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當做空氣的玉思諾一直都坐在一旁默默的看著他們之間親密的舉動,說一點都不羨慕,那是假的。

被當做空氣的玉思諾一直都坐在一旁默默的看著他們之間親密的舉動,說一點都不羨慕,那是假的。

可是越看。

她也就覺得心涼。

這樣的愛情,好像從來都不存在於她的世界里。

而且……

她自認為自己是學不會嬈嬈那樣撒嬌的,還是在外面,不是人後自己的閨房,在玉思諾的認知里,這簡直就是女孩子不矜持的表現。

他們可是大家閨秀啊!

怎麼能以色侍人呢!

所以,玉思諾的表情也就越發的擰巴了。

「嬈嬈……你沒事吧?」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看著嬈嬈手臂上的青色變成了深紫,玉思諾又道歉了。

「我沒事。」

嬈嬈笑著搖了搖頭,又解釋了幾句,讓玉思諾安心。

她其實也是看著玉思諾太緊張了,才會和秦琛故意嬉鬧著想緩和一下氣氛。

可沒想到,她好像又做錯事情了。

這氣氛不僅沒有緩和,自己這表姐好像還生氣了!

「嬈嬈,你是不是手頭緊?」

「啊?」嬈嬈一臉懵逼,玉思諾難不成還打算賠醫藥費給自己嗎?不至於吧?

「救龍衍的錢。」玉思諾連忙說道。

見嬈嬈沒吭聲,她慌忙的打開自己包包,從裡面摸出了一張卡:「這我這些年攢的私房錢,你都拿去吧,不管花多少,只要阿衍沒事就行。」

嬈嬈盯著銀行卡,眼睛發直。

心也跟著涼了半截,一種不太舒服的情感,在內心暗自發酵著……

果然……

玉思諾的下一句,讓嬈嬈心徹底晾涼了。

「我知道你不想花錢,但是那是龍衍,你能看著他被人買走,我真的做不到。這樣,你能不能讓秦琛大概給我估個價錢,如果不夠的話,我再問家族裡申請出來一點,然後你和秦琛幫我買下他。」

奇葩上司求愛記 不想花錢?

她是這樣的人嗎?而且問家族借錢,卻救自己的前夫,玉思諾的腦袋是瓦特了嗎?這不是找著讓玉祁罵呢!而且相信龍衍自己都不希望自己被抓的事情讓人知道吧?不然他現在回老老實實的坐在那等著秦琛去救!

嬈嬈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好像一下子就被人給顛倒了。

她震驚的看著玉思諾,想要一個解釋。

但是顯然,玉思諾好像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

根本就沒發現嬈嬈的小表情,依舊在自顧的說著。

「嬈嬈,我不怕花錢,但是龍衍不能有事的!」玉思諾急切的說道。

嬈嬈垂著眼瞼,將自己的情緒悉數遮擋。

「思諾,龍衍他不會有事的,那個拍賣會只是賣一夜的。」嬈嬈沉聲說道。

「什麼叫也只是!」

玉思諾激動的叫了起來。

「玉嬈!合著半天你一直都不想救他是嗎?」

「你不想管,怕花錢,我又沒說要用你的!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他!」

「什麼叫做只有一夜?」

玉思諾激動的說著,然而身體卻不足以支撐她的發火,話說了沒幾句,她便激動的咳嗽起來,整張臉因為難受又紅又白。

「你別激動啊!你的病情才有點好轉,你就激動,這反覆下去,我們的前期努力不是白費了?」嬈嬈連忙給她倒了溫水,輕輕的撫摸著玉思諾的後背幫她順氣。

她想表達的意思是,玉思諾現在的病情不適生氣,而且那個藥引,真的是很珍貴,一般人嬈嬈都捨不得給她用。

可在玉思諾聽來。

那就是另一個意思了!

「白費!你的意思是給我治病浪費你時間了是嗎?同樣都是嫡系,玉嬈你至於嗎?」

「什麼叫我至於?」嬈嬈覺得自己的今天不僅世界觀塌方了,三觀也要碎了!她幹什麼了她,怎麼就成罪人了一樣!

