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停下來了,他可不想跟這位袁師姐去做什麼,對於不是自己菜的美女,他不大願意招惹。隨著葉凡這一停,袁師姐幽怨的瞪了他一眼,同時她心中卻非常吃驚,剛剛她只注意到他的俊美跟天賦異稟,並未察覺到他的實力,居然如此強勁,以仙武實力的她居然一下子都沒有拽動。

葉凡停下來了,他可不想跟這位袁師姐去做什麼,對於不是自己菜的美女,他不大願意招惹。隨著葉凡這一停,袁師姐幽怨的瞪了他一眼,同時她心中卻非常吃驚,剛剛她只注意到他的俊美跟天賦異稟,並未察覺到他的實力,居然如此強勁,以仙武實力的她居然一下子都沒有拽動。

葉凡看到一個身著勁裝的美女,她的臉上露出似笑非笑之色,不過就在她的目光落在葉凡的身上時,一瞬間就亮了,這一刻她似乎明白袁師姐為何拽著這個男人直往內宅跑了,敢情這是想要拉進去吃獨食。

「小哥,你跟袁師姐什麼關係?」

「他打算拜在我邪情宮,我這是帶他去見師父。」

葉凡還沒有說話,袁師姐就先一步開口了。

勁裝美女笑嘻嘻道:「原來小哥打算拜入魔情殿,不過邪情宮可不是好地方,那裡的女人都喜歡採補,尤其喜歡將男人吸成人干,小哥真的願意加入?」

「你們迷情殿又能好到哪去,小兄弟要是進去了,可要小心被某些變態的女人走後門,她們就愛這調調。」

兩個女人爭鋒相對,葉凡聞言嘴角直抽搐,這裡的女人果然都不是什麼正經貨色。葉凡對於眼前兩個女人自然不感興趣,不過他還是一笑道:「我這人最怕走後門,相比較起來採補術倒不算什麼,誰叫我天賦異稟,有兩個非常特殊的天賦技能了。」

「小兄弟有什麼特殊天賦能力?」

袁師姐眼睛很亮,身體貼的葉凡也更緊了。

葉凡輕咳一聲,頗為得意得的道:「實不相瞞,我有生生不息跟無限重生這兩個天賦,不管做什麼基本上是剛剛消耗,立馬就會恢復大半,而在某些方面更是誇張,就算女神來了,我也敢挑戰。」

「生生不息?無限重生?聽上去似乎很給力啊。」

袁師姐似乎在咽口水,這兩個技能似乎專門就是為了給喜歡採補的女人量身定做一樣。

勁裝美女笑意盈盈道:「小哥果然天賦異稟,只要你願意來我們迷情殿,我們不僅發誓絕不走後門,還有無數好處給你哦。」

葉凡聞言暗翻白眼,對於一群擁有如此變態想法的女人還是有多遠躲多遠,他可不想被一群女人給爆了。

「我對加入哪裡都不關心,這是想要知道你們有什麼值得我加入的天賦技能學習沒有?」

既然被那傢伙坑進來了,葉凡自然不能如此輕易的離開,如果這個魔情殿有好東西,自然要將之弄到手中來。

這裡是天賦秘境,每個宗派都會有自己的獨特天賦技能,所以葉凡有這一問非常正常。

「我們迷情殿有『翻江倒海』跟『吞天噬地』兩個最強天賦能力。」

勁裝美女直朝葉凡拋媚眼,對於優質男,自然要利誘之。

「聽上去好像很厲害一樣?」

袁師姐故作不屑道:「別被她給騙了,這兩個天賦能力的確厲害,不過卻更加適合女人,如果你繼承了她們一定會走你後門?」

葉凡聞言眉頭一跳,他有些狐疑,不明白袁師姐口中的話什麼意思。

袁師姐附耳低語道:「所謂翻江倒海是意喻隨心所欲,到時可以讓女人某個地方隨意變化,妙用無窮,如果讓男人得了」

說到最後,袁師姐擰了蕭戰屁股一下,只將他嚇得渾身起了哆嗦。

真是陰險啊!

葉凡眼很是惱火的瞪著勁裝美女,不用想另外一個天賦能力也是一個坑,難怪說迷情殿的女人喜歡這個調調,這不是沒有原因的。

「那姐姐的邪情宮又有什麼天賦秘技?」

「她們邪情宮的天賦能力也好不到哪去,根本不適合男人用,小子,如果你真想要掌握屬於男人的強悍的天賦技能,就來我們魔尊宮,這才是真男人該來的地方。」

袁師姐還沒有開口,一道冷笑就傳來。

這是以為老者,實力非常強大,居然是一尊超越仙武的存在。 超越仙武啊!

