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歌也不知道慕蓁蓁到底在想什麼,只覺得她眼底似乎隱隱藏著一抹傷痛。

蘇歌也不知道慕蓁蓁到底在想什麼,只覺得她眼底似乎隱隱藏著一抹傷痛。

「蓁蓁,你怎麼了?最近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沒事,只是開個玩笑。」慕蓁蓁端起桌上水杯,大大喝了口水。

蘇歌瞧著她卻不是那種喜歡開玩笑的人,「蓁蓁,感情的事不是兒戲,凡事都要考慮清楚,千萬不能衝動。」

「我知道,你不用擔心我。」慕蓁蓁朝蘇歌投過去一抹安慰的笑容。 因為聶甄的一番話,三方勢力同時愣住了,一時間居然沒有一路人打算率先動手。

在這三路人看來,要對付聶甄他們實在是太容易了,任何一路人都完全可以做到。

在這種情況下,誰先動手,豈不是給了其他人偷襲暗算自己的機會?

而赤鬼老魔此刻心中也另有計較,他的修為也是元境二段,但他信心,如果單打獨鬥的話,無論是羅家還是蔣家的大長老都不是自己的對手,可是如果兩家聯手的話,二人就能徹底碾壓自己,所以赤鬼老魔現在也不敢妄動,生怕自己一時衝動,反倒令兩家暫時聯手對付自己了。

鬼鬼雙手抱著後腦勺,一臉冷笑地看著上面那些人在那邊爾虞我詐,頓時不屑道:「一群鼠輩,本事沒有多少,心思到是很多啊,也不想想他們有沒有這個實力。」

墨麒麟打著哈欠道:「他們不就是因為本事不高,所以才心思多的么……到底怎麼說啊,打不打啊……我都快要睡著了……」

這時候,耿耿也因為無聊,所以建議道:「不如咱們幾個現在分配一下對手吧?老墨,你修為最強,那個赤鬼老魔就交給你了?」

墨麒麟瞥了一眼赤鬼老魔,拍胸脯道:「包我身上了!看我活剝了這老東西的皮!」

然後耿耿和鬼鬼對視了一眼,說道:「另外兩個元境老頭咱們兩個平分一下?」

鬼鬼笑道:「沒問題,我正好試試看新的寶貝怎麼用法!」

聶甄聽到三神獸的安排一愣,然後好奇問道:「嗯?那我呢?」

耿耿掃了一圈周圍,對聶甄道:「剩下那些雜魚不都是人么?老大你一併解決了罷!」

……

聶甄頓時無語,這三隻很顯然,是根本就看不上那些元境以下的修鍊者了,所以把這些傢伙全部推給了自己。

而就在聶甄他們暗自分配的時候,天空中的蔣奇遲疑了片刻,然後朝著聶甄冷喝道:「小畜生!你不會以為你這麼說了,我們就會不殺你們,讓你們安然離去吧?!」

被蔣奇這麼一提醒,羅天也朝聶甄大吼道:「不錯!我們怎麼處理你的遺物,這就不用你多費心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冷著臉的赤鬼老魔朝二人冷聲說道:「二位小兄弟,老夫有一個建議,不知道你們怎麼看?」

蔣奇與羅天對視了一眼,然後同時看向赤鬼老魔,卻也沒有回答。

這種時候,他們警惕性已經提升到了極點,在不知道赤鬼老魔耍什麼花招之前,他們都選擇不答話。

赤鬼老魔見二人如此,當即笑道:「二位,眼下我們三方的實力不分伯仲,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分個誰強誰弱的,老夫雖然在人數上不佔優勢,但是若論實力,老夫也未必比你們差到哪裡去,這點老夫沒說錯吧?」

蔣奇與羅天都沒有開口說話,但赤鬼老魔說的是事實,這也是目前三方僵持不下的原因,在他們看來,誰先動手就是誰輸。

赤鬼老魔見二人並沒有反駁,然後繼續說道:「既然我們勢均力敵,暫時也無法進行決定,但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們越不利,因為這幾個人可是隨時做好了逃跑的準備。」

說到這裡,赤鬼老魔指了指下方一臉無辜的聶甄等人,然後接著說道:「不如這樣,我們先聯手幹掉這幾個人,然後再好好討論分配的問題,畢竟我們現在只知道這傢伙手裡頭有元境防禦戰甲,還不知道有沒有別的東西,現在談分配實在是太早了。」

赤鬼老魔的話倒是有幾分道理,聶甄等人不幹掉,誰有辦法說如何分配?