「不是嗎?」

「從開始你就和我說要用自己的真實狀態去接觸龍衍,可結果呢?最後他還是喜歡你!現在龍衍因為秦琛被抓了,你不想辦法幫忙就算了,還在這裡和秦琛打情罵俏說風涼話,你忘記龍衍這些年是怎麼對你的嗎?」

「玉嬈!你到底有沒有良心!」 玉思諾的嘴唇張張合合,依舊在控訴著嬈嬈的「罪行」。

嬈嬈幾度張口,都被她用話給堵了回去。

偏生玉思諾最根本的矛盾點,就是當年替自己嫁給了龍衍,從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幫玉家解圍了。

而且,這些年,龍衍雖然沒和嬈嬈在一起,但是對嬈嬈卻是有恩的。

不過腿長在龍衍身上,心也不是嬈嬈偷去的。

就算是嬈嬈那幾年失憶了,可是不該做的事情,不該逾越的禮,那是重來都沒有逾越過的。

罷了,就當是讓她發泄了。

誰叫現在玉思諾是個病人呢。

嬈嬈苦笑著將解釋的話又咽了回去,默默的捧著水杯聽玉思諾說著。

她能忍,可是房間里的秦琛卻是忍不了了。

恨不得現在就衝出去直接把玉思諾塞進洗衣機,倒上一瓶消毒液,好好清洗一下。

好在他在書房偷聽時,身邊還站了一個管家先生。能給秦琛做管家的,那腦子還有察言觀色的本事也都是極好的。

當下就開始給秦琛泡茶。

一杯一杯又一杯。

「老爺,您在嘗嘗這個,這是夫人親手摘的茶葉,還有這點心,也是您無意間說想吃核桃酥,夫人便記下來了,這還親自給你做了。」

秦琛眼皮抽搐,嘴角不可抑止的上揚著。

雖然明知道管家的話一般都是忽悠的,可看著面前精緻的點心,和油畫一般的茶葉,他的嘴角還是不可以抑制的微微上揚了。

他媳婦,就是厲害!

秦琛一邊上著火,一邊沉迷在自家媳婦的甜蜜里。

樓下。

玉思諾暫時性的抽瘋,也到了一個段落。

「表姐……」嬈嬈見她終於坐下了,連忙將桌子上的杯子遞了過去。

「你話說完了嗎? 金色綠茵 我現在可以說話不?」

玉思諾有些尷尬的咳嗽了兩聲,將腦袋看向窗外,嬈嬈揉了揉發脹的眉心,調整了語速,刻意讓自己的聲音又柔和些。

「你說吧。」

「表姐,我們是一家人。」

玉思諾眼皮跳了跳。

「首先,你和龍衍現在已經離婚了!」嬈嬈平靜的陳述著一個事實:「我聽舅舅說,也是你覺得很痛苦,讓龍衍放你走了。」

「玉嬈!你什麼意思?」玉思諾彎彎的柳葉眉又橫了起來。

「你先別激動,聽我把話說完。」

「首先你現在的身份是玉家的小姐,不是龍家少奶奶,別說你出錢去買龍衍一夜了,還要找家族裡面要。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會產生什麼後果。」

「不僅是玉家,整個隱世家族圈裡面,都會知道龍家少爺玩脫了,被人抓了,還要拿去拍賣!」

「可是……」玉思諾聽到嬈嬈的話,神情微動。

「可是什麼?你和龍衍好歹也做了那麼多年夫妻了吧?若是他真的有危險,他難道沒有什麼特殊的保命手段嗎?之所以他死不脫下面具,那肯定就是不願意暴露的。」嬈嬈一條條給玉思諾分析著。

「那按照你的意思就是不管嗎? 奉子追妻:爹地,上! 坐以待斃嗎?」玉思諾臉再次起了寒冰。

「當然要管了!怎麼可能不管。」

「雖然秦琛和我平常都挺喜歡黑阿衍的,但是在我們心裡,其實一直都是把龍衍當哥哥的。」嬈嬈臉不紅心不跳的帶著秦琛一起挖坑。

「是嗎?你把龍衍真的當哥哥?」玉思諾很巧妙的抓住了她想要聽的重點,審視的目光在嬈嬈身上不時的上下遊走著。

「當然,我從來都對他沒有任何的非分之想,思諾,你真的是想太多了,我以為這些日子我出了那些注意,讓你去以自己的狀態和龍衍相處,就是為了幫你找回自信,可沒想到你不僅沒有找到,還快把自己給憋悶死了。」嬈嬈苦笑不已。