葉凡心神一震,老者的實力絕對達到了仙主的地步,如此實力,豈能不讓他肅然起敬。

「前輩也是魔情殿的高手?」

老者上下將葉凡打量,一張老臉笑得跟一朵花式的,他不斷點頭道:「老夫乃是魔尊殿的殿主,小傢伙,你天賦異稟,實屬罕見,老夫就在這裡收你做徒弟吧,這樣難得機會的希望你小子不要錯過。」

兩個女人都一臉憤怒的看著老者,這明顯就是來搶人的,只可惜雙方實力差距過大,她們就算有意見現在也拿老者沒有辦法。兩女交換一個眼神,作為死對頭,她們瞬間就知道對方到底在打什麼主意,不由很快消失,不過她們離開時目光都死死盯著葉凡,那絕對是誓不罷休的眼神。

葉凡根本沒有注意兩女,一個經驗似乎太豐富了,一個則是喜歡捅男人,不管哪個還是有多遠避多遠,他可不喜歡成為受害者。

「前輩,不知道魔尊殿有什麼強力天賦能力?」

老者嘿嘿笑道:「我們魔尊殿的天賦能力多著了,比如『震古爍今』、『雙龍戲鳳』『驅霆策電』這些都是非常厲害的天賦技能,當然了,如果你進入天賦魔殿,就會發現,哪裡還有無數強大而未知的天賦技能在等著你去挖掘。」

葉凡臉上儘是笑意,他已經預感到了,這個魔情殿似乎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宗門,雖然可能很多東西邪惡了一點,但是似乎一切都值得期待。

「我什麼時候可以獲得自己的天賦能力?」

老者笑道:「簡單啊,只要你完成拜師儀式,就可以獲得一次進入天賦魔殿的機會,在那裡你有機會獲得不可思議的天賦能力。」

葉凡好奇道:「我修的乃是劍道,要是獲得的天賦技能能不能跟我的劍道契合?」

老者眨眼道:「跟劍道契合?有這樣的天賦技能?」

「當然有了。」

葉凡立時將自己的霸王卸甲使出來,那一刻風騷的劍氣怒爆,能夠媲美劍仙的劍之力直接斬斷一口大樹。

老者嘴巴長得大大的,他半響豎起大拇指道:「好俊的天賦能力,這一招簡直帥呆了,那些該死的女人一直嘲諷我們魔尊殿沒有能人,下回為師派你去壓陣,到時老子倒要看一看哪個娘們廢話,如果不服,你一劍幹掉她們。」

老者顯然對葉凡非常的滿意,還沒拜師就以師傅自居了,他也怕夜長夢多,急忙將雲飛暗拉近魔尊殿,也不管什麼亂七八糟的儀式,直接就進行最後程序,在契約達成時,他跟葉凡就成為名正言順的師徒了。

雖然葉凡不知道老者有什麼能力,但是為了一次獲得天賦能力的機會,他勉為其難的捏著鼻子人了。

拜師很順利,老者作為魔尊殿第一人,沒有人會質疑他招收弟子過程有些不合規矩,所以在契約建立之後,他一臉的興奮,完全就是一副撿到寶賺大了的樣子。

「師傅啊,什麼時候讓弟子進入天賦魔殿?」

葉凡對於加入魔情殿沒有什麼抵觸,至於是不是魔門,他一點都不關心。

「現在就可以進入天賦魔殿,你小子的資質超乎想象,或許能夠得到咱們魔尊殿最強大的幾個天賦能力。」

老者很是興奮,他對於葉凡遠比葉凡自己還期待。

「魔尊殿的天賦能力就是師傅先前所說的那幾個嗎?」

「沒錯,就是這幾個天賦能力。」

老者一臉激動的道:「我獲得了巨龍體,不僅肉身力量無雙,能力更是巨大無比,魔尊殿很多女人看到為師都要繞道走。」

葉凡點頭道:「難怪那兩個女人看到師傅立馬掉頭就走,原來她們實在畏懼師傅的巨龍體啊。」

老者嘿嘿笑道:「為師的巨龍體根本沒法跟『震古爍今』這個能力相比,那才是真正的龍族體制中的霸主。」

葉凡眨了眨眼,他總覺得老者說話時語氣中透著一種暗示,似乎這個巨龍體何『震古爍今』跟他想象中有很大出入。不過既然『震古爍今』乃是魔尊殿一等一的技能,葉凡感覺這東西還是非常值得期待的,覺不會像那什麼迷情殿的技能那麼坑爹。

