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行一個都不具備,僅憑一張真氣卡,就實現晉級?

蘇景行一個都不具備,僅憑一張真氣卡,就實現晉級?

不可能!

雖然蘇景行不清楚問題出在哪,但他有一種直覺。

如果就這麼解開真氣卡,那最後只會白白浪費。

三年的真氣修為,用的好,可是一大殺手鐧。

浪費了實在可惜。

想到這裏,蘇景行深吸一口氣,重新收好真氣卡。

在此之前,他靠自己走到七品。

後面怎麼走,卻需要仔細考慮清楚了。

因為一旦走錯,便會陷入一條條彎路,嚴重的甚至導致走火入魔。

這就是沒有師父長輩的壞處。

沒人給你指點,走入彎路了也不知道! 鬱鬱蔥蔥的森林之中。

「後面那傢伙是誰?火箭隊嗎,還是熔岩隊?」

靠在一個粗壯樹榦上的哲也眯着眼睛思考着。

和他直接有矛盾的無非就這兩個黑暗組織罷了。

大概率是熔岩隊。

主要是坂木這個人,除開好壞不談,從各方面來說都很厲害。

從邏輯上來看,如果坂木關注到他的話,第一時間會選擇招攬他而不是幹掉他。

哪怕說自己對火箭隊的行動產生了一定的破壞。

這不是哲也對自己的潛力有所高估。

而是坂木的信念就是如此。

只要對達成火箭隊奪取世界統治的目的有幫助的,坂木都會嘗試去做。

這也是他最具有人格魅力的地方。

當然,不是什麼好事情。

至少當雙方是敵人的時候是這樣的。

反正哲也覺得現在的聯盟雖然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但是他過的相當不錯不是嗎。

所以,他完全沒必要加入火箭隊追隨坂木的腳步。

只能說歷史在一定的時間發生了分岔。

如果當年他沒有獲得比雕的話,沒準真的會加入火箭隊也說不定。

誰讓火箭隊在挖掘底層人才這一塊確實頗有一手呢。

「但那個跟蹤的傢伙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哲也想到後面那傢伙的表現就想笑。

在還沒有出葉之鎮的時候,他確實沒有發現有人在跟蹤自己。

畢竟這會兒的葉之鎮正處於一年之中最熱鬧的時候。

有人和自己一個方向離開也實屬正常。

但是問題在於,能不能不要這麼明目張膽的跟一路啊。

因為哲也的習慣向來都是走偏僻的小路,所以平時的旅途上基本是看不到別的訓練家的。

偏偏今天早上就有個不一樣的傢伙跟在自己後面寸步不離。

哲也不能發現才見鬼了。

他又不是七老八十老眼昏花了。

「不過,那傢伙改變容貌倒是有一手的。」

哲也想道。

他發現對方每次出現在自己視野里的時候,面貌都和上一次完全不一樣。

如果換作是別人的話,最多疑惑一下,壓根不會懷疑。

但他可不一樣。

作為阿四的師弟信彥的師叔,他們這一脈,看人從來用的都不是眼睛。

說的奇怪一點,就是「我尋思你是你」。

「下」

火焰雞突然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走了嗎。」

哲也悠然自得的問道。

火焰雞點了點頭。

「看來實力不怎麼樣啊,膽子也不大,竟然不敢跟進來。」

他可惜的砸吧了一下嘴。

要是對方跟進來的話,哲也可是有很多辦法讓其感受一下圈圈熊的熱情的。

「那就算了,我們進去吧。」

他笑着和火焰雞說道。

哲也可不想繞路多花一兩個小時的時間。

兩點之間線段最短,這可是真理。

他和火焰雞的身影漸漸消失在了茂密的灌木叢中。

圈圈熊森林,城都地區的人類禁地之一。

這裏生活着無數的圈圈熊。

