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毒是一種能控制人心的毒,只要中此毒之人毒入心頭

蠱毒是一種能控制人心的毒,只要中此毒之人毒入心頭

將會被下毒之人控制,此毒乃是邪毒。他怎麼會中此毒呢?

白曉玉也非常贊成的說到,沒錯,師姐說的很對,而且中此毒的人還會變成一個嗜血怪物。 綜隨心所欲,想穿就穿 若被毒人要到之人也必定會被感染,

成為下一個毒人,孔玉溪白曉琳互相看了對方一眼又看向還在昏迷的袁俊,李景園很焦急的說到,那怎麼辦啊?在他們還在說著的時候。袁俊突然咳了一聲,大家都齊齊看向袁俊,.袁俊捂著自己的胳膊嘴裡還喊著李景園。主子啊,李景園很快跑過去扶著袁俊,

主子啊,小的給你添麻煩啦,李景園:沒有,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你怎麼會中毒啊?袁俊沮喪著臉說到,我是不是會死啊?

我還沒回去見我家娘呢,袁俊哭泣著說到,我……但袁俊還沒說完就被白曉玉給打斷了,怎麼可能啊!有我在你還不會死的,

不過也還好,蠱毒沒攻心。不然我也救不了你。白曉雲說到,

你到底是怎麼中毒的,而且還是蠱毒。袁俊很認真的說到,

我是被那個李雷給咬啦,就是被他咬了,聽到李雷名字的倆人白曉琳跟李倩兒都齊齊說到,什麼?李雷,白曉琳很焦急的說到,

不好,李大娘她還在茅草屋!李雷會不會去找她?

李倩兒也很焦急的說到,我們去看看,白曉琳點頭說到,

我們快走,孔玉溪叫著白曉琳,曉琳,白曉琳回過頭看著孔玉溪,

孔玉溪:你們小心, 白曉琳點了點頭,轉身離去。又是這麼熟悉的兩個背影。

一紅背影加藍背影,行走在竹林深處。兩人走得些許匆忙,

兩人路過一條河邊。在河的不遠處立著一所茅草屋,

李倩兒走到房門口又很不確定的跟白曉琳說到。

哎。曉琳,是不是這裡呀?李大娘說河旁的茅草屋,

應該就是這裡吧,白曉琳也走過看了看立在她們眼前的茅草屋,

白曉琳說到。應該是吧,去看看。李倩兒:哦,

兩人走到房屋門前。李倩兒敲了敲門,還很和氣的說到。

裡面有人嗎?白曉琳聽沒人回應。也說了聲,李大娘。你在裡面嗎?兩人等待了一會。發現屋內有一絲絲動靜。白曉琳二話不說直接就是一腳踢門而入,旁邊李倩兒嚇得瞳孔都放大了許多。

白曉琳直接就進去了,還沒反應過來的李倩兒也終於回過神來。

李倩兒:哎!曉琳等等我~倆人走進房內發現似乎很久沒住過人一樣,屋內並沒什麼很珍貴的物品,只有幾件平時都要用的物品,

屋內擺放著一張非常陳舊的桌子加一口茶壺還有四隻杯子。

在房的另一邊還有一間內屋,李倩兒並說到,我去那邊看看。

你在這邊找找,白曉琳點了點頭回了一句,嗯,

倆人各自分頭尋找。李倩兒進入內房輕輕喚著李大娘,

兩隻大眼睛四處張望著,李倩兒越走越近。發現在一大缸後面似乎有人蹲著, 李倩兒慢慢走進,發現蹲在地上的人像是李大娘,她笑著說到,

李大娘?是你嗎?你怎麼了啊?連問了三句話,對方未回一句,

李倩兒一下把手搭在了李大娘肩上,說到,李大娘。你怎麼不理我啊?李大娘突然轉身凶神惡煞的撲向李倩兒,李倩兒被嚇得一屁股做到了地上,曉琳,救命啊!曉琳~此時在隔壁房間的白曉琳聽見了李倩兒的聲音,立馬跑向里房。 獵戶家的巧婆娘 李倩兒正一點一點的挪動的腳步,本想起來,卻被嚇得站都站不起來。眼看中毒了的李大娘就要走進李倩兒,李倩兒看著滿嘴獠牙的李大娘嚇得眼睛都瞪成了銅鈴,此時中毒了李大娘已到了李倩兒面前,她一下拉住李倩兒的胳膊準備一口下去,李倩兒閉著眼睛大叫了一聲,啊!

