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線越過紅髮的少女,兩個少年正站在正門前,而其中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銀髮少年,也正是在此時扭頭望向了她的方向。

視線越過紅髮的少女,兩個少年正站在正門前,而其中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銀髮少年,也正是在此時扭頭望向了她的方向。

那眼神蘊含著前所唯有的犀利鋒芒。

無需懷疑。

僅僅只是在看到他的那一刻,身上劍痕中傳來的痛楚就已告訴了莉莉絲對方的身份。

「劍聖閣下。」 「阿爾文,你又……咦,伊恩,你怎麼來了?」

緹娜有些驚訝,當她聽到敲門聲時,本以為是阿爾文又跑了過來。可她萬萬沒有想到,打開門來一看,阿爾文的身旁居然還站著個熟悉的身影。

那是伊恩,他穿著一件之前從未見過的黑色風衣,正以無比銳利的目光望向自己的身後。

他沒有和自己打招呼,而是直接一步從自己身邊越了過去,而後緊緊地將自己擋在了他的背後。

「唉,伊恩,怎麼了?」

見狀,緹娜有些疑惑地轉過頭,開門時她就看出來兩個少年的臉色並不算好,一個極為嚴肅,另一個卻略顯蒼白。

「緹娜,過來!」銀髮的少年沒有作答,反倒是阿爾文上前一步,急切地喊出聲來,抓起她的手,將她又拉到了自己身後,幾乎是將她拉到了自家門外。

「這……這你們究竟是在搞什麼啊?」 紙婚厚愛,首席的祕密情人 緹娜有些惱怒,只覺得這兩個人太反常了,從剛才開始行為就怪異無比,而且死死盯著自己身後。

這麼想著,被阿爾文拉到了身後的她,忍不住就抬起頭來,想瞧瞧他們究竟在看什麼?

而這一刻,她才驚訝地發現,那一直躺著的金髮少女居然正站立在房門前。

「你怎麼站起來了,快回去躺好,你現在的情況還不能走動。」緹娜連忙就想要走上前去,然而她身體剛一前傾,身前的阿爾文直接揮手攔下了她。

「別過去。」

「阿爾文。」伊恩將手放在了腰間的劍柄上,死死盯著眼前面色蒼白的少女,開口向身後的損友提醒道:「你先帶著緹娜走。」

「啊。」阿爾文重重地點了點頭,拉著緹娜的手就想往外跑。

「等等。」緹娜用空著的手死死抓住門框,沒好氣地高喊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兩個太奇怪了,給我好好解釋清楚啊!」

「內容太多,我們沒時間解釋,總之你記住,我們是來救你的。」眼見紅髮少女極不配合,阿爾文幾乎想要翻白眼。

他總不能告訴緹娜,對方就是你的殺母仇人。否則,以這紅髮女孩的性格,別說離開了,搞不好手上拿起些什麼就敢上去拚命。

這樣的答案,顯然是不能讓緹娜滿意的。她立刻就想要抬起腳來,給對方來一記狠的。

可恰在此時,莉莉絲的聲音卻自身後響了起來。

「你們不需要這麼戒備我,我不會傷害她的。」

莉莉絲搖晃著走上了前來。她原以為自己會滿懷畏懼,但是除了初見時的驚詫外,她發現自己居然出奇地平靜。

「抱歉,莉莉絲小姐。」伊恩踏前了一步:「我可不敢再相信你所說的話了。」

「不管你相不相信,劍聖閣下。殺人對我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莉莉絲無聲地笑了起來,而後又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你也不用擔心我會再去找卡蜜拉她們。因為,我已經不會再讓這孩子再吃任何一個靈魂了。」

伊恩微微眯起了眼睛,隨即,他便從對方的眼神中猜到了某種可能性。

「反噬。」他以肯定的語氣問出了口。

畢竟這樣才是正常的。再如何說,莉莉絲也不過剛剛成為中位能者,怎麼可能輕易驅使得了大惡魔。更何況,這隻大惡魔還在日益變強。

「你們究竟在說什麼?」緹娜此刻已經聽出了不對勁來,她感到今天所發生的一切都詭異無比。

為什麼伊恩知道那女孩的名字?

為什麼那女孩要叫伊恩為「劍聖閣下」?

為什麼她說自己不會在殺人了?

