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北看著他那一顫一顫的肥肉,就知道他這次的利潤肯定不少,否則也不會像這樣難以抑制地發笑。

蘇北看著他那一顫一顫的肥肉,就知道他這次的利潤肯定不少,否則也不會像這樣難以抑制地發笑。

四百多條大魚全都賣給了周禮,還有一百多條小魚,按照蘇北的豐吩咐,蘇軍讓蘇銘帶人把小魚里的黑魚全挑出來,分發給族人,其餘的魚都放生進了紫山湖中。

最後過完稱,所有的魚加在一起有2650多斤,其中黑魚超過了一千斤,周禮給出的價格黑魚是12塊錢一斤,其他的魚也比養殖的魚都高上好幾元。

「蘇老闆,財魚總計一萬八千六百四十五元,其他的魚總計九千五百四十七,加起來是28192,取個整,28200元。」周禮用他隨身帶著你的那個計算器算了一通,然後從衣服下面掏出一個鼓鼓的腰包,數了一疊鈔票出來,遞給蘇軍。

蘇軍聽到兩萬八這個數字,一下子就愣住了,直到蘇北在身後捅了一下他才回過神來,連忙接過周禮遞過來的鈔票,點了起來。

「蘇老闆,我看你們村裡的湖挺適合養財魚的,這些野生的財魚都是又大又肥,要是你們養財魚,價格高,經濟效益更好,以後有多少我就要多少。」周胖子臨走前還意猶未盡地拉著蘇軍說道。

蘇軍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笑著點頭,對於紫山湖未來的發展方向,蘇北早已詳細地跟他說過,養什麼魚早就定好了。

考慮到高端食材的銷量,蘇北打算主養鯉魚,高端鯉魚食材價格合適,而且市場需求大,只要質量高,就算量多也不會愁銷路。

財魚雖然價格高,但是這種魚生性兇猛,難養,而且銷路也不像鯉魚那麼好,蘇北嫌麻煩,自然不會選擇。

送走水產商周禮之後,對於兩萬八的賣魚錢族人相互之間已經開始議論起來,兩萬八放在城裡沒什麼,但是對紫山村這樣一個窮山村來說,卻是一個不小的刺激。

看到湖裡的魚居然能賣這麼多錢,村民門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般,以前那些對蘇北要在湖裡養魚沒信息的人也逐漸改變了先前的觀念,變得有信心起來。

「三兒,這兩萬八多怎麼處理?」蘇軍捂著裝滿前的袋子,跟著蘇北又來到湖邊,遠處蘇銘已經帶著人又開始在修理湖邊上的雜亂灌木叢。

蘇北想了想,道:「本來這筆錢已經是屬於養殖公司的了,但是今天賣的這些魚,畢竟是早就在湖裡的,這樣吧,把這筆錢上交到族裡……嗯,你和大伯說,我提議,在族裡設立共賬戶,由族老會管理,這個賬戶要區別於村委會的賬戶,當做我們蘇氏一組以後辦公事的費用,比如說給六十歲以上的老人檢查身體什麼的。」

「為什麼要區別村委會的賬戶呢,反正所有的村民都是一族人,有必要區別嗎?」蘇軍有點不解。

「村委會畢竟屬於政府機構,辦私事難免有時候可能會不方便,但是咱們家族的公共賬戶卻不同,屬於私人性質,錢想怎麼樣就怎麼用,現在看來也許沒什麼,但是以後就難說了……嗯,我這樣算是未雨綢繆吧,這樣,這是我親自找大伯和爺爺商量,大哥,你還是先把漁業公司的事張羅起來,你以後的精力應該花在這個美麗的湖裡。」蘇北看著陽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笑著說道。 “下面我開始宣讀這次測試的前十名,第十名葉夢武,捕獲魂獸元丹:二級元丹十八顆,三級元丹九顆,四級元丹三顆,總成績七十五分,獎品爲上品靈兵斬元刃,請上臺領獎……”在將所以弟子的積分進行完結算以後,青木老鬼看了看手中的清單便走上了臺子,開始宣佈起了這次測試的名次獎勵,而在他的身旁則是弱水殿殿主陰至柔負責將獎勵分發給那些弟子,而那些沒有獲得名次的弟子看着臺子上那不斷散發出陣陣魂力波動的魂兵和丹藥也是眼紅不已。