這種棕色大熊狀、腹部有一個黃色的圓圈的精靈是極為可怕的存在。

除了擁有巨力以外,它們還有着超乎尋常的嗅覺。

這種能力可以幫助它們有效追蹤敵人。

要不然怎麼說精靈的進化是個神奇的過程呢。

就這樣的精靈,它們的初始形態居然是玩具熊一般的熊寶寶。

兩者之間的反差足以讓人半天合不上嘴。

不過,儘管這裏是人類禁地,除了少數時間,還是有許多不怕死的訓練家來此地探險的。

無他,因為這裏有熊寶寶。

這種精靈釀造的蜂蜜是由樹果和大針蜂收集的花粉混合后製成的,味道極為甜美,十分受人們歡迎。

而且,每隻熊寶寶釀造的蜂蜜口味還不一樣,這就更加讓人們喜歡了。

只是想要從熊寶寶手裏搶食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它自己倒是小事,小傢伙除了可愛實力不是很突出。

但是它的父母還有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可不會和你講客氣。

動輒就是四五隻圈圈熊圍着你摩拳擦掌。

跑也沒用,圈圈熊的嗅覺在這時候發揮出了極大的作用。

除非是搶完之後直接跑出圈圈熊森林,否則它們會追殺你一直到天荒地老。

和一般的精靈幼崽一樣,熊寶寶多數生活在森林的深處,所以要做到這一點還是很不容易的。

而且,據說啊,只是據說。

由於熊寶寶一直把蜂蜜放在手掌上舔食,所以等甜甜的蜜汁滲入手掌之後,它的熊掌也是甜的。

但是畢竟**靈是違法的,所以也不能當真。

「唔,我記得圈圈熊的產子時間好像是每年的一、二月份吧。」

走在森林中的哲也陷入了沉思。

那為什麼,這會兒的圈圈熊森林靜的有些奇怪呢。

聽着耳邊不時傳來的詭異叫聲,哲也總感覺自己忘記了什麼。

五月份……

他想了想,臉色逐漸變得有些奇怪了起來。

不會吧。

「吼!!」

沒等他確認,前方一個黝黑的洞穴里就傳來了一聲憤怒的大吼。

緊隨其後的就是一隻雙眼通紅的圈圈熊出現在了他和火焰雞的面前。

「我不是有意打擾的,非常抱歉,你看,我能走嗎?」

哲也弱弱的問道。

「吼!!」

圈圈熊又是一聲大叫。

好吧,哲也聳了聳肩,看起來是不大行。

「那麼,就只能嘗試着說服你了。」

他嘆了口氣。

自己怎麼就忘了另一個時間點呢。

算了,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火焰雞,踢倒,然後是二連踢。」

他下達了指令。

紅著雙眼的圈圈熊的小臂上逐漸籠罩起白光。

這是臂錘,極大威力的格鬥系技能。

但是,打不到精靈的話,威力再大也沒用。

火焰雞在高速前進的過程中身體重心迅速壓低。

先是一個向右的假動作實則向左躲過了圈圈熊直上直下的臂錘,然後單腿悍然擊打在了圈圈熊的下盤。

「咚」

轟然倒地的聲音響起。

作為體重平均在250斤的大型寶可夢,圈圈熊無疑是被踢倒技能極為克制的存在。

這一擊的標準威力,絲毫不比臂錘來得低。

更何況,圈圈熊單一的一般屬性使得它對格鬥系技能的抗性極低。

光是這一招,火焰雞就直接把精英級別的圈圈熊給打的失去了戰鬥能力。

緊跟着,火焰雞順勢跳起。

兩擊凌厲的鞭腿直接甩在了第二隻圈圈熊的身上。

它不由自主的向後面仰躺下去。

這一隻圈圈熊肩膀上的毛髮明顯要比第一隻更長一些,是個雌性。

「打擾你們了很抱歉,但是沒辦法啊。」哲也撓了撓頭髮,「火焰雞,給它最後的劈斬。」

他大手一揮,絲毫不留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