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在原劇情里,黑瞳可是一個人單挑大半個夜襲的!赤瞳不使用秘技,怎麼可能是黑瞳的對手!

要知道在原劇情里,黑瞳可是一個人單挑大半個夜襲的!赤瞳不使用秘技,怎麼可能是黑瞳的對手!

「三息!三息之內解決她!」

布萊德目光陡然變得銳利起來,此刻希爾受傷,他的優勢更大了!

希爾發現了面前布萊德的變化,微微皺了皺眉,她怎麼會意識不到自己此刻危險的處境,開始朝黑瞳的方向靠攏。

「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助紂為虐之人,通通該死!」

布萊德大吼一聲,身上的氣勢暴增,雖然有些勝之不武,可生死戰場哪裡有什麼公平?

「去死吧!無雙鬼舞!」

紅背伯勞被揮出無數殘影,將希爾徹底籠罩,彷彿大海淹沒飄零的小船,希爾只覺得眼前儘是攻擊,根本無處可避,突然,希爾發現左側竟然出現一絲空隙,連忙向那裡閃去。

彷彿在響應著布萊德的心意一般,遠處再次響起槍聲,橘黃色的光柱竟宛若瞬移般提前出現在那片空隙!

希爾見狀瞳孔不禁猛地收縮,意識到自己中計了!

剛才出現的那絲空隙竟然是對方故意留下的陷阱,不知道布萊德和瑪茵靠這一手陰死過多少高手!

簡直像是一張密不透風的網!剛剛在布萊德那好似狂風巨浪般的進攻下,百分之九十的人恐怕都會作出和希爾相同的選擇,可這恰恰卻是布萊德想要的。

轟!

希爾及時將手裡的水鞭轉換成一層堅韌的水幕,可還是被瑪茵擊破,光柱雖然縮小了一半,依舊帶著餘威朝希爾的腹部射去。

嗤!汽化聲響起!希爾狂噴出一口血,好像被重鎚擊中,身體表面竟出現一層玻璃狀的裂紋。

水之鎧!

這是陳濤模仿(抄襲)葫蘆娃砂之鎧讓希爾開發的保命秘技,沒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場,否則剛剛那剩下的餘威也足以令希爾開膛破肚!

可惜,希爾雖然躲過了瑪茵的致命一擊,卻無法繼續抵擋布萊德的追擊了!

三息!

布萊德在心裡默念完畢,望著倒地還沒站起的希爾,舉起了手中的紅背伯勞,希爾則心裡想念著某個人,慢慢閉上了雙眼。

唰!勁風從臉上刮過……

(本章完) 接天的水龍捲串聯在一起,形成一圈巨大的帷幕,倒扣在無邊無際的大運河之上,彷彿雞蛋殼,陳濤身上閃耀著金色的電芒,盤旋在上方。

左眼內的三角飛鏢瘋狂的旋轉著,赫然正施展著萬花筒寫輪眼的專屬瞳術,三倍神速配合【亞得米勒】的飛行能力,在剛一接到夜襲現身的信號時,陳濤便直接將艾斯德斯遠遠拋在了身後,來的自然也比赤瞳等人想象中不知要提前多少。

「真是壯觀的景象,沒想到希爾的實力竟然已經到達了這種地步。」

雖然有著主場優勢,可還是令陳濤刮目相看,只不過此刻陳濤卻有些發愁,因為面對這嚴密的封鎖,貌似連他也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除非直接硬闖。

「我現在也無法聯繫到希爾,算了,時間緊迫,以免夜長夢多,還是直接硬闖吧。」

陳濤淡淡的向下方望去,只見湍急的水渦急旋直上,帶著驚人的吸力,源源不斷吸附著下方的海水,周而復始,形成了一種獨特的自循環,阻止一切擅自闖入者,萬噸重的海水足以壓碎一切,哪怕是鐵打的身軀也會頃刻間被碾成粉末。