“好了,以上七名弟子便是這一次測試中的前四到前十名,那麼接下來我就要宣佈第三名和第一名的弟子名單,本次測試排在第三名的弟子是覆雲城孟家孟威,捕獲魂獸元丹:三級元丹二十六顆,四級元丹十五顆,五級元丹兩顆,共計總成績三百二十八分,獎品爲金屬性下品玄兵金棘刺,隸屬庚金殿殿主之親傳弟子。”在青木老鬼和陰至柔的配合之下,沒過多久這次測試中第十名到第四名的獎品便都分發給了其弟子,而這次的獎賞大會也終於達到了最**,也就是前三名的獎品頒發,而第一個唸到的排在第三名的正是今天上午聶塵遇到的孟威,而他的獎品也是有庚金殿殿主金羅煞所親自頒發的。

“性格沉穩,小夥子資質不錯,能在弱冠之年便達到上位魂君巔峯級別,嗯,也配得上這把金棘刺了,希望你以後也能保持住這個勢頭,給……”看着一臉平靜之色站在自己面前的孟威,金羅煞滿意的點了點頭,微笑着對孟威說道,說着便將手中的下品玄兵金棘刺交給了孟威,而在接過金羅煞所賜予的金棘刺以後,孟威的臉上才露出了一絲小激動,隨即便向金羅煞鞠了一個躬說道:“多謝師父賜寶,弟子日後一定會繼續努力修煉的。”說完,孟威也是很有眼色的站到了金羅煞的身後,而金羅煞也是頗爲則是的笑了一下,沒有在說些什麼。

“嗯,恭喜,庚金殿主收了一個好徒弟啊,那麼接下來就是本次測試排名第二的弟子,是蒼跡城上官家族上官莫言,捕獲魂獸元丹:三級元丹三十四顆,四級元丹二十一顆,五級元丹兩顆,共計總成績四百一十二分,獎品爲水系下品魂兵惜雨杖,四品化元丹一顆,隸屬弱水殿殿主之親傳弟子。”先是恭喜了一下金羅煞又獲一名親傳弟子,隨即青木老鬼便宣佈了這次測試排行第二名的弟子,接着就只見一名身穿淡藍色長衫,看起來顯得頗爲柔弱的年輕男子從人羣之中走了出來,不過別看這名弟子樣子有些柔弱,但聶塵卻能十分清楚的從這名弟子體內感應到一股絲毫不下於孟威的上位魂君巔峯級別魂力波動,而且最讓聶塵驚訝的是,這個上官莫言竟然也擁有着和弱水殿殿主陰至柔一樣的僞·先天弱水體質。

“咦?真是沒想到,這回倒是讓我撿到寶了,這小夥子竟然和我一樣,都是僞·先天弱水體質的擁有者,而且根基打得也是頗爲牢固,不錯不錯,給,這是你的獎品,希望你以後繼續努力啊。”同樣看出了上官莫言那特殊體質的陰至柔也是一臉驚喜表情的說道,說着也是將之前說過的獎品頒發給了上官莫言,但不同的是上官莫言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向陰至柔鞠了一躬便退到了一邊,而其他四位殿主在聽了陰至柔的話以後,除了青木老鬼以外,包括剛剛獲得一名親傳弟子的金羅煞的臉上都不由得露出了一副羨慕嫉妒恨的表情,沒辦法啊,因爲現在這個世界不只是好師傅難找,就連一個足夠稱心如意的徒弟也不是那麼容易找到的,要不然青木老鬼也不用都這把年紀了還當着青木殿的殿主。

“切,不就是受到了一個和你擁有一樣體質的弟子嗎,有什麼好得意的……”看着那一臉得意之色的陰至柔,一旁的地勢坤不禁有些嫉妒地說道,其語氣當中也不乏“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意思,而陰至柔對此卻是毫不在的笑了一下說道:“嫉妒,你這絕對是嫉妒,有本事你也收一個能和我這個相提並論體質的弟子啊,哼……”

