多長時間,就又從一名衝上來的武者脖子上掠奪,驟然隔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鮮血狂噴而出。

越來越多的武盟強者實在莫宇辰手中。

從這一刻開始,也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莫宇辰的恐怖,開始從瘋狂中醒了過來,退出戰圈。

畢竟三千顆真靈石的誘惑雖然大,但是比起自己的性命來說,又算不了什麼東西了。

「都給我回去,不許走!」

就在這時候,領頭那鬍渣大漢見到退下來的人越來越多,臉上開始慌張了,立即拔出自己身上的佩劍,開始驅趕著準備逃離的人繼續往前沖。

莫宇辰抬起頭,看著滿地的屍體和那被鮮血染紅的大地,而且還有遠處那剩下的幾個頭目。

「真掃興,這麼快就殺完了,剛殺得起勁!」莫宇辰冷著臉取出戒指中一塊手帕,將劍上的鮮血擦拭乾凈,冷笑一聲看著那鬍渣大漢。

「怎麼樣,還要繼續打嗎?」少年指了指那遍地的屍體,瞪了鬍渣大漢一眼。

那名鬍渣大漢與身邊的人對視了一眼,居然還沒有死心。

在那一瞬間,他們相互鼓勵一般的點了點頭,也不說話。

一共六個凝嬰境五重的強者,對莫宇辰發起強悍的攻擊。

要知道,他們每個人可都是比當初,莫宇辰在焚天谷遇到的那個老頭還要強大,而莫宇辰也之前那個自己強大了不少。

「星陽劍訣!」

在那鬍渣大漢的帶頭下,他身邊的幾人紛紛施展出自己的拿手絕技。

他們圍成了一個圈,此時一起攻擊,造成的強大威脅能力,讓莫宇辰的眉頭情不自禁的深皺。

周圍空氣中的靈氣在快速的震蕩著,拳印、刀劍影、鞭影,還有其他攻擊,讓莫宇辰頓時有些眼花繚亂,應接不暇。

只不過,他本來身體就強悍,再加上他有龍鱗鎧甲的加持,以鬍渣大漢為首那幾人的攻擊對於莫宇辰造成的傷害並沒有多大。

手持著龍淵劍,少年完全是一種以命搏命的打法,他基本上連劍法都是懶得用。

直接武動著龍淵劍,朝著其中一個實力較為弱的男子殺去。

而且,莫宇辰只是針對他一個,對於其他人的攻擊並不在意。

「死!」

雖然凝嬰境五重巔峰與凝嬰境一重的修為相比,相差就是天然之別,攻擊也強大了好幾倍。

隱婚心尖寵:靳爺,別吻了! 不過,莫宇辰發現自己任然能夠扛得住。

他的速度快到了極致,在那些武盟的強者看來,戰圈中的少年就是一道閃電。

在承受過所有的攻擊后,剎那間出現在那男子面前,手中的龍淵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往前刺出。

頓時,周圍空氣中靈爆聲響起,狂風呼嘯。

在那最後一刻,那名武修只能瞪大著眼睛,臉上帶著無盡的懊惱之色。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手臂去抓住莫宇辰的龍淵劍。

不過,儘管少年的利劍被他抓住了。

可是,莫宇辰手中的利劍依舊銳不可擋的割斷他的手掌,刺向他的喉嚨。

哧!

龍淵劍拔出。

驟然幾個手指和一具死不瞑目的屍體,就這樣直挺挺的在半空中摔落下去,喉嚨中噴涌的血液,造成了一場令人髮指的血雨。

其餘的幾個人見狀,簡直就是驚呆了。

在天大的利益誘惑面前,他們選擇了強行劫取,以為莫宇辰就算是再強大,也總應該有個限制。

可惜他們想錯了,而且還是大錯特錯。

莫宇辰他雖然真氣修為確實不高,可是他身上無論是功法還是聖龍精血的傳承,都絕對不是平常人可以想象的。

「現在知道害怕,已經太晚了!」莫宇辰冷眼斜視,淡漠的說道。

在殺死第一個凝嬰境五重的時候,他的身影並沒有絲毫的停頓,猛然化為一道光影,剎那間出現在另外一個武修身邊。

當著鬍渣大漢的面,龍淵劍已經從那名武修的胸口貫穿,鮮血瘋狂流出。

自此,第二個凝嬰境五重,卒!

「不好,這小子扮豬吃老虎,快走!」

此時,剩下的四名武修臉上抬著恐懼之色。

僅憑言語之間,已經無法表達他們此時心中的恐懼與後悔了。

他們四人當即轉身,分為三個方向逃去。

這樣的話,莫宇辰說不準只能殺死他們其中的一人,至於誰能逃出生天,那就要看誰的運氣好了。

而莫宇辰看著四人逃走的方向,眸光一冷,隨後,他的身影快速在原地消失。

因為他們這時剛剛棄戰而逃,所以他們其中兩人只在剎那之間便被莫宇辰追上。

咻!

在他們的絕望以及怒吼聲中,莫宇辰橫著掃出龍淵劍,從兩人的脖子中劃過。

頓時鮮血噴出,那兩個名武修的頭顱同時往天上飛去,身軀機械性的往前跑多兩步,最後也無力的軟倒在地上。

遠處,那些及時退出戰圈的人,此時都情不自禁的發出了一聲驚嘆聲。

對他們來說,莫宇辰就是一個怪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