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咧嘴一笑,那原本清亮白牙之上已經掛上血汁,蓄力之後再復前行。

葉天咧嘴一笑,那原本清亮白牙之上已經掛上血汁,蓄力之後再復前行。

「轟、轟、轟……」

一聲聲不停的撞擊之下,那大門並未打開。可是那巨大石門在葉天那神格巨錘轟擊之下已經出現一極深大洞。

看來今日葉天是不打算推門而入了,就是要破你這石門又如何。隨著這一聲聲震顫人心的轟鳴之聲傳出,那石門以大坑為起點終於是從上至下裂開一道縫隙。

可是葉天依然沒有停下,一次次的轟擊這石門之上竟是露出了一個細小縫隙。

「啊、啊、啊」

葉天再次裹挾著那天地巨力向著那一絲透亮縫隙一衝而去,就在這一瞬間葉天就像是進入到了一個新的世界。這世界裡面儼然是一副仙域美景,此等景色比原來那靈海之中竟是美麗了太多。

葉天的靈識甚至就想永遠的留在此處再也不歸,縱然是外面亂世如何自己便只要這一小地。

可是葉天手中的神格在這一瞬間不斷輝耀,在其照耀下的這空間竟是空空如也靜謐異常。絲毫沒有葉天所見之景,葉天便是驚醒。

那從門后忽然湧進的波濤就將其拍得清醒過來,這哪裡是鳥語花香,這就是一塊徹徹底底的枯寂死地。

可是隨著這洪荒靈力的湧入之後,這真的是有著生命在不斷生長,陣陣翠綠不斷冒出。

這靈力波濤帶回的是那生命氣機,葉天此刻神識再次回歸腦海。任由體內的靈海去衝擊那巨大石門,將其不斷腐蝕。

一股股的生命氣機從體內不斷散發而出,而神格竟是在那新世界之中璀璨閃耀。

葉天望向上方那成千上萬的復活枯骨在將近三十名的主神級彆強者圍攻之下,已經抵擋不住,可是卻依然在奮起而戰。

「我來。」

葉天輕喝一聲,那骸骨之原上頓時以他為圓心擴展而出一個綠地。這綠地之上的生命氣機竟是如此濃郁,所有的骸骨在感受到這生命氣機之時原本那種不知多久遠的疲憊之感竟是一消而散。

這生命氣機還在不斷擴散,而葉天此時已經一衝飛天。

手中赤淌鎏金與那潛龍之劍,直接化為兩個巨大實體。鳳鳴與龍吟交叉而出,葉天那血紅雙眼環繞著這空間掃視了一眼。

只見那最近一人竟是看見他之後還要一掌將那骸骨形成的強者轟得湮滅,葉天一吼一聲直衝而去。

手中的鳳鳴直接擋在那骸骨之身的身前,右手的潛龍之劍現在已經可以稱之為龍劍。這龍氣蕩漾天下刯古長存,一聲聲龍嘯便是向著那剛剛出手的天鴻方的主神級別獵神者轟擊而去。

那獵神者同樣施展了至強法術,雙發震出了一個巨大說浪。 豪門:契約小新娘 可是葉天在這僵持之中一衝而過,直接近身到了那獵神者的身前。

「啪」

一個清亮巴掌的聲音在這電閃雷鳴的風暴龍捲之中便是傳播而出。

在場所有的人皆是傻眼,剛才才僅僅有著殺神大圓滿實力之人不僅僅在片刻之間便召喚出自己的領域。

同時這領域竟是能夠復活各式強者,強者攜帶寶刃如同復生一般戰鬥,真乃是天下奇才。

那主神級別的獵神者怎受過如此屈辱,直接抄傢伙便要與葉天殊死一搏。而葉天正有此意,陣陣轟鳴之聲響徹九天。

那雷霆似乎是發現葉天已經成功跨過那主神之階,萬千雷霆不斷劈下匯聚在葉天的身上。

而葉天頂著這無數雷光手中龍吟再響,向著那剛剛出手的獵神者便是攻去。這獵神者似乎也是感受到了葉天這劍中能有讓他都滅亡的生死危機。

兩旁其他的獵神者好友皆是在此刻要圍攻葉天,葉天怡然不懼,那赤淌鎏金之上鳳鳴響起。一個巨大刀刃便將這風暴龍捲直接斬為兩節,那後方的幾名主神級彆強者聯手對葉天轟殺出絕世招數。

