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蔓和樹木則是抽打著他們的枝條,力道重達千鈞。枝幹上的葉子就像是一把把的飛刀一樣,削過來削過去。整個花園上方飄著舞著各種各樣的東西,簡直就像是群魔亂舞。

藤蔓和樹木則是抽打著他們的枝條,力道重達千鈞。枝幹上的葉子就像是一把把的飛刀一樣,削過來削過去。整個花園上方飄著舞著各種各樣的東西,簡直就像是群魔亂舞。

沈鈺他們三個待在其中,可憐兮兮的被淹沒,承受著所有異植的力量。時不時就可以看到他們身上的光罩在一陣閃爍之後突然滅掉,隨後會趕緊貼一張紙在身上,金黃色的明亮光罩又再次亮起。

偶爾還能看到他們拿著一個小玉瓶喝著什麼東西。

沈鈺他們感覺這樣的圍攻簡直比剛才虛影還要可怕,他們感覺自己在這裡堅持了很久很久,體內的靈力一直不斷的運轉著,手上也在不斷的掐著各種各樣的法訣。石柳言和季言澤的異火異冰對異植的威力最大,他們基本上承包了前面大部分的攻擊。有些漏網之魚則是有沈鈺在一旁補刀。時不時的沈鈺還釋放一個水霖術給所有人緩解一下壓力,治療一下傷口。

只有玄影最為輕鬆,蹲在石柳言的肩膀上,什麼事情都不用做。他沉默的看著他們三個人一點一點的往前移動,適應了一點之後又往前走。終於走過了中央攻擊最為密集的地區。

接下來就會慢慢的輕鬆下來了,三個人感覺都鬆了一口氣,隨後又立馬緊張起來。最後關頭了,一定要小心不能陰溝裡翻船!

終於到了花園的出口處。玄影示意他們在這裡停下來。

「你們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異植嗎?我幫你們弄過來。」

沈鈺並沒有急著說,而是問玄影,「我們到底應該怎麼樣收伏異植呢?」

玄影笑了笑,雖然在貓的臉上看到笑臉有些詭異。「你們不用擔心,其實收伏異植相當的簡單,只要你們將異植打得半死不活,然後在它的根部滴上血就可以了。異植已經有了靈性,它們會臣服於強者的。」 玄影的話讓沈鈺和石柳言陷入了沉思。石柳言是在猶豫自己到底應該選擇哪一個,而沈鈺則是在腦海里詢問沈樓。

「沈樓,你幫我探測好了沒有?林若雲和哪一種異植最為合適啊?」沈鈺焦急的問。

沈樓不疾不徐的聲音傳來,「我做事,你放心。根據我的探查,最左邊的牆壁上的那株深青色的藤蔓應該很適合林若雲。不過我不知道那株藤蔓叫什麼名字啊。」

既然已經知道了是什麼異植,沈鈺也就放心了。「想知道叫什麼名字很簡單,等一下玄影肯定會說的,你聽著就是了。對了,剛才的異植碎片你研究出了什麼沒有啊?」

沈樓:「還沒有。哪有那麼快啊,而且我現在也只是初步的推斷一下罷了。更加深入的還要等你安全了再說。」

沈鈺眼神暗了暗,然後聲音愉快的說:「好吧。那我會加油的。」

就在沈鈺和沈樓說話期間,石柳言已經告訴玄影他選擇了什麼。出人意料的,石柳言竟然選擇了一株花!