此時白曉琳也正好趕到,白曉琳見勢立馬用劍柄往中毒了的李大娘嘴裡送去,李大娘咬住了白曉琳的劍柄,又被白曉琳打出了幾米遠,白曉琳見李倩兒還坐在地上原地不動,就立刻把李倩兒給扶了起來,倩兒,你沒事吧?李倩兒還是一臉茫然的的回答,

我沒事,不過,你要是來晚一步。我可能也變成她這樣了,

中毒了的李大娘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又想攻擊白曉琳倆人,

白曉琳本想拔劍。卻被李倩兒給制止了,哎,曉琳,你別忘了,

她是李大娘啊!你不能殺她啊,她還沒找到李雷呢,

白曉琳一聽,又把劍收回,白曉琳在李大娘身周設下了結界,

李倩兒一看又是一驚。曉琳啊,她到底怎麼了啊。怎麼會變得跟緣俊一樣啊。白曉琳很認真的回答了五個字,應該是李雷,

我們趕緊回李府現在中毒的人越來越多了,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一定要去找解藥,她現在被困在結界暫時應該出不去,也許我師妹還可以救她,我們走,嗯, 孔玉溪還是一樣的看著白曉琳。

而白曉琳則是關心著袁俊的病情。

現在的李府已是人心惶惶。夜幕降臨。

李府門口站著一大群人。但都沒有站在外面門口。而都是在門內守著。此時白曉琳李倩兒等人都圍坐在一起。李倩兒正在一句句的陳述著今天所發生的事情。還沒講完的她,一下被一陣陣的敲門聲給打破了。此時白曉琳等人都還不知道此時的鶴城已成了個滿大街小巷都是似人似鬼的屍體在走動著,只要讓這些行屍走肉發現有人的氣息他們就會破門而入……

直到你也變成行屍走肉為止。此時李府門外已被這些毒人包圍。而毒人也一直在推著門。一位正在頂著門的老管家很急的說道,

少爺小姐現在怎麼辦啊。看他們都不像是正常人啦,此時的李景園也一下急了起來,

此時白曉清也第一個站了出來,白曉清很冷靜的說道,李公子先別急。我們還是有辦法的。

李景園恭敬的說道,還請各位少俠幫忙啊,

此時外面的老管家有氣無力的說道,

少爺啊,我們快頂不住啦,

李景園又問道白曉清。曉清姑娘可有什麼辦法嗎?現在只能先把沒中毒的人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白曉清還沒說完毒人就已破大門。

而守門的幾位下人也被毒人盡數吞沒,

老管家也被毒人給抓住了。李景園想衝上前去。卻被孔玉溪給拉住了。李公子別過去。

絕地英雄王者歸來 李景園很無奈的說道,那難道我們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被咬嘛?而李倩兒也默默的留下了眼淚,但沒敢上前。因為她知道。如果被咬了。

她肯定也會像這些毒人一樣。連自己親人都咬。老管家掙扎著從毒人堆里伸出手來。

他嘴裡含糊的說道,快走啊! 此時白曉琳等人已被圍的水泄不通,

李倩兒雙手抱著白曉琳的胳膊,

滿臉苦愁的說到,怎麼辦啊,曉琳,

白曉琳側過頭看了一眼縮在她胳膊上的李倩兒,也沒做出任何反應,

而站在另一邊的孔玉溪也就暗暗的笑了笑,

孔玉溪又轉向他旁邊的大師姐白曉清,

他問到,師姐,我們現在怎麼出去啊?

白曉雲也說到,是啊,他們可是鶴城老百姓,

我們不能殺他們啊!小師妹也回答道,

可是他們要殺我們呀,扶著袁俊的李景園也回答道,我們趕緊想辦法,怎麼從這裡出去,又不會傷著他們的辦法,白曉清皺眉說到,

我們現在只能用陣法將他們暫時給困住在這裡,但我們的陣法維持不了多久,

很快他們還是會傷更多無辜的老百姓,

我們出去后,先看看還有沒有沒中毒的老百姓,一併將他們帶到安全的地方,

我跟曉雲先留在這裡布陣,曉琳你帶著倩兒,

玉溪你帶著李公子,曉玉你帶著袁俊,

先將他們帶出去,我們隨後就到,都別走遠,

到了安全地方,記得寫隔空信,

白曉琳孔玉溪等人統統點頭回了句,

嗯。你們小心,說完齊齊拔出自己的佩劍,

默念了聲口訣,幾人佩劍瞬間放大幾倍,

看得李倩兒瞠目結舌,哇!李倩兒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的這把白又透著紅色劍氣的玉劍,

都忘了自己身處逆境了, 白曉琳見李倩兒目光已獃滯,

便立刻拉著李倩兒的手說到,

走啊,白曉琳拉著李倩兒站在了自己玉劍上,便沒再遲疑立刻御劍飛行離開了鶴城,

李倩兒站在劍上一下就清醒了,

她發現自己,已經離地面好高!

她雙手緊緊的摟著白曉琳的腰,

閉著眼睛大聲的喊著,啊……曉琳啊,太高了,飛低點啊,李倩兒喊著雙手還發抖,

差點沒把白曉琳給抖下去,白曉琳見此也無法,只能跟她好好的說,你能把手鬆開嗎?

而緊緊摟著白曉琳的李倩兒就有話說了,

啊……我要把手鬆開,我會摔得死無全屍的,

而且是你保護我的,我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白曉琳又冷漠的回答了一句,把手搭我肩膀上,沒這麼抖,

李倩兒又是一說,不,我不松,白曉琳也沒再說話了,默默的御劍飛行在夜空中,

此時李倩兒慢慢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還在半空中,她緩緩說到,曉琳,這是哪呀?