可是葉天右手的潛龍之劍上忽然散發出陣陣光芒,這光芒正是那神格之力。這一劍帶著神格之力便是承接那一刀之威。

這一劍之力竟不是向前方回去,而是刺向後方那觀戰的金鈴使鄭關。他竟是要一己之力直接對敵在場兩方強者,這後方的鄭關臉色極度陰沉,看著那向他襲來的黑龍劍氣。

召喚出自己的冰封領域,一個個巨大冰晶便是在其中生長而出。在這冰晶凝結而成的一層層巨大盾牌,可是葉天的招數怎麼這麼好抵擋。

這縱橫劍氣所過之處,冰層碎裂全部直接化為冰渣。而那最後方的鄭關在這劍氣的逼迫之下竟是不斷後退。

可是這劍氣勢如破竹般向其刺去,旁觀之人無人敢去為其抵擋。他們這些金鈴使無不是應為這域外戰場的白霧之氣才緩慢的修鍊成主神,其體內並沒有神格存在。

原本的葉天只是一個殺神大圓滿之人,只要將其擊殺奪得神格自己就會取而代之,可是如今葉天此等氣勢顯然已經晉入主神之階,此等真神怎是他們這些偽神可以抵抗。

就在葉天的劍氣已經追上那鄭關的身體,其衣物都已經被這劍氣所割裂之時。那天空的浮島之上,忽然傳出一聲呵斥。

「住手。」

葉天聽聞這話之後雖是一驚,可是並未理會。你就是天王老子又如何,今日這鄭關辱我袍澤,若是我今日沒有晉陞主神怕不是也是被其無情斬殺。

雖說造化弄人,可我今天偏要替天行事不成。

這巨大劍氣沒有一絲猶豫的便割裂了鄭關的脖頸,鄭關使盡全身氣力,脖頸一歪就想將這劍氣躲過。可是沒想到葉天這劍氣之上乃是帶著那龍吟咆哮,其上龍頭一拐向著鄭關的頭部便一咬而下。

「你敢。」

那島上傳來聲音再起,可是葉天那堅毅眼神怎能被他人所打擾。那龍頭的閉合速度猛然加快,吭哧一口,原本站立於天上的鄭關就已經成為一無頭之屍。

就算是那主神強者的金鈴使鄭關,在葉天這霸天一擊之下也是命喪黃泉。 葉天將鄭關斬殺的這一舉動就如同引發了天地之怒,上方那一直被雲霧所籠罩的浮空之島上霧氣竟是全部轉化為血紅之色。