帶著這樣的疑問,聯想到近日來所發生的一切,她心中已經有著某個不好的預感,隱隱冒了出來。

「緹娜,不要問了。」阿爾文在她耳邊輕聲地提醒了一句。然而哪怕那聲音極輕,莉莉絲卻依舊聽到了他的話語。

「為什麼不讓她問呢?」莉莉絲笑道:「她也有這個權力知道啊。」

「是我殺了她母親的這個事實!」

緹娜頓時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睛,渾身顫抖起來:「你,你說什麼?」

「很諷刺,對不對?」通過這三天來的相處,莉莉絲早已知道,緹娜的母親就是自己所殺死的那名隨軍醫師。

「我這個殺死了你母親的人,卻被你救了回來,住進了你母親的房間,還被你悉心照料了整整三天。」

驟然知道了這一事實,緹娜頓時呆若木雞。

可隨即,她便渾身顫抖著咆哮出聲:「我要殺了你!!!」

而眼見少女爆發,幾欲衝上去拚命,阿爾文急忙一把抱住她,整個人向後仰去:「緹娜,冷靜點。」

「你要我怎麼冷靜?」

「我要殺了她,我要殺了她!!!」

「我要殺了她……」喊著喊著,少女的聲音便帶上了哭腔,眼淚止不住地決堤而出。

「夠了。」看到少女哭嚎出聲,暗嘆一聲的伊恩抽出了腰間長劍,直指莉莉絲:「既然你已經只知道了自己的結局,那麼也該知道怎麼選了吧?」

「兩天時間。」莉莉絲低頭摸著胸口,開口道:「我還能壓製得住這孩子兩天時間。」

「劍聖閣下,我已經知道了自己最後的結局,也知道自己無路可逃。所以我不乞求更多,我只希望你能再給我兩天的生命。兩天後你可以自己來取走它。或者……」她指向伊恩身後痛哭著的緹娜:「讓她來取走它。」

「我曾經相信過你。」伊恩悵然地說道:「然後,32個人為此失去了生命。」

「你覺得。」伊恩看向對方的目光愈加尖銳起來:「我還會再相信你一次嗎?」

「劍聖閣下,你應該慶幸,你沒有在剛剛見到我時就斬了我。」

「你說什麼?」眼見莉莉絲說出這樣的話來,伊恩頓時瞪大了眼睛。

「我並不指望你相信我。」金髮少女露出一絲淺笑:「劍聖閣下,你知道嗎,哪怕我身死了,被賦予了『虛假生命』的存在,仍舊可以勉強存活1分鐘左右的時間。」

「你認為,一隻臨近死亡的大惡魔,在這樣的居民區發起瘋來,你能護住幾個人呢?」

「你這是在威脅我。」

「不,我這是在乞求你。」莉莉絲面露哀色:「我只要這兩天的時間,兩天後我會離開北域城,你們可以在城外殺死我,這樣一來,就可以將傷亡降到最低了,不是嗎?」

「我也可以現在就將你從這兒帶出去!」伊恩恨恨道。

「那我也可以現在就讓這孩子暴走。」

聽到這一句話,伊恩頓時磨了磨牙。

良久之後,他長嘆了一口氣:「兩天的時間,又有什麼意義?」

「我不知道,我只是純粹想要再多活兩天。」她露出苦澀的微笑:「哪怕只是發獃也好…….」

說到這裡,她抬起了頭來,直視伊恩的眼睛。

「那麼,劍聖閣下……」

「您的選擇是什麼呢?」 面對這樣的問題,伊恩沉默了下來。

他忽然有些後悔,或許之前見到對方的那一刻,就斬了對方的話,或許自己就不用面臨這種令他為難至極的選擇來。

但是,於此同時,確如莉莉絲所說,他又有些慶幸。假如莉莉絲所說為真,那麼當一隻大惡魔發起瘋來,他最多只能護得住身後兩人,而此時此刻,他們身處的乃是一片人口繁密的居民區。成百上千的人可能會在大惡魔死前被抹殺殆盡。

至於莉莉絲是否欺騙了他。說實話,伊恩現在所猶豫的,正是這一點。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阿爾文懷中的緹娜已經漸漸安靜了下來,只不過仍舊以充斥著恨意的目光盯向莉莉絲。

不敗劍神 阿爾文望向沉默的伊恩,知道自己的摯友已經陷入了兩難。因此,他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只要情況一有不對,他隨時準備著扛起緹娜,直接就頭也不回地往外跑。

許久的沉默中,伊恩握著劍的手鬆了又緊,緊了又松。

最終,在數次的反覆之後,他長長地嘆出了一口氣來。

「莉莉絲,我……」

伊恩在心中做出了決斷,他直視向那可恨而又可憐的少女,就將要說出自己的選擇。

然而恰在此時,他驟然瞳孔緊縮,手中長劍猛地一緊,幾欲縱身而上。

這一舉動嚇得莉莉絲連忙倒退了一步,以為伊恩驟然發難的她緊緊捏住胸口衣衫,險些就要催動潘塞魔暴走。

可是隨即,她便發現對方雖揮出長劍,但是卻根本就不是斬向她的所在。

向上?

眼見著伊恩一劍斬向房頂,莉莉絲的腦海中瞬間閃過一絲驚詫。可還沒當她驚異多久,頭頂上突然傳來一陣巨大的轟鳴聲。

泥石築成的天頂龜裂開來,驟然爆散。一隻由鋼鐵鑄就的巨大爪子自上而下直碾而來,與伊恩向上斬出的長劍狠狠交擊在一起,發齣劇烈的嘶鳴聲。

由這一擊所產生的巨大氣浪於剎那間擴散開來,將整個房子轟然炸裂。

莉莉絲胸口的潘塞魔因感知到危險,猝然發力,用觸鬚包裹住了她。而阿爾文則緊緊抱住緹娜,直接便被甩飛了出去,生死不知……

死死頂住這隻巨爪,伊恩一咬牙,陡然抽劍,於剎那的間隙中,猛地再度出手,斬出一道犀利劍氣。

只聽頭頂一聲唳鳴傳來,天光照落,似是一隻自空中墜下的物體被斬飛了出去。而緊接著,巨大的氣浪也隨著振翅聲轟然壓下,將立足不穩的伊恩也吹飛了開來。

「這是……」

整整飛出了十數碼的距離,伊恩勉強穩住了身子。而也正是此時,眾人才緩過一口氣來,好看清楚,究竟是什麼東西驟然襲擊了他們?