白曉琳冷漠的回答,不知道,啊?不知道?不知道還飛,等下他們會找不到我們的,我們趕緊下去吧。白曉琳點了點頭說到,嗯,

很快直行降落,又是把李倩兒下得緊緊摟住白曉琳,啊……伴隨著李倩兒的尖叫聲玉劍很快就落到了地面,李倩兒還在尖叫著,在地面上依然是摟著白曉琳的腰,白曉琳側過頭說到,可以了,李倩兒一下睜開眼睛,又低頭看了看地面,發現是已經到達了地面上,便把雙手收回, 白曉琳看了看李倩兒,李倩兒也看了一眼白曉琳,??兩人就互相看了一眼,李倩兒看的有點不好意思的感覺,就立馬躲開白曉琳的視線,

結結巴巴的說到,?這裡是哪啊?你不會把我帶到一個荒郊野外就要把我丟下吧?還沒等白曉琳開口說話李倩兒就開始鬧騰了,啊!沒想到你是這樣人啊!你不會真的要大義滅親吧?白曉琳就靜靜的看著她說話的樣子,我對你也不差啊,曉琳,你不能這樣啊,太不道德了。不夠朋友,

白曉琳盯著她冷冷的說到,你說完沒有,

李倩兒又抬起下巴傲嬌的說到,你想幹嘛,

不想幹嘛,那你問我幹嘛啊,說問李倩兒肚子突然咕咕叫了幾聲,啊喲,我肚子好餓啊,

難道我是要餓死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嗎?

啊……李倩兒又哭又喊的,白曉琳聽著也很難受,

別喊了,我們去找吃的,李倩兒委屈巴巴的說到,我哪還有力氣去找吃的啊!白曉琳立馬起身說到,那你在這等著,接著李倩兒也二話不說的站了起來,我不一個人,我們一起去,

先等一下,我寫封隔空信給我師姐,哦,

白曉琳很快就用法術寫出了隔空信,李倩兒又是一個大吃驚,驚嘆的說到,哇!好神奇啊,

白琳寫完就立馬送出,李倩兒呆愣了一會,

立馬回過頭來跟白曉琳講到,哎哎,曉琳,你這個可以教教我嗎?我覺得這個很好玩呀,嘿嘿! 李倩兒:我才不呢,你讓我不去我就不去啊!多有失我堂堂李家大小姐的面子啊!再說了,誰知道你要去哪啊!要是突然不回來了,

那我豈不是虧啦!白曉琳冷眼看著李倩兒,白曉琳說到,

白曉琳:既然這樣,我這幾天的工錢就不要了,這樣總行吧。

李倩兒:你那幾天工錢我就不要了。要不你就教我一點法術或劍法,怎麼樣,白曉琳:不行,你回去吧。

李倩兒聽白曉琳這麼一說,立馬就開始變臉了。李倩兒一副氣鼓鼓的樣子,一下兩隻手纏住白曉琳胳膊肘,就開始念念叨叨了起來,

李倩兒:我不管,你不讓我學的話我就纏著你,

白曉琳:無理取鬧,把手鬆開,李倩兒:那你得先答應我,不然我是不會撒手的,李倩兒死纏爛打這種招式對李景園沒用,但對白曉琳卻是非常有效的,白曉琳大概是不想再聽她念念叨叨了,白曉琳想了想反正對她也沒什麼礙事的,白曉琳也就索性答應了。

白曉琳:行,你既然執意要跟著我,我也沒必要推辭你的要求,

那就跟我一起走吧。有時間會教你的,李倩兒一下子就眉開眼笑,

李倩兒:真的啊!就想聽你這句話啦!那我們走吧。

白曉琳:可以把手拿開了吧。李倩兒一下子把手拿開了。

李倩兒:那我們現在準備去哪啊?白曉琳:跟著我走就行,

李倩兒:哦,就這樣白曉琳跟李倩兒倆人結伴同行,一個著裝大紅長衫裙,一個著裝碧綠色長裙,倆人的背影漸漸消失在這樹林當中, 在大唐貞觀年代天上人間布滿煞氣型成萬妖之主怨魔

此妖是由人類怨氣所生。女媧娘娘看此不利便派青山道仙趕去捉妖

青山道仙講到女媧娘娘我去捉妖可以但你得借我武器一用

女媧本尊還沒跟你講什麼就敢跟本尊談條件?青山道仙

小仙雖然沒什麼厲害之處、但小仙還是知道現在的情勢

怨魔現在可是最厲害之時。以小仙這點能力怕只是雞蛋碰石頭啊!

小仙一人怎能對付得了她啊。女媧原來青山道仙早已料到

居然這樣那你講吧要何武器只要本尊有

青山小仙想借您兩件上天寶物女媧喔?

青山一個是青鋒劍還有一個是明月刀不知女媧娘娘是否願借啊?

女媧你為何要借這兩件此乃上天法寶不可輕易借出何況明月刀還是未有劍靈守護很容易被奪走

要這兩件法寶沒了你怎樣賠罪呢?

青山道仙女媧娘娘您就放心吧小仙要把這兩件法寶弄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