陳濤眉頭微微一皺,然後張開右手朝身前探去,接著猛地攥成拳,濃烈的金色電芒好似要形成實質一般,慢慢凝聚成一桿金色的長槍,噼啪的聲響傳出老遠。

槍身大概兩米左右,彷彿用黃金鍛造,帶著一股毀滅萬物的氣息。雷電本就是大自然最可怕的力量之一,往往象徵著天罰,藉助【亞得米勒】陳濤能夠操控所有遊離在空氣中的電離子,此刻在陳濤周圍,這些離子濃度高到可怕,這也意味著陳濤此時凝聚出的雷霆之力,已經遠比自然生成的雷電強了不知多少!

「雷罰·千鳥銳槍!」

金色的長槍隨著陳濤的一聲低喝,頓時彷彿一顆劃破天際的流星,向下方的水幕爆射而去,一層層波紋引的周遭的空氣不斷微微震蕩,掀起一陣恐怖的音浪。

下一秒,時間彷彿有一瞬間的凝滯,隨後只聽到一聲震耳欲聾的爆響,剛剛金色長槍射中的位置頓時炸開一團巨大的水花,水龍捲自循環的狀態彷彿被直接打破,旋轉慢慢停了下來,連接在天際的水柱也逐漸無力的跌落,重新落回水面,不斷發出隆隆的巨響。

本來毫無縫隙的屏障終於出現了一個三四米寬的巨大漏洞,而且還在不斷擴大中。

陳濤此時微微喘了口氣,眼神中流出一絲疲憊。這是他仿照千鳥銳槍開發出的招式,但是威力比起佐助的正版強了何止十倍,因為陳濤使用的能量不是雷屬性的查克拉,而是比自然界雷霆還要恐怖的雷電之力。

「這已經是我能掌握的最大強度的千鳥銳槍了。」陳濤滿意的望了望下方自己親手造就的成果,嘴角露出一縷輕笑,不知道這樣恐怖的一擊有誰能夠抵擋?

艾斯德斯可以嗎?陳濤不知道,但是陳濤清楚,在這個世界,無論是誰敢正面接他這一擊,下場恐怕都不會好到哪兒去。

「可惜就是對體力的消耗有點大。」

陳濤平復了一下自己此時的呼吸,然後朝著下方水幕的漏洞處迅速飛去。

……

……

希爾閉上眼,等待著迎接即將到來的死亡,至於恐懼?希爾覺得自己應該是沒有的,如果要說有什麼情緒格外濃烈的話,那應該就是不舍吧?

明明才找到自己人生的意義,明明好不容易才遇到需要自己的人,可惜一切竟然這麼快便結束了。

所以希爾沒有絲毫恐懼,只有濃濃的不舍!

「不過能在臨死前幫助到龐波先生,想想還是很開心呢……」希爾面對著布萊德手中的紅背伯勞,表情卻愈發的柔和起來,她能感受到那迎面撲來的勁風。

轟!

突然一聲震天的巨響從遠處響起,將周圍封鎖的水幕發出誇張的顫抖,彷彿正在承受著什麼可怕的攻擊,即將崩毀!

希爾猛地睜開眼,只見手指上的黑色戒指,龍首的一對雙眸正不停閃爍,不復最開始的明亮。

「是誰破除了我的水簾天幕?難道——」

本來一心等死的希爾突然升起一股期望,夜襲的成員幾乎全部都在這裡,那麼此時外面的人無疑應該是自己一方的援軍,而有實力擊破她布下的屏障的人,答案已經呼之欲出。

「是你嗎?龐波先生?」希爾此刻的眼睛格外明亮。

「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剛才驀然出現的變故,布萊德下意識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紅背伯勞的利刃緊緊的貼著希爾天鵝般的脖頸。

其他還在戰鬥中的人也不約而同的站定,一起朝著巨響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那宛若結界般的水幕正逐漸崩潰,赤瞳的表情先是一喜,隨後慢慢變得難看起來。

「怎麼可能會這麼快?」

與希爾想到了一起,赤瞳雖然高興圍困他們的屏障終於不見,可很明顯,剛剛的變故絕對不是他們的人造成的!