見蔣奇與羅天表情有鬆動,赤鬼老魔說道:「不過咱們在動手之前,要做到約法三章,在解決這幾個人之前,誰也不能對我們彼此動手,我們都要發誓,而且誰如果動手了,另外兩方會聯手解決那一方,這個沒問題吧?」

蔣奇沉思了一會兒,覺得赤鬼老魔說的話還是有幾分道理的,畢竟現在一直僵持著也不是辦法,而且聶甄他們不死,終歸是個隱患,萬一他們正僵持著,讓聶甄他們逃跑了,這可就麻煩了。

隨即,蔣奇道:「這個方法倒也可以接受,等解決了這幾個廢物,然後我們再好好進行分配,總比誰都得不到要好,不過發誓可以,但要加一條,解決這幾個人之後,在商量好如何處理戰利品之前,也不能動手,畢竟到時候兵荒馬亂,萬一有誰奪得了他的納戒,但卻直接逃走了,剩下的人找誰說理去?」

赤鬼老魔目光深深地注視著蔣奇,說實話,他還真的有這個心思,在場以他的實力最強,在他殺了聶甄等人的瞬間,搶走聶甄的納戒后就直接竄出去,這樣也不算違背誓言了。

不過,既然蔣奇都已經這麼說了,如果自己不答應的話,豈不是暴露了自己,這樣一來三方就再也不會有信任,一切就都回到原點了。

所以,不得已之下,赤鬼老魔朝著蔣奇點頭道:「那是自然,這樣大家彼此都有了一些信任。」

二人商量妥當,然後同時看向羅天,問道:「羅天,你怎麼看?」

羅天咬了咬牙,說道:「我怎麼看?你們都已經談妥了,我現在反對還有什麼意義么?我也贊同!」

其實羅天是想要獨佔所有東西的,不過他也知道這似乎有些太天真了,而且赤鬼老魔和蔣奇都已經商量妥當了,如果自己不答應,不僅陷入了孤立,而且說不定那二人還會聯手對付自己,現在的局勢就像三足鼎立一樣,如果有兩家聯手的話,另一家肯定會被吃掉,所以就算再怎麼不甘心,羅天也只能選擇答應了。

當下,三人紛紛根據之前商定的內容指天立誓,同時還保證,如果有誰違背誓言的話,立馬會遭到另外兩家聯手打擊!

在三人指天立誓之後,三方終於形成了臨時的同盟,隨即紛紛朝聶甄露出殘忍的笑容來。

而無聊到差點要和三神獸一起搓麻將的聶甄,終於笑道:「終於準備動手了啊!」 「我以後盡量不在你面前提霍嘉齊了。」

蘇歌也端起水喝了一口。

覺得自己話似乎有些多了。

「小歌,不是你的問題。」

慕蓁蓁認真看了她一眼。

她突然有這種想法,是因為……

投入一段新的感情,更容易放下曾經。

她有了新的開始,那個人才不會對她心存念想。

兩人之間的關係,才算徹底結束。

蘇歌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問題,但覺得總是在蓁蓁面前提霍嘉齊,都有些逼迫的意思。

所以她以後,盡量不提起那個人。

「小歌,你之後,和霍嘉霖見過面嗎?」

見蘇歌不說話,慕蓁蓁倒是突然八卦起她來。

「呃……」蘇歌尷尬了一下,然後老實點頭,「見過。」

「你們兩,吵架了?」

蘇歌納悶的看著慕蓁蓁,「你聽說了什麼?」

「我忽然想起來,霍嘉齊有對我說,霍嘉霖最近狀態十分不對,天天在家酗酒也不工作,他讓我勸你,給霍嘉霖打個電話勸勸他。我起初不太明白他為什麼讓你去勸霍嘉霖,就想著,你們後來是不是見面了,見面之後,是不是又鬧出了什麼矛盾。」

「還有這種事?」蘇歌愕然的睜大了眼。

霍嘉霖在家酗酒?

