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全力啟動雷霆萬鈞大陣的話,就算是靈海境武者,也不敢輕易與大陣硬撼。

要是全力啟動雷霆萬鈞大陣的話,就算是靈海境武者,也不敢輕易與大陣硬撼。

項亮亮在皇室中地位尊崇,馬上就有人領命去啟動這一片區域的雷霆萬鈞大陣,只見天空中開始凝聚雷雲,無窮重壓壓在眾人心頭。

「在雷霆萬鈞大陣之下,就算是先天大圓滿的高手,也是頃刻間化為飛灰,看你這老小子還敢不敢跟我狂!」

項亮亮負手而立,他曾親眼見識過雷霆萬鈞大陣的可怕威力,四階妖獸在大陣的轟擊下也是灰飛煙滅。

陰陽老叟的面色微微一變,他又轉而笑道:「十三皇子,我勸你還是不要衝動。」

「這可是一顆滅世鳩毒組成的毒球,只要我激發滅世鳩毒,這座廣場甚至是整個天元城內都將會死傷無數,化為一座死城!」

陰陽老叟五彩斑斕的手掌上拖著一枚紫色的毒球,其由特殊的材質所包裹,顯得晶瑩剔透,光彩熠熠。

可特所說的滅世鳩毒就沒有那麼美好了,就連李宇都聽說過這種可怕的毒素,傳說滅世鳩毒是九大魔族中的毒魔族所提煉的一種滅世之毒。

其可以滅殺所有靈海境以下的武者,具有十分可怕的傳染性,只要沾染上一點,就會將目標毒死,並形成更可怕的毒雲擴散開來。

滅世鳩毒擴散的速度極快,隨風飄動便是一場極大的禍事。

曾經毒魔族以此劇毒將南疆化為了一片死域,千萬里的大地都被毒素所侵染,百千座大城生靈塗炭,死去的人族武者不計其數!

滅世鳩毒當得上滅世之名,曾經是人族心底的痛,那毒魔族也成為了人族首要滅殺的魔族!

在三千年前的大戰之中,蒼穹女帝親手滅殺了毒魔族,可她也中了無數種劇毒,這也是導致以後蒼穹女帝隕落的重要原因。

滅世鳩毒毀滅過無數城邦,讓天元城變成一座死城也不算是誇張之言。 陰陽老叟手中的滅世鳩毒輕輕晃動著,反射著陽光,顯得七彩斑斕。

可在廣場的所有人都恨不得離其越遠越好,越是光彩亮麗的東西,便越是危險。

見到眾人的反應,陰陽老叟輕笑一聲:「看來大家都知道滅世鳩毒之名,那就不用我辛辛苦苦的介紹這種毒素了。」

「怎麼樣,我們現在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了吧。」

滅世鳩毒正是陰陽老叟敢於出現在天元城內的依仗,有此劇毒,他就等於掌握著核彈按鈕,要想圍殺他,就要做好同歸於盡的準備。

十三皇子惱怒道:「你說你這是滅世鳩毒,我就會怕?再說滅世鳩毒早已被女帝大人消除殆盡,你怎麼可能有滅世鳩毒……」

陰陽老叟收起那團毒球:「南疆那裡可是有著大量的滅世鳩毒殘留,我所做的,只是將其收集提煉起來而已。」

「所有人都將南疆的十萬大山和萬里毒障視為禁地,可對我等毒師來說,南疆卻是無邊寶地啊!」

南疆與斷魂嶺緊鄰,那也曾經是一片人族繁榮發展的熱土,可在毒魔族出現后,南疆就被無數毒氣籠罩。

在三千年前的大戰結束后,那裡仍然是人跡罕至,到現在為止,延綿不絕的毒瘴讓人沒有散去。

紫衣親衛低聲對項亮亮說道:「皇子殿下,這滅世鳩毒極為可怕,我們有把握擊殺這老小子,可卻沒有把握阻擋滅世鳩毒的擴散。」

「南疆那邊化為死域數百年,全都是滅世鳩毒所致,當時南疆也有靈海境的大能,同樣沒能阻止滅世鳩毒的擴散,我們千萬不要冒險。」

右邊的年輕臉龐露出快意的笑容,陰陽老叟緩緩道:「諸位,我也不希望滅殺整個天元國的武者。」

「我此次來,只是希望借神葯爐一用。」

他看向廣場中央的神葯爐,這座葯爐自天元國建國之初就矗立在那裡,是天元國的象徵之一,每次神葯爐開啟,都是一場盛事。

神葯爐具有提高藥效,助使煉藥成功率提升的神奇效果,據說現任的煉藥師協會的會長就是用神葯爐煉製出了自己的第一枚五品丹藥,並藉此晉陞為五品煉藥師!

