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紙要用那種還含水份卻又剛剛開始裂開的桑皮,此時欲嫩似老,最容易出漿。

製紙要用那種還含水份卻又剛剛開始裂開的桑皮,此時欲嫩似老,最容易出漿。

夏鴻騰正采剝的興起,突然,靈龜師獨有預知兇險的本能,讓他寒毛突兀地倒立,本能地感覺到身後傳來一種嚴重的威脅…… 這種危險的感覺轉瞬消失,不知為何,夏鴻騰只覺得腦海中一痛后,忽然感覺有東西在輕唱,而且旋律相當熟悉,似是回到前世開車聽歌的狀態:

「我願為你開成一朵花,輕輕淺淺地綻放在你必經的路上,不奢求你低眸採擷,只想為你撒下一路芬芳……」

這歌聲很空靈很好聽,輕輕柔柔,帶著濃重的少女思~春情懷,讓人心生陶醉。

不知是幻覺還是原本就是不復真實,夏鴻騰只覺得眼前那片桑田景色疾速變遷,海水重新而來,倒卷堤岸,逐漸把此處吞沒。

夏鴻騰感覺自己變成了一塊石頭,一塊豎立在岸邊每天迎視日出而來、目送日落晚照的石頭。

海風陣陣,滄海變遷,偶爾才有一隻飛鳥棲息在上面,更多的時候,是無助和孤獨,直到有一天,有一個衣袂飄飄遮著真容的仙女,降落此處站在這塊石頭上遠眺大海。

她的身影是那麼迷人,那麼憂鬱,就這麼一直遠眺大海一動不動,彷彿陪自己同看天荒地老,最後慢慢也變成一塊望海的石頭。

又不知過了多久,直到枯藤爬滿全身,把兩人全埋葬在密密的雜草和藤枝下。

夏鴻騰喜歡這種感覺,至少以後不用再一個人孤獨地守望,至少在面對黑暗時,有人陪伴,雖然那人只是陌生人。

他永遠望不了仙女眺望大海的眼神,不由感嘆道:

「滄海易老天難老,斟盡滄桑。聽卻潮聲看破雲,徒添寂寥。凝思望,花開雪融,綿綉相思葬魂去,旭日又贈今朝。」

「叮咚,宿主吟得一首好詞,功德值加3,靈力值加5!」

聽到殘圖突如其來的聲音,夏鴻騰不由一個激靈,瞬間回過神來,剛才在采撥桑皮時,忽然感覺到危險,為何下一瞬畫風不對了?

好像神識中看到背後的土皮上,似有許多怪物翻卷,疾速向自己鑽來,然後自己恍惚間便多了這個奇怪的畫面。

現在看來,什麼仙女陪自己一起慢慢變成石頭,根本都是假的,倒是被藤蔓覆蓋才是真的。

此時,夏鴻騰發現自己全身被密密麻麻的莫名藤蔓綁得像個蠶繭,根本來不得半點動彈。

你妹的,難道這個就是千年妖藤?

居然好手段,還能讓人致幻生出美女形象,要不是剛才誤吟出一首詞,哥差點直接被安樂死了!

還好哥剛才騷包地亂吟了一首詞,看來做騷男,有時還能被救命!

不過,如何才能破去捆在外面密密麻麻的妖藤呢?

此時,夏鴻騰感覺到妖藤包得越來越緊,快要窒息到無法呼吸,正待向殘圖求救,突然歸藏空間自己盛放冰蠶的玉盒莫名抖動起來,一直安靜乖乖的蠶寶寶,似是聞到了某種好吃的味道,強烈地撞擊著玉盒想出來。