“咳咳,你們幾個差不多就行了,下面這麼多新晉弟子看着呢,這麼做也不嫌丟人,好了,接下來就是這一次測試中的第一名,是來自於天雲城,同時也是天雲國二皇子的雲自在,他的捕獲魂獸元丹數則是:三級元丹四十六顆,四級元丹三十七顆,五級元丹五顆,共計總成績五百七十三分,獎品爲火系中品玄兵炎陽劍,五品五行玄丹一顆,隸屬朱焱殿殿主之親傳弟子。”見陰至柔和地勢坤那愈演愈烈的氣勢,青木老鬼連忙乾咳了兩聲將其制止住以後,才宣佈了第一名的人選,緊接着就只見一名身穿硃紅色華服,外表卻多少都有點猥瑣的年輕男子走上了臺去,而臺下的人在看到這名男子以後雖然沒說什麼,但臉上也都不由得閃過了一絲不屑地光芒,就連李曉琪也有些厭惡的說道:“真是的,這個傢伙怎麼也能當上第一名,那些成績肯定都不是他自己掙來的,哼……”

“嗯?大小姐,爲什麼這麼說呢?難道你認識他嗎?”聽着李曉琪那有些不滿和不屑的話語,站在一旁的聶塵不禁有些疑惑的詢問道,同時也開始認真的觀察起了雲自在,而李曉琪則是在那裏自顧自地說了起來:“認識,當然認識了,我們天雲國的第一大執挎嗎,整個天雲國裏又有幾個人能不認識他的啊,從三歲開始逛青樓,十歲就開始仗着他那皇室的身份到處橫行霸道,十五歲的時候還去強搶民女,被稱之爲我們天雲國裏的“第一大惡少”,而且最關鍵的一點就是,他是一個無屬性的廢物,即便有着皇室那些天材地寶的供給,到現在也只不過是一個下位魂將,你說這樣的人,如果不是耍了手段的話,又怎麼可能得到第一名啊。”

“大小姐,不得不說,你這一回可是又看走眼了,這傢伙可是個貨真價實的魂王級高手啊,而且還是個上位魂王,比之我之前發現的那個女子也只是弱上了一線,不過這也不怪你,只能說他隱藏的實在是太深了,要不是我剛纔用上了血戾祕法,只怕他連我都能騙過去,而且到現在我甚至都沒有看出來他到底是什麼屬性的魂師,真是有意思啊……”李曉琪的話音剛剛落下,聶塵的臉色卻是突然一變有些苦笑着的對李曉琪說道,實際上聶塵本來也沒有看出雲自在有什麼異常的,只不過就在剛纔雲自在等上臺的那一瞬間,聶塵卻突然發現其看向臺下那些人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嘲諷的光芒,於是在興趣使然的情況下,聶塵便用上了血戾祕法去觀察雲自在,結果他卻驚訝的發現,這個雲自在非但不是什麼廢物,反而還是一個資質相當不錯的天才,僅是弱冠之年其境界竟然就已經達到了上位魂王,就算是和聶塵在前面發現的紫衫女子相比,也是絲毫不差的,但也不知道到底是爲什麼,即便以聶塵現在的實力卻也都無法發現這個雲自在是什麼屬性的魂師,這在以往的實踐中可是從未發現過的,不過也就在聶塵對此疑惑不解的時候,一直呆在無盡血海空間裏沉默寡言的天誅劍魂卻突然向聶塵傳音道:“阿辰,你不用在去猜了,並不是因爲你的實力不夠,而是因爲這個叫雲自在的傢伙的的確確是一個沒有任何魂力屬性的存在……” 【感謝無名占的打賞,求收藏和推薦票】

當天晚上,蘇北就讓蘇槐把紫山湖內所有的黑魚清理掉,全都趕到陰河裡去,然後在陰河和暗道的交界處安裝好三層細密的鐵絲網。

這樣的時期,對於普通人來說是個很大的難題,但是對於擁有元嬰修為槐樹妖而言,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蘇北准許他動用法術,一個晚上他便把事情漂亮地完成了。

九月十一日,所有的從紫金鎮至紫山村之間的所有電路更新完畢,所有的木質電線柱都換成了水泥柱,電線和變壓器也換成質量更好的,紫山村終於走出了動不動就停電的時代。

九日二十日,光纖進入紫山村,網路一通,標誌著紫山村從此進入了信息時代。同時應蘇北要求,為了以後要是重新給紫山村的居住重新分佈地理位置時更方便,電信局的人把基站設立在入村的西山坳,這樣以後要是重新規劃紫山村的住房分佈,可省一些麻煩。

