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似笑非笑。

葉天似笑非笑。

「老夫奉勸先生最後一句,最好不要插手我們夜家的事。」

安樂的話中帶著威脅。

葉天問道:「夜家?海西十三家的夜家嗎?」

突然想到早上遇到柳卿爺爺出事時,那位陵南中學的校醫好像也姓夜。

「閣下自然知道海西十三家,那應該也知道江陵市便是我們夜家的地盤。

先生若是執意要與我夜家為敵,只怕我夜家降下的怒火,先生無法承受。」

說完,安樂一臉得意,自認為自己抬出了夜家,眼下這少年就算身手極強,那也得服軟。

除非他是內氣宗師,否則萬萬不敢與葉家為敵!

可安樂並不知道,眼前這少年雖然不是什麼內氣宗師,可卻是遠勝內氣宗師。

世事就是如此神奇!

不過,安樂敢於這麼有自信,也是和夜家本身有關。

和葛、寧家不同,夜家的家族駐地便在江陵市,所以在這裡算得是勢大,幾乎是地頭蛇一般的存在。

葉天前世最輝煌時,也曾和夜家打過交道,深知夜家的勢力龐大,尋常人根本在夜家面前,和螞蟻並無二樣。

可如今他已重生,有系統傍身,又是修真者,哪還會害怕夜家。

如果說普通人在夜家面前和螞蟻沒有兩樣,那夜家在葉天面前雖然說不上是螞蟻,但最多也就是螞蟻窩罷了。

也就是這樣,在聽到安樂的威脅后,葉天眉頭一挑,滿臉不屑的冷喝:「不管你們夜家有多厲害。

我最討厭別人威脅我,所以現在給你一個選擇,三秒之內給我袞,否則就不用走了,全都給我留在這裡吧!」

安樂臉色漲紅,在他已經抬出了夜家之名,對方居然還敢如此狂妄,讓他們三秒之內滾,這簡直是無比的羞辱。

可對方實力如此之強,安樂縱是怒火沖腦,也仍舊只能強壓怒火,委曲求全的開口。

「先生你……」

葉天毫不理會,冷聲道:「二!」

安樂怒容滿面,深深看了葉天一眼,像是要記住葉天的樣子一般。

隨後,他又看了女子一眼,眼中滿是不甘,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將女子帶走。

咬了咬牙,他沖葉天抱拳拱手,「先生今日之情,我夜家沒齒難忘,他日必有回報!」

留下場面話,安樂閃身離開巷子,他終究是怕了。

「叮!裝逼成功,逼格+20。」

葉天笑了笑,並不在意安樂的威脅,這種場面話沒有任何營養,到時看的不過是各自的手段罷了。

當下,他轉過身,走向女子。

女子有些畏懼的看了葉天一眼,道了一聲謝謝。

見女子面露害怕,葉天一笑,「不用怕,我不會傷害你。」

女子點頭表示明白,以葉天的身手,如果真要傷害她,她根本無法反抗,而且剛才葉天出手,把那些要抓他回去的人都打暈,嚴格來說是在幫她。

「怎麼?我也算是救了你,你就打算用這副虛假的面容和我說話嗎?」葉天突然說道。

女子詫異道:「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她看葉天身手了得,所以自然當葉天只是武者,而她臉上的變化乃是修真者方有的手段。

一般情況下,武者根本看不出來的,為這人怎麼能看出來?

「你也是修真者?」

女子想到這,不禁脫口而出,望向葉天的目光更加詫異與驚訝。

葉天一笑,抬起手於女子的額頭前虛點,霎那間如水波盪開漣漪,女子的面貌在漣漪蕩漾中,出現了令人驚詫的變化。

【作者題外話】:新書求收藏,求評論,求指錯,求打賞,求一切能求的,作者君拜謝! 女子原本的偽裝盡皆退去,顯露出猶如白玉般的皮膚,細膩如玉的瓜子臉上,眉目如畫,妖若天顏。

之前的濃妝已然不見,只見恰到好處的精緻妝容,秀長若扶柳般的柳眉淺淺揚起,似有幾分的驕傲不羈。

一雙墨眸璀璨至極,帶著幾分倔強,秀挺小巧的瓊鼻下,紅潤艷麗的姣美緋唇,緋唇點點不染而朱。

這麼一副堪稱是天仙下凡、閉月羞花之貌,就這麼呈現在葉天眼前,讓人只覺如夢如幻。

前後對比,一凡一仙,簡直判若兩人。

雖然早上已經見過,可兩人稍有些距離,不像仍舊這樣近乎面對面,仍舊讓葉天都不由得一愣。

心中只有一個字——美!