石柳言選擇的花沈鈺並不陌生。畢竟像這株花一樣厲害的異植在花園裡也不多見。這一株花型異植的花瓣可以化作一片片的小刀,堅硬的程度與它的修為成正比。與此之外,它還可以釋放出一種干擾性的花粉,讓人產生了幻覺。明明要伸出左手,卻偏偏伸出了右手。

強悍寶寶:爹地請接招 這樣的干擾看上去很可笑,但是卻非常的實用,更別說等到花再大一些,它的根也可以作為攻擊的手段。對於石柳言來說,的確是一個非常好的助力。

玄影點頭,他也覺得石柳言的異植選的非常的不錯。戰鬥力很強,其他方面也很不錯。

隨後,沈鈺他們就看到玄影四腳懸空的踩在空中,好像有什麼東西托著他一樣,快速的跑到了那株花的旁邊,爪子一拍,一抓,花就被玄影拉了出來。

將花往石柳言的方向一拋,玄影大聲的說:「打敗它!」

石柳言的手掌上哧的一下就冒出了金炎火,還沒靠近花呢,它就垂著花朵認輸了。

季言澤在一旁看著這樣的情況哈哈大笑,他拍著石柳言的肩羨慕的說:「你的異火真是厲害啊。不戰而屈人之兵!不知道我的冰霧能不能也做到呢?」

說著,季言澤就想嘗試一下。石柳言也不拒絕。他相信季言澤心裡是有數的。果然,異冰看上去對花的威力也很大。季言澤不過是放出了一小團的冰霧,就把花嚇得瑟瑟發抖,連頭上的花瓣都掉了很多。

看到這樣的情況,季言澤直接退開,讓石柳言過去。石柳言弄出一滴血想要滴在花的根部。花一開始還有些不願意,但是到了後面,看到石柳言的金炎火和他的朋友的異冰,花的心裡簡直恨不得主人趕緊回來。

主人,你再不回來,我就要被欺負死了~

等到石柳言完全契約之後,玄影這才笑著說:「你的選擇不錯,這是一株瓊容梓。在異植當中也算得上有名。如果你一直養下去,說不定將來會給你一個大驚喜。」

玄影萌萌的外表,稚嫩的聲音說著這些老氣橫秋的話總是讓人覺得有一種反差的萌感。

石柳言問什麼玄影,「什麼大驚喜?」

玄影搖晃著小腦袋,「不能說不能說。你能不能成還是一個問題呢。」

石柳言:行叭,不說就不說。然後他就給自己新收的異植小容輸送木靈氣了。

接著玄影問沈鈺,「你選的是哪一株的異植?」

沈鈺用手指著最左邊牆壁上的那株很隱蔽的藤蔓,說:「我要那株深青色的藤蔓。」

玄影驚奇的看著沈鈺,懷疑她的運氣。她這是真的觀察到了還是隨手一指的,花園裡最厲害的就被她找到了。

「你是怎麼選中這個的,我覺得這個並不算是花園裡最厲害的?」

沈鈺做茫然狀,「我就是憑著感覺選的。我覺得這個我看著最喜歡。」 結婚,不可能 說完有些忐忑的問,「怎麼了?是我這個選的不好嗎?」

玄影笑,「不是,你選的這個很好,很適合你。比石柳言的瓊容梓還厲害。」

沈鈺驚喜,「真的?它叫什麼?」

玄影沒有答話,而是蹦了出去,一下子就把那株藤蔓抓了過來放到沈鈺的腳邊。這才回答道:「這叫碧蘆。這個也是很難得的一種異植,它的枝幹很堅硬,修為越高長得就越大,不管是戰鬥還是輔助,碧蘆都可以幫你。可以說在以前,是木靈根都趨之若鶩的異植啊。這個的確很適合你。」

沈鈺瞭然,然後就開始對付碧蘆。碧蘆作為最頂尖的異植,靈性很充足,它早就不想在這裡待下去了,所以在沈鈺收伏它的過程中,碧蘆只是象徵性的掙扎了一下,隨後就直接投降了。

沈鈺沒想到事情會那麼順利,她有些懷疑的問沈樓,「你該不會是看出了這個異植抵抗心最弱吧?」

沈樓點頭,「那是當然。這是很簡單的一件事。」

沈鈺:行叭。

既然沈鈺和石柳言都收取了各自的異植,他們也就準備離開花園了。異植有擬態的效果,沈鈺的碧蘆還好一點,是變成一個深青色的手鐲掛在沈鈺的手腕上,但是石柳言的瓊容梓,哈哈,只能變成一個花型的紋身貼在石柳言的手臂上了。

感覺石柳言好像一下子美貌了起來呢!