現在族人之間各房分佈是雜亂無章的,而且又都是破舊的土磚房,在蘇北的公園式村莊計劃里,兩年之內,就會啟動族人新屋舍建造計劃。

十月一日,西山坳設立了移動信號塔,從此方圓幾十里內有了手機信號。

……

蘇北回到老家不到兩個多月,紫山村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首先村裡有了手機信號,有了光纖網路,其次村裡的電力系統得到了極大的提高,保障了以後不管生活還是農業生產用電,都不會輕易出現問題。

而蘇軍領導的紫山湖漁業養殖公司也初步搭建了班子,按照蘇北的吩咐,蘇軍在族裡招了幾個幫手,作為公司的固定員工,幫助他一起管理漁業公司,至於忙的時候則在村民里招臨時工,公司正規運行,不論是長久的員工還是臨時工,都按照規定領取薪水。

對於漁業養殖公司的日常事務,蘇北從不指手畫腳,他只給出了一份規劃書,然後指出公司財務一點要清楚,要細之外,便讓大堂哥蘇軍全權負責。

本來蘇北還想找一個高水準的管理人員輔助大哥蘇軍,但是這窮鄉僻壤的,上哪找高水平人才去?所以沒法子,只好讓蘇槐時不時去幫忙。

蘇槐雖然沒有受過正規教育,但他可不是常人,自學能力超強,自打網路通了之後,他對在網上進一步學習人類社會知識,如今對人類社會知識的掌握已經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按照蘇北的意思,蘇槐名為輔助蘇軍,實在是暗中像蘇軍灌輸一些現代化管理和生態養殖,以及高端食材的理念。

如今漁業公司已經採購了幾批魚苗,慢慢的整個公司地發展也逐步進入了正軌。因為是純仿生態養殖,所以日常工作倒也簡單,把魚苗放進紫山湖之後,只要餵養和觀察記錄魚苗的成長情況,其他時間,蘇軍主要精力花在紫山湖的改造上。

按照蘇北的要求,漁業公司,不但要負責生態養魚,而且還要負責對紫山湖進行改造,把它變得更漂亮,更美麗。

隨著魚苗的投入,同時還有不少蓮藕種下……

這一段時間,蘇北也沒有閑著,養魚的事情有蘇軍負責,蘇槐在一旁輔助,並不需要他操心,但是蘇北還有其他的事情需要他出頭操辦。

在他的計劃里,除了養魚之外,還有蔬菜種植,果樹種植,林間畜牧等三個項目。

由於顧慮其他族人的情緒,不宜一開始就打村裡耕地的主意,所以蔬菜種植的時期蘇北放在最後,但是果樹種植和林間畜牧這兩個項目卻可以開始實施了。

在統計了紫山村山林資源之後,蘇北打算讓這兩個項目齊頭並進,一起著手實施。

組建漁業養殖公司用掉了蘇北兩百多萬,在族裡公布的六百多萬資金里還剩下四百萬,蘇北把所有的四百萬全部劃出來,一分二,分成兩份,每一份兩百萬,實施兩個項目——「紫山果園」和「紫山畜牧」。

與紫山湖漁業養殖公司一樣,村裡以土地資源的使用權入股,其他族人也可以自由入股,最終「紫山果園」和「紫山畜牧」的股權比例和紫山漁業一樣,蘇北佔60%的股份,紫山村30%,其餘村民10%。為此,蘇北又從自己沒說過的資金里拿出了一部分錢。

當初蘇北賣金子得到的是一千一百多萬,並不是他向外面透露的六百多萬。

紫山果園由蘇北的四叔蘇東樹負責,紫山畜牧則由五叔蘇東柱負責,跟負責紫山漁業的大堂哥一樣,蘇軍給與了1%的股權分紅作為兩人的激勵措施。

四叔蘇東樹和五叔蘇東柱都是干農活的好手,五叔蘇東柱同時還是紫山村所剩不多的獵人,以前蘇北還跟他進山打過獵,所以蘇北特意讓蘇東柱負責林間畜牧。

兩個項目成立之後,蘇北第一時間把資金劃了過去,並且帶著蘇銘幾個堂兄弟和村裡的一些年輕人,積極地輔助四叔五叔。

這兩個項目的事情比紫山漁業多得多,比如說紫山果園,需要整地、需要購苗、需要學習大面積種植技術等等。而林間畜牧則更麻煩,首先需要圍林,需要採購圍林的鐵絲網把用來養殖的山林圍起來。而後則是清理山林,挑選種牛,挑選牛苗等等,瑣事極多,而且每一項都不是那麼容易完成的。

一邊呆著四叔五叔兩個忙著兩個項目的實施,蘇北一邊向兩人灌輸高端食材和生態養殖的概念。

對這兩個項目,蘇北同樣打算從「水」著手。

到時候他會偷偷把牛喝的水參上一些靈液,給果樹苗灌溉參有靈液的水,蘇北相信,有了靈液,紫山村養出來的鯉魚,養出來的肉牛,種出來的葡萄雪橘都會成為市場上最高端的食材!

