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萬沒想到的是,在這個時候卻冒出了一位虛劫境武者。

萬萬沒想到的是,在這個時候卻冒出了一位虛劫境武者。

波江城作為天邪宗的前哨,天啟城暫且是不會出兵攻打之類,可是這傢伙怎麼會突然殺出來?

玄塵在看到這位虛劫境武者的時候,立即動用了「鳥籠」一般的力量,準備將其瞬間滅殺。

依舊是萬萬沒想到,那虛劫境武者的實力遠遠超出玄塵的想象之外,以玄塵的見識,他並不清楚羅征是動用什麼手段,避開了他的進攻。

他只知道,現在他危險了。

只是在這種節骨眼上,玄塵也不會輕易後退,更加不會逃跑,這波江城是一個堅固的堡壘,他如何跑?跑得過上方雲殿的殿主么?

眼下的玄塵也只有拚死相博。

「呼呼!」

玄塵迅速揮舞著旗幟,六位虛劫境長老也迅速的變幻著方位,一方面抽取著真元供養著上空的符文,另一方面,同時結出另外一個巨大的符文,那道符文剛剛閃現之下,就驟然朝著羅征籠罩下來。

羅征哪裡會如玄塵的願?他根本沒有絲毫停留,徑自朝著波江城中下方那些照神境武者飛射而去,只要有這些照神境武者源源不斷的供養上方的虛劫境武者,那麼這陣法就不可能破掉。

羅征一眼看出問題的所在,臉上對那些照神境武者流露出一絲冷笑,這些獨立武者既然選擇投靠了天邪宗,那麼就要做好死的打算。

(合併一章,這幾天太忙,都沒發現已經到了月頭了,忘記求月票了,更新不太給力,不好意思求,不過……還是要求啊!T_T馬上要過年了,忙碌的事情的確多,不過期間我也會保持更新,所以有月票還是希望能夠支持,還有感謝投月票的諸位讀者,沒求月票已經排在第二了!謝謝!) 下方那些照神境武者橫平豎直,一排排正襟危坐,看著羅征俯衝下來,一個個臉色頓時大變。

他們並不認識羅征,可是方才三名虛劫境武者,集合上萬名照神境武者的真元都拿羅征都沒有絲毫辦法,他們如何能夠對抗?

何況玄塵下達了嚴令,任何人都不得私自後退,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原地,違令者斬無赦!

於是在羅征飛速移動之下,這些照神境武者也就成了羅征屠戮的對象,以羅征現在的實力,這些照神境武者與螞蟻也沒有太大的分別。

羅征在波江城中東突西裝,所過之處,斷肢和鮮血漫天飛舞,形成一條明顯的血線!

一開始那些照神境武者尚且能夠支撐的住,天邪宗的威懾力對這些臨時加入的獨立武者還是很強的,但隨著羅征不斷地屠殺之下,從他體內爆發出來的煞氣越來越多,那些端坐在原地的照神境武者終於支撐不住了!

誰也不甘心像螞蟻一般,被羅征隨手滅殺。

「那傢伙太瘋狂了!」

「呆在這裡只有死路一條!」

「逃!」

一開始是零星的武者逃命,而站在兩旁的督軍還揮舞著手中的大刀,阻攔那些武者逃跑,敢逃跑的武者盡皆被督軍所斬殺。

然而,選擇逃命的武者如同雪崩一般,越來越多,最終整個波江城中的武者朝著四處飛射而去……

數萬名照神境的武者四散而逃,即使是玄塵也控制不住,他不可能將這些照神境武者全殺了,何況玄塵本身也沒有這個能力。

中層的神丹境武者見狀不妙,哪裡還肯乖乖的停留在原地,也加入了逃跑的大軍。

這些獨立武者原本就沒有太多的忠誠度可言,他們選擇天邪宗,是因為天邪神國勢大,日後天邪神國統領中域之後,他們卻是能夠分一杯羹,不過對於獨立武者來說,自己的性命卻是最為重要的。

下層的武者沒有真元的供應,那六名虛劫境武者哪裡還能夠困住寧雨蝶?

罩住寧雨蝶的那道巨型符文漸漸開始消散,隨即寧雨蝶微微抬手之下,一點點雪白晶亮的光芒在她手中凝結,很快就形成了一把玄冰大戟。

她目光冷冽的望向玄塵,冷聲說道:「死吧!」

玄塵眼見著大事不妙,身影朝著波江城外急速後退,可是玄塵如何能在寧雨蝶手中逃脫?