夏鴻騰再笨也知道冰蠶被自己放在嘴裡含養過幾日後已經生出靈智,此處空間再小,容納八條冰蠶還是不成問題的,他馬上用神識把它們放了出來。

八冰蠶一現身,如餓急了的猛獸一樣,各自動作飛快地朝妖藤撲了過去。

其中一條快速地竄到一條主根上,『吧唧』一聲咬破粗壯的主根皮,然後歡快地往莖中鑽去。

夏鴻騰明顯感覺捆綁住自己的藤條,很有人性地一顫抖,似是疼痛得一個哆嗦。

下一刻,八條冰蠶全部各自入莖,歡脫地在莖液中飆奔起來,同時貪婪地吸食著莖液,完全把這些妖藤當成了它們的美食主場。

妖藤似乎知道遇到剋星,所有藤條快速地縮回後撤。

夏鴻騰一掙脫出來,就快速地用神識給冰蠶下令道:「快咬斷主莖條!」

果然,在冰蠶咬斷部分妖藤后,夏鴻騰一撿起來,就聽殘圖出聲道:「發現三千年妖剡藤斷枝,是否提取妖藤精粉?」

「哈哈哈,提取!」

讓夏鴻騰高興的不僅僅是這麼快就提取到了妖藤精粉,還有是他發現了殘圖部分屬性,殘圖可能受限於某種規則,不會主動攻擊收集有靈性的生物。

只有被自己攻擊過的東西,它才會當戰利品收集。

彷彿為了印證夏鴻騰的猜測,這些被冰蠶咬斷的藤條,一經握到夏鴻騰的手上,就被殘圖自動提取走精粉,化成殘渣。

此時妖藤知道碰到硬揸,剛才千絲萬縷的根須瞬間快速縮回,變成桑田中一株不起眼的雜藤。

夏鴻騰嚴重懷疑它會馬上土遁,豈容它輕易抽身,為了再次印證一件事,他不怕死地撲過去,狠狠抓住最後一條還來不及縮回的妖藤主根,同時溝通八條冰蠶,隨時準備咬斷這根主根。

「叮咚:發現一株三千年妖剡藤,是否收集?」

聽到殘圖的聲音,夏鴻騰笑了,果然是這樣,馬上道:「收集!」

下一息,一道玄光飛過,眼前這株雜藤消失,在殘圖空間化出一株藤蔓的樣子。

哈哈,有了這株妖藤,以後再也不用擔心冰蠶會餓著了。

夏鴻騰活動了一下酸痛的筋骨,邊用神識掃了一圈四周,發現沒有異常,才小心地收回八條冰蠶,發現飽餐一頓后,這些冰蠶長胖了不少。

「小傢伙們,今天再次記你們一大功!」

夏鴻騰邊說著邊收走冰蠶,有過今天的經歷,讓他越來越覺得,行走江湖,文寶和靈物都少不了,天知道哪一天,它們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此次生死經歷,雖然一下子集齊了一半材料,看似幸運無比,可是哪一種不是生死相搏?

這還是自己在開掛的情況下,要是遇到其他的人,怕是應該都趴在這裡當食物或化肥了吧?

想到這裡,夏鴻騰不由擔心李廷蘭和屈露露等人怎麼樣了?

單挑邪魅總裁 桑田位於秘境最南面,崇山峻岭,層層阻隔,即使飛得很高的鷹靈,也未必看得到,夏鴻騰只能祈禱大家各有各的好運。

再次拿出秘境地圖,夏鴻騰發現離此處最近的地方是一處以前別人找到『雲水仙泥』的山谷。

雲水仙泥夏鴻騰可是第一次聽說,還好殘圖能免費諮詢,這一了解夏鴻騰瞬間長姿勢了。

雲水仙泥可是相當了不得的寶貝,它是山之靈氣所孕,通常位於陰谷之中,分為白黑兩種。

白者,膩如凝脂,軟滑水嫩,又稱陰腦芝,晾乾后,具有自動漂白生膠之效,是造紙的首選主材。

黑者,滑膩帶水,靈氣逼人,又稱衍土芝,是培育靈植類植物的最佳配料。

眼前的山谷既然出產過這種東西,這麼多年過去了,難免又會孕育出新的來,只是唯一的遺憾,圖中沒有備註那裡有什麼危險,如此寶貝面前,如果說沒有危險之物守候,夏鴻騰打死也不相信…… 順著地圖指引的方向爬了半天,雲水仙泥谷並沒有夏鴻騰想像中那樣有怪獸出現,此處雖然略顯陰冷,但是空氣質量不錯,呼吸起來相當舒服。

夏鴻騰小心地攀爬上去,神識中,附近範圍,妖獸妖藤之類的東西全都沒有,正暗鬆一口氣時,下一刻,他就皺眉了,感情大坑原來在這裡。

只見眼前山谷豁然開朗成一處梯田模樣,其間林木荗盛無比,看不到天際。

走了幾圈又回到原地后,夏鴻騰就知道陷入傳說中的迷陣中,跟那天硯道中寒江雪布的陣,有著詭異的類似。

又不死心地掙扎著找了一圈出路后,夏鴻騰直接放棄掙扎,想走出迷陣,還是找專業人士幫忙吧!