而且為了避免食材太好,蘇北還不敢用太多的靈液呢!

隨著果園和林間畜牧兩個項目的實施,蘇北也忙得不亦樂乎。


一直忙到十月底,投入在三個項目上的六百萬花的差不多了,所有的事情才漸漸進入正軌,蘇北才漸漸從忙碌的狀態中解脫出來。

對於蘇北兩個月花掉六百多萬這樣「敗家」的行為,村裡也是議論紛紛。 “怎麼可能?不是說沒有屬性魂力就無法修煉魂術了嗎?既然如此他又哪來這麼高的境界啊?”在聽了天誅劍魂的傳音以後,聶塵的臉色頓時一變,有些不可置信的小聲說道,不過雖然聶塵已經極力壓制住自己的聲音,但還是被他剛纔那番話震驚住的李曉琪聽到了,不禁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聶塵詢問道:“怎麼了阿塵?什麼不可能啊?而且那個傢伙真的有你說的這麼厲害嗎?這怎麼看也不像啊?”

“咳咳,大小姐,這件事等會兒我再慢慢告訴你,我現在有事,先告退一下。”對於李曉琪的疑問,聶塵則是再稍稍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以後開口說道,說完也沒有給李曉琪說話的機會,便直接轉身離開了,而看着聶塵那急匆匆地身影,李曉琪雖然心中有着萬分的疑惑,但也就沒有在追上去繼續詢問聶塵了……

在無盡血海空間之中……

“劍魂,你剛纔說那個雲自在沒有魂力屬性,這是真的嗎。”在離開了會場以後,聶塵隨便找了一個隱蔽的角落,便連忙鑽入了無盡血海空間之中,並向天誅劍魂提出了自己的疑問,畢竟剛纔天誅劍魂所說的話實在是太過聳人聽聞了,雖然自打聶塵失去記憶到現在也不到一年的時間,但對於九州大陸上的一些基礎修煉模式聶塵還是比較瞭解的,而那些基礎修煉模式中最廣爲人知的就是,一個沒有任何魂力屬性的人,即便有各種天材地寶也是絕對成爲不了強者的,可就在剛纔天誅劍魂卻告訴聶塵,說那個有着上位魂王級別修爲的雲自在竟然是一個無魂力屬性的廢物?

“嘿……我騙你幹什麼,他的確是一個沒有任何屬性的存在,至於他爲什麼會有這魂王級別的實力,那是因爲從本質上,你們兩個所修煉的都不是什麼所謂的魂術,而是來自於另外一個世界的特殊武決,不過有一點我不得不承認,那就是這個傢伙的資質確實是非同凡響,阿辰,如果你能夠將他收爲己用的話,日後他絕對有資格成爲你的左膀右臂。”聽着聶塵那略帶質疑的話語了,天誅劍魂有些不爽的撇了撇嘴說道,說着眼中也不由得閃過了一絲驚詫的光芒,聶塵之所以能在這個年紀就達到這等地步,雖然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來自於他自己努力的結果,但這其中也不乏他與孟雲豪及墨無吟的幫助,而這個雲自在即便是皇室子嗣,能獲得大量天材地寶的幫助,但有哪裏能抵的上有着如此衆多高手幫助的聶塵呢,可儘管如此,他卻依然能在這等年紀就擁有了此等的修爲,由此也可以看出他的資質不凡了,也正因爲如此天誅劍魂才希望聶辰能夠將雲自在收爲己有。

“哦……原來是這樣啊,不過我的武訣乃是傳承自我以前的記憶,可雲自在又是從何而來的那些武訣呢?”在聽了天誅劍魂的這番解釋以後,聶塵才漸漸的明白了過來,但隨即又有些疑惑不解的向天誅劍魂詢問道,因爲自打聶塵恢復了意識以後到現在都從來沒看到過和自己一樣修煉武訣的人,只不過這一次面對聶塵的問題,天誅劍魂的臉上卻也留露出了一副疑惑的表情,自言自語的說道:“這一點也是最讓我奇怪的,即便以你大哥和我當初的實力來到這一界的時候,其肉身和劍體也都在那時空風暴的攻擊下幾乎被摧毀殆盡,按道理來說其他人就更不可能進入這個世界了,那麼那小子的武訣又是誰傳授的呢?”