難道就是因為那天表白?

她以為,他這樣以貌取人的男人,應該不會太認真。

總裁我帶兒子滾啦 原來他也受傷了么。

「看起來不像有假。」慕蓁蓁認真點頭。

蘇歌想了想,「那我晚些給他打個電話吧。」

那天楚亦寒的出現,應該是把霍嘉霖給刺激到了。

畢竟,他相當於被楚亦寒被秒成了渣。

男人都愛面子,他怎麼受得了這種打擊?

還是在喜歡的女孩子面前。

唉。

蘇歌突然有些心疼他。

可憐的孩子,人就不應該活得太過自信。

畢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對了小歌,我們醫院來了個新人。」

慕蓁蓁難得有興緻主動講起八卦。

蘇歌一臉狐疑的看著她,「醫院有新人不是很正常嗎?你怎麼這麼感興趣,難道是一個帥哥?」

「是帥哥沒錯,不過這人,你也見過。」

「我見過?」學醫的帥哥,她見過的,好像就只有程教授了。

尤其是當他變身為夜暮白那一刻,簡直就是帥得驚天地泣鬼神。

世上大概沒有比他更帥的醫生了。

「榮錦醫院,咱們出電梯遇到的那個黑衣男人你還記得嗎?」

慕蓁蓁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把那幕記得那麼清楚。

「那個把你嚇得躲我身後的男人?」蘇歌也是印象深刻。

慕蓁蓁故作嬌嗔瞪她一眼,「是啦,是他,就是他。」

她也不知道當時為什麼是那個反應,反正當時就覺得那個男人很危險。

不過靳北辰進醫院之後,她也偶遇過幾回,似乎沒那種感覺了。

就是覺得這人氣息有些神秘,和一般人不太一樣。

「他是醫生嗎?」蘇歌很意外。

那樣的人,做殺手更適合吧?

「對,我跟你一樣意外,而且我聽急診那邊的同事說,他醫術特別厲害,落到他手上的病人,幾乎能起死回生。」 三方人馬商定妥當,至少暫時矛盾已經解除,隨即他們同時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聶甄等人身上。

蔣奇看到聶甄一臉淡定地看著他們,頓時對他冷笑道:「嘿嘿……沒想不到你的心態倒是不錯啊,我們耽擱了一小段時間,你居然都沒有準備逃!」

羅天不屑道:「這個廢物倒是想逃,他逃得了么?在我們的包圍下,別說逃了,就是稍有動彈,我們的攻擊都能把他轟成碎片!」

羅天對聶甄積怨已久,在拍賣會上,羅天想要小瑩伺候自己,就是被聶甄給阻攔了,後來甚至引出了劍郁,讓羅天感到在大庭廣眾之下很沒面子,這筆帳自然是要找聶甄討回來的。

聶甄舒展了一下身體,然後朝著上方這些人淡淡笑道:「怎麼?終於商量好了?那麼現在可以開始了么?」

赤鬼老魔戲謔道:「喲!居然還有等不及要送死的!諸位,看來是我們錯了,不應該讓別人久等了啊!」

「急什麼!急著投胎嗎?!」羅天獰笑了一聲,然後道:「小爺這就親手送你上路!你們可千萬別跟我搶啊!」

聶甄聽到羅天所說,頓時眼睛一亮,說道:「這句話我贊同! 驚奇故事會 諸位,這件事咱們商量一下唄。」

「你在說什麼啊?」蔣奇眯了眯眼睛,不解道。

聶甄笑道:「反正你們都已經商量好了,我們這幾個人註定要被你們幹掉,而這位羅天公子與我有仇,而且他打我侍女的主意,我早就想抽他了,不如讓我先和他了結一下私人恩怨,然後你們再動手如何?」

「額……」蔣奇稍稍愣了一下,然後朝羅天笑道:「羅天,既然是人家臨終前的要求,要不滿足一下?我們可是好人啊,當然,如果你覺得有個什麼萬一的話……就當我沒說過好了。」