有很多四品煉藥師都將神葯爐作為衝擊五品煉藥師的希望,沒想到陰陽老叟也瞄準了神葯爐,想要藉此衝擊更高境界。

「你的徒弟所煉製的聖氣丹,定是有你的相助,將魔胎丸煉製成內核,準備坑害這大量的武者。」

李宇的話引得眾多武者群情激憤:「沒錯,若不是李宇揭露了銘無鑫的陰謀,我們當中的很多人都會成為魔教的炮灰!」

「陰陽老叟也是魔教的人,他們陰謀敗露之後,居然還想染指神葯爐,簡直是欺人太甚!」

「把他們趕出天元城!絕對不允許這種心懷叵測之輩參加丹藥大會!」

陰陽老叟以魔胎丸煉製聖氣丹的行為引得所有人不滿,他一下就成為眾矢之的。

可他表情淡漠:「一群螻蟻,若不是你們還有點利用價值,你以為我需要出此下策?」

「信不信我可以將你們全都毒死在這裡!」

梅念大師和鎮江大師一齊站出來:「姬九陰,這裡是天元城,可不是你能隨意撒野的地方!」

梅念大師也怒喝道:「我們丹藥大會十年舉行一次,只有優勝者才可使用一次神葯爐,你憑什麼認為我們會將神葯爐交給你使用?」

陰陽老叟和鎮江大師似乎是老相識:「喲,這不是我曾經的師弟么,沒想到當年那個資質低下的小師弟,現在居然可以成為煉藥師協會的副會長。」

「看來煉藥師協會真是人才凋零,讓人唏噓啊。」

鎮江大師捏緊了拳頭:「姬九陰,當年師父收養你,認為你那副詭異的模樣並不影響你的性格,還準備把你培養成他的接班人。」

「可你居然下毒將他暗害,還奪走了他所有的煉藥筆記,實在是十惡不赦,今天我定要殺了你!」

眾人沒想到鎮江大師和陰陽老叟居然還有這麼一層關係,兩人居然是師兄弟的關係,陰陽老叟作為師兄,還犯下弒師大罪,難怪兩人一見面就爭鋒相對。

陰陽老叟輕笑一聲:「我成為三品煉藥師的時候,你還在學習煉藥基礎知識!」

「你現在還想跟我斗?實在是太不自量力了。」

「今天我懶得和你廢話,既然使用神葯爐有規矩,那我就按照規矩來,丹藥大會有八人可進行煉藥,比拼技藝,勝者可獲得使用神葯爐的許可權。」

「我今天就來教教你們怎麼煉製丹藥!」

其他幾名煉藥大師齊聲反對:「丹藥大會明文規定,煉製的丹藥不能摻雜毒素,你們煉製的聖氣丹居然以魔胎丸為內核,我們不將你們趕出去已是法外開恩了。」

「你居然還妄想著參與丹藥大會的最終比拼!」

陰陽老叟哈哈一笑:「聖氣丹是我徒弟銘無鑫煉製的,我煉製的可不是這種低級貨色,另外一座高台上出售的是我的丹藥,你們可以看看銷售量如何!」

他所指的是另外一座靈藥爐旁的高台,那是由另外一個大商行經營的店鋪,出售的均是三品丹藥和四品丹藥,走的是高端路線,每一種都是極品丹藥,售賣得非常火爆。

誰都沒想到,這座高台上出售的丹藥居然是陰陽老叟所煉製的,很快結果就呈報上來。

「共出售一千兩百三十枚各類丹藥,銷售額總計四千八百七十五萬兩白銀!暫列第一!」

陰陽老叟一挑眉頭:「我只是花費了幾天時間,煉製了一些三品丹藥和四品丹藥,就輕鬆拿下第一,你們還有何理由阻止我參加丹藥大會?」

事實雖然沒有陰陽老叟說的那麼輕鬆,可陰陽老叟居然可以碾壓眾多四品煉藥大師,丹藥銷售額位列第一,可見其煉藥術上的水平之高。

陰陽老叟看向鎮江:「小師弟,你的丹藥銷售額是多少?夠不夠我的一半?」

「要是你么煉藥師協會拒絕我參賽,那豈不是說明丹藥大會就是你們天元國煉藥師協會的內部遊戲,那還廣邀天下英雄來參與幹嘛。」