要知道時空風暴可是在無盡虛空當中僅次於時空泯滅球的存在,是一種已經擁有了自我意識的恐怖存在,即便是六道界中的六大道主除非是萬不得已,否則的話,也是絕對不會原因輕易招惹這種傢伙的,而當初天誅劍魂和孟雲豪遇到的那個時空風暴也僅僅只是剛剛生成自我意識的小傢伙,再加上其本無意將他們殺死,只是隨手一擊,所以才令天誅劍魂和孟雲豪僥倖逃過一劫,儘管如此卻他們倆依然被這隨手一擊毀掉了肉身,由此也能看出時空風暴的恐怖。

“哎呦,算了,大不了等一會兒我親自去問問他不就得了嗎。”見天誅劍魂一個勁的在那裏自言自言,聶塵也有些不耐煩了起來,淡淡的說上一句便要離開無盡血海空間,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天誅劍魂纔回過了神來對聶塵說道:“等等,先把你的那個修羅血泣給我,上次你給我的那七顆寶珠我也已經研究出了他們的原理,正好這次再讓我研究一下你的修羅血泣,看能不能將這兩者融合在一起,從而使其發揮更大的威力。”

“嗯?那我把修羅血泣給你,我用什麼啊?”聽了天誅劍魂的話以後,聶塵不由得挑了挑眉頭說道,因爲聶塵那股噬天·修羅之力的腐蝕性實在是太強了,所以除了修羅血泣這件由聶塵本身物件煉製的兵器以外,像其他的魂兵根本就不足以承受聶塵所有的力量,而且由於聶塵已經適應了修羅血泣的多變性,如果貿然更換武器的話,也會在無形之中大大減弱聶塵本身的實力。

“你這一說我也想起來了,這是你在沒有失去記憶以前讓我幫你煉製的魂兵,名爲逆蒼戟,是把無屬性的中品頂級仙兵,不過因爲以你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操控這件兵器,所以我在上面又下了三重封印,分別是下品仙兵,僞·中品仙兵和中品頂級仙兵,一旦你遇到什麼危險的話,可以選擇性的破開封印,但有一點你要記住,因爲在打造這把魂兵的時候我在裏面注入了大量的天誅劍氣和無盡血海之力,結果使得這把魂兵險些變成了邪兵,儘管到最後關頭的時候被我硬生生的壓制了回去,但其中的戾氣卻依然不是你所能承受的,所以每一層封印的使用都是有時間限制的,像第一層下品仙兵使用時間爲三分鐘,第二層僞·中品仙兵使用時間爲一分鐘,第三層中品頂級仙兵使用時間爲十秒鐘,一旦你使用的時間超過了限制就很有可能走火入魔,所以在使用的時候一定要萬分小心。”聽聶塵這麼一說,天誅劍魂似乎想起了什麼似得,手向着無盡血海一揮,就只見一道血芒突然破海而出一下子飛到了聶塵的身前,待聶塵仔細一看才發現這竟然是一把通體呈以血紅色,長約一丈兒,散發着陣陣殺意的方天戟,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註定的,只是看了一眼,聶塵就立刻喜歡上了這把逆蒼戟,一把就抓起這逆蒼戟揮舞了起來,而天誅劍魂在看到聶塵的表現以後卻是皺了下眉頭淡淡的說道,因爲當初天誅劍魂一味的去追求力量,卻忽視了逆蒼戟本身的承受能力,結果差一點將其練成了邪兵,雖然到最後天誅劍魂發現以後及時的將其改正了過來,但逆蒼戟還是因爲吸收了大量無盡血海之力從而變成了一把僞·邪兵。