找了一塊還算乾淨的石頭坐下,夏鴻騰用神識溝通殘圖道:「殘圖,可有秘法助我脫困?」

「叮咚,掃描發現,此處是上古四級『隱五行困仙陣』,內含一個五品聚靈陣,暗隱一個四品絞殺陣,是上古時期孕采雲水仙泥的護陣。若想得此陣破解方法,宿主可用五千點功德值或者典當誅日弓!」

「噗!殘圖,你好沒人性,這個時候,你怎麼能如此落井下石呢?」

夏鴻騰如被踩痛尾巴一樣跳叫起來。

五千點功德值他是沒有的,剩下的只能是典當誅日弓,以前不知道典當之物的價值,換了也就換了,現在這把誅日弓正用的順手,而且有靈性地能自動跑龜龜群中找溫養,威力也以明顯的速度成長,如此寶貝,妥妥的神器好不好?

居然被殘圖盯上了,這貨還能不能跟自己愉快地玩在一起?

回想起已經典當掉的屠龍刀,雖然不知道它的準確用途,但是夏鴻騰隱隱覺得心痛啊,虧大了有沒有?

「先不忙著交易,我再看看吧!」

夏鴻騰實在捨不得,不得不再想想別的辦法。

對了,群里的寒江雪不是主修陣法嗎,也許他有破陣之法也說不定。

此處沒人,夏鴻騰直接祭出土靈龜打開龜鏡洛書進入替天行道群,留言道:

君上——花無錯:【呼叫寒翁前輩在不在?本人現在紫竹林紙門聖地,陷在一個上古四品隱五行困仙陣中,想尋求指點!】

群員寒江翁:【哈哈,君上,你居然想到用這個秘法明目張胆的作弊?不過,我喜歡!】

寒江雪此時正無聊地在硯道寒池中釣魚昏昏欲睡中,這些天,群中雖然來了幾個新人找他玩下棋,誰知被自己整整虐了兩天後,全都不找他玩了。

現在一見到夏鴻騰求助陣法幫助,瞬間如打雞血頓時精神百倍。

群員寒江翁:【要我幫忙遠程破陣,首先得先『量陣』,確定是何種陣后才能破解,既然你說出一個陣名,那就先按你說的陣法來確認一下。

你一直朝右走,碰到陣壁后,在地上做個『一』的記號,再手摸陣壁繼續一直朝右走,同時記住走過的步數,直到前面再出現陣壁,然後把這個陣角用石頭擺出來,作上『二』的記號。

繼續用此法走一圈,直到回到等一個做的記號處,就算第一步勘陣成功。

記住,步數千萬別記錯!

還有,心態要平合,就當自己無意識在走,陣法感覺不到你的殺氣或戾氣,就不會主動激發的!】

夏鴻騰聽到勘陣危險不大,馬上照著這種方法,相當小心地走了一圈。

這個陣壁說也奇怪,眼前明明很多都是高低不平的山路,真正沿著陣壁走一圈后,夏鴻騰發現肉眼看到的懸空處,踩上去,居然有特殊的力量凌空托住自己。

一圈走下來,夏鴻騰頭腦里有了一個實體圖形,居然是一個標準的上短下長三倍的直角梯形圖案。

當他把這些數據報寫給寒江雪時,寒江雪笑了,還好這幾天參悟棋譜使陣法水平大漲,否則就玩不轉了。

群員寒江翁:【果然是上古四品困仙陣!這處陣,想找到生門不難,我剛好最近陣法大有進步,參悟出一種最簡單的破陣密法。

不過此陣法一般配帶聚靈陣法,為孕育雲水仙泥之用,孕育出來的雲水仙泥就在聚靈陣中心。

想找出聚靈陣中心,比較花時間,而且按上古陣法師的尿性,一般還會在此陣中布置隱形的絞殺陣。

所以,一但你準備破陣,勿必做到一擊就成,否則會被觸發的絞殺陣絞殺的!】

君上——花無錯:【太好了,前輩,那先教我找出生門,呆會若有不對,我好第一時間跑路!】

群員寒江翁:【好,生門在靠近山下的地方,你在剛才第二個記號點向前走二十步,然後扔出陣旗,就能激發出隱藏的第五個隱旗,這個隱旗處就是生門!】

君上——花無錯:【前輩,陣旗是什麼東西?在哪裡找?】夏鴻騰忽然問出一個讓人抓狂的問題。

正得意中的寒江雪看到夏鴻騰這句話差點摔寒池裡,不由咆哮著寫出心中所憤。

群員寒江翁:【沒有陣旗你闖屁個陣法啊?行走江湖怎麼可以不準備些陣旗防身呢?】

夏鴻騰表示真無語,誰沒事準備那個東西?再說這東西有錢也沒地方買啊!