魔尊殿在魔情殿內底蘊最豐富,不過如今這一殿似乎人才凋零,算是身為殿主的老者,人員加起來都不到一百號人,寒酸二字足夠形容他們,要知道葉凡可知道另外幾殿人員最少都有幾百,多得數千。

好在葉凡並不是沖著魔情殿的為名而來,他主要就是想要學習天賦技能,至於魔尊殿外強中乾也跟他沒有多少關係。

「徒弟啊,你可是為師的關門弟子,今後咱們魔尊殿可要全靠你了。這次進入天賦魔殿不管結果如何,你有那個叫做霸王卸甲的天賦能力就足夠橫掃其他幾殿,所以沒必要太再也這次的得失。」

老者滿臉堆笑,似乎在給葉凡打預防針。

葉凡狐疑道:「這其中不會有什麼貓膩吧?」

老者苦笑道:「哪有什麼貓膩,就是咱們魔尊殿也不知道到了什麼霉,十個弟子進入其中,總有一半無法得到天賦能力,也不知道當初那些創造天賦魔殿的傢伙有沒有在其中動手腳,要不然為何就我們魔尊殿倒霉。」

「就我們魔尊殿?」

葉凡眼睛不由眯起來,魔情殿有八殿,僅僅一個魔尊殿倒霉,這怎麼看都有貓膩啊。

「誰說不是了,要不然我們魔尊殿傳承如此強大,也不至於淪落到無人問津的地步。」

老者說話間一陣哀聲嘆氣,如今魔尊殿示威,也就幾個老傢伙撐門面。

「老頭你放心就好了,今後魔尊殿有我在,保證將其餘幾殿壓得喘不過氣來。」

葉凡一臉的自信,他可不相信自己運氣不好,就算有人搞鬼,他也要將屬於魔尊殿的傳承弄到手。

「真是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葉凡的話音剛落,冷笑適時響起。

來著是一個中年男子,他的身後跟著幾個輕男,似乎是門人弟子一類存在。

老者冷哼道:「原來是魔劍殿的傢伙,我徒弟說的話難道有問題嘛?」

中年男子臉色忍不住一變,他並未看到老者的存在,雖說魔尊殿如今人才凋零,但是他們有幾尊老傢伙坐鎮,其實他這樣的人可以詆毀的。

「龍殿主誤會了,晚輩絕對沒有這個意思。」

中年男子很後悔,自己嘴巴幹嘛這麼賤,魔尊殿幾個老傢伙可是很不好說話的,得罪了對他可沒有什麼好處。

老者冷哼一聲,冷冷的看著中年男子,他顯然對魔劍殿的傢伙很不滿。

葉凡淡然道:「師傅啊,弟子現在就進去了。」

老者不再理會中年男子,雖然魔尊殿進入天賦魔殿有些倒霉,但是葉凡本身天賦異稟,再加上自身的霸王卸甲,可以說根本不需要魔尊殿錦上添花,就能夠鶴立雞群,所以他現在很想讓這些囂張的傢伙知道,他們魔尊殿如今也有了非常給力的弟子。

「你進去吧,不要有心裡壓力。」

老者沖葉凡點點頭,反正對於這次獲得天賦技能不怎麼抱希望,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好失望的了。