只見寧雨蝶將玄冰大戟輕輕一揮,身影一晃,長長的冰鳳翎毛在她身後拖拽出數丈長,在空中不斷地抖動獵獵作響。

「呼呼呼……」

當寧雨蝶衝到玄塵身後數十丈距離的時候,頓時感覺自己的動作開始遲緩起來,不僅僅是他飛行的速度,便是連真元在丹田內轉動的速度也變得緩慢無比。

玄塵的速度一慢,寧雨蝶便是頃刻之間靠近在他跟前,她目光冷冽的盯著玄塵,隨即朝著玄塵輕輕吹了一口氣。

眨眼之間,玄塵的表面就被一層冰霜所籠罩,整個人都被凍結成了一塊冰垛子!

還沒有等到玄塵朝著下方墜落,寧雨蝶已經揮舞出手中的玄冰大戟,砸在了那人形冰垛之上。

「哐!」

玄塵整個人瞬間被砸成了一片片的冰花。

再看這邊,羅征則是不斷地追殺著那六位虛劫境武者,這六位虛劫境武者一看情況不妙,心中也是叫苦不迭。他們自然也選擇逃跑,而且逃跑的方向各不相同,便是朝著六個不同的方向飛射而去。

羅征追殺了兩人之後,也就停下了腳步,他卻是怕寧雨蝶又跑了,否則以羅征現在的速度,至少能夠追殺三到四位虛劫境武者。

果然就像羅征意料的那樣,寧雨蝶將玄塵滅殺之後,狠狠的瞪了一眼遠處的羅征,隨即化為一道白色的遁光朝著南邊飛遁而去!

看到這個情況,羅征體內的罡元驟然爆發,也是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朝著寧雨蝶身後追去。

至於華天命等人,只能獃獃的看著兩人飛速離去,面面相覷。

「這怎麼辦!」百里紅楓瞪大了眼睛問道。

「不用追了,我們回去復命,波江城告破,恐怕是這段時間最好的消息!」華天命隨即說道,看樣子殿主似乎與羅征之間有些矛盾,不過看情況應該不算太糟,何況以他們的速度也不可能追上羅征,還不如回去如實相報。

寧雨蝶的遁速雖然也是極快,但羅征也絲毫不慢,兩道遁光一前一後,在中域的地界上畫了一個弧形。

眼看自己無法擺脫羅征,寧雨蝶驟然停在了半空中,將玄冰大戟朝著羅征伸手一舉,直指羅征:「你一直跟著我幹什麼?」

羅征看到寧雨蝶停了下來,他隨即慢慢靠近,同時淡淡的說道:「身為一殿之主,卻沒有絲毫覺悟,在戰場上如此亂來!你卻是為雲殿著想過?」

面對羅征的質問,寧雨蝶咬咬牙,「我怎麼做與你何干?」

羅征淡淡一笑,繼續朝著寧雨蝶逼近。

寧雨蝶的玄冰大戟一抖,「不要再過來了!」

羅征哪裡聽寧雨蝶的告誡?依舊慢慢朝著寧雨蝶走過去,目光也漸漸變得柔和起來。

眼看著羅征與寧雨蝶越來越近,她驟然一揮手中的玄冰大戟,狠狠地砸在了羅征身上。

「嘭!」

那玄冰大戟砸在羅征的身體之上,頓時讓羅征宛若一顆流星,重重的砸下去。

即使寧雨蝶這一擊並沒有利用真元,但生死境的武者隨後一擊,威力也絲毫不若。

朕法 「轟隆!」

羅征整個人栽入地面之中。

將臣 倘若是其他虛劫境武者挨了寧雨蝶這麼一下,不死恐怕也要受重傷。

以羅征的身體強度,除了會誕生一縷縷鴻蒙天罡之外,自然對他造不成任何傷害。

羅征從大坑中爬起來后,隨即再次朝著寧雨蝶飛遁而去,臉上的神色十分執著,這一次羅征剛剛靠近,寧雨蝶驟然揮擊手中的玄冰大戟,再次將羅征砸了下去!