這血氣從浮空之島上不斷下落,正好在這浮空島之側的一群主神強者看向那洶湧血氣心中便是一震。

「怎麼可能,以前這血氣只有在大戰之後才會溢出,可為何如今竟是提前流淌而下。」

隨著這血氣同時而降得是那天上傳來的一聲洪鐘一般的聲音,

「葉天,你太過了。」

同時這血霧之中便有著威壓不斷凝聚就要降臨在葉天的身上。

氪金女仙 葉天就感覺身上忽然有著一座大山壓下,就連劈落在葉天身上的光芒也是被那股力量擠壓得更為暴烈。

此時的他根本不知道何方有人,那人就能直接壓制剛剛晉入主神的自己,恐怕實力之強遠超自己的想象。

這股壓制之氣配合那不斷傾瀉而出劈打在葉天身上的天雷,葉天那挺直腰桿被壓的就要彎曲。

此時的葉天已經成功突破了那主神之階,神識之力猛漲,那股壓製得他即將彎腰的力量已經引起了他的憤怒,順著這聲音的方向便要探查而去。

「老七,休得無禮。」

這原本壓制在葉天身上的力量忽然被另一股力量所抵消,葉天那原本承受這萬鈞壓力的身體在這巨大威壓車去之後,一股失力之感湧上心頭,一股鮮血吐出。

葉天的神識現在已經強能透天,那神識已經感受到了就在這戰場之上的那浮空之島。相比那之前呵斥葉天不想讓他將這鄭關擊殺的言語便是從那浮空之島上傳來。

同時那浮空之島上方似乎有著一股令他感覺到窒息的力量,神識之中傳回的是那一陣陣的顫抖。

葉天心頭一橫,我管你是何高人,仰頭朗聲道:「你既然能將我捏於鼓掌之中,又何必躲躲藏藏。」

可是天空之中那浮空之島上再也沒有了回應,只是那向下傾瀉的血霧越發濃郁。

這血霧伴隨著主神雷劫而降的雨水,形成了磅礴血水從天而降。葉天渾身明透,可從這血水之中彷彿有著無限的生命氣機與力量。

那原本圍繞在葉天身周的無數骸骨之原強者皆是站穩腳步,撐開雙臂去感受那血雨之中的生命精氣。

下方的骸骨之原之中原本依舊在沉睡的無數骸骨,在這血雨澆灌之後竟是能起身迎接天雨降臨。

這血雨真乃是生死人,肉白骨。

同時那本就該是葉天所承受的萬千雷霆順勢劈下,千萬雷鳴電光猶如千軍萬馬一般奔騰而下。

四周的數十位獵神者與金鈴使皆是獃滯,那原本只有在大戰之後才能顯露的。曾經助他們成為主神的血氣竟是以洪荒之勢湧向葉天的身體。

而有著神格助力的葉天揚手一招這血雨便是向他而來,可是葉天卻沒有全部獨吞,只是吸收了部分,那大部分都留給了下方的無數皚皚骸骨。

「轟」

一聲響徹九霄的雷霆之聲在葉天的上方便是轟然升起,隨著這聲如同裂天之舉的聲音。陣陣流光在天地間不斷閃耀,這葉天升為主神之皆似乎才剛剛拉開帷幕。

葉天脫下那已經明透的上衣,露出那堅實的肌肉。滾滾血水順著身體流淌而下,而葉天已經將手中武器全部收起,腳面向下一踏泥漿崩得四散。

這衝天而去的精幹之人竟是向著那雷光直接反擊,隨著葉天的陣陣鐵拳之下。向他劈來的雷光應聲而碎。

「此人竟敢去逆天行事,難道就不怕自己渡劫失敗終於此地不成。」

在下方那些沒有神格,而是以取巧之法去晉陞主神的強者看向葉天此舉就猶如看見一稚嫩孩童去硬碰那猛虎之爪一般荒唐可笑。

可是葉天正是這能夠不斷創造奇迹之人,手中靈力若隱若現,包裹在拳鋒之上摧金斷玉。

那原本已經拉開序幕的雷劫似乎是被葉天激怒,那剛剛在天空之上轟響之處竟是緩緩露出一絲極致的黑暗。在這黑暗之中似乎有著無限吞噬之力便要將葉天直接撕碎。

那劈下的雷霆相比之前粗大無比,同時之上包涵了一絲吞噬之力。葉天拳鋒之上的靈氣每當與這雷霆所碰觸只是便是被吸走一塊。

同時那巨大雷霆的力量將葉天打的一陣翻滾,每一次的雷霆葉天手中的靈氣便是流失大半。

葉天看到此處索性將那身上僅有的一層靈力防護徹底撤掉,完全以那內休去對抗萬千雷劫。

這雷劫一次次的下落,而葉天手中之拳一往無前。將那雷霆如同土雞瓦狗一般不斷擊碎,葉天的身體在這雷劫之中竟是慢慢變得奇特起來,原本他的身體就是那神格所形成。

其中根本沒有任何雜質的晶瑩肢體,在這雷劫之下竟是緩緩的生出那生命的力量。

雷劫被粉碎之後揮灑到大地上是那富含了不知道多少的奇異之物,點點星光帶著那生命之力便是照耀在骸骨之原上。

下方所有的骸骨就像是吸收到了大補之物一般,身體不斷顫抖。

上方葉天此時在這雷擊之下,拳上也已經流出鮮血。可是葉天那股瘋魔之氣依然沒有減少,葉天又是向上衝擊了一截。

在這上方的雷霆之中那股吞噬之力已經越發增加,這每一股的雷霆之力甚至都能吸收那足足有一個殺神巔峰強者的全部靈力。

隨著葉天向上衝擊,這雷霆似乎是因為葉天的挑釁而更加暴怒。天雷之中竟出現了色彩,這雷霆帶著色彩便是劈在葉天的身上。

「轟」

一個紅色天雷便是從天上劈下,葉天舉起雙拳直抵天際。這雷霆正是擊在了雙拳之上,從雙拳之中便傳來一大股狂暴的赤炎之力。

這股力量似乎能夠將靈魂毀滅,順著雙拳便要向葉天的頭部傳入。可是現在葉天的神識何必強悍,那股力量沒等進入葉天的身體便被葉天攔截在了胸膛之中。

這胸膛之內的赤炎之力一個勁的要鑽入葉天的腦中,可是葉天那神識與靈力相互協作,不斷磨滅這沒有後援的赤炎之雷。 葉天的身體已經在這赤炎之力下被燒的通紅,遠遠一看便是向一個燒紅的巨大鐵球一般噴著熱氣。