葉凡直接走進天賦魔殿,一旁的中年男子沖身後弟子一揮手道:「去吧,能夠獲得什麼天賦技能就看你們造化了。」

中年男子看著消失在天賦魔殿的葉凡嘴角露出譏笑之色,雖然不敢跟老者叫板,但是他還是非常樂意看到魔尊殿的繼續倒霉的。

天賦魔殿內唯一的特殊就是有無數的畫像跟雕像,當初進來時老者並未介紹要如何獲得天賦能力,這會兒葉凡看著眼前東西有些抓瞎了。

「嘿!這不是魔尊殿的弟子嘛,聽說他們已經連續十多次沒有底子獲得天賦能力了,我看又是一個無功而返的傢伙。」

四個俊美男子一臉冷笑的看著葉凡,剛剛他們的師傅在外邊被龍殿主羞辱,他們現在自然要狂踩葉凡。

葉凡冷哼一聲,四個俊美男子修為也就魂武級別,他們居然膽敢在他的面前冷嘲熱諷真是不知死活了。

幾乎瞬間葉凡看向四個俊美男子,他的眼中蘊含著可怕的劍之力,同樣屬於仙境武者才有的劍道意志出現,那一瞬間就叫四個俊美男子臉色猛地一變。

「噔噔噔……」

四個俊美男子在葉凡的目光鎖定下不受控制的連退,他們的臉色非常難看,眼中更是露出驚駭之色。

「仙武!」

四個俊美男子那個後悔啊,四個魂武嘲笑一個仙武,這真是腦子秀逗了,找虐啊。

「滾一邊去。」

葉凡懶得理會這四個傢伙,他要好好研究一下,既然進入天賦魔殿,那自然不能空手而歸。葉凡可不管其餘魔尊殿的傢伙為何失敗,他直接聯繫母娘問原因,不過有些可惜,這裡是天賦秘境,母娘是進不來的,而且就算進來了,他也幫不上忙。

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

葉凡很快認識到自己的處境,他哪裡會回去關注幾個不入流的角色,對於他們難看的臉色完全選擇視而不見。

整個天賦魔殿內最多的就是畫像跟雕像,葉凡來到魔尊殿所在的區域,在這個魔殿內八殿都有自己的區域,而魔尊殿霸佔的區域最多,畫像跟雕像全都屬於他們。

葉凡眯著眼睛,關鍵應當就是這些雕像跟畫像。不管是雕像也好,還是畫像也好,並不是當存的人物像,其中似乎還蘊含著什麼,要不然不會放在這個天賦魔殿中用來作為傳承。

一共有八尊雕像,每一尊都是用不同的人物,葉凡一一看過,從外表去看自然什麼都看不出來,所以他必須另想辦法。

什麼辦法?

葉凡用手去觸摸,想要感知,不過這種嘗試很快就失敗了,因為八尊雕像根本沒有任何回應。

到底用什麼辦法?

葉凡從八尊雕像中挑選一尊自己最看得順眼的,這是一個外表粗狂,體型異常強壯的男子,只要看著就能夠感受到他體內那爆炸性的恐怖力量。一般繼承天賦傳承,必須找出共鳴來,如此說就必須要讓他自身跟這雕像某個方面形成共鳴。

到底哪方面?

葉凡看著雕像陷入沉思,不過他很快就搖頭,雕像給人的心思實在是太少了,他根本無法判斷到底有什麼地方能夠共鳴。

真的沒有辦法嗎?

葉凡自然不會甘心這樣離開,他需要找一個辦法才行。

既然是天賦能力傳承,那可以用天賦能力去碰運氣。

腦中有了這樣的想法,葉凡自然不會猶豫,他立馬開始嘗試,至於如何嘗試,他尋思一遍,很快就寄出自己最為霸道的霸王卸甲。

「錚!」

隨著葉凡祭出自己的天賦技能,他似乎聽到了神劍出鞘的錚錚劍鳴之聲,那感覺真的就是絕世神劍從劍鞘中出來,可怕的劍之力震蕩,直接轟向面前的雕像。葉凡這種舉動絕對是一種挑釁,轟出的劍氣就是仙武的真正攻擊力,直接打在最近的雕像上,立時激起可怕的衝擊。

「碰!」

雕像紋絲不動,而葉凡的特殊神劍轟出的劍氣全都被吸收了。

哈!

似乎有反應了。

葉凡立時興奮起來,他一臉轟出數十劍,不過這尊雕像似乎就跟喂不飽一樣,這讓他很是鬱悶。見雕像除了不斷吞噬自己的劍氣,沒有進一步反應,葉凡只能修改目標,開始沖一旁八尊雕像釋放自己的霸王卸甲劍氣。

天賦魔殿內還是有人的,不過剛剛那幾個傢伙全都進入魔劍殿弟子,不過他們雖然感受到了,但是卻不敢過來,畢竟這可是仙武在放劍氣,這時候過去,一個不好說不定就就被轟殺至渣了。四個傢伙只能在心中詛咒葉凡,希望他什麼都無法獲得,然後開始嘗試獲得自己的天賦傳承。

葉凡將所有雕像跟畫像都轟了一遍,讓他非常鬱悶的是這些傢伙除了會吞噬劍氣外,竟然全都沒有什麼反應。

難道自己用錯了方法?

葉凡不得不這樣想,既然自己都測試了一遍,居然還沒有反應,肯定是用錯了方法。搖了搖頭,葉凡不由摸了摸面前的雕像,他心中想到底要用什麼辦法才能讓自己獲得天賦能力。可是腦中剛剛這麼一想,葉凡就覺雕像內的劍氣居然震動起來,那一刻跟他產生共鳴。

什麼情況?

葉凡對這種情況有些準備不足,所以突然來到時有些不知所措。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