“好了,我知道了,那修羅血泣就先交給你了,最好還是儘快處理好他,畢竟這把逆蒼戟的威力雖強,但我還是更喜歡用我的修羅血泣。”聽着天誅劍魂的話,聶塵也是一臉凝重的點了點頭隨即便將修羅血泣遞給了天誅劍魂說道,說完身子微微一動就離開了無盡血海空間,雖然這把逆蒼戟的威力要大於修羅血泣,但卻始終少了一種作爲由聶塵本身一部分煉製而成的修羅血泣,那種親切和得心應手的感覺,也就在聶塵離開了無盡血海空間以後,看着聶塵消失的方向,原本毫無表情的天誅劍魂臉上也露出了一副淡然地笑容,輕輕地點了點頭,才轉身離開了…… 【凌晨更一章求收藏和推薦票沖榜,這個星期儘力更新沖榜,具體能更新多少我也不知道,大家來點支持給我點力量吧!看看我的極限在哪!】

這段日子,不斷有大貨車通過那剛整平的石子路往紫山村送東西,大量的鯉魚苗、大量的鐵絲網、大量的水泥等等建材,各種各樣的物資,一批一批地往紫山村運,修建各種廠房和路。

紫山湖邊上在修青石子路,村對面的湖邊上同時星期了一個小型的碼頭和漁業養殖場的一排廠房。

南邊的果園裡正在搭造葡萄架,果園的邊上也在建造一座水果倉庫。南邊的山脈一分為二山腰一下地勢較為平緩地種上葡萄樹,山下就是通往紫山湖得小河,這裡水分充足,用來種植葡萄正合適。山腰以上的地方,會種上漓縣特有的雪橘。

北邊的山林比較密集,不適合種植果樹,便划來當做林間畜牧的主要場地,用鐵絲網圍住,劃分成一塊塊區域,用來仿生態養牛。每一塊區域會修建堅固的木質牛棚,同時在山下也會修造一座倉庫。

同時興起的數個施工地,讓紫山村一下子變得更加熱鬧了。

為了運輸各種物資方便,蘇東橋還率人擴建了村裡的路,讓村裡的路也適合車輛來往,能夠把東西直接運送到湖邊和山下。

本來蘇東橋還找過蘇北,詢問是不是應該把村裡的這些路擴建成馬路,但是蘇北沒同意,蘇北告訴蘇東橋,他正在設計村裡的規劃圖,等規劃圖全部完成之後,就動工給所有的族人修建新房,並第一次向蘇東橋提出了公園式村莊的概念。

蘇東橋對蘇北描繪的公園式村莊嚮往不已,但是卻覺得蘇北設計太好,太理想化了,紫山村真的能弄成那樣好的地方嗎?他感覺不行。

「小北,要把咱們村弄成那樣,得多少錢?」蘇東橋就問了這個問題。

蘇北自然知道大伯的意思,笑著說:「所用的東西都弄好,按照我的設想,大概要花八千萬左右,不過很多東西都是以後慢慢添加,我的想法是分成三步來,第一步是把村裡的道路網修好,這個大概要花一百萬左右,除了村中央的主幹道,我們全部修成平整青石子路,所以造價貴一點。第二部是修好我們族人居住的小別墅群,我們族人人數不多,只有四十三戶人,我打算修建五十棟小別墅,每一棟五十萬左右,加起來就是兩千五百萬。第三部,則是修建一座度假酒店和完善村裡的各種設施,這一步是為了以後的商務往來,以及咱們村開發高端度假旅遊做準備,花錢最多,預算是五千萬。」

我的乖乖,蘇東橋聽自己侄子越說越離譜,不禁傻眼:「三兒,你說的這些是不是……太……太……」一時之間,蘇東橋也不知道該說啥。

「大伯,你是不是覺得我說的根本不可能實現?」蘇北輕輕一笑:「第三步的高端旅遊開發能不能實現我不知道,但是前面的第一步和第二步是必須要實現的,大伯,你可別小看我弄出的三個項目,這三個項目以後肯定能讓我們村日進斗金,要知道,村裡在這三個項目裡面可是佔有百分之三十股份的,到時候我們村肯定會越來越有錢,一定能讓所有的族人住上小別墅!」

蘇北斬釘截鐵地說道:「現在養魚、養牛、果園這三個項目,在我得預計裡面,年收可是益要超過一億的!更何況,咱們村的耕地還沒有利用起來,我一直說的蔬菜種植項目要是動起來,收益也不會小,這個裡面,到時候我不會再佔大股份,收益所有族人均沾,肯定能讓大家富起來!大伯,咱們蘇氏一族的好日子,馬上就要來了!」