丹藥大會有著數百年的歷史,也曾經出現過有人故意搗亂的情況,大部分均被合理解決,煉藥師協會靠的就是按照規矩辦事。

也曾有煉藥師憑藉著高超的技藝奪得了使用神葯爐的許可權,可天元國煉藥師協會也學到了對方的一些手法,可謂是各有收穫。

正是這種不偏不倚的態度,使得丹藥大會的規模越來越大,鎮江大師也不願意輕易砸了這個招牌。

他高聲道:「好,你想要參加丹藥大會也行,我正好在煉藥術上正面將你擊敗!」

「同時我要告訴你的是,丹藥銷售還未結束,你還不一定是此次丹藥銷售額的第一!」 鎮江大師的話遠遠傳開,眾多煉藥師紛紛驚訝無比。

四千八百七十五萬兩白銀這可是十分可怕的銷售額,很多煉藥師準備數個月時間,銷售額都不及其十分之一。

陰陽老叟可達到如此高的銷售額,與其煉藥成功率和幾種特殊的煉藥手法有關,煉製出的丹藥藥效遠超普通丹藥。

其他煉藥師準備的丹藥都不如陰陽老叟多,賣出的單價更不如陰陽老叟,銷售額自然不如此人。

連鎮江大師和梅念大師等幾人都遠遠不如陰陽老叟,還有誰能與這個老傢伙相比?

「小師弟,你難道還抱有其他幻想?你們天元國的煉藥師協會,除了黃龍那個老傢伙還有點實力之外,其他的煉藥師都是不堪一擊。」

黃龍便是煉藥師協會的會長,也是天元國唯一的五品煉藥師,可惜他多年未曾出手了,不然也輪不到陰陽老叟囂張。

身穿寬大衣袍的鎮江大師不著痕迹的掃向李宇:「我說的可不是我們天元國的煉藥師,這位小友可是完美的超過了我們幾個老傢伙!」

「哈哈,你說的是這個馬上就要死掉的小傢伙?他能不能活到那個時候還未可知呢。」

陰陽老叟左邊那張老臉表情冷漠,李宇只感覺一股靈魂衝擊排山倒海的如浪潮拍打過來,差點將他的意識淹沒。

扛過這輪靈魂衝擊之後,李宇瘋狂喘息:「還沒有到第二次靈魂衝擊高峰,就已如此可怕,我必須要想辦法才行。」

他抬頭正好看到陰陽老叟充滿玩味的目光:「你能撐過第二輪靈魂衝擊算我輸!」

「冥河亡魂水我還是首次用在氣感境武者身上,不少先天高手中了此毒,也會隕落在前兩輪靈魂衝擊中。」

「我還沒見過撐到第三輪的人呢。」

大部分煉藥師也明白過來鎮江大師所指的是李宇,可看他眼神渙散的樣子,都很擔心他能不能堅持下去。

李宇臉色雖蒼白,可他的意志堅定,開煉第五爐神聖丹,他的神聖丹藥效比聖氣丹還要好,賣的幾近脫銷,一爐神聖丹出爐,就被眾多武者搶光。

一枚神聖丹的價格比聖氣丹還高,加上眾多數量,一爐神聖丹就是幾百萬兩白銀到手,簡直比搶錢還快。

「李宇現在的丹藥銷售額已達到兩千七百二十三萬兩白銀,現排名第二!」

莫飛凌說出了一個驚人的事實,讓陰陽老叟等幾人微微有些詫異,若是他將聖氣草都煉製成神聖丹,還真有可能超過陰陽老叟!

「不用擔心,他中了冥河亡魂水,時刻都要受到靈魂衝擊,我不相信他還有餘力煉製出那麼多的神聖丹!」

陰陽老叟信心滿滿,可在他驚訝至極的眼神中,李宇的身軀在微微顫抖,可他卻一絲不苟的完成了神聖丹的煉製,沒有出現一絲錯誤。

「怎麼可能!靈魂衝擊足以讓他動彈不得才是,他怎麼可以一邊抵擋靈魂衝擊一邊完成煉藥!」

他雖然不願相信,可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李宇一爐一爐的完成煉藥,最後滿臉都是汗水:「總算將聖氣草都煉完了……」