季言澤在一旁看著他們都收伏了一株異植,臉上情不自禁的就露出了一些羨慕的神色。沈鈺無意間看到了,也只好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了。

沒辦法,誰叫他是單冰靈根呢。

不過這個動作被玄影看見了,他瞥了一眼,說:「你也不必失落,冰靈根自然也是有屬於冰靈根的異植的。只是這個花園裡面沒有,可能之後你也找不到,畢竟那種極品的異植都是要在極端的環境里才能出現的,不過是一個念想罷了。」

季言澤其實也就是隨意的羨慕一下,沒別的想法,但是沒想到沈鈺和玄影都來安慰他。讓他的心裡有些小感動呢。

季言澤一把上前抱住玄影,感動的揉搓著。

玄影一瞬間後悔,開始用小jiojio不斷的推搡著季言澤。

石柳言上前抱回玄影,手不著痕迹的在玄影的背上摸了兩把,隨後嚴肅的說:「行了,我們快出去吧。」

不知道是因為他們已經走到了門口就差一步就可以邁出去還是因為玄影一連抓了兩株異植的威懾,反正他們這段時間就沒有再受到攻擊了。

等他們一腳踏出這座花園的時候,就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隨後就出現在了另一個花園裡。不,不應說是花園,這裡只有腳下的一片土地,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種植。也不知道是沒來得及還是怎麼樣?

石柳言掏出地圖,發現這裡就是陰陽靈土所在的地方了。可是,這裡一片荒蕪,什麼都沒有啊。

沈鈺和季言澤也覺得奇怪。不過沈鈺看了看腳下的土地,有些猶豫的說:「不會,是在這些土裡面吧?」

石柳言和季言澤瞪著腳下的土地,也有些難以置信,但是除了這個,也沒有其他的可能性了。

所以他們在互相看了看之後,還是乖乖的拿出淘汰不用的法器蹲下身子開始挖了起來。但是他們剛挖了一下,整片土地就震動起來了。

幾個人被晃得站也站不穩,乾脆直接就飛了起來。在高處看去,這片土地的中央有一個土包不斷的吸收周圍的泥土凝聚起來,慢慢的,長出了四肢和腦袋,變成了一個巨大的「人」。

沈鈺三人驚嘆的望著這個片刻間就聚攏泥土成人的龐然大物,臉上的表情滿是躍躍欲試。

「估計這個就是陰陽靈土的守護者了吧?我們是不是打敗了這個就可以知道陰陽靈土的下落了?」季言澤興緻勃勃的問。

沈鈺點頭,「應該是的吧。」

巨人站起來,然後就向沈鈺他們撲過來。動作看起來有些笨拙,但是速度卻非常的快。沈鈺他們也不客氣,直接就上了。

巨人的看上去很大,很厲害的樣子,但是他的攻擊力卻不怎麼厲害,不過防禦是很強的。

沈鈺三人站在巨人的面前,只到他的膝蓋。體積太大也是個問題。傷人有志一同的選擇了那個壓縮的法術。

「水劍。」

「火劍。」

「冰劍。」

三劍齊發,從三個方向射向巨人,隨後直接爆炸開來。巨人一下子變得七零八落。但是沒等沈鈺他們露出開心的表情,地上的泥土就開始補充著巨人的身體,沒多久,又是一個完整的巨人。

穿到民國吃瓜看戲 三個人臉色大變,這樣子他們的攻擊根本不能奏效啊!只好先分散開來躲開巨人的拳頭。

「不行啊,我們要先隔絕這個巨人和地面的接觸。否則,我們根本沒辦法打敗他!」沈鈺大聲的說。

季言澤一邊躲閃著巨人伸過來的手掌,一邊大聲的說:「你們爭取將他打飛或者打散,我試試能不能把地冰封起來!」

這個方法目前看上去還是可行的。所以沈鈺和石柳言開始行動了。

他們直接將目標對準巨人的腳,手中再次凝聚了一把劍。憑藉著爆炸的威力將巨人的雙腳炸飛,順帶脫離地面幾秒鐘。季言澤看準時機,直接將巨人腳下的地方給冰封住了。等到巨人落到地上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沒辦法吸取泥土來療傷了。