聶甄嘴角冷笑了一下,蔣奇這話顯然是在激將羅天,想要刺激羅天和聶甄單挑。

對於蔣奇會推波助瀾,聶甄一點都不覺得奇怪,羅天是羅家少主,蔣奇自然視其為頭等大患,他與自己單挑,對蔣奇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如果自己敗給了羅天,哪怕自己的納戒被羅天所獲,根據之前發誓的內容,羅天根本不能獨吞,如果自己獲勝的話,按照現在的環境,肯定會將羅天斬殺,好在自己死前給自己抓一個墊背的,然後才被所有人一起上來五馬分屍,這恐怕是蔣奇最樂意看到的。

果然,羅天聽到了蔣奇的激將頓時怒道:「我呸!就這個廢物,我還能沒有信心?!所有人都給我聽著,在我撕碎了這廝之前,你們所有人都不要動手,聽明白了么?!」

羅天後半句話是對著羅家那些高手們說的,羅家大長老他們雖然覺得羅天有些衝動,眼下的形勢這麼好,根本不需要親自和聶甄單挑。

但是他們轉念又想,看聶甄這個年紀,頂多也就是天境的修為,哪怕再怎麼天才,人聖境乃至地聖境已經是極限了,畢竟年齡擺在這邊,而且從他們的穿著來看,也不像是什麼大家族出生的人,更不可能有什麼後台了。

而羅天雖然也是地聖境,但他的實力極其強悍,哪怕是面對天聖境強者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所以他們也就放下心來了。

當即,羅天從自己的納戒中拿出一桿長槍,然後手持長槍落到了地面上。

「哼哼……你這個人廢物歸廢物,眼光倒還算不錯嘛,知道自己必死無疑,所以挑了我來終結你的性命是么?!」羅天手持長槍,一臉囂張地看著聶甄。

面對自我感覺已經爆棚了的羅天,聶甄笑著搖了搖頭,一邊向羅天靠近,一邊冷笑道:「羅天,自我感覺良好也得有個限度!我挑選你是因為你在拍賣會上太過放肆,而且還妄圖欺辱小瑩,所以我要第一個將你親手擊斃而已,真不知道你的腦子裡是不是裝的都是牛大便啊?!」

聶甄的話令羅天大怒,頓時雙手持槍,槍指聶甄怒道:「小畜生,死到臨頭居然還喲呵逞口舌之利?!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趕緊報上名來,本少爺不殺無名廢物!」

此刻,聶甄全身爆發出強悍的靈力波動,同時,冷眼看了羅天一眼,語氣森然道:「記住小爺大名的,聶甄!」

「嘭!」

聶甄話音剛落,整個人就像子彈一般朝羅天竄了出去。

「聶甄?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啊?」羅天皺起眉頭回憶了一下,總覺得這個名字自己在哪裡聽說過,但是卻一時半會兒不記得了。

聶甄衝過來的速度實在太快,羅天還沒想起自己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聶甄就已經衝到了他的面前!

羅天不及細想,連忙挺槍朝聶甄攻來,這桿金色長槍的頂端釋放著金色的光華。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令上方觀戰的三方人員頓時驚呆了雙眼。

聶甄雙臂居然被濃郁的赤黑光芒籠罩,兩條手臂就像是純黑色的一般,只見羅天都還沒來得及刺出長槍,聶甄就已經抬起右臂,搶先一步握住了槍桿。

羅天發現,自己的看家靈器就像是不受自己控制一般,他連續發了好幾次勁力,這桿長槍居然紋絲未動!

還沒等羅天想出辦法,聶甄的左臂高高抬起,左手握拳,然後朝著羅天驟然砸來!

羅天只聽到聶甄暴喝一聲:「修羅斬!」

下一刻就看到一道光芒閃過,然後一道如驚濤駭浪一般恐怖的拳勁,從聶甄的拳頭,極速傳遞到自己的身體。

麻木!徹底的麻木!

羅天甚至都還沒來得及感覺到痛苦,整個人就被修羅斬打得飛了起來,雙手再也無力握住長槍,任憑它被聶甄握在手中。

萌妻駕到 然而,羅天都還沒來得及撞擊在地面上,在半空中就被極速追上來的聶甄截住。

只見聶甄衝到羅天的上方,二話不說朝著他的身體又給了一拳,頓時羅天的耳中就聽到了不止一根骨頭斷裂的聲音。

還沒等羅天慘叫出聲,聶甄一把扣住羅天的脖子,然後扣著羅天直接回到原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