遠處圍觀的強者看見這幕紛紛散開,他們並沒有葉天這種強悍的實力。他們只是那是那偽神,一旦觸碰到這天劫的怒火恐怕今日都是要被擊倒在此。

「赤紅雷劫已經出現,這雷劫的顏色越多就代表飛升之後的實力越強,就看他到底能引出幾劫天雷了。」

葉天此時憋住一口氣,那冥皇竹簡之上的第一式氣機流轉竟是在這一瞬間直接明會。

滾滾氣機在葉天的身體之中不斷盤旋蓄接,這赤炎之力終於是在那滾滾而來的靈力的消磨下最終消散。

沒等葉天休息恢復些體力,又是一道雷霆劈下,這雷霆乃是帶著赤金之色。

這股雷霆一下子就劈在了葉天的身上,葉天就覺得這雷霆彷彿是實質一般。就像是那金剛之身轟擊在了自己的身上,這股距離就要將葉天從九天之上轟下凡間。

葉天單肩抗住這道天雷,靈力不斷噴吐就要將其斬滅。可是這雷霆的巨力直接將葉天震虹而下,葉天的身體已經在這雷霆的壓制下重新站回了骸骨之原的表面。

北宋大丈夫 那落下的剩餘之力將葉天的雙腳震入無數骸骨之中,那骸骨骨裂之聲頻現。葉天一聲怒吼:「給我開。」

從其天靈蓋之上便是衝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精純靈力,這股靈力帶著那血雨霧氣便是將這金色雷霆直接劈開。

而那上方的雷劫似乎在葉天的挑釁之下變為極為詭異,那原本要擊下的雷劫竟是不斷醞釀,上方雷劫不斷翻滾。

終於就在葉天那目光之中,雷劫之上終於露出一道亮光。原本一道亮光之後竟是緊跟著又劈下兩道天雷。

這三道天雷並駕齊驅,向著下方的葉天便是衝來。

「天啊,這天雷竟是直接三劫合一,如此狂暴雷劫難道真的要將此等強者斬殺不成。」

葉天取出那赤淌鎏金與潛龍之刃,鳳身龍頭直接顯現。那主神級別的靈力彰顯的淋漓盡致。

鳳身龍頭飛揚而上,鳳身吞吐出仙山火海向那左側之雷轟去。而那龍頭已然是張開大嘴就要將右側的雷劫直接吞噬。

葉天居中以那一往無前的絕對氣勢對敵那居中之劫,三劫合一又能如何我葉天怎能被輕易擊敗。

三聲連續的響聲在這天地之中便是響起,轟轟兩聲過後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撞擊之聲。

此時天上那各式無色天雷皆是被葉天這狂霸靈力直接擊破,在這對決之中葉天那九玄踏天訣更是晉階到了最終之級。

天上下落的血雨都是在這一瞬間全部靜止,整個平面的能量在葉天這九玄踏天訣之下直接就被吸收而去。

就連那剛剛與葉天碰撞帶著各式色彩的天雷,在這九玄踏天訣的吸收之下都是逐漸崩潰,在兩側的雷電之雨中。那各式天雷被葉天不斷吸收,身體之內那神格亮光不斷閃現。

隨著這神格光亮的逐漸明亮,上方更是落下了各色天雷。這天雷之色越來越多,每一種天雷之內都有一種特別的力量。

在這不同種的力量襲擊下,就是強如葉天也是越發疲憊。身體之中才剛剛晉入主神之階的靈海尚未填充,現在只能以血雨為引來吸收天地靈氣。

「天啊,這怎麼可能。我當初渡劫之時只有六色雷劫,破九色雷劫便可在這主神之階中橫行霸道。可是到現在已經落下了數十到各色天雷,這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這雷劫不斷的劈在葉天的身上,葉天的身體在這陣陣轟擊之下也是不斷翻飛。原本握住刀劍的雙手已經被完全劈的麻木,可是葉天依然死死的握住手中兵刃沒有放棄。

一聲一聲那是回蕩在這空間之中的死神之聲,葉天已經被這雷光擊打得血肉紛飛。

血水順著葉天的身體在不斷流淌,也看不清那到底是血液還是白霧凝成的血水。

「五十六色」

「五十七色」……

「七十九色」

葉天神志已經不再清醒,可是這雷劫竟是永遠沒有停歇的意味。一股股的毀滅氣機不斷轟擊在葉天的身上,此時的葉天就是連抬起臂膀都沒有了力氣。

而那雷劫之中的吞噬之氣已經是將葉天體內現存不多的靈氣吸了個星光,如今的葉天當真是只能以有體硬抗了。

一閃閃的雷劫不斷劈打在葉天的身上,那本就翻飛的血肉之傷現如今更是深可入骨。

可是葉天那心頭信念依然沒有更改,神格之光不斷閃耀。

這骸骨之原上方被葉天復活的強者根本不能靠近葉天的身體,一旦靠近面臨的就將是那灰飛煙滅,重新化作白骨。

可是那下方的無數強者卻依然如飛蛾撲火般飛向葉天,希望能以自己的身體為葉天抵擋一些天劫之力。

葉天抬起頭看見這一幕,雙眼之中已經是熱淚容眶。這些骸骨乃是我輩先人,為了那修仙之路已盡其力。

而如今為了這不爭氣的自己竟是放棄了那再生的機會,葉天那雙眼之中一片血紅。這血紅之色伴隨這天地之中的血雨就捲起了一陣風濤。

只見那下方的葉天以那疲憊的身體緩緩起身,可是雷劫依然一道一道的擊打在葉天的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