不過巨人畢竟只是一個凝聚出來的死物,所以沒有腳之後他就將身上的泥土往腳上挪了一些。身形雖然小了一點,但是看上去又是一個完整的人形了。

沒想到還有這種操作,不過看到巨人變小了,幾個人都覺得這樣的方法應該是正確的。於是接下來他們就開始不斷的削減著巨人身上的泥土。同時還要注意讓他不能拋出冰封的區域。還要將弄下來的泥土與巨人隔開。

要是放在進入宮殿之前,這麼繁瑣的事情肯定會把他們弄得手忙腳亂,但是自從他么打敗了虛影之後,覺得自己進步了一大截。現在這樣根本算不得什麼。

對付巨人他們就像是放風箏一樣,一點一點的消磨著,慢慢的,巨人的身形越來越小,越來越小。等到巨人的身形比他們還小的時候,忽然急速的縮小,但是身形卻在不斷的凝聚著。看樣子是要把鬆散的泥土全部都聚合在一起。

變小之後,沈鈺他們發現這個巨人,哦不,現在就叫他泥人吧,變得難對付起來了。因為身形小,所以相當的靈活,速度快,抓不到。也因為身形凝實,所以攻擊的威力都上升了一些。

沈鈺他們並不懼怕泥人,但是他實在是太靈活了,總是抓不到,讓人生氣。就連季言澤之前想靠冰封將他封住也失敗了。

想了想,沈鈺拋出了自己的碧蘆。

河下情事 碧蘆在花園裡不知道待了多少年,現在正虛弱著呢。沈鈺本來想讓它多吸收一些靈氣好好蘊養一段時間,但是現在,不得不使用碧蘆將泥人困住了。

碧蘆一落地,瞬間就變成了一大片鬱鬱蔥蔥的藤蔓。深青色的藤蔓在接收到了主人的信息之後舒展著枝葉,不斷的往泥人的方向探去。

泥人雖然實力強大,但是最終還是個不會飛的。所以在地面上雖然不斷的遊走,但是很快就被到處都是的藤蔓逼到了中央的位置。

「好機會!」

沈鈺三人站在劍上,看到泥人出現,三個人瞬間出手,即使他的身軀經過壓縮凝實了許多,也經不住三個築基期修士的炮轟。

等到煙霧散去,他們發現泥人已經被轟碎了。在中央的是一小塊拳頭大小的石頭。這塊石頭呈現出半黑半白的顏色。石柳言上前撿起來,神情激動。

沈鈺把碧蘆收回來,又給他輸入了一些木靈氣,這才看向石柳言那邊。

季言澤和石柳言都是神情激動的樣子,沈鈺湊過去一看,「這就是陰陽靈土吧?」

石柳言點頭,目光不捨得從手上的石塊上移開。「是啊,半黑半白,顏色如此均衡。原來泥人是有陰陽靈土來當核心,難怪可以直接吸收地上的泥土來補充自身。」

石柳言的聲音隱含著激動。沈鈺表示了解。「行了,既然已經拿到了陰陽靈土,你是要先吸收還是先去別的地方看一下。」

在他們打敗泥人之後,角落的地上已經悄無聲息的浮現出一個傳送陣了。

石柳言將陰陽靈土放進玉盒再收入儲物袋。為了保險,還將這個儲物袋塞進了自己的衣服裡面。

「靈土先不急著吸收,畢竟這裡並不安全,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就會被扔出去。先上傳送陣吧。」

沈鈺和季言澤都依石柳言。三個人踏上了傳送陣。一陣光芒閃過,他們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片森林裡面。