君上——花無錯:【前輩,那有沒有空手破陣的方法?】

群員寒江翁:【自然有!不過危險大一點,你必須完全準確地算出陣旗處所在地,然後用蠻力一擊必成,否則後果你猜!】

君上——花無錯:【還請前輩幫我算出生門準確點!】

第五界點 群員寒江翁:【你去撿一根筆直的竹子,然後量出剛才我說的四跟五記號處之間的準確直線,然後到二這個位置朝三的方向量出剛才得到的數據,然後往那個陣壁用盡全力攻擊,就能出生門了!】

君上——花無錯:【這個簡單,我就去量!】

夏鴻騰相當佩服老寒,陣法師就是陣法師,指點的完全通俗易懂!

沒多久,就被夏鴻騰找到這個點,收起靈龜后,夏鴻騰抱起旁邊一塊大石頭,狠狠地砸了下去。

下一刻,石頭不見了,有風暗來,夏鴻騰激動地一摸,果然陣壁破了一個大洞…… 輕輕委身一鑽,夏鴻騰頓覺眼前一亮,景色忽然發生變化,卻是熟悉的自然景色,給人一種逃出生天的感覺。

再回首看向來時的困陣,完全看不出任何端,用手一摸,連陣壁都消失了,分明是單向困陣。

這種困陣完全透明,在原景的基礎上重疊出一個奇怪的空間,完全顛覆了夏鴻騰的世界觀。

夏鴻騰忙又祭出靈龜打開龜龜群。

君上——花無錯:【哈哈,前輩你神了,我出陣了!】

群員寒江翁:【不錯不錯,孺子可教也!這是我剛參破不久的『鏡像測算生門法』,大凡隱五形陣法,皆可以此術算出生門,有陣旗,效率更高更快!】

聽到寒江雪這麼一說,夏鴻騰有點意外,按剛才老寒教的操作步驟,完全是前世學的直角梯形求另一個平行直角法。

此時,找雲水仙泥要緊,夏鴻騰來不及再多想。

君上——花無錯:【前輩,可否再辛苦點幫我算出聚靈陣的中心?】

群員寒江翁:【好好,那聚靈陣中心處,應該就是生門方向正西南處的中心點,你沒有陣旗我得推算仔細點,你等一下。】

聽到寒江雪說的方位,不就是把直角梯形隔成一邊長方形,然後找出四角對角線相交的中心點嗎?

計算出這個中心點並找出來跟本不難嘛!

寒江雪在忙的同時,夏鴻騰也沒有閑著,說干就干。

有了全方位神識支持,就如同多了一個紅外測量儀,還是全方位沒阻礙的那種,夏鴻騰不一會就找到這個中心點位。

為了再次確認這個點,夏鴻騰又用竹子仔細地用十字平行法量了一下,再次驗證后,就搬了一塊石頭打開龜龜群在中心點的位置等著。

又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寒江雪終於有反應了。

群員寒江翁:【君上,我用不同方法推算了兩次,應該錯不了。

你現在照我的話去做,在四和五的記號間你用竹子量出中間點,難后朝正北方位量三十二步,再在五跟二兩個記號間找到中心點,朝西量十八步。

兩條線如若剛好交錯成一個點,那麼證明你量對了。

若有偏差,你在第五記號處,朝這個點方向,也就是朝正西南方向量五十步,在最靠近這三條線的中間區域,你狠狠地砸下去,應該就能找到雲水仙泥了!】

寒江雪對自己這次的推算相當自信,終於算是從四品陣法師邁入到五品陣法師了。

夏鴻騰一看到寒江雪的描述,就知道自己找的聚靈陣中心點是完全正確的,馬上抱起早就準備好的大石狠狠地朝著這個中心點砸下去。

下一刻,但聽得咔嚓一聲,此處空間慢慢裂開,現出一個如鍋大小的兩個玉盤,每個玉盤上,一黑一白,各自長著九個正吞吐著靈氣的雲水仙泥。

「叮咚,發現十八塊雲水仙泥,是否收集?」殘圖悅耳的聲音同時響起。

哈哈,成了!夏鴻騰不由開心地跳了起來,忙加了一點道:「帶玉盤收集!」

見帶玉盤一起收集成功,夏鴻騰同時不忘跟龜龜群中的眾人分享。

君上——花無錯:【哈哈,成了!我收到了一黑一白各九塊雲水仙泥,太感謝寒前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