「來的究竟是誰?是艾斯德斯?還是龐波?」

巨大的漏洞處,一個金色的身影若隱若現,帶著驚人的氣勢,四溢的電芒借著水流彷彿密布整個空間,望著來人那身熟悉的鎧甲,赤瞳不由自主呢喃道:「是他!原來那件帝具竟然還擁有飛行的能力,怪不得他會來的這麼快,不過還好,只有他一個人的話,我們還有機會。」

隨著陳濤的到來,夜襲幾名成員的心情也跟著沉重起來,哪怕是沒有和陳濤交過手的雷歐奈與拉伯克也是如此。

因為擁有這樣聲勢的強者,實力可想而知。

「雷歐奈,體力恢復的怎麼樣了?」赤瞳退到雷歐奈身旁,小聲問了一句。

「不到七成。」

赤瞳輕輕點了點頭,就在這時,強行硬闖進希爾封鎖的陳濤已經大致看清了下方的情勢,三獸士竟然還活著一個讓他略微有些驚訝,可當他看到希爾脖頸前的紅背伯勞時,臉色陡然變得陰沉下來。

「布萊德,你要對我可愛的下屬做什麼?」陳濤不禁語氣森然的低聲喝道。

(本章完) 望著下方明顯命懸一線的希爾,陳濤暗道一聲僥倖,同時內心深處沒由來生出一股怒火,那火焰是如此的熾烈,讓他恨不得直接將下面的布萊德燃成灰燼!

對於改變了希爾的命運,陳濤很驕傲,他最初想到招攬希爾時其實只不過是單純的想要為給自己找一個可靠的幫手,可隨著對希爾的接觸和了解,他越發喜歡這個美麗、善解人意的呆萌御姐,彷彿一位知心大姐姐,無時無刻想要關心別人,雖然往往好心辦了壞事。

不過陳濤並不討厭她這一點,反而覺得十分可愛。

當然,他也並不會否認對於希爾一直是利用居多,可這不意味著他要眼睜睜看著希爾再一次重複原有的覆轍!

是他讓希爾遠離命運活了下來,那麼他就必須讓希爾一直好好的活下去,無論是誰,也無法改變他的決定!

所以哪怕無關任務,亦或是升級仙人體,違背了他決定的布萊德也必須要死!

「所以說,布萊德,你要對我可愛的下屬做什麼?」

陳濤的聲音就彷彿北極的寒風一樣冰涼凜冽,裡面蘊藏的殺機足以凍結天地萬物,饒是曾經一場大戰怒斬128人的布萊德,也不禁為之心裡一顫,被陳濤突然散發出的氣勢震懾,下意識想要挪開自己手中的紅背伯勞,不過最後還是被他堅定的意志給克制住了。

他可是號稱『百人斬』的無雙戰士啊!

「原來這是你的下屬?擊敗她還真是頗廢了我一番手腳,你想救她?那就拿自己的命來換吧。」

只見布萊德強壯的身軀宛若一座山嶽,不可撼動,望著飛在半空的陳濤,洒然的微笑道,饒是陳濤也不得不承認,這樣的布萊德,確實魅力非凡。

可惜他不是磐石,否則還真有可能淪陷於眼前的美人計中……

「呵呵,」陳濤怒極反笑,不過沒再繼續多說,夜襲的人一個個全是硬骨頭,意志堅定到可怕,怎麼可能會因為他三言兩語直接投降或是放過希爾?

大家都是狼,都是吃肉的,所以只能用拳頭和牙齒來講話,弱者沒有話語權,唯有強者才有資格掌控一切!

他要讓布萊德知道,他的強大足以令他感到絕望!