見葉天正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看,女子的臉上一抹嬌羞浮現,嗔道:「你能不能不要這樣子一直看著我?」

葉天回過神,有些尷尬,忍不住用手摸了摸鼻子,輕笑:「失禮了,還望見諒!」

女子看了看葉天,有些意外。

尋常男子要是被這麼說,要麼顧左右而言他,要麼你說點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像葉天這樣,直截了當的禮貌道歉,還是頭一個。

其實,她也沒有生葉天的氣,因為從小到大,每一個近距離看著她的男生,都差不多會有這樣的反應,有些的甚至是恨不得直接吃掉她。

要不是她的身份擺在那裡,恐怕早被心有歹念之徒輕薄。

想到這,女子不再多想,轉而看著葉天正色道:「葉天,沒想到你不僅醫術高超。

連實力還這麼強,更是一下子看穿了我的法術,想必你不是一般人吧?」

對於這女子能叫出自己的名字,葉天毫無意外,因為她就是早上遇到的校醫夜星雨了。

當下,他淡淡笑道:「夜校醫,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不願意說就算了!」

夜星雨撇了撇嘴巴,有點不高興。

對此,葉天只能轉移話題道:「我覺得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還是換個地方吧。」

夜星雨看了滿地的大漢們,眼中也露出一絲厭煩,點頭說道:「好,我們走吧!」

當即,兩人轉身離開了巷子。

走著,葉天問道:「對了,剛剛那老頭說你是夜家千金,夜家可是海市13家之一。

為什麼你會在陵南中學當校醫的,這明顯和你的身份不符啊?」

「因為我想要擺脫夜家的這個身份,所以才來陵南中學當校醫,誰知道他們如同蒼蠅一般的死追不放!」

夜星雨面露苦笑。

葉天疑惑:「為什麼?夜家可是海西十三家之一,那身份可不一般。

別人恨投胎技術不佳,為什麼你反倒想要擺脫?」

夜星雨苦笑道:「有什麼不一般的,我寧願不要這樣的身份,還可以自由自在的活著,無拘無束。

雖然貴為夜家的千金,可卻活得非常苦悶,整個夜家上下將她看得嚴嚴實實的,哪裡有任何自由可言,比坐牢都慘。」

「凡生恨無王候命,王候卻向凡生羨,這是人生最大的無奈了。」

葉天搖了搖頭,頗為感嘆。

歷經一世,他對這種感覺最為深刻。

前生他拚命爭取,那是想要得到葉家的認同,真正得到葉家人的身份,可直到被火焰吞沒,這個願望仍舊沒有達成。

如今重生,有了系統,成了修真者,真正擁有歸於自身的偉力,葉天比之剛重生時,心態已經有了巨大的轉變。

看淡了很多東西,塵世名利對他而言不過浮雲,他要的是直上九天,攬月摘星得逍遙。

只是前世的仇與恨太深太深,如果不報還,只會化作執念與心魔,這對修真者而言是生死大忌,就連繫統也幫不上手。

這時,夜星雨沉默過後,也是感嘆,「你說的沒錯,這便是人生最大的無奈啊!