玉思諾怔怔的聽著,不得不承認嬈嬈的話聲不高,卻每句都戳進了她的心裡。

只是,姑娘家都是要面子的,玉思諾在嬈嬈的安撫下情緒不再波動,面上卻依舊端著,迎著嬈嬈探究的小眼神,她倨傲的別過臉:「我什麼不自信了?」

「沒有嗎?」

嬈嬈觀察到她眼神里的狠戾已經被清明所取代,自己的狀態也跟著放鬆了不少。

忍不住又開啟了毒舌模式:「那你手在幹什麼,沙發套都快被你拽爛了,這可是我家秦琛挑的,你輕點呦!」

「秦琛,秦琛,秦琛!」

「你滿腦子都只有秦琛了!還說我被男人蒙蔽了雙眼,你看看你,一個沙發墊你至於嗎!」玉思諾被嬈嬈刺激不的不輕!這個壞女人!又拿自己的老公刺激人!

「當然至於!我男人又不是富二代!(~ ̄▽ ̄)~美分期錢都來得特別不容易啊!」嬈嬈睜著眼說著瞎話,臉不紅氣不喘脖子不粗!

「你!」

「算了,我說不過你,我去睡覺行嗎?」

「真是的,我一定是腦子燒糊了,才會和你在這裡理論!」玉思諾捂著連綿起伏的胸口,默默的起身。再呆一會,她不是被嬈嬈氣死的,就是某女時刻派發的狗糧噎死的。

「我覺得也是,既然還懷疑我對你男人有想法,玉思諾同志你這思想覺悟不行啊,該回去上政治課了!」嬈嬈跟在她身後繼續吐槽著。

「玉嬈!」玉思諾氣極反笑,回過頭用眼睛瞪嬈嬈。

嬈嬈也不退縮,長睫毛眨啊眨的,毫不客氣的和她對視著,故意挑釁的模樣讓人忍俊不禁。

「算了……算了算了,我真是怕了你了。」玉思諾敗走。

奈何嬈嬈這會興緻頗好,有種打了勝仗的得意感,在玉思諾轉身的一瞬間,她又伸手拽住了玉思諾的胳膊。

「別走啊表姐,再聊會!」

玉思諾:聊你妹!

不對,自己好像也只有嬈嬈這一個稍微關係近一些的表妹。

「我困了!你想要我的病又發作嗎?」玉思諾這會找回了一點智商,腦子也跟著活絡了,都開始虛張聲勢威脅嬈嬈了!

嬈嬈也不是吃素的,悠悠的湊到了她的耳邊,放了大招:「表姐,你難道就不想以英雄救美的方式出現在龍衍身邊,然後就他以水深火熱之中嗎?」

「!!!」玉思諾攥起了拳頭!

「好了,不逗你了,你快睡覺吧,我家阿琛還等著我呢……有什麼事明天再聊哦!」

不等玉思諾反應過來,嬈嬈便化成一道清風,在樓梯上一躍而上。

待到玉思諾回過神來時,她已經跑到了二樓,隔著幾米開外沖著玉思諾招手:「表姐,你一定要早點休息哦!你這身體如果再發作幾次,可是連OOXX都不行了哦!珍愛生命,不要熬夜!」

玉思諾:「……」

有點方……

成功的將玉思諾拉回到正道,嬈嬈覺得自個非常的有成就感,不僅給她安利了一下自個和龍衍是沒關係的,還順便給她做了個心裡暗示。

一眸傾情,鑽石總裁智取嬌妻 想要守得住男人,那首先就得有個好身體啊!

嬈嬈的心情還是很OK的。

然而……

秦琛的臉,卻越發的黑了。

尤其是的玉思諾一連串的表現和畫,讓秦琛的火氣不減反增。

他可以玉思諾擔心龍衍,但是她憑啥遷怒自己媳婦?

「嬈嬈,你表姐的病還有多久能治好?」看著自家媳婦洗好澡從浴室出來,秦琛便立刻從後面抱住了嬈嬈。

嬈嬈的頭髮還未吹乾,幾縷青絲隨意的落在腰間,凝白如脂的雪白肌膚,一掐便會泛著微紅。

讓秦琛腦袋裡不由自主的就蹦出來了幾個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