他煉製出的新一爐神聖丹瞬間被搶光,得出的最後銷售額正好超越了陰陽老叟。

「共出售兩千四千三百二十一枚丹藥,銷售額是四千九百六十六萬兩白銀!」

「排名是……第一名!」

有小廝宣布了統計結果,陰陽老叟勢在必得的第一就這樣被搶走,還是被一個他認為已是半個死人的小子搶走,這簡直讓他不能忍。

「銷售額第一又怎樣,一個區區的三品煉藥師,難道你還指望他能在一次煉藥的機會裡擊敗我?」陰陽老叟仍然充滿了信心。

鎮江大師朝李宇點點頭,他坦然道:「或許他能創造奇迹呢。」

「再說了,不是還有我們幾個老傢伙在這麼。」

丹藥大會第一階段丹藥出售的結果已經出來,一共有八位煉藥師可進入第二階段的煉藥比拼。

除了李宇和陰陽老叟之外,其餘六人有五人是老牌的煉藥大師,還有一人是以三十六歲的年齡晉陞為四品煉藥師的煉藥天才。

這位名為李蒼瑞的煉藥師是現任煉藥師協會會長的徒弟,在天元國的煉藥師團體中有著很大的名氣。

陰陽老叟除非是能擊敗這老中青的七人,才能動用神葯爐。

確認身份之後,八位煉藥師分別站在一座靈藥爐前,廣場上的無關人等全都被清開,最為盛大的煉藥比拼即將開始。

上場的八人可謂是斷魂嶺六國中最強的幾位煉藥師了,大楚國的蔡星河大師和繆大師都沒能搶到一個位置。

空暮煙與蔡星河大師等人站在一起,十分關注著廣場中央的局勢。

「師父,你說李宇有沒有可能奪得此次比賽的冠軍……」空暮煙不禁望向她十分敬仰的師父。

不過在她心中,隱隱的覺得李宇似乎比蔡星河大師還要值得敬佩,更是佔據了一個極為重要的位置。

蔡星河還沒有說話,她的師兄就搖頭道:「這麼多煉藥大師在,哪裡輪的上李宇得煉藥比試的冠軍!」

「他能在銷售額上奪魁,還不全是因為神聖丹,這種丹藥在斷罪秘境即將開啟的情況下實在是太受歡迎了,單價比四品丹藥還要高得多。」

「可換成煉成丹藥,比拼其藥性來說,三品煉藥師怎麼可能與四品煉藥師相比!」

寧文康言之鑿鑿,他的話也有一定道理,煉藥比試最後的結果將由煉藥師煉製出的丹藥來決定。

每位煉藥師都只能煉製一種丹藥,將其放入神葯爐內后,將會獲得神葯爐的反饋,得到的草藥精華越多,就代表那種丹藥的藥性越強!

三品丹藥和四品丹藥相比,自然有著天然的劣勢,除非一些三品絕品丹藥,才能勉強與普通的四品丹藥比拼藥性。

可在座的幾位四品煉藥師,均有著自己的拿手絕活,煉製出的不會是普通丹藥,李宇要贏實在是太難了。

連蔡星河大師也嘆息一聲:「據我估算,李宇能再次奪得第一的幾率不到半成,那還是在鎮江大師和其他幾位大師都處於十年前的水平的情況下。」

「現在加上一個煉藥技藝深不可測的陰陽老叟,李宇幾乎不可能奪得冠軍。」

見空暮煙露出失望的表情,蔡星河安慰道:「不過李宇小小年紀,居然可在丹藥大會上殺到最後的決賽階段,也算是極為難得。」

「或許下次參加丹藥大會,他就能強勢登頂了。」

蔡星河的意思非常明顯,同樣不看好李宇,他轉而看向鎮江大師:「鎮兄被譽為天元國最有可能突破到五品煉藥師的大師,還有煉藥成痴的胡青牛。」

「想必他們兩人中定有一人可將陰陽老叟比下去。」

與蔡星河相同,幾乎大部分的煉藥師和武者均是覺得鎮江大師和胡青牛大師最有可能戰勝陰陽老叟。

可陰陽老叟在開始煉藥之前,他卻突然對自己的小師弟說道:「我親愛的小師弟,你還是像以前那麼天真,一如剛成為師父的關門弟子那般。」

「你恐怕還沒有發現,你已經中了我的絕世靈毒吧!」 鎮江大師臉色一變,他運使真氣時發現自己體內的真氣猶如一潭死水,不管如何催動,都無法使之動彈一分。

就連精神力也沉重如鉛,整個人的靈識都猶如蒙上了一層陰影!

他反應很快,看向銘無鑫:「是你下的毒!」

一身白衣的銘無鑫彈彈指甲:「莫飛凌邀請你煉製雙靈琉璃丹,可不只是為了賺取金錢而已,你在煉藥之時,就已無聲無息的中了絕世靈毒!」

銘無鑫口中的絕世靈毒是一種非常可怕的毒藥,其無色無味,也不是烈性毒藥,可中毒的武者真氣和精神力都會被封印,無法使用,猶如一個廢人!

「你這個小人,你敢不敢跟我堂堂正正的比一比煉藥技藝,我定然會擊敗你!」鎮江大師現在幾乎就是一個普通人,他的怒吼聲帶著一絲落寞的味道。

陰陽老叟毫不猶豫的搖頭道:「明明有最簡單有效的方式,我為什麼要跟你堂堂正正的比試?」

「你這種天真的思維真是好笑,也不知道你是怎麼混到現在的位置的。」

「作為師兄,我就來教教你江湖險惡的道理,免得你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