可惜,我不像你,相有這麼強的實力,否則我就不用如此被限制。

我的真元太弱了,弱得都無法對武者產生威脅。」

聽了夜星雨這話,葉天徒然問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救你嗎?」

「對啊,雖然早上有過見過面,但仍算是素不相識,你為什麼要幫我?」

夜星雨也想到了這個問題,面露疑惑

「而且我剛才也變換了容貌,你應該認不出是我,你又是怎麼知道我被人追的?」

「很簡單,我剛才發現你身上竟有的真元波動,這可是很讓我心驚。

修真者這種存在太過罕見,我直到現在也只遇到一個,所以我很好奇。

再一看,你的真元有問題,所以便想幫你,順道的幫你打發走那些人。」

看著夜星雨,葉天一臉嚴肅。

夜星雨怔住了,問道:「有問題?我的真元能有什麼問題?」

葉天不答反問:「你的真元不是你自己修鍊出來的,對不對?」

「你怎麼知道的?」

「很簡單,你的真元聚而不凝,合而無序,這絕不是修鍊功法而得的,更重要的是你的真元修為不低。

可你無法控制,所以發揮不出這些真元百分之一的威力,否則何必這麼狼狽,這也是我能看出的問題所在。」

說話間,葉天伸手抓住了夜星雨的手腕,將一絲真元渡入了夜星雨體內。

夜星雨臉色微紅,有些無措,從小到大很少跟異性接觸的她,更是沒被除了家人外的異性觸碰過身體。

「原來如此!」

葉天鬆開了夜星雨的手腕,沉呤道。

看著葉天一臉嚴肅,夜星雨不禁心中一驚,擔憂的問道:「怎麼了?是不是問題很嚴重?」

回過神來,看著夜星雨一臉的擔憂,葉天知道她誤會了,忙解釋道,「沒有,你別緊張,並沒有什麼問題。」

一聽這話,夜星雨這才鬆了口氣,仍舊有些不放心的問道:「那你剛才為什麼會有那副神情?」

「我剛才發現你體內有一種東西,正是你會擁有真元的源頭。

你就是通過心念連通那東西,來操控你體內的真元。

還有,你那改變容貌的法術,也是從你體內的這個東西得來的,對不對?」

葉天仍舊不答反問,目光炯炯的盯著夜星雨。

面對葉天的目光,夜星雨有些閃躲,同時也對感到極不可思議,葉天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這可是只有她才知道,因為那是在她的體內,她當然知道,可葉天又是通過什麼知道的。

一時間,夜星雨只覺葉天那炯炯目光,彷彿能將自己渾身上下都給看穿了一般。

下意識的,她臉色通紅,雙手環胸,轉側過身子。

看著夜星雨這個反應,葉天先是一愣,隨後回過神來,頓時苦笑。

「你在想什麼呢?我能知道這一些是因為剛才用真元渡入你體內得到的回饋,並不是我有什麼透視眼之類的啊!」

聽到葉天這話,夜星雨這才有些尷尬的放下雙手,轉回身來。

實際上,葉天在檢測到夜星雨體內有那東西時,也曾在心裡詢問過系統,想讓告知是什麼東西。

可系統回應想要知道,就要花逼格來換,偏偏這一次系統要的貴得要死,想知道這東西的詳細信息需要500點逼格,簡直坑死人不要命。

所以葉天乾脆也就不換,當然也是他沒有足夠逼格來換,所以夜星雨可能也不一定能知道自己體內是個什麼東西,葉天還是打算問問,說不定真能打探出來一點信息來。

「你說得沒錯,我的真元和法術都是從那個東西上面得來的。」

夜星雨點頭,如實回答,並無隱瞞,既然葉天已經看出來了,再隱瞞也沒有任何用。

「那你知道那東西是什麼嗎?又有什麼樣的來歷?」葉天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有人對我身上的這個東西很感興趣。

我這一次之所以跑出來,就是因為這件事。」夜星雨咬牙說道。

顯然,這事不小。

「哦?是什麼事呢?」葉天連忙問道。

夜星雨咬了咬牙,看了看葉天,知道葉天可能是唯一能幫助自己的人了,便決定將過往的一切說了出來。

「事情,要從我父親說起……」

夜家本是古武世家,雖然算不上什麼大家族,可在江陵市也算頗有根底。

如今能成為海市十三家,全因現今的家主夜破城一手托起,可謂是傳奇的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