「這是什麼地方?」季言澤張開眼發現了不對,問道。

沈鈺苦笑,「我們應該是直接來到了第三層。」說著她揮舞了一下自己手裡的地圖碎片。

季言澤這才發現他的衣服上有一張地圖碎片。這是到了下一層才會有的獎勵。這個時候石柳言已經看過了他自己獎勵的地圖碎片了。

「你們的碎片是哪一層的?」

沈鈺看了看自己的,「是第三層的。」

季言澤的也是第三層的。只是他們兩個的地圖並不能拼在一起。也沒有顯示這裡是哪裡。

沈鈺看了看周圍,表情有些苦惱,「怎麼突然就到了第三層了?」

石柳言淡淡的說:「這應該是好事。我們是通過傳送陣過來的,要是通過通道口進來,我們肯定又會被分開。」

說的也是呢。沈鈺和季言澤瞬間開心了。

既然他們不在兩個地圖的的任何一個裡面,那就乾脆隨意亂走好了。

只是,「你們有沒有覺得這裡有些怪怪的?」沈鈺輕聲的問。

經沈鈺這麼一說,石柳言和季言澤也發現了不對勁!這片森林相當的安靜,不僅僅是沒有獸吼聲,就連蟲鳴鳥叫甚至連風聲都沒有。

「這裡也*靜了吧!有些詭異啊!」季言澤也情不自禁的也放低了聲音。

沈鈺點點頭,感覺比她在第一層的時候遇到的情況還要詭異啊。想到第一層的情況,沈鈺就想到了自己身上的壓力。

沒辦法,這個壓力對於沈鈺來說並不算什麼。時間一久她也就習慣了。現在她才想起來自己身上還有一層壓力呢。

沈鈺把自己身上的事情一說,隨後問他們兩個,「你們有沒有這樣的情況啊?」

他們兩個都搖了搖頭,「這個倒是奇怪了,為什麼呢?難道是因為是你主動殺人面蝶的?」

不確定。畢竟他們也沒少殺妖獸啊。

不過這個也給了他們一個警告,在森林這樣的地方還是要注意一些。現在這個壓力還小不算什麼,但是等到壓力變多,那影響就大了。 沈鈺三人走在一片寂靜的森林裡,安靜的只能聽見他們腳踩在落葉上的聲音。他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越往前走就越能感覺到心頭上有一股若有似無的威脅。雖然並不算太嚴重,但是卻像是個*。三個人越來越小心。甚至不敢御劍,只能用雙腳行走。

這裡就像是一個特別安靜的時空,與外界的一切都隔絕開來,但是卻給人一種淡淡的恐懼之感,彷彿,只要你做了什麼,就會有大恐怖降臨到你的身上。

沈鈺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戰,連忙收斂心神,不再想東想西。

就在他們十分小心的往前面走去的時候,忽然聽到了一陣細碎的打鬥聲。三個人對視了一眼,決定上前去看看。

沈鈺的靈符裡面有幾張隱匿符,每個人都拍了一張在自己的身上。這才輕手輕腳的上前。

他們躲在一顆大樹後面,遠遠的望著前面的人和妖獸打鬥。那是一個天劍派的弟子。看樣子還是一個修為高深的弟子。

他手裡持著一把長劍,每一次的揮劍都會有一道劍光劈砍在妖獸的身上。妖獸自然是不甘心就這樣被斬殺,所以也是奮力反抗。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受到了這樣的傷害,妖獸卻還是一聲不吭。

沈鈺他們也不笨,看到這樣的情況再聯想到森林裡一片寂靜沒有一點聲音的情況,大概能猜測出這片森林估計是禁止高分貝。

不過,看那個天劍派的人一副百無禁忌的樣子,劍光劈在妖獸身上的聲音也不算小,為什麼沒事呢?難道是只針對妖獸的嗎?

沈鈺不解,不過還是繼續看下去。

天劍派的人全部都是劍修,攻擊力強悍。前面那個人應該是築基高階的,又生出了一點劍意,已經可以越級打怪了。所以看他一劍又一劍,好像很輕鬆的樣子,實際上這是紅果果的實力。

放在之前,沈鈺三人可能會為他這樣的實力而感到震驚,但是現在,他們覺得他們並不比這個劍修差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