只見布萊德沒有再繼續直接殺死希爾,而是卸下了她四肢的關節,徹底解除了她的行動力后,將她拋到了拉伯克手上,陳濤的到來以及表現出對希爾的重視,令他改變了主意。

一個必然徹底激怒對方的死人,亦或是一個可能為己方帶來優勢的人質,布萊德很快便選擇了後者。

他希望陳濤能夠投鼠忌器,現在夜襲的行動基本已經成功,剩下最重要的是要保證大家的安全。

「龐波老師。」

望著降落到自己身邊的陳濤,黑瞳控制著腳下的戴斯塔古魯不要亂動,上前行了個禮,然後眼神中掠過一絲擔心,朝希爾的方向望去,她之前也注意到了希爾那邊的險情,可當她想要過去幫忙時,赤瞳像是瘋了一樣不斷阻止著她的前進。

而她也沒想到希爾竟然會這麼快被人制服,那個全身包裹在銀灰鎧甲的男人實力竟如此驚人,再配合上隱藏在暗處的狙擊手之後,更是躍升了一個台階。

還有一點則是,希爾之前封鎖周圍的時候有些消耗過大,雖然之前有過陳濤的警告,可兩人還是有些大意了。

「嗯,你一會多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

陳濤關心的對黑瞳說了一句,他可不想希爾還沒救出來,再把黑瞳給搭進去。

黑瞳聞言心裡一暖,然後輕輕答應一聲。

「準備撤退吧,再想將敵人全部殺死已經不可能了,現在龐波已經趕到,艾斯德斯也隨時都可能會出現。」

此時赤瞳以代理BOSS的身份對一眾同伴開口命令道,其他人紛紛點了點頭,現在封鎖既然已經解除,再與對方拚命就顯得頗為不智,而且手裡還多了一名重要人質,這時撤退無疑是最正確的選擇。

「拉伯克,你先去和瑪茵匯合,我與布萊德留下來殿後,雷歐奈看著人質為我們壓陣,等瑪茵他們一準備好,你立刻將人質殺死,然後大家一起離開!都清楚了嗎?」

「明白!代理BOSS!」

隨著赤瞳一聲令下,拉伯克像是蜘蛛俠一樣,借著手裡的白絲,盪到船樓其中一層,然後迅速消失,雷歐奈一手鉗著希爾的脖子,一面虎視眈眈的朝不遠處甲板上的陳濤等人望去,赤瞳和布萊德則重新擺好了架勢。

「哼,想跑?」

陳濤冷哼一聲,很快便看穿了赤瞳的用意,對身旁的黑瞳輕聲道:「你去追殺跑掉的那個,他一定是去尋找他們的狙擊手了,將他們的人頭帶回來見我。」

黑瞳此時雖然還想繼續與赤瞳對決,可面對陳濤的吩咐還是默默點了點頭,然後一言不發的帶著手下的屍體傀儡,迅速朝著拉伯克消失的方向跑去,體積巨大的戴斯塔古魯被她暫時收回空間,身體的遲鈍感頓時削減不少。

「不準走!」

雷歐奈見黑瞳朝拉伯克追去,想要將她攔下,畢竟一名後勤輔助人員加上一名遠程狙擊手,怎麼可能是黑瞳的對手?

可是她的身體才剛要有所動作,一道藍色的電弧已經提前出現在了她的必經之路。

嗖!

彷彿被穿透性極強的子彈打中,雷歐奈只覺得手臂一痛,只見傷口邊緣處焦黑一片。

「嘶!」

雷歐奈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這條手臂竟然已經失去了感覺,彷彿獅子鬃毛般的金髮根根倒豎,抖糠篩似的不停顫慄。

「在我的這對雙眼面前,你們一切的抵抗都不過是徒勞。」陳濤指著自己的萬花筒淡淡的開口道,驚人的洞察力配合著逆轉未來,足以讓他在戰場上無所不能!