「別過來了!」寧雨蝶厲聲朝著羅征叫道。

羅征卻絲毫不為所動,依舊朝著寧雨蝶衝過去。

就這樣羅征一次次被寧雨蝶排進地面中,周圍空曠而平坦的地面上,漸漸的出現一個又一個大坑。

這樣反覆十多次后,地面上也多出了十幾個大坑……

最終,寧雨蝶砸不下去了,那桿玄冰大戟有氣無力的垂在一邊,怔怔的望著羅征。

而羅征依舊不緊不慢的朝著寧雨蝶飛過去,慢慢的越過她的玄冰大戟,這一次寧雨蝶終於沒有將羅征砸下去。

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隨後羅征朝著她伸出手,將她一把摟在了懷中,淡淡的說道:「不要再任性了。」

寧雨蝶那嬌小的身軀驟然緊繃起來,腦袋之中也傳來轟然一聲炸響,一雙清麗無雙的瞳孔之,隱隱泛出一些淚花,隨即就聽到寧雨蝶點點頭,輕輕的「嗯」了一聲。

兩人之間,再無言語,只是這般擁在一起。

三天之後,寧雨蝶終於回歸天啟城。

關於江波城被寧雨蝶和羅征破掉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天啟城,與天邪宗開展以來,江波城一直猶如一枚楔子一般,釘在戰略要地之上,當初天啟城不肯出兵江波城也是基於種種考慮,其中最大的疑慮,就是畏懼崔邪直接與聯盟展開決戰。

現在天邪宗勢大,即使雲殿與天下商盟聯手,實力也是略有不如,雙方現在都在蓄勢之中。

然而就在江波城被迫之後,這種疑慮終於成真了。

崔邪果然失去了耐心,率領天邪宗大軍傾巢而出,直奔天啟城而來。

在天下商盟的人看來,崔邪選擇這個時候動手,江波城被破恐怕是主要誘因。

他們並不清楚的是,崔邪選擇提前動手,卻是因為羅征,他要在無心上人橫渡暴亂星海之前動手,截取羅征身上的秘密,為自己所有。

不管如何,這場橫跨大半個中域的決戰即將要展開,天啟城中所有的武者都將參與其中,一時間氛圍也是無比緊張。 整個天啟城都在為這場決戰做準備。

符文之塔中每天都有數百道符文開始向外面輸送,布置在天啟城的角角落落。

所有的武者已經放棄了修鍊,決戰在前,即使再瘋狂的修鍊也於事無補,起不到決定性的作用。

而每一天都有上百個天下商盟的探子從前方返回,天邪宗選擇聲勢浩大的挺進天啟城,他們根本就不在乎行蹤泄露,崔邪對這一戰的把握非常大,他所要做的就是碾壓,將天啟城完全碾壓過去!

至於雲殿的人……如果寧雨蝶和羅征龜縮在雲殿之中,對於崔邪來說恐怕還有些麻煩,既然他們選擇與天下商盟聯手,那麼天邪宗就要將他們一同覆滅在天啟城!

只要擊敗天下商盟和雲殿,整個中域里再沒有能夠阻擋崔邪的勢力,像玄陰館,黑山宗,血木崖那些四品宗門,除了俯首稱臣,任由他崔邪宰割,根本沒有第二條路可以選擇!

「報!天邪宗大軍出現在天啟城正南一千八百里處!」

「報!天邪宗大軍出現在天啟城一千里處!」

「報……六百里處!」

「報……」

天邪宗的大軍前進的速度並不快,可就這麼慢悠悠的逼近天啟城,帶給天下商盟與雲殿的壓力卻越來越大!

這幾天時間,寧雨蝶的心情平靜了許多。

與羅征兩人回城的路上,兩人也是纏綿悱惻,情話綿綿,羅征告訴寧雨蝶,如果這一戰能夠活下來,只要他能夠救回羅嫣,他就要與寧雨蝶舉行雙修大典。

寧雨蝶嬌嗔不答應,她堂堂殿主怎麼能嫁給雲殿的弟子?豈不是亂了輩分?@^^$

羅征現在的身份依舊還是雲殿弟子,只是羅征哪裡由得她?

回到天啟城后,兩人也甚少見面,不過雲殿諸多長老看到寧雨蝶的狀態,漸漸也是放下心來,決戰在即,聯盟這邊原本就不如天邪宗,寧雨蝶身為殿主,不能夠在這種時候出現狀況了。

一天之後,羅征離開了那間別院,天邪宗已經逼近天啟城,如果不出意外,今日恐怕就是出戰的日子。

溪幼琴身穿一身居家服,神色平靜的望著羅征,臉上隱隱有些擔憂之色,她便如同尋常人家的女子一般,幫羅征整理了衣衫,隨即叮囑道:「要小心……」

「嗯!」羅征點點頭,隨即朝著天啟城的議事廳趕過去。!$*!