……

那次蘇北與蘇東橋談過之後,蘇北就在思考,是不是應該把修建村裡道路網這第一步先完成,這樣有利於正在起步的三個項目的實施。

所以蘇北埋頭苦幹了一天,把已經完成了一大半的設計圖徹底弄好。

蘇北原本就有著豐富的設計經驗,再加上修行之後,智力大漲,以及獲得了准聖記憶,人生經歷和品味格局都極大地提高,設計能力更是不知道增長了多少。一個村子的規劃設計根本不在話下。

在「紫山村規劃設計圖」完稿之後,蘇北帶著設計圖第一時間找到老爺子,兩人一陣密謀之後,蘇北再次從自己剩下的四百多萬資金里,拿出一百萬,借貸給族裡,用於紫山村道路網的建設。

紫山村四面環山,核心區域正好圍城一個圓形,在蘇北的設計中,紫山村的道路網分為內外兩部分。

內,就是指圓形裡面,從西山坳修一條水泥主幹道很跨整個村子的核心遞到,達到最東頭,正好是紫山湖。另外,其他區域的道路以青石子馬路為主。

外則是指核心區外面。在蘇北的道路網裡,還要在西山坳直接修兩條馬路,一條延西北方,直接通到畜牧養殖的山下廠房,甚至還要繼續延伸抵達到紫山湖那一頭的碼頭,另一條延西南方,直通南邊果園的廠房。這樣一來,以後不管是魚的運輸,還是牛,水果的運輸,都可以不用經過村子的核心區域。


把道路網的規劃圖從整體規劃圖分出來,做成一份單獨的規劃圖交給蘇東橋之後,又把花了一百萬到村裡的賬戶,修路的事情自然有蘇東橋去忙,蘇北偷懶的把蘇銘從四叔蘇東柱那召回來,交給大伯蘇東橋,說這事可以讓老七多鍛煉鍛煉,自己就躲到房裡上網去了。

看看時間,已經來到2010年11月1日,村裡通網也有一個多月了,但是蘇北這段日子卻因為忙著忙那,上網的時間並不多,而且大部分上網也都是查各種資料,現在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了出去,終於可以在網上閑逛一下。

蘇北打開筆記本,登上q,頭像就閃個不停,各種信息瘋狂進入。

先把那些無聊的群都關了,然後留下那些同學、朋友和以前同事的信息框,一一回復。


所有的信息都回復一遍之後,蘇北搜出華夏最大的招聘網,開始用紫山漁業公司的身份在網上註冊了一個賬號,交了會員費,驗證了公司執照之後,蘇北在網上發布了幾個招聘信息。

雖然魚苗才剛放沒多久,果苗也沒有完全種好,肉牛也沒開始買苗,但是,蘇北卻不得不提前開始考慮以後銷售的問題。

他打算在星市設立一個辦事處,專門負責銷售。 無論是紫山湖漁業養殖,還是紫山果園和山林牧場,都投入了大量的資金,六百多萬,也許對一個大城市的企業來說,這筆錢並不算多,但是對於一個偏僻的農村,卻堪稱巨款了。

除了三個項目的基礎建設預算兩百九十多萬之外,剩餘的三百三十餘萬,全都花在魚苗、牛苗、果苗的採購上!

尤其是已經投入的果苗和魚苗,費用比例更大,光是鯉魚苗,就投入了三十萬尾!加上運輸和人工等費用,就用掉一百多萬!加上紫山湖美化用去的三十萬,如今紫山湖漁業養殖公司賬上只剩下五十來萬,作為公司養魚的日常開銷。

總之,六百多萬的投入,蘇北自然所求不小,而且他有絕對的信心,有了自己用靈沙配製的靈液,不管是紫山湖的鯉魚,還是果園裡的雪橘、葡萄,還是以後會投入的肉牛,都會成為最高端的食材,會為自己帶來極大的收益!

蘇北心算了一下,假如三十萬尾鯉魚出售時,有二十萬尾養到了四斤左右,若是按照普通鯉魚的市場價格去賣,也能賣到四百萬元左右,能賺到一倍的利潤。何況自己這些鯉魚可不是普通鯉魚,而是喝過靈液的鯉魚,以後肯定是走高端食材市場,價格自然要比市場上的普通鯉魚高!

在蘇北看來,自己的鯉魚,算斤賣是不划算的,要論條賣才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