那是一隻巨鷹,一隻由鋼鐵鑄就的黑色巨鷹!

伊恩可以發誓,16年來,他從沒有見過這種展翅起碼能有10碼巨鷹,而從長劍與之交擊的觸感而言,那絕對是貨真價實的精鋼。這般沉重的東西,是如何能夠在天空中飛舞?

他可以肯定,那不是惡魔,更不是被魔化后的野獸,可那究竟是……

「心象武裝,上位能者!」

正當伊恩隱隱猜到某種可能時,莉莉絲已經驚恐地高呼出聲!

巨鷹徘徊了片刻,在不遠處落了下來,直接便又踏碎了一處民居。凄厲地慘嚎響起,而後又戛然而止。心知又有人蒙難,伊恩咬牙便想縱身上前。而恰在此時,他卻發現,在那鋼鐵巨鷹上竟然還站著兩個人。

這兩人身穿黑色斗篷,蒙住了面孔。胸前均佩著一枚血色的紋章。而紅底的紋章上則刻著一座傾斜的黑色天平。

「黑天平會。」

伊恩喃喃出聲。這座黑色天平在阿撒維恩無人不曉,而看到這座天平的伊恩卻只覺無比荒謬。

大公假借著黑天平會的名義,掩蓋城中出現了大惡魔的事實。但是沒想到,當他追查到大惡魔的時候,城中卻真的出現了黑天平會的成員。

然而此刻不是驚嘆的時候,他分出一絲意識轉向阿爾文與緹娜飛出去的方向,在確認了兩人只是昏迷后,略鬆了口氣。而後,再度將意識轉了回來,全身心地警惕起那兩個黑天平會的成員。

「真沒想到,除了教授所要的東西,居然還有會意外的發現。」

其中一個黑衣人掃了眼全場,確認了自己的目標在此後,將目光轉向了伊恩。

「不要節外生枝。」立於其身後的另一個黑衣人提醒道:「雖然確實讓人驚訝,但完成主人的命令,才是最重要的。」

「難道你就不想報一劍之仇?」先頭的黑衣人心災樂禍地調侃了一句。

「那只是個意外。」立於後面的黑衣人沒有露出任何的感情波動:「我們已經暴露了蹤跡,時間不多,北域的上位能者們正在趕來!。」

「好吧,你這個固執的傢伙。」說著,站在前面的黑衣男子回過了頭,猛地一伸手,便向著莉莉絲的頭頂抓了過去。

「你們!」

莉莉絲驚駭莫名,她實在沒想到對方居然是沖著她來的!

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他們會要來抓自己?

雖然那黑衣人是立於巨鷹的頭頂伸出了手,可是莉莉絲卻感到兩邊的距離在迅速接近著,好似是自己把頭伸了過去一樣。

她一下子令潘塞魔將所有觸鬚放了出來,可僅僅只過了片刻,這些觸鬚卻彷彿撞到了無形的屏障,紛紛又被壓了回去。

「這是……空間!?」

莉莉絲髮出絕望的驚呼!

她實在沒想到,黑天平為了抓她,居然會出動一位擁有空間心象的能者!

「錯了。」

黑衣人一把抓起莉莉絲的腦袋,將掙扎不休的她提了起來:「只要我伸出了手,就一定可以抓到我想抓的東西。」

「這是命運。」抓起莉莉絲的黑衣人發出了無聲的嘲笑。

直視著兜帽下的陰影,莉莉絲停下了抵抗,渾身顫抖了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要抓我。」

「你不需要知道。」黑衣人輕笑出聲:「只要接受自己的命運就好。」

「夠了,我們已經耽擱太多時間了!」眼見自己的同伴有些得意忘形,另一個黑衣人連忙再度提醒道:「我已經感到有人過來了。」

「好吧,好吧。」抓著莉莉絲的黑衣人無奈點頭,催動了腳下了巨鷹:「那麼,我們該走了!」

鋼鐵的雄鷹猛然間張開了巨大的雙翼,帶起的巨大風壓在一瞬間輻射開來,吹散了身周的沙石與瓦礫。

它向上躍起,眼看著將要振翅高飛。可正當此時,一道犀利至極的劍氣,帶著撕裂空氣的音爆聲,生生斬在了它的左翼之上。

金鐵交擊之聲響起,這片龐然之翼上赫然出現了一道極深的裂口,竟是險些被斬落了下來。

而猝逢重創,巨鷹頓時發出凄厲哀鳴,斜著跌落下塵埃,揚起大片的飛灰。 重生,廢后庶女要翻身 一時間,原先趾高氣昂的兩個黑衣人竟顯得有些灰頭土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