等到羅征離開之後,溪幼琴才眨巴了一下眼睛,幽幽的望著羅征離開的方向說道:「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

很快,她那柔情似水的眼神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則是滿臉認真的表情,很快她從自己的須彌戒指中取出了一套黑色的道袍。

這道袍是虛靈宗的弟子袍,她並非虛靈宗的弟子,還是她在十四歲的時候,同父親吵吵嚷嚷,非要這麼一套道袍,幾年過去,她的身材抽條,挺拔了許多,現在再穿起來也有些不合身了,特別是胸口緊繃的讓她有些難受。

只是今日她同樣也要出戰!

或許是為了羅征,也是為了她溪家,為了破滅的虛靈宗。

不一會讓,換上了虛靈宗弟子袍的溪幼琴,也悄然朝著虛靈宗的側門趕過去。

天邪宗的大軍已經出現在虛天城的正對面,黑壓壓的獨立武者組成一個又一個方陣,除了為數眾多的獨立武者之外,天空之上還有諸多虛劫境武者,以及巫占河與崔邪兩位生死境強者!

這支大軍靜悄悄的陳列在天啟城門前十里處。

除了武者之外,在這支軍隊之中還有一些十分奇怪的東西,例如由上百位神丹境武者托舉著的一個大燈台,在那燈台中央是一根巨大的燈芯,那燈芯黑乎乎的,這時候卻是熄滅的狀態。

在這座燈台的另外一側,則有兩座巨大的棺材,那是一黑一白兩座巨棺,卻不知道這棺材之中裝著什麼東西。

至於天啟城這邊,石克凡,煙悅山,莫海山三人正在城牆的最頂端,三位胖子的臉上也滿是嚴肅的表情,而天下商盟中的那位千古巨頭,則盤膝坐在一張藤椅之上,這時候正在閉目冥想。

寧雨蝶則帶領著雲殿眾多虛劫境武者矗立在另外一邊,淡淡的望著天邪宗。

不一會兒,天啟城中的一道遁光驟然飄來,來著正是羅征。

羅征剛剛過來,與寧雨蝶對視了一眼,兩人的眼中都有些許柔情,羅征將目光挪過來,就直直的盯上了遠處的崔邪,即使此刻雙方相隔十里,彼此之間都迅速的發現了對方。

崔邪的身影朝著天啟城驟然挪動過來,卻是朝著天啟城中的眾多武者狂笑道:「我天邪神國必將一統中域,正所謂天道蒼蒼,其勢無量,順之者昌,逆之者亡!我天邪神國就代表著天道,若是願意歸降我天邪神國的武者,我崔邪來者不拒,若反抗者,註定是自取滅亡!」

崔邪凝重的真元灌注在聲音之中,朝著天啟城這邊擴散而來,那聲音宛若打雷一般響亮,整個天啟城中上到武者,下到平民,耳朵都被震的生疼!

天啟城中的眾多武者都是沉默,都到了這種時候了,自然沒有人真的會去投靠崔邪,不過崔邪原本也不指望他這話有用,只是開戰之前,他這番話送出去,能夠極大的打壓對方的軍心,增加己方的士氣罷了。

「嗬!」

「嗬!」

「嗬!」

當崔邪的話音一落,他身後由獨立武者形成的一個個方陣,頓時也跟著咆哮起來。

面度崔邪的叫陣挑釁,石克凡正準備說話,沒想到羅征卻率先開口了,他同樣也灌輸著真元,冷冷的對崔邪說了兩個字,「屁話!」

他這兩個字,同樣也像是驚雷一般響起,絲毫不比崔邪的聲音小,而且這兩個字雖然粗鄙,但卻簡單有力,完全將所為的天邪神國蔑視的乾乾淨淨!

聽到羅征的話,崔邪臉上閃爍出一抹怒色,但那怒色瞬間就消散,取而代之的一絲貪婪,在崔邪眼中,羅征宛若一座移動的寶庫!

不過幾年時間,這小子就崛起到現在這個地步,倘若他身上的秘密被自己所取得,這世界中還有什麼能成為他的阻礙?

「羅征!你敢與我正面一戰?上次就被我一路追殺了半個中域,這次還要當那縮頭烏龜?」崔邪身上的黑色氣息繚繞,朝著羅征冷笑道。

宗門戰爭開戰之前,雙方宗門的強者相互叫陣,單挑是一件很常見的事情。

這種事情即使是在凡人的過度之間,也經常發生,敵我雙方的武將先行單挑,勝利的一方自然士氣大漲,敗的一方士氣暴跌!

這崔邪這般口氣,自然是要向羅征邀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