雖然雷歐奈的實力不弱,可面對著這樣狀態下的陳濤,一個不注意便是秒殺!

人數已經無法限制,低於某個界限,在此時的陳濤眼裡,都不過是螻蟻而已!

「這一次,絕對不會再放過你們!」陳濤微微眯著雙眼,三倍『神速』已經在悄然無息中慢慢開啟……

(本章完) 風在低吟,陳濤周圍空氣中的阻力漸漸消失,身體表面覆蓋上一層特殊的瞳力,彷彿將他的身體與外界隔絕,令他擁有了打破某種規則的能力。

陳濤只覺得此刻自己好像完全失去了重量一般,星球的引力對他不再生效,就如同魚兒回到了大海,一種為所欲為的奇異感,不由得慢慢湧上心頭。

撕拉!

雷聲乍起,鎧甲表面再一次亮起金光,金色的電芒嘶嘶作響,彷彿蛇在吐信,隱藏著某種殺機,右手掌心快速凝聚出一個耀眼的雷團,狂暴的雷電之力彷彿能夠將萬物扯碎,可在陳濤的駕馭下卻顯得格外溫順,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很快傳遍全身,緊接著又略微感到一絲肌肉拉扯的痛楚。

金色的電弧還在不斷增多,只見這些電弧不斷在陳濤全身上下不斷游移、跳躍,最後彷彿要將他徹底淹沒!

赤瞳和布萊德望著眼前的異狀,感受著那狂暴的雷電,不敢輕舉妄動,此刻雷歐奈還在恢復著身體上的麻痹,但是已經認識到了自己與頂尖強者的真正差距,知道眼下這裡有資格與對面那個男人交手的,只有夜襲中的王牌,以及夜襲最強戰士的赤瞳和布萊德而已!

希爾躺在地上激動的望著此時宛若雷神下凡般的陳濤,眸子里滿是仰慕和崇拜。

嘰!

一種奇妙的反應在沒人知曉的時候已然悄悄發生,陳濤感覺到了曾經熟悉的那種共鳴,右手的金色雷團中突然傳出一聲類似鳥的啼鳴,這聲音在剛一出現時是如此的微弱,彷彿才出生的嬰孩,卻又不可被忽視,在陳濤耳中,此時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比它更美妙的聲音了。

金色的電弧終於不再游移、跳躍,好像快將他淹沒的電弧也慢慢隱入體內,彷彿被他吸收掉一般,啼鳴聲也隨之越來越多,越來越高,越來越清晰!

一隻,兩隻,十隻,一百隻,一千隻!

千鳥齊鳴的壯景終於再一次出現!這一刻,陳濤覺得自己的實力已經不弱於在《火影》時那個最強的自己!

擁有諸多忍術、秘術、查克拉,以及雙眼完好無損時的自己!

「準備好迎接死亡的降臨了嗎?」陳濤望著對面的赤瞳和布萊德,淡淡的開口。

從陳濤開啟『神速』到使出更強的千鳥,時間其實才過了十幾秒,但是在赤瞳和布萊德的眼裡,卻彷彿度過了幾個世紀,就在那千鳥啼鳴突然響起的一刻起,兩人只覺得身體一沉,如同戴上了一道厚重的枷鎖,一股濃烈到無法稀釋的殺機牢牢鎖定著他們!

「沒想到在這裡就要用出這一招殺手鐧!」

赤瞳眼神中很快流露出一絲無奈,將【村雨】慢慢橫在自己的胸前,隨後竟義無反顧的割破了自己的手指!

無解的咒毒迅速爬上心臟,只見赤瞳雙眸中的神采逐漸變得暗淡起來,臉上更像是蒙上了一層看不清的灰塵,充滿了死寂,很快,一枚枚黑色的符文如同潮水般從【村雨】中突然湧出,然後迅速爬遍赤瞳的全身!赤瞳嘴裡不斷吼出猶如野獸般的嚎叫,彷彿正經歷